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的黑鬼
发表:2017-10-14 00:52阅读:435

撕裂的黑鬼

 

矛盾的自我

黑鬼,当代艺术圈的鬼才与超龄顽童,与长期坚守武汉的同代艺术家傅中望、袁晓舫、肖丰、魏光庆、冷军齐名。黑鬼本名吴国全,旧号黑鬼,新号老赫。黑与赫然的赫、恐吓的吓、骇人听闻的骇,四者在武汉方言中同音同调,他本人似乎在用这个读音宣示自己的艺术动机和效果。黑鬼的肤色和心地都不黑,日常状态就是吴国全,没有特别之处,可是一旦做艺术却如同鬼魂附体似的特别出格,让你惊讶。他关注各种离奇的思想、文本、造型、离经叛道的影片。他属于过犹不及的人物,作品不会使人愉悦,不会讨人喜欢。他不顾商业世界的诱惑,竭力为自己创作,为自己呐喊。黑鬼属于这个时代,却不是这个时代的宠儿。在现有的中国当代艺术史专著、专文以及多如牛毛的当代艺术杂志中,很少见到他的身影,各种评奖更是同他无缘。也许他还需要更独特而不是更张扬的代表作,涤尽所有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痕迹。他在名利场还没有声名显赫,因此我依旧称他为黑鬼。

日常生活中的随和与谦逊,同艺术状态中的偏执和霸气,体现着黑鬼的矛盾人格。他用不严肃的方式处理严肃或严峻的意图,造成让人笑不起来的无奈感。十多年前,我写长篇评论《白描黑鬼》,揭了黑鬼的老底,指出矛盾人格显然不是天生的秉性而是在矛盾的环境中养成的行为方式。作为执着的当代艺术家,黑鬼用他的全程全部的艺术,把社会内化为自我,把自我泛化为社会。这种双向转换,在当代艺术圈并不多见。黑鬼为人与从艺形成的分裂状态,同道德观念、价值观念严重分裂的当代中国同构同质,成为这个撕裂时代的典型细胞。

1980年代,黑鬼是最早做装置的新潮人物。折腾二十多年之后,他又是最早从形式上回归水墨的当代艺术家。在择优淘汰的现实世界,先行者或者说敢死队员很难戏剧般地变为世俗的成功者,黑鬼也不例外。或许终其一生,只能成为被后来者打捞的人物。

 

反常与反智

反传统,反经典,反体制,反时尚,反土著,反素人,反思智性,反思宗教,反拨视觉*惯,反叛画史画法画理,反叛被文化包裹的人性,认定边缘就是先锋,强调要弄死古典艺术的空泛意境,构成黑鬼艺术的主旋律。在自我的经营中,无论反传统和后来在画法上重拾水墨传统,都是对流行艺术的背离。

按视觉心理学分析,压抑者倾向于把各种两可图像或正负形朝抑郁的方向观看,比如把飘浮在空中的人状物看成恶魔而不是天使,把一个人头看成巫婆而不是美女。同样,黑鬼也是把所有的对象和作品都不是朝明快惬意的方向描绘而是朝抑郁的方向塑造。

黑鬼继承了书香门第的*惯,爱读书,因为读书是智识的阶梯,可是黑鬼的作品却具有鲜明的反智倾向。他的书架上放的大都是上世纪末期的出版物,中国的诸子百家和欧美著名哲学家、诗人、小说家、音乐家、画家的著作,随机阅读,东鳞西爪,为我所用,不成系统,展示出他的知识结构。这种阅读不是在寻找知识,而是通过知识在寻找自我。黑鬼的读书笔记有16本,一千多页,以二维空间记录的方式记录。第一本开篇记录的是御用文人郭沫若和在野文人李贽,形成对照。李贽何许人?明朝帝国文化的叛逆者。李贽撰《焚书》与《藏书》,明确地反叛既有的价值系统,反思既定的理智。黑鬼的反智,也不是表面地反叛,而是用另类理智反拨现存的理智。

 

言外之意

黑鬼强调画外之意,画外之意是什么呢?

比如他的画扑克牌系列,牌面人物都是人类历史上的顶尖名流。他用荒诞的方式推倒这批被人盖棺论定的历史人物,把历史重置于富有争议的审判台。

比如他弄了一堆洋鞋、土鞋、新鞋、旧鞋、破鞋作为装置艺术材料,做成夸张搞怪的形状。不是简单地体现恋物癖,而是作为女性的标配,讽寓当代两性关系的放肆与荒诞。

比如他通过仿真古画,与赵佶对话,与米氏山水对话。表面是展现艺术姿态,其实是对历史和现实文化的鞭挞,是对生态环境、文化环境、政治环境的质问。

比如近年来他的行为艺术砸墨,表面是一种专业意味深厚的视觉游戏,其实更像是对自己重返水墨的纠缠、突破与自我否定,是对中国当代艺术一窝蜂一边倒地重返传统的挑衅。

 

粗糙主义

黑鬼的作品,完成状态如同初始状态,显得粗糙。这是世俗的眼睛认为他的作品没有卖相的理由,也是他是为艺术史献身而不是为商业世界卖命的证明。画史上逸笔草草的大写意画面,在他的作品前面统统显得雅致和拘谨。笔触的粗糙,形状的粗糙,画面的粗糙,材料的粗糙,摄影品相的粗糙,摄像的粗糙以及艺术行为的粗糙,是其作品的视觉特征。艺术中的粗糙,传达的是一种感觉,切合当代艺术力图表现各种感觉的要求。黑鬼的心理并不粗糙,对自我的把握有着细腻的思考,率性的表达无不经过反复思索和推敲。黑鬼作品外表的粗糙,特别能体现中国老一拨当代艺术家经历过的粗糙的时代。人们容易把黑鬼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和平面绘画作品看成是野兽主义或表现主义的新式表达,我却更倾向于把他的作品的修辞方式命名为粗糙主义。整个20世纪的中国就是全方位粗糙的国度,黑鬼声称是肉还未嚼烂就呑进肚子的时代。粗糙的环境、粗糙的衣食住行和粗糙的国民素质,理所当然地会造就一种风格和内涵上的粗糙主义。

 

 

 

 

 

 

 

 

 

 

分类:

美术评论

@通知:
前一篇:丁乙作品观感
后一篇:谁在画晕眩?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