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育之重,不在江湖在于“育”
发表:2017-10-24 10:22阅读:270

苏坚

 

【按:看到头版头条推介书法文章,跟帖继续凑热闹。本文经删节以《“江湖书法”暴露书法教育内在缺陷》为题发表于《中国美术报》第85期(http://www.sohu.com/a/199360048_534797),本博原文原题照刊。】

 

媒体编辑传来热帖链接:一处题为《江湖书法,请放过那个孩子!》,吓死人的标题党手法,一看作者本身就是“人在江湖”,正在制造“江湖帖”;一处是《中考试卷惊现江湖书法,网友愤怒刷爆朋友圈》,属于典型的“网络爆料”热帖。两相比较,当然从性质上看,后一个“中考”议题正事、正义很多,我个人的共鸣、谈欲要强烈很多。

 

这些年,因为强调和振兴话题,书法、书写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主角之一,就像最近热门起来的“诗词秀”一样,“书法秀”有了更多、更大的平台,包括教育界——我当然支持“书法进校园”的具体举措——也有很多“秀场”和“戏份”。所谓“秀”,就是重在矫揉造作而非重在“书本”,表面造势的目的好像就是在说、要说:我响应了哦!因此,一般可以预测的是,时过境迁,很多“书法秀”、“书写热”会偃旗息鼓、销声匿迹,就如反腐硬是把“书法市场”给降温了一样。一样东西,假如不是出于真心的热爱、肌体里的有机需求和组成——具体从书法的角度来讲就是书法一旦不是“内生审美”,无论个人或社会,都将丧失“运动热能”,生无所依。难怪,编辑围绕着上面热帖,要提高一个高度,谈“美育”问题。这可是蔡元培先生从五四时期就关注并延续下来的宏大议题,希冀更大的群体建立一种内在的价值生活方式。

 

所谓“江湖书法”,还有略带专业意指的“民间书法”,常听到各种议论。因为单位里就有书法专业,我专门向一位书法专业教授提问:到底所指为何?是指一种写法?还是一群人、一圈地?遗憾的是,他也说不准个所以然,最后还商讨口气地自我发问:大概就是指没有临帖来源的、自我发挥的那些书写吧?边上一个同事附和加了一句:江湖书法家都精于表演。我注意到,舆论界倒是已有了一种确凿无疑的书法“江湖体”的论调,而且有人煞有介事ABCD地总结出了各种“特征”。其实,凡事都有特征,有心总结便有;要看现象,我看某某美院的“书法博导”身份够专业了吧,其人不也常常聚众表演吗?再说,反过来有“书法江湖”的说法,这个“江湖”有没有特征?没有的话那些官员怎么万里长征也争着要当“征兵”、甚至要争当主席、理事?用传统书法评价的“人品”标准,这可不只涉“美育”问题,还涉“德育”问题了嘛,舆论追责要“刑上大夫”,可得先上这些人!

 

我这接着就想讨论“江湖”的分界——尽管咱们这里相当模糊以致产生各种“浑水摸鱼”现象——及对此的区别对待问题。首先,“江湖”如果是指一个清楚的民间、社会存在空间,“书法人”在那里表演、作秀、生存就算是江湖人,我认为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这种空间中的个人及群体是违法存在,他们是有权利好好活着、应被尊重甚至理应支持的。而且,这个“理应”,我的意思也绝对不只是感情、道德进而严格地“法不禁止即可为”,而是有“书本”、“学术”上的因素:书法在民间、社会,书法美、书写美进而“书法审美”,自古以来就是一种价值存在,所谓书法学术史,就是面对包括从民间书写体、书家的价值认知之提升和总结,固有“民间乃源,主流乃流”之论,比如篆隶体就源自民间,跟碑刻关系紧密。我看过很多被定义的“江湖体”,无非就是类似于民间艺人的表演、书写体,也有很多是美术字体、广告体,就是街头、游区、民间市场里常见的书写方式。一般人会将这类的书体简单定性为花、巧、甜、俗,进而鄙视、嘲笑。这是不是有点忘本?且不说过年过节的对联书写、媒体和市场上的广告发布甚至很多正规场合的应用,“江湖体”都给了很多人、各种生活挣得了“体面”。横打比方,这些年的音乐秀场中,我们非常惊讶各种借助华阴老腔、呼麦、木卡姆等民族和民间元素的“玩法”,学会了欣赏它们的“美”——除非你非得说借助它们的摇滚等也是“江湖体”歌剧才是“学术体”。总之,民间转向、边缘创新正是当下艺术的重要取源之向。

 

还有,我不但主张理应尊重、欣赏、支持进而借鉴民间书法的审美价值,从另一个我们目前十分缺乏的端,我更还主张书法“审美现代化”借鉴,主张书法教育应该在内涵理解上取广义、彰权利,就是往西也要通过教育、训练让书法把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因素借鉴、应用进来,行为书法也好、装置书法也好、多媒体书法也好……反正能叫得开、愿意叫开的,都可以开课、体验、实践,既全面体验书法的“挥洒愉悦”,又推动书法教育国际化。

 

能感受得到,有人也许觉得如此“江湖书法”,不应该活得这么活色生香、油光满面,比如像第一个热帖描述的,媒体高赞、这奖状那荣誉、这身份那角色的风光无比甚至财源滚滚——最关键是那可是个孩子啊。问题是,你骂江湖书法、江湖人干啥?江湖上各种孩子的耍法多了去了,别说孩子了,要比较起来成年人来,像前不久热闹的在北京恭王府举行“书法家李某国际书法陶瓷展”,同样被吐槽为“江湖手法”,但却有书协主席、画院院长这样的“官家书法家”为之站台,这俗气铜臭可多得多了。人家耍个书法、推销再丑也伤不到谁的肉,你该骂媒体、机构、站台人、买账人去啊,没市场、没人买账,他们没理由活得好……而且,你又怎么样呢?你干点啥没有?

