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工:《中国潜流文化》——序言(酒桌上论事)
发表:2018-01-09 15:45阅读:29

序言:酒桌上论事

——摘自刘工/著《中国潜流文化》

 

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诸如谈历史、政治、军事、经济、买卖和男女关系,唯独谈文化的少。这不是中国人没有文化,而是文化都在这酒桌之上、杯盏里、碗筷间,因而这本《中国潜流文化》也诞生于此。


当然,我写这本《中国潜流文化》不是论文化,而是说潜流。我意在古人的史书里,探出一种有关中国社会的潜流,解读一下常被国人谈论的真实与荒诞的历史,给喝酒聊天之人增点谈资。这就是中国人常常乐道的“官场”之事。说到官场,自然就论到腐败,而腐败的一切“活动”都在于贿赂。如果,没有“贿风雅赂”之道,也许就谈不上“腐败”这个问题。因此,有人说:中国人都有贿赂与被贿赂的经历。我不敢轻言。诚然,我贿赂过别人,也接受过别人的贿赂,尚且都以“礼尚往来”找理由罢了。其实,贿赂是最为含糊的行为艺术,又是最为写实的风俗画和文化潜流。论其风俗,自然是民间的,礼尚往来了几千年,尚且越发光大;论其潜流,自然官场的,贪墨成风了几千年,更为与时俱新。


自中国奴隶社会以来,贿赂就形成了一种文化潜流,它从暴力开始到帝国盛世,潜流中的权利者都在不断创新、不断传承,从而派生出各式各样的礼制和文化现象。不过,这种潜流无论是社会变迁、无论是王朝更替、无论是我们的古典哲学、无论是我们天天应用的文字,还是生活中的语言……贿风雅赂的故事都烙在中国社会的年轮里。


假如,有人突然问你最恨什么?你恐怕要想一想;假如,有人问你什么人最贪?你肯定会说是做官的人。因为只有做官的人才有贪的便利,所以有十官九贪之说。通常,国人没有不痛恨贪官的,不过也最想亲近贪官。如果,三五朋友围在酒桌之上,废话最多的是骂贪官,但也羡慕贪官,争辩之中,观点种种,褒贬不一,不是在闲侃中结束,就是把怨恨留在下一次酒桌之上。有人说腐败是一种文化。我弄不清文化的含义或定义,也说不清文化涵盖什么,而国内外学者也是人言人殊,且有关文化的定义就有百余条之多。英国文化人类学的奠基人泰勒认为:“文化是复杂的整体,它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风俗以及其它作为社会一分子所学得的任何才能与*惯,是人类为使自己适应其环境和改善其生活方式的努力的总成绩。”由此可见,中国式的腐败都融入于此,称得上文化之说。


谈及腐败,这真是一个涵盖与渗透在中国社会各个方面的大文化。在晚清时期,中国出现了一种抨击政府和时弊,提出挽救社会主张的一批文学作品。鲁迅先生概括这类小说的特点是“揭发伏藏,显其弊恶,而于时政,严加纠弹,或更扩充,并及风俗”,故称之为“谴责小说”。如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刘鹗的《老残游记》、曾朴的《孽海花》等等,都是谴责小说的代表作。这些文字在艺术上多用讽刺手法,笔无藏锋,甚至夸张,但所“谴责”是事,而不是论其根与治。因为,他们的“条件”只寄托和幻想于统治者们能够修“德”,以德治国。所以,清者看了拍案大骂一顿,贪者读了只是“领悟”和“消遣”的一笑,全然是一部部揭示社会,笑谈时弊的世俗小说,成了步入官场的教辅。但是,这也怪不得煞费苦心的先辈们。如果,他们真的把这个贪而无信的社会揭露的太深刻,那他们的脑袋肯定要搬家。即便如此,李伯元刚满四十,就因积劳成疾而死,刘鹗则以“私售仓粟”之罪被充军新疆,次年死于乌鲁木齐,曾朴愤然脱离宦海。


据说,曾朴辞官后秉承父命拟办实业,但他时常与谭嗣同等维新志士交往颇深,却把创办实业的事置之脑后了。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曾朴幸好回老家料理父丧,这才避过一劫。


如今,中国的官场小说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但是否比晚清的谴责小说更具锋芒呢?我却一无所知。这些年,我不曾关心当今中国的“谴责”文学,最热衷的是认识一些商人,不过都是小商小贩,没有一个是巨商富贾。当然,因我是一个闲人,故而常去商人们那里取经,听到最多的是请官员吃饭喝酒、洗澡捶背、唱歌跳舞,且见得最多的文化是挂在墙上的“海纳百川”。起初,我不懂商人们的用意,后来历练了,方有了点悟道。原来,海纳百川出自晋人袁宏之口,是说大海可以容得下成百上千条江河之水,比喻包容的东西非常广泛。我琢磨着,商人办公室的墙上挂这个“海纳百川”的字,大有海纳天下之财的味道,吸财的气魄太宏大。后来,商人烦我了,我又通过商人攀上一些官员,虽然大官不多,但也都属公家的人。暂不说我和这些小官员吃喝聊天,称兄道弟,他们没给我办一丁点实事也罢,但他们办公室墙上挂的“厚德载物”,却让我好一番费解。想必是表达做官人的品德像大地一样海纳百川吧。除此,还有天道酬勤、龙马精神、宁静致远、知行合一等等。怃然间,我常见了这些小环境,总觉得中国文化就是挂在墙上的字,这种拙见让我不敢再言,更不敢妄加评论。


