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文艺养老正当时
发表:2018-01-13 11:35阅读:116

文艺养老正当时


范美俊

载《中国书画报》2018年第2期(1月10日),第1版“小议”

 

入夜时分,把车在地下车库停好扯下防霾口罩,没有急着解开安全带而是头往后仰眯眼几分钟,这大概是一天中最为难得的片刻小憩。

最近,我和妻子的父母都被“买一送三”的某保健品忽悠得神魂颠倒,听了几次养生课领了点免费的米和油,就开始大把花钱去买这个液那个肽、这个宝那个精,还有这个床那个罩什么的。似乎,辛苦大半辈子终于找到了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生命定海神针。尽管,平时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买小菜都要货比三家,饭桌上也经常痛斥某摊点的豆腐价格高而且不地道。刚考上某知名高中的女儿,最近也出了点状况,一向拿手的数学居然考了个倒数第一,过去那种考试之后的志得意满荡然无存。打开手机,年底要填写一大堆表格的通知赫然在目,朋友圈有人又在发他们的“双一流”建设,是差不多的一拨人换着地儿继续研讨。突然发现: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已属最近的一个流行词——中年。虽没秃顶,也没抱保温杯,但疲于奔命华发早生。

说远了,回到正题。就我观察,目前的中国老年化问题逐渐显现,这也大概是经济繁荣后的必然结果,人们的生活质量与寿命期望也在提升。步入暮年后,该如何养老?是旅游,还是带孙儿辈?是跳广场舞,还是起早贪黑忙活?是安静地晒太阳,还是着迷保健品?当然,养老涉及物质和精神等多方面,没那么简单。

最近某校评职称,某答辩者的“文化养老”课题让我眼睛一亮。他们常与老人院联谊,用书画展、音乐会等艺术形式提升老人们的幸福指数。就我感觉,健康的养老方式不去占领老年人的生活,莫名其妙的封建迷信、养生文化等就会去占领。就保健品而言,不少家庭曾闹得不可开交,老人甚至与子女反目为仇,报警也没用。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太忙,对赋闲在家的老人关心不够,才导致良莠不齐的保健品借“养生”等名义占据其精神空间。推销者大多对老人们体贴入微甚至以爹妈相称,还不时送送“温暖”,老人们很容易在虚情假意与套路设计中找到“尊严”并迷失自我,觉得自己的娃都没这么孝顺,踊跃购买“保健品”也就自然而然,尽管他们未必清楚推销者自己会不会用。加之推销场所有趣好玩,有艺术夸张的演讲、有风趣幽默的表演,有才艺展示和互动游戏,试用各种“高端”营养品及器械更是少不了,可谓艺术门类的多学科大汇演。国人大多无精神信仰,但有各式养生文化,渴望健康长寿与心理安慰,也符合马斯洛关于人在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等层次的正常需求。年轻时随波逐流与生活打拼,儿孙渐大后已然没有生活之累,也还有点余钱,虽然宝贝有着奢侈品数千上万的价码,只要对身体好这又算啥,一辈子为谁辛苦为谁忙?这次,怎么着也得做一回自己!

与着迷养生的老人类似,有的老人则醉心艺术,如书画、文学或广场舞,甚至到处写生,不厌其烦地抄《心经》。这大多是补补年轻时因身不由己而留下的艺术遗憾,未必有功利之累,只是图个精神自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都是普通人关于生活文化的宗教。

年老导致的身体状况下降与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加之医学常识不对称,老人们迷信保健品被说得天花乱坠的神奇功效,甚至爱上某些心理附加值颇大的饥饿营销,也就不足为怪。耗散家财购买只有辅助调理功用的保健品倒在其次,还自认为掌握了宇宙真理延误病情就麻烦了。最近,宜宾一位73岁大爷去世,家属说:“老人连医院开的药都断了,只吃保健品,前前后后花进去20多万。去世之后家里堆积了很多没吃完、未用过的保健品。”人已走,保健品还在。而有些不法之徒也真是处心积虑,甚至非法设置电台成天录播以卖药为目的所谓医学广播节目,还有人装患者打电话叙述病情,无论啥情况这些“空中专家”都信誓旦旦:两个疗程,无效退款!这大概是过去那种性病专科、一针见效的电线杆牛皮癣广告升级版,还真有上当者。人一犯傻,骗子就不够用了。

2014年元旦前夕,*总书记在京看望一线职工和老年群众,提出“让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而如何实施,在我看来除了社保、家庭及正规医疗体系等发挥作用外,文化艺术养老也是一条好出路。


分类:

美术杂谈

标签: 文艺 养老 保健品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