 

我接着的意思正是:即使“江湖事”,也还有大有作为、人人可为的宽广空间。谈个体会供参考吧。我最近数年来,因为个人需求,一直关注着少儿图书市场,但一样深受什么是“江湖童书”和“童本童书”之间区别这个专业问题的困扰,怎么办?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年度童书书单,依书单顺线搜索,原来这个书单是一个关注“母语教育”的公益机构每年发布的,这个机构不只做书单发布这件事,还做着很多跟母语、语文教育相关的事,其聚集了一些行家,可谓专业、可信,所以数年来我一直依据这个书单“消费童书”,我从来不会因为它不是国家机构什么的而担忧孩子阅读的趣味、品味——除非我有时间、精力非要亲力亲为去建设个人关于童书的“审美历程”啦!所以,关于书法审美在民间、社会公益领域的耕耘,是否有人、什么人去耕作,很值得深思。

 

如果把上面个体自在、市场经营、公益耕耘这些“江湖”分出去后,剩下的,毫无疑问,就该是政府、事业机构担责了。在监督的问题上,我们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过度的对个体、民间、社会等空间要求的洁癖,削弱了对政府、事业机构问责的热情。这种舆论状况,既违背教育国际协定所遵循之精神,也不符合政府教育刚要倡导之要义。所以,我要强调我会对第二个“江湖书法进考卷”这个热帖所涉公义之共鸣,更关注孩子在“江湖书法”之外的各种可能:教育上一定是要做好“正本清源”的基本功、基本面的!既然承认书法史、书论史、书法学术史等,当然就说明即使我愿意为“江湖书法”争权言利,亦主张教育领域应该有更严格意义上的关于书法传承、教育的标准执行,而这样的标准,自然就建立在历史及其具体成果的知识认知之上。具备这样的知识和标准体系认知的人,肯定要经过相关的专业学*和训练。具体地说,高等院校里要有书法专业的读书人和毕业生,他们应该成为主要的书法老师。

 

这里面,问题和学问很多很多。其一、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师资力量。这些年,应该书法专业开设不少、毕业生也很多了,但这些人是否已经充分地加入了教师——特别是中小学——队伍,值得调研、厘清问题,我个人便利信息所知是,中小学奇缺书法专业教师,多数学校“一个都不能有”;相反,身边所遇书法专业毕业生却反映出路悲观。我本人家族里就有小学教师,她学校教师学书法,就是请校外办培训班的老师去辅导的,而且价格很便宜,因为培训老师主要目的不是图学校报酬,而是图通过熟络关系介绍学生进自己培训班。教育部门、学校这样操作,既得利也合流:省了专门养着一个教师的工资;大家都觉得书法课不是主课无需养人。于是,我们见到小学里的书法课,教师队伍都由语文等各科目老师兼任。如此,如果学校书法教育出问题、要问责,难道要埋怨学校请了校外搞培训的“江湖教师”吗?埋怨语文等科目教师可能教得比“江湖教师”还差吗?

 

其二,也部分地基于其一原因,便是我认为的书法教育——我暂且命名为“全因素书法教育”——的内在缺陷。普遍考察,现在中小学里的书法教育,基本上就是钢笔书法,再狭义点就是临帖书法,除此无他了。我家族里目前同样有小学生在课余跟书法专业的学生学书法,我十分奇怪,即使家长提出具体的建议了,这个“学”里还是严重缺乏很多“学养”:充足的书法、书写涉及的历史和源流知识,充分的审美感知辨析,充盈的书写情感酝酿和张扬、得体的符合孩童心理和身体特点的程序预设及执行……以及这些体体面面综合起来、或者条分细析展演开来的逻辑踪迹寻觅!我更多时候看到的,就是简单的看着帖子写、写、写然后看到孩子体力消耗的疲、疲、疲。今年央视“开学第一课”节目中,有一个节目是邀请著名钢琴家朗朗等跟一台“意大利籍”机器人钢琴家飙琴技,机器人的速度、准度没话可说,假如也研制一台机器人书法家,准确地“复制书写”绝对没问题,但肯定也没法解决人脑独有的感知、情感、涵养等问题,书法教育停留于“准确复制”,从教者、受教者都甘当“书匠”、“书奴”,等于也在滑向江湖。这说明,历史、经史、文献、文学、美学、哲学等等知识及综合的素养,专业书法教育里以及身在其中的学生,是否学好以备往后更好地成为人师,再而这些专业人才在成为人师之前是否经过教学法、心理学、教育学等学*和考核甚而获得相关资格,又是更高层次的“书法教育”、“书本传递”之要求——这同样也有政府主张、责任啦!

 

美育于民间、社会和政府之间,绝不存在什么“江湖之争”,把行政的、事业的、专业的领地做好做大,自然就达成了“各治江山”的局面,这里面,务虚空谈感情、道德、审美也许会觉得“美”总是那么远,但如果务实地解决好传承、教育的技术问题,也许“美”就是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可“育”之事。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