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美术馆的建立与反叛
发表:2017-11-01 13:50阅读:104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如何定义现代主义,以及如何看待现代主义的思潮?

艾蕾尔:关于现代主义的定义,不管是从文学研究领域还是艺术研究领域,一直都没有一个定论。现代主义和现代性是联系在一起的,卡林内斯库就把现代主义作为现代性的一副面孔来谈的。我们谈现代主义艺术或者说现代艺术的时候,其实是把它当做一个历史概念来谈,也就是历史上先锋派。

现代艺术是从反学院派开始的,前奏就是大家熟知的印象派、后印象派,接着进入了现代主义时期,也就是20世纪产生的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直到极少主义,艺术流派不断更迭,我们把种种不同风格更迭的过程叫做艺术风格的叙述。

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史的发展脉络相对来说很清晰,现代主义艺术为艺术理论提供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形式主义”的出现与发展,重要的形式主义理论家包括克莱夫·贝尔(Clive Bell)、罗杰·弗莱罗杰·弗莱(Roger Fry)、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他们在艺术批评学上的共性是承认形式的意义与重要性远远高于内容。相应地,伴随着艺术风格的不断推陈出新,形式主义理论取代了图像学,而之前的评论家基本是在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的跨度内对艺术作品进行解释。所以说,现代主义思潮在艺术史与艺术批评领域引发了巨大的反叛,反叛以往的艺术风格、审美趣味、阐释系统以及今天我们重点要谈的美术馆的机制。

这期的主题,美术馆的建立与反叛,其实是一个历史性的还原研究。我觉得彼得·盖伊(Peter Gay)的《现代主义》这本书很好的一点是他没有“现代主义”进行一个简单的概念性研究,而是最大可能地进行还原研究。比方说,印象派如何兴起的?读完这本书,我们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风格的变化,在艺术的内部因素之外还有外部因素的激发,例如艺术赞助机制的改变、美术馆的建立、艺术中间人角色的兴起、报纸媒介的产生,以及一批拥护现代派的评论家队伍的扩大,甚至战争的影响。每一个现代艺术流派的产生与衰落的过程,都夹杂着很多偶然的残酷的因素,让我们把那些理想化的乌托邦式的想象,拉到一个特别真实的层面上来讨论。

比如,战后“波普艺术”的兴起,以及观念艺术的繁盛,都不是简单的从艺术史的内部逻辑就能完全解释清楚的,还有外部因素也就是整个社会语境的大变化直接引发的。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美术馆的建立和反叛,也就是说我们的美术馆的机制,西方美术馆机制是如何建立的。

艾蕾尔:现代艺术对美术馆的反叛必然要追溯到美术馆是如何建立的,美术馆的建立涉及到公共空间的出现,与城市化进程有关,而现代主义与美术馆都是在城市中开始的。

严格的讲,在15世纪之前是没有艺术家这个身份的,15世纪前的画匠基本是在教会和宫廷贵族这两个主要的赞助团体的委托下来进行的创作的,这种赞助方式决定了艺术家为了完成订单,需要压抑个性在艺术作品的呈现。所以,中世纪时期以及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都具有相应的公共性的风格。这就是英国著名的美术史学家贡布里希为什么要说“在15世纪之前艺术作品不是属于艺术家的,而是属于捐赠者的”。16世纪,地中海沿岸的一些城市进入资本主义,尤其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赞助人的阶层更丰富了,比如出现了一些以美第奇家族为代表的中层阶级以上的团体,以及富有的市民团体,以及富有的个人。资本主义的产生直接导致赞助机制的变化,而赞助人的艺术趣味直接导致了艺术风格的不同。

我们说的现代主义意义上的美术馆需要向公众开放,当时的皇家美术馆与博物馆并不对外开放,那么公众美术馆的雏形就是19世纪兴起的大量官方沙龙、画廊、私人美术馆。现代派对保守派的反叛同时进行的就是对官方美术馆与沙龙的反叛开始的。

最早的反叛以1863年5月15日的“落选沙龙展”拉开序幕,4000件落选作品的艺术家们质疑官方沙龙的收藏赞助展览机制。另外,18世纪报纸媒介的兴盛促使评论家群体的产生,很大一部分是支持现代派的。19世纪后期现代派群体也逐渐壮大,也就是印象派和后印象派时期产生了大量的画廊、画商,以及产生艺术的这些艺术和文化的中间商,什么是中间商,像类似于我们今天的一些艺术机构以及一些艺术经纪人。我们所说的官方沙龙与美术馆就这样在现代派巨大的冲击下开始了机制的重建。

其中有一个历史性的节点至关重要,就是杜尚的现成品被拒绝进入美术馆。1913年杜尚的《自行车轮》进入美术馆参展,以及1917年《泉》被拒绝进入美术馆,都直接触及到美术馆的话语机制。

我总结了一下现代派美术馆的反叛可以分以下三个层面:第一,反叛把持美术馆的中产阶级式的审美趣味;第二,反叛美术馆的展览机制与等级制度;第三,反叛美术馆对艺术进行定义的话语权。

杜尚的《泉》都触及到了以上三点。而现代主义对官方美术馆机制的反叛的同时美术馆也在进行了自我更新,就是说美术馆的审美趋向以整体模式越来越趋向于现代化的模式,美术馆已经由保守主义进入到了现代主义的进程当中。

有意思的一点是,现代艺术家对于美术馆的反叛,其实是一个分裂的状态,一方面现代派反对代表中产阶级审美趋向的美术馆的审美趣味以及收藏、展览机制,但同时他们又渴望进入美术馆。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说中产阶级的审美趣味,以及美术馆本身的机制的一个同构力是非常强大的。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