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与李小山:起哄论、起哄哲学与起哄美学
发表:2017-09-20 20:08阅读:92

曹喜蛙与李小山:起哄论、起哄哲学与起哄美学

  文 曹喜蛙

刘骁纯先生

李小山先生

曹喜蛙先生

关于李小山的起哄论我一直没有关注,最近大病一场,康复中突然想起这事,李小山大名鼎鼎早知道但没有怎么关注过他,就让朋友上网查了一些李小山的资料看。

李小山,1957年生,1980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1987年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任教于南京艺术学院。参与过一些重要的国内艺术活动,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中有重大影响。发过大量有影响的美术评论,85美术新潮时期就发过重要作品,对中国画及中国当代美术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从不少文章看,他的一些看法笔者有少意见表示同意,所谓英雄所见略同。

不过李小山的起哄论太简单了,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新水墨热,正是一种集体起哄。他的基本论述我也同意,毫无疑问,大肆吹嘘中国性,是自卑和自大的结合体,是换了一副马甲的传统复兴论。他还认为,对山水画信心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不是靠立规矩讲道理,而是靠一个或几个优秀的艺术家的巍然耸立,也就是说,作品最有说服力。

几年前,我还看见刘骁纯先生对李小山的起哄论一个,更直白形象,他说:李小山说起哄就起哄吧。现在(水墨)情况变了,有市场了,市场也开始关注他们了。一关注、一进入市场,就免不了起哄。这个起哄是市场操作的一种方案,所谓传媒学就是起哄。刘骁纯说,你不起哄你怎么传达?刘骁纯还说,关键是这里头有没有沉得下来的人。如果有,或者说只要沉得下来的那些人不是在起哄,这就行了。哪怕有一个,这个时代就够了!

刘骁纯、李小山二位先生是美术界的前辈,美术的论术都著作等身,但谈到起哄基本就说到这么多,还局限在新水墨热只是一个起哄,意思就这么多了,顶多就是一个话题或一个新闻专题。刘骁纯、李小山二位在美术界名人,他们放个屁新闻媒体会给大篇幅报道,关于起哄二位先生仅仅提了一下媒体就大说特说,很多人都在我面前说李小山的起哄怎么怎么了。

笔者曹喜蛙是美术界的晚辈,名不见经传,是1960年的人,不幸研究的学问是起哄哲学及美学。关于起哄哲学出版过一本专著《赢在互联网》,出版社是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是1998年出版。该书中的起哄哲学,早就超过一般意义上的起哄了,尤其引进科学哲学及互联网的概念,到了互联网哲学的层次。认为互联网哲学的精髓就是不断张扬的起哄精神,正是互联网技术彻底实现了人类被封建时代、工业化社会所压抑、隔离的那种原生态的起哄精神——人类精神最伟大的核爆炸能量,它将开启人类文明的新篇章。起哄哲学是针对权威主义和权威体系提出来的,是对权威及权威体系下的非权威、非体系内话语权的肯定。起哄哲学从对人类数千年文明史追溯到互联网社会,所提出的“起哄权”的概念,意义重大,其影响将不亚于现代民主、自由的概念。这里的“起哄”已经不是生活中的起哄架秧子里的起哄了,是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以当代科学哲学为理论基础的发展出的起哄哲学。

起哄哲学已经被誉为这个时代对付权威主义的利器,更多的论述见曹喜蛙著《赢在互联网》一书。这里的起哄哲学已经不是刘骁纯、李小山的简单一句话,也不是简单的一本起哄,讨论的是以科学哲学和互联网大背景的互联网哲学。

近几年来,本人的起哄哲学已经进入起哄美学研究,本人也参与美术评论,与刘骁纯、李小山的美术研究才有了交叉了。在现代主义背景下诞生的当代艺术同样秉承着科学哲学的起哄性,或者说张扬的就是对权威主义、极权主义的起哄美学,不管其早期的先锋性、实验性抑或后期更加根本、本质、观念的批判性,渲染的就是起哄哲学及起哄美学所倡导的起哄世界观、起哄方法论及起哄美学价值评判标准。在西方成熟的当代艺术史里,每一个当代艺术大家出现的时候,一开始都不能为权威和大众接受,总觉得他们就是在瞎起哄,不管是塞尚的现代艺术理论和实践,还是杜尚的小便池倡导的现成品艺术,还是博伊斯的一切都是艺术的观念,更多的如安迪沃霍尔、波拉克、村上隆等等,总觉得他们揪住的问题或表现的方法或偏执的思想不对路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被他们思想性的深刻所震撼。

起哄美学认为,当代艺术一诞生就怀揣着起哄哲学,提出一种起哄美,天生就是权威主义、极权主义的克星,一贯倡导不着边际的探索,一贯专注精确的纠偏或批判,面对全球最复杂的全球化时代所豢养的现代极权主义的庞然怪物,中国当代艺术家们有义务,有责任,有使命,去面对这一号称全球最伟大、最有抱负的伟大帝国缔造者们所打开的基因密码魔盒所释放的不可一世的魔兽。也许,这不过一款网络游戏,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不妨大胆的玩玩,不妨大胆的去起哄一下,也许所谓的超级帝国巨型魔兽不过是一纸风行虚拟世界的纸老虎,大家去闯关吧。

在起哄美的意义上,当代艺术有了新的美的概念,到了新的起哄的精神,中国的当代艺术才对世界艺术有了自己的时代贡献。在新的当代艺术发展中,有了一种互联网时代才有的只有起哄美才能概括的热门现象,只有互联网时代才可能称呼这是一种美,这是这个时代类似前沿科学在材料上更不同密度的美,这是一种美的概念领域的扩张、拓展、延展,这是美的质的飞跃。

(备注:关于起哄美学网上有了零星的文章和作者的观点)

2017年9月16日于北京京郊康复中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先后发稿过《起哄艺术简史》、《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当代艺术收藏的价值判断》、《互联网哲学与当代艺术的起哄美学》、《中国当代艺术的神山与诸神降临的前夜》等大量美术评论。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