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批评是几级?
发表:2017-10-17 15:16阅读:214

《艺术市场》9月号“无坚不批”专栏  文/苏坚

 

南北相隔却巧合被媒体同日关注的两件事,因跟我生性所喜及向来对“社会应然”状态的理解有些相悖,让我颇为留意:北京,什刹海所属区行政综合执法中心联合多部门依据相关“院法部规”进行综合整治,据称北京酒吧一条街各酒吧的驻唱歌手,如果没有歌手证就直接演出,歌手会被带走,调音台、乐器、音响都会被收走;南边广州同日,反过来也在进行一场“艺人评选大会”,最终“中彩者”将是广州首批“持证艺人”,他(她)们可于广州国际户外艺术节举行期间“合法”在花城广场核定范围内“上班”——吆喝赚钱。

 

其实,我也是个“持证艺人”,只不过持的不是“艺人证”,而是教师证而已,这不,每年9月一进,也就是我的“上班”期开始,我要到班上给学美术的学生表演特长“素描技艺”……呵呵,巧不,半个钟头之前,我就在单位的广告栏上看到了一张最新的海报,大字写着:中国书画等级考试!原来本院是考点——考场在美术学院嘛绝对“正规权威”……

 

“考级”这玩意,在行内听说可算久矣,从老人院一直考到幼儿园,不只专业院校里的我知你知,祖孙皆知,家长尤知!

 

因为关联上面两联“考证”消息,我这次——第一次——认真起来,马上依址上网查看“书画考级”是什么东东,还真不简单呢,原以为那应该是民间行为,不呢,这可是家大着的“部下中心”——正规事业单位——开考的,他们考得有证有据,理所当然发的是“有证有据”。再看细项,哎呀,孤陋寡闻啊,有“素描考证”项,竟总共分有“6级”、可期未来还将考成“9级”。

 

想想,也好,这样我去课室可就有话题、内容、教学法甚至“权威”了:亲们同学,好好表现,千万别在我这逃课哦……当然,按以往经验,班里可千万不要有“批判精神”、“叛逆个性”的同学,要不他(她)反问一句“苏老师你到底素描几级凭什么趾高气扬”可咋办哈。

 

有人会说,艺人考级、发证,世界上发达国家、城市也弄,我们为什么不?对,真空里讲那绝对是可选项。而且,无论从“艺术的生命力”或“当下的活色生香”等哪角度考量,有很多街头艺人、街头艺术品也值得同情,我恨不得他(她、它)们通过考证获得“伟大证明”:比如在著名的威尼斯码头,我亲眼看过很有趣的“民间杂耍”和涂色“半裸人体”,这些艺人和作品每天观众不少,跟前纸箱里的“售价”也在不断提升,可是为什么威尼斯双年展里可能同样是“民间杂耍”、脱个衣服什么的就是被邀请的顶级艺术呢?为什么可能观众寥寥无几的人、物被认为是艺术呢?……说远了,好吧,就算引进考级、考证制度,但制度背后还有更大的制度,在引进时是不是也应考虑一个制度及其内涵的“级别优先”问题?容易理解地问是:事涉艺人的活力、创造力及至带动的社会活力问题,是管制优先还是放养优先?而且,打个我认为比较要命的比方:本来,行政、公共服务、公益这些场,应然上是该跟市场有区别的,可是,各种考级、考证却“一考成市”,这事怎么解释?

 

所谓制度,也是事在人为的事,所以,回过来考察一下“考场”里的各主体、客体的角色定位、行为性质,想想何为、何所不为也许是必要的。显然,在简政放权的常态下,就像讲创业、创新,并不是说政府部门一定要去直接搞新单位、新企业,也不是要官员去考察谁是创新人才、谁是创业领袖,更不是政府部门、官员要代替企业、社会去操劳这些具体事项,市场、社会内生性的“选拔”功能你追上都难,难道只好“一管了之”吗?难道大家要把那个“市场主体”晾到一边喝西北风吗?

 

“优化创业环境”是句流行多年的“官话”,但要真正落在高处、实处,对于很多还处在旧思维的人,很不容易——就像大把人都觉得直接把街头艺人手脚都捆绑起来才觉管得踏实一样。对于繁荣艺术创作、推出艺术人才,“优化创作环境”也绝对是一句值得审味的“(内)行话”:如何行之则活而不是管之则死。比方说,这次“取缔歌唱”的综合整治执法中,是不是有人认真追问过各种依据的“院法部规”本身定制于何时、内容是什么、条款与时俱进否……等等,这太重要了,因为在什么追问下,将迫使人“创造”还是“打造”如何一种人类的“文明氛围”:往哪凌厉挺进还是敬畏后退,会涉及创作、创造环境最终是宽大地辽阔还是对抗拒地逼仄!

 

实话说,真考虑专业、单位性质的话,“文艺批评”才像是我的平时到处吆喝的特长。有人、有媒体叫我“批评家”,但我真的没弄过这个专业。长期的吆喝生涯中,我不红但也不淡,自我感觉还行,这倒不是觉得自己多有才,而是觉得自己身怀这点“厚脸皮+爱写字”才艺,能有网络、媒体这个相对自由宽松的舞台让自己表演,能放松、活得放松,还真算不赖,我真心感谢时代发展赐我可以言说的快乐……呵呵,真的时代变啦,看嘛,以前不断激发社会主义市场活力的街上个体小贩也早搬家到网上开卖去了,有关部门要“办执照”,现在可能也得依新常态换换新思维,到数据的海洋里去捞针了。艺人们更是不屑一顾什么广场混、地道战了,网场里拼“网红”捞“打赏”更有吸引力,个别有才的,十七八岁的花样年华,才不理你什么什么考证、持照再上岗,“新歌声”平台上一亮相,人家立马“黑马蹿红”。

 

作为一位老土的“批评艺人”,我还是有无尽的天真遐想:如果去广场、地下通道、路口吆喝我的批评,去朗读我的批评文字,我要先去“考级”吗?我在网场卖弄我的批评技艺,要“执照上岗”吗?我的批评怎定级、是几级?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