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论否定——书法转型及其意义
发表:2017-09-15 18:01阅读:138


吴味《水墨〇阵·2007年16号》(当代书法),宣纸、水墨,90×97cm,2007


本体论否定——书法转型及其意义

吴味    

艺术的现代转型就是艺术否定主体与客体和谐的传统美学,转向主体与客体对立冲突、最终否定客体的“丑”的现代美学,它张扬的是人的非理性精神,以对抗现代社会的工具理性(中国还包括传统专制理性)对人的异化;艺术的当代转型就是艺术否定传统美学和现代美学,转向反思(否定)主体与客体关系存在的问题的“观念”的当代美学,它张扬的是人的新理性精神,以对抗现代社会的工具理性(中国还包括传统专制理性)与极端非理性对人的异化。艺术的现代、当代转型都是围绕主体与客体的关系而展开,在“否定”中不断张扬人的主体自由精神。具体说,艺术的现代转型通过不断否定艺术客体,客体物象不断消失,而使艺术走向表现主义(抽象主义是其极致),成为形式主义本体论的现代艺术;艺术的当代转型通过对人的存在问题的反思,不断诉求人的存在意义,而使艺术走向观念主义(我所倡导的“问题主义”是其极致),成为意义主义本体论的当代艺术。


吴味《水墨〇阵·2007年21号》(当代书法),宣纸、水墨,124×124cm,2007

书法转型是艺术转型在书法中的反映,遵循艺术转型的一般规律,它同样张扬的是人的主体自由精神。书法的现代转型就是书法艺术主体不断否定客体汉字,而解构传统书法的写意主义的“点画—结体—章法”的汉字书写本体论,使书法走向表现主义,成为“点线(书法性)—结构—空间”的形式主义本体论的现代书法——以书法为媒材的现代艺术;书法的当代转型就是以特定书法性艺术符号及其关系形成对书法文化问题的反思,它不仅解构传统书法的“点画—结体—章法”的汉字书写本体论,也解构了现代书法的“点线—结构—空间”的形式主义本体论,使书法走向观念主义,成为“符号(书法性)—关系—问题”的意义主义本体论的当代书法——书法问题针对性的当代艺术。书法转型走向表现主义和观念主义,是艺术主体自由精神支配下的艺术主体与客体关系演变的内在逻辑必然。


吴味《元电图·1999年第10号(与马瑟韦尔对话)》(现代书法),宣纸、水墨,360×97cm ,1999

书法的现代转型走向表现主义需要澄清一个荒谬的认识,即认为中国传统书法本来就是表现主义艺术、甚至抽象主义艺术(这里的表现主义艺术和抽象主义艺术与“表现艺术”和“抽象艺术”是同质概念)。表现主义表征的是艺术主体对客体的否定(抽象主义是“彻底否定”),而传统书法则完全没有这种否定的事实,即使是狂草也不具备对客体(汉字)的否定,狂草再怎么“狂”也是极力遵循汉字的结构规范,仍然是传统书法的“点画—结体—章法”的汉字书写本体论,不存在表现主义对客体的变形、扭曲、肢解等等的否定,不是现代艺术的“点线—结构—空间”的形式主义本体论。实际上传统书法(包括狂草)本质上是传统艺术的“写意主义”艺术,只是形式上类似、本质上绝不是现代艺术的表现主义和抽象主义艺术。

当代书法是以书法作为艺术符号以反思书法文化问题(主要是传统书法文化问题)的当代艺术,而这个作为艺术符号的书法是指整个书法文化体系,包括汉字、书法作品、书法家、创作材料、欣赏者、书写行为、交流活动、馈赠行为、书法教育、书法研究、书法批评等等与书法有关的一切事物,这和现代书法只将汉字作为媒材大不一样,其创作的书法性材料比现代书法丰富得多,这是书法性媒材的彻底解放,它为当代书法创造了极大的可能性。(参阅拙文《书法转型:走向表现主义和观念主义》,2001年台湾国立美术馆主办的“现代书法新展望——两岸学术交流研讨会”论文。需要注意的是,书法文化问题的针对性是当代书法的必要条件,如果不反思书法文化问题,而是反思其它社会文化问题,即使运用书法形式,也不能称之为当代书法,而是其它的当代艺术,因为,某种特定当代艺术的概念(如当代书法、当代水墨等)是当代艺术讨论相关特定问题(书法问题、水墨问题等)的特定概念,是针对特定问题讨论的上下文关系而言,不针对书法文化问题,当然不能称之为当代书法。


邱志杰《临写一千遍兰亭序》(当代书法)

从艺术的现代、当代转型原理可以看出,现代、当代书法已经不是书法,因为他们已经否定了书法的“点画—结体—章法”的汉字书写本体论(由传统书法形成),改变了几千年传统书法形成的书法的本质,它们是新的艺术——即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建立的是新的美学——即丑的现代美学和观念的当代美学。正因为“否定”了书法的本质,与书法构成了否定的上下文关系,所以,才叫“现代书法”和“当代书法”,名字中含有书法二字只是为了提示这种否定的上下文关系,好让人们从书法的角度思考其产生机制和针对性的文化意义,并非说它们还是书法。


吴味《毛笔抚摩·女人脸》(当代书法)2002年

从艺术转型与人的自由精神的关系看,书法的现代、当代转型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我在拙文《为自己策展——“改造书法基因”展》中说:“书法作为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传统艺术,它主要塑造了中国人的审美*惯(性格),中国文化艺术的现代、当代转型不能无视书法对中国人审美的牵制作用。”(吴味的“问题主义”公众号2017年7月6日文章。)书法的现代、当代转型以否定的形式解构了传统书法的形式及其对应的传统文化(当然,当代书法还解构了现代书法),从而有助于当代中国人认识传统审美局限性以及传统文化对于人的禁锢作用(当代书法还有助于认识现代审美和现代文化存在的极端非理性问题),有助于审美和文化观念的解放。今天的中国社会,传统理性(包括专制)、现代工具理性和现代极端非理性的问题并存,这就需要艺术以新的方式不断进行解构和否定,同时创造出新的特定的中国现代、当代艺术。可以说,以书法为媒介的现代、当代书法(也即现代、当代艺术),以它们的中国文化问题针对性以及对于中国人的独特的媒介亲和力,对于中国新文化的建构具有特定的意义。

(注:该文首发于2017年8月25日《中国美术报网》)

2017年8月14日于深圳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