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圈内的自学成才者
发表:2017-09-19 14:25阅读:90

杜洪毅/文

在时下所有的学科中,艺术类专业应该是成材率最低的,但这完全阻挡不了中国家长送儿女报读美院的热情。虽然近年来大量扩招,但要想考进知名美术院校仍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即便经历了最严格的挑选、接受过最专业的系统训练,美院毕业生能成为职业艺术家者仍如同凤毛麟角,大多数人只不过为混张文凭,然后在平庸的生活中终结其一生。由此可见,一个普通人要想成为艺术家是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虽然现实是如此般的残酷,艺术圈内却活跃着大量的自学成才者。在没有找到相关的统计数据情况下,经作者粗略估计,艺术创作队伍中的自学成才者应该不会低于百分之五十。这些人要么在民间接受过不多的指导训练,要么完全自学,以自身的勤奋与不屈进取,艰难的在竞争激烈的艺术行业中寻得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如果说从美院毕业生到职业艺术家这条路充满千辛万苦的话,由自学成才的方式成长为职业艺术家,那完全就是涅槃重生了!

其实,从古至今,艺术领域从来就不缺少自学成才者。一个普通生命能否成为艺术家,天赋与教育培训固然重要,但信念和永不熄灭自我完善才是最关键的。纵观近代东、西方文明史,不乏著名的自学成才者。比如说影响力最深远的印象派画家,基本上都是自学成才者。后期印象派中的高更与凡高,更是开创了自学成才的佳话。而退休后才开始自*绘画的享利·卢梭,作品魅力绝对可以迷倒任何一个不缺艺术热情的人。在中国近代,齐白石算得上一个极具魅力的自学成才者,虽然其作品有被过分吹捧的嫌疑,但他那始终如一自我完善精神却能受到任何想要提出非议者的尊重。更让人惊讶的是,自己都没有接受过多少美术教育的刘海粟,居然在弱冠之年创办了全中国第一家高等美术院校。比之科班出身的徐悲鸿和林凤眠,刘海粟对中国美术史的影响更为深远、贡献更大,可他居然只是个自学成才者。融风流与才情于一身的张大千,虽然在日本接受过高等教育,可学的却是染织专业。即便他后来也曾受拜于名师门下,但很快就超越于老师之上,其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更多的源自永不停息的自我完善精神。

甭谈历史,在学院制度更趋于完善的今天,自学成才者想要博取一席之地,却更为艰难。首先他们缺少系统化的技术训练,其次没有学院派艺术家拥有的完备知识体系,更要命的是少了美术院校构建起的人脉网络,而这在中国任何行业中都极为重要。于是,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们往往更努力于技艺上的打磨与知识积累,他们明白只有更勤奋的工作,才有可能参与到和学院派艺术家不对称的竞争中。当然,为了寻求生存,自学成才的艺术家偶尔也会玩点小动作,以夸张宣传赢得买家信任,或者借靠于名家来提升自己,这些成为了让业界对其诟病不已的重要原因。

为什么在一个让无数拥有高学历的专业人士都得缴械自困的行业里,自学成才者反而更春风得意呢?这是因为,艺术行业是一个拿作品说话的行业,拥有高学历并非不好,但最终还得拿作品说话。虽然现在也有商家拿“艺术博士”、“学院派”这些词汇来炒作推广,但若作品不行,贴上任何标签都没有意义。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优势在于,他们没有学院教育方式的羁绊,在创作上更自由,更容易将生命本真的东西发挥出来,而这对于艺术创作才是最重要的。

曾经有评论家用心良苦的告诫收藏家群体,收藏作品时要为学院派加分。而我更原意认为,收藏家选购作品更应该为自学成才者加分。道理很简单,在两件水准相近的作品中,自学成才者的作品不止于承载着更多的辛劳与汗水,而且还融入更为强大的人格。艺术的本质就是人格的再现,伟大的作品背后一定有着一个伟大的人格。学院派艺术家作品的水准中包含更多院校技术专业训练的成果,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作品中却透折射出更深厚的人格修行。

其实,何止艺术,在任何需要创造性才能的行业,文凭都不是万金油。科举时代的状元,应该是最高的文凭吧!但除了少数专家外,现今又有几人记得这些状元的名字呢?李白、唐寅、曹雪芹、蒲松龄这些被排除在科举大门之外的人士,反而因其杰出的文化创造力,为万世所敬仰。

虽然今天的高等教育越来越普及,许多杰出人才都是从院校大门走出。但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缺少更为杰出的自学成才者,这是人类社会的普遍法则,也是宇宙的基本法则。我们相信,在未来的历史学家书写今天的艺术史时,自学成才者绝对是可以与学院派艺术家分庭抗礼,甚至于他们的地位远远超过学院派,这是历史之必然规律!

2017年9月

提示:转载文章署上原作者姓名体现一个文明人的基本道德素养,同时也是任何人必需遵守的法律底线,请各位媒体人多多合作!杜洪毅     作者微信:xingli153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