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朴素,就不能艺术?
发表:2017-09-13 00:31阅读:156

 高利指导的学生根雕作品  刘成英/摄


朴素,就不能艺术?

范美俊

载《中国美术报》2017年9月12日(第81期)


曾几何时,国内的艺术展变得非常昂贵甚至奢靡。十年前,某友曾对我说:“没50万,展览就不要办啦!”听罢此言,我暗暗换算了一下自己的工资,当时刚评上副教授月薪到手大概有3500块,不吃不喝我也得奋斗十多年。时至今日,展览的昂贵与日俱增,据说一些重点美术馆得花200万以上。这对那些作品动辄数万一平尺的牛人来说,真不是事儿;而对那些作品不卖或卖不了的人来说,就比较具体了。展览花钱的地方多得去了:展场费、作品装裱、画册印制、海报喷绘、媒体宣传、作品研讨,还要请领导、明星、主持人和批评家,再加上接待费、餐饮费、乐队费与后续宣传……

时下的展览,似乎拼的是某些外在之物而不是作品。如果有厅长出席,自然就要比只有处长出场的展览更有档次。久之,如买椟还珠般没摆正里子面子关系的展览,逐渐变得无趣无聊,就如同婚庆那样虽是公开的却只是朋友圈的聚会。

一个好的展览,作品是基本保证,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有《蒙娜丽莎》等名作的展览,观展就得排长队;有学术高度的展览,普通观者未必多但专业观众不会少。业界对展览开幕式的豪奢,以及业界大佬为江湖画家站台的批评已不少,这里不再饶舌,只说说创作方面的豪奢。

或许是画得太多已经疲惫,现在搞创作尤其是名家似乎不冲动了,甚至变得不那么轻易了:有课题费没?有艺术基金支持吗?能参加算科研分的展览?至少嘛,得有订单!不至于辛苦一番还挂着家里占地方。当年鲁迅提倡新兴木刻:“当革命之时,版画用途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问题是,画家在今天还有顷刻去办的冲动吗?

时下的很多创作,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贵。通过各种包装,显得成本高昂。创作之前得中标某某工程或有基金支持,然后采风、查资料、找模特、电脑设计,几易其稿后用最好的颜料、材料甚至是贵金属放大制作。千呼万唤作品终于完成了,豪华装裱后到一个堪称恢弘的场所展出,过程完美。这些作品往往画幅超大、材料上乘、制作精美,甚至有专利。如果要出售,估计卖你两三百万都是跳楼价了。但是,近年看了好多这样的大投入大制作,我怎么就不感动呢?曾看过周思聪的《人民和总理》原作,感动得一塌糊涂。细看题款,居然是1979年8月的初稿,您怎么就这么轻易就拿去参展了?

艺术的创作、展览、入藏,是不是一定要大投入大产出,才能证明物有所值甚至是时代精品呢?我看也未必,陈子庄、梵高等画家生活贫困,绘画朴素,不太影响其作品质量和品位。以中国画创作为例,现在似乎都自觉向重要展览某些类型化、风格化的作品看齐,为入展保险起见,不怕内容平平,就怕制作不精,不惜花几个月时间慢慢磨出画中美女的一条牛仔裤的逼真效果。实质上,这倒像是在掩盖其艺术才气与激情的缺失。

1967年,意大利评论家切兰提出了“贫穷艺术”概念。艺术家以捡拾废旧品和日常材料作为表现媒介,用最廉价、最朴素的废弃材料如树枝、金属、玻璃、织布和石头等进行创作,作品的保存期未必长,重要的还是艺术观念。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王澍,其作品无论是中国美院象山校区,还是宁波美术馆,擅用旧城改造留下的一砖一瓦,既节省成本也留住了文脉,视觉效果也不错。而那些各方面都挺“贵”的艺术,给人感觉冷漠、高人一等甚至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的老师段先生看了某些昂贵的装置,嘟哝着:我可没这么多钱,去弄上几吨不锈钢。

 今天在城乡差别的现实条件下,广大农村有不少留守儿童,他们没有风度翩翩的美术老师、没有少年宫,甚至没见过高档画材和多媒体设备,美术课的装备或许永远都是纸张很差的16开图画本,加上一支短短的铅笔和不多的几只蜡笔。四川邛崃天台山区的髙何小学,美术老师高利看到山野随处可见的树根、竹根,琢磨出一份有特色的乡村美术课教学大纲,美术教室如同作坊,教同学们用锯条、热合胶棒制作别样的原创雕塑。这些乡村学生没有被贫困打倒,别样的美术课启迪了他们幼小的心智。相比那些装模作样的贵族艺术,这种可贵而独到的朴素创作让人感动。




分类:

艺术批评

标签: 朴素 艺术
@通知: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