有人叹言,如今青年人不大喜欢看中国的戏。原因是太陈旧了吗?我未曾研究过。朋友说,现在都法制社会了,再看戏中县官判案,还真觉得过去的人太愚昧。想想也是,过去的县官正襟端坐在大堂之上,告状的人偷眼上瞧,大堂正中都挂着一块“明镜高悬”的匾。要说这匾的典故,传说秦始皇有一面镜子,它能照人心,比喻官吏能明察秋毫,光明正大,执法严明,判案公正。其实,两千多年了,我们都被蒙骗了,镜子的作用是反像的影子喔!无须太多的解释,也无须争辩什么。明镜高悬四个字是虚伪的执政口号,是彻彻底底的政治骗术。


再谈及贿赂。原本,我还以为它在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有多大发展,结果不然。上古《礼记·曲礼上》曰:“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因此,有人说贿赂是由礼俗而演变。不然,礼俗是中华民族自古的传统文化,人们选择送礼,是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的方式,加强群体的凝聚力,巩固社交,深化亲情。这难道是我们传统礼俗文化的错?叹笑!送礼与贿赂的区别在于智慧,而不是争辩词义。


宋朝大清官包拯写过一首《拒礼诗》,云:“铁面无私丹心忠,做官最忌念叨功。操劳本是份内事,拒礼为开廉洁风。”当时,包拯过六十大寿,他特地吩咐儿子概不收礼。不想,太监携皇帝的寿礼来了,太监写诗云:“德高望重一品卿,日夜操劳似魏征。今天皇上把礼送,拒礼门外理不应。”于是,包拯为了感激皇恩,写了此诗以表做臣子的操守准则。可见,自古以来的中国就是礼仪之邦、食礼之国,懂礼、*礼、守礼、重礼的历史源远流长。但不得不承认,现实社会是物质至上,人在利益面前又显得很脆弱。所以说:礼尚可以增进友谊,重礼可以毁人亡国。说白了,礼就是一种圈子文化,这种“圈子”就像几何学里的“圆”,既是圆就有大有小,无论是相交的圆,还是重叠的圆,以及互不相干的圆,都是现实的圆。圈子自古就有,只不过是在人群与人群之间构成的圆。不过,圈子弄不好可以封闭自己,也可以重叠另外一个或多个圈子。诚然,我圈子里的哥们就爱一起喝茶、喝酒和争辩,且没完没了。


人的圈子不是养牛马的,但也大同小异罢了。而今,人的圈子分得细而又细,如政治圈、经济圈、文化圈、娱乐圈、商人圈、军人圈、草根圈等等。其实,圈子从功能上看是一个圆,只不过是有着相似的生存状态的人群聚成一个圈,相互作用的一种利益与兴趣的群体罢了。就我个人而言,我既喜欢群聚闹腾,又爱独处。我需要圈子,需要圈子里的一种氛围,否则我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很孤独,没有认同感,难以在社会中面对自己很陌生的价值观。圈子对个人的心理调节作用是健康的、必要的,不需要圈子的人,除非他感觉自己很强大,不需要群体心理上的互相支持和安慰。但这是不可能的。虽说,圈子有大有小,可无论是什么圈,再大也大不过贿赂的文化圈,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潜流文化所在。


如果说,腐败是中国社会的一种潜流的历史文化。同时,也可以说是人类共有的历史文化。这种“潜流”只是在各自的社会制度下,演绎的烈度不同,其形式和目的同出一辙,直接滋养的是贪官污吏和腐败政治。当然,这种“潜流”不是阳光下的,它如同人的血压,高了会感到头痛、乏力、恶心、呕吐、气促、烦躁,增加脑卒中、动脉瘤、心力衰竭、心肌梗死和肾脏损害的危险性。诚然,官员贪腐也如同人的血压,病症也是如此,损害的是其统治体系。虽说,这种“潜流”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又是复杂的社会文化、政治文化和律制的问题。但一味地讨论贪污腐败的行为,声讨贪腐的罪恶,而不去割除贪腐的文化潜流,玩弄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政治权术游戏,这仅是在作“反腐倡廉”的形式主义报告,使得形式变成经验,与时俱化的压榨民众,腐蚀国体。


回牟历史,我闲来摭拾中国自古的“贿风雅赂”之事,又不禁而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古汉字里的“财”与“贿”同义。《尔雅》曰:“贿,财也。”可谓是财之种种、贿有百态。我在这本书里罗列历史故事,论述腐败的潜流,犹如在思考礼尚;我讲礼尚又无法回避贿赂场,在贿赂与礼尚之间,确实又是用刀分不开的水。由此,我写此书,摸摸可触的历史和发展至今的潜流文化,缀点茶坊酒桌上的说道罢了。说实话,我写此书不是抠我们历史的污垢,不是愤恨权术的肮脏,更不是说我们这个社会不好,或是好。因为,这个社会是说好的人与说不好的人在争辩,甚至是斗争和杀戮。所以,混沌中才有了构建社会“和谐”的倡导者。


搁笔之前,我说中国历史就是一部“贿风雅赂”的文化史。乍听起来,似乎辱没我们的历史文化,以及传统的文化精神。但是,从社会学概念来认识,官场腐败随着中国社会的文明进程,不仅成了人文学和社会学的一部分,而且贪腐的精神更为暴戾。假如,我们换一个角度说贪腐,也换个视角论文化,文化就是生活。即是生活,贪腐也就是官场上的随茶便饭,它早已注入了为官人的骨髓,成为我们国人社会生活中的一部分。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