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中国病人四天的追忆
发表:2017-10-02 19:54阅读:73

曹喜蛙:中国病人四天的追忆

 

文、 曹喜蛙

在医院里我曾经失忆,据说大脑里分管记忆的零件坏了,因为脑出血有很多后遗症,后来二、三个月的我还不能想起身边人如我妻子的名字。为了增加记忆,后来索性找了电脑,想通过电脑恢复记忆,试图写一点东西。

我的右手至今没有恢复写作能力,损失大矣。所以在右手没有恢复以前我用左手打字,尽管原来的右手但比现在的右手强。

即使原来的左手能打字,但记忆本身也是问题,我连拼音字如何拼也忘了,而且脑袋时不时伴着晕或疼,真的是时不时眼冒金星。所以面对屏幕,我像小学生一样,一筹莫展。好在我知道自己原来会,我只是在恢复,所以我一点点试错,就这样我通过试错一点点恢复了原来的记忆,因为科学告诉我能恢复记忆,至少我曾经在这世界的两个世纪打过一个转身。

经过几个月努力,恢复的很棒,我写了三篇跟原来几乎一样水平的文章,都发在最近的网上,大家可以检查。只不过,这些文章写的很艰难,原来一篇文章十几分钟可以写完的文章,我写了大概快一周,三篇文章我写了快两月,上面这篇记事的文章是四天的成果,当然刚才找出来改了一下,不然前后语句不通。

我的新世纪开始了,战争曾经在我的世界上静悄悄进行,如今一切刚刚开始,也可以说我的一切新生了。

 最后,这里附录当时为了练*恢复写作,应该是最初四天的写作练*记录,每天大约几十字,但能看出每天在进步:

 

第一天

 

写文章也就眨个眼功夫,形如快。

但现在面对电脑,一天可能就一个字。

今天就到这儿,明天不知怎样。

 

第二天

 

为了未来几个月,给自己留下点记忆,我会自己亲自每天记下发生的事,每天发生很多事记下只能记下几字,大都不能写下,我只给记忆女神归还。

我早上5点早睡而醒,有时老婆早起来也有没起,我怕打扰老婆就一个人看老婆睡的样子玩。我要看老婆起来,赶紧说要上厕所,老婆赶紧用轮椅送我厕所,这是我一天最重要事。

这一天开始了。这行字,我像一年级学生那样艰难学的,甚至‘轮椅’怎么写我还是问我老婆的,这样几行字我写了一晚。

 

第三天

 

   每一天,基本一样,除了上厕所就是洗手了,在洗手以前会刷牙,左手刷,里外各几次,还包括几遍舌头,总吐着舌,最后老婆在还帮我刷一遍,如碰巧是大姐只好算。

大姐年纪大了,跟我老婆分头伺候我,各分一两天,轮值。

一天累了,几行也累。本想多几行,多不了。

 

第四天

 

  今天大姐值班。昨天下午,赶吃饭的钟点大姐到,医院吃饭早,下午五点吃饭,比一般单位是早的多,上班的人都还没下班。大姐从我家做了饭,做得是家乡饭,可惜不是那味儿,一路来早变味,可惜了大姐的手艺和满满的乡情。

大姐这回从山西家乡来时,记得从家里带回一堆宝,应该是大电器化时代巫婆的神物,激光治疗仪。每次治疗时有封上眼睛,有闪着红灯,每天早晨一早,我会专门半小时治疗,封上眼,

其次才是吃,才是民以食为天的大事了,才是一日开始重要之事。

 

                                2017年10月2日追记

北京京郊康复治疗中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先后发稿过《起哄艺术简史》、《中国行为艺术起哄简史》、《当代艺术收藏的价值判断》、《互联网哲学与当代艺术的起哄美学》、《中国当代艺术的神山与诸神降临的前夜》等大量美术评论。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