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韩啸:医生卖的是技术,不是材料
发表:2018-01-25 15:15阅读:101

来源:新浪网 2018124


在国内整形行业中,韩啸一直是个有争议的人。他可以整年不做手术,投身于令普通人瞠目的行为艺术之中;也可以在“手痒难耐”的时候,大张旗鼓地做一例丰胸手术直播,让大家眼看着他手术刀下的姑娘,笑着、唱着、全程清醒着,从A cup就变成了C cup


做采访准备的时候,特地打印了一份韩啸自己撰写的《四十自述》,五年前的他,字里行间满满的“狂”态——追求极致,恃才傲物。也因此,这一次的采访,特别准备了更多的专业问题,想要看看这位“不务正业”,把艺术家头衔排在第一位,却是开价极高的整形医生,到底能不能真正令人信服。

 

韩啸是个擅聊的人,1个小时的采访,他交出了一份引人深思的答卷——

 

他说自己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所以不肯把工作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早就看到了整形行业发展方向上的弊端,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感慨市场劣币淘汰良币,医生的价值不为世人所知,却仍坚持用自身来证明“我卖的是技术,不是材料”。

 

“我周围的人我不会建议他做整形手术”,虽然身为整形医生,但这句话却一直挂在韩啸嘴边,“创伤是个死胡同,一百年后肯定有好方法,绝对不至于通过做手术来变美。”

 

看得出来,现在的韩啸,已经迈过了那个因为追求极致而痛苦、因为超前而孤傲的阶段,对自己的清晰把握和对行业发展的审慎态度,让他有了更加豁达的心态。“我们国家现在走得很快,经济发展也很好,但是文明的细节,还需要积淀。”韩啸说。

 

我们医生是卖技术的,我的技术就值50

 



Q:招牌专利为什么起名为“棉花糖丰胸”,而非医学名词?

 

我起的这个名,本来想叫“韩叔式”,觉得不好传播,就叫“棉花糖”了,就是为了表达非常形象。这个棉花糖,我们知道入口即化。早年这个手术刚开始做的时候呢,我们其实还有其他的一些尝试。因为我原来在的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是一个大医院,有时候我就会上颅脑外科看一下,他们有一些止血的材料,这些材料放上之后很快就会降解,甚至是一出血,一融你就很难辨别这个材料了,这些材料很好,就是粘多糖啊,多肽类的一些材料,他们都有很强的粘性,后来我就把它就放到我们这个手术里边儿。另外呢,防止腹腔黏连也有一些材料,在普外科里面,我也给要来直接用上。这在整形外科里面都没有应用。这些东西用上之后呢,止血特别放心,就是更大程度的降低了术后出血的这种可能性。

 

Q:为什么你做整形手术的定价,远高于市场平均价格?

 

现在大多整形医院就是卖给你好材料,好材料这里边才有钱,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的消费者都认为材料值钱,技术不值钱。但是在我这儿,找我来做,丰胸50万,就是技术上,材料不值钱,材料送给你,可以任意选。我们医生不是卖材料的,我们医生是卖技术的,我的技术就值50万。这还是能够用肉眼看到的技术,你比如说,患者站起来,出来了,术后不出血,这些是能够肉眼看到的技术,还有些看不到的技术。所以有些医生也很痛苦,这也是一个市场劣币淘汰良币的过程,就是他们的技术确实做得很仔细,但你做的仔细,老板不高兴,你做得慢,病人也没法儿理解。做得慢有什么好处?可能(病人)恢复上就快一天、快两天,创伤就小一点,包膜挛缩的几率就小一点儿,这是单说丰胸,但是其他手术也是这样。我们看到的结果,其实最终呈现这个病人(外表)就可以了,但是还有一些细节,你不知道,我们医生是知道的。我们进去(手术室)一看,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医生手底下有没有废动作,那废动作一多创伤就大,恢复就慢。但这些东西都体现不出来,我们这个医生的价值也体现不出来。我是希望能够从手术价格上体现出医生的技术好坏,但是这很难找到一个评价系统。创伤小一点儿,缝合细一点儿,对合好一点儿,恢复快一点儿,瘢痕小一点儿,这些东西都是应该体现在医生的价值上。

 

我不希望整形行业发展得那么快

 

 

Q:从医至今,你觉得中国医美行业的变化符合你的预期吗?

 

我做整形外科医生21年了,我觉得中国整形美容行业的发展,一定是伴随着经济发展往前走的。经济发展了,这个行业发展就快,大家都会看到这个趋势。这个市场可能经济效益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不太希望整形美容发展得那么快。这二十年到底是真的把我们变美了吗?我觉得还有待商榷啊,有些审美观都是有问题的。

 

我很早就认识到做整形这个事儿是个挺没前途的一个事儿,这个事儿本身很low。为什么?很残酷,就是到一百年后肯定有好方法,绝对不至于通过手术再把这个胸做大,我们目前这个事是个死胡同,创伤是个死胡同。

 

我时常感觉到我们(整形医生)的无能。就是和爹妈养的这个身体相比,和这个先天的躯体相比,我们的手术一做就错。我们过去大学一毕业就是想做大手术,比如大拉皮手术,全切开,这医生厉害!但是后来想想,就是这些手术你一旦切开,就再也没法恢复原状了,它就带来一系列你可以觉察或者不可觉察的问题。所以我不希望整形行业发展那么好,或者是让我们再冷静一点,是不是这个方向就有问题。

 

Q:游历海外多年,在你看来,中外整形技术还有差别吗?

 

5年前,10年前,因为我在国外看得多走得也多,我那时候老说,韩国医生、日本医生和咱们差不多,技术差不多,大家的努力差不多。但是到今天——虽然我们中国的医生现在非常自信地说我们不比韩国人、日本人差——我又要倒过来说,仍然有差距,现在是反而要注意这个问题。这个差距更多的是整个国家发展的一些文明的细节问题,我们国家现在走的很快,经济发展也很好,但是文明的细节,还得需要积淀。说句都听得懂的大白话,仔细程度不够,咱们对事物的尊重、对人的尊重、对技术的尊重还不够。咱们的手术量可能比韩国人、日本人还多了,但是追求极致地做一个手术,达到的这个效果,对这个医生的技术的提高,和你草草地做上十例百例是不一样的。我是希望咱们的医生能更仔细点。

 

我是比较贪心的人


 

Q:微博发布的“接下来十年计划”,8项中只有2项跟工作有关,算不算是“不务正业”?

 

我不把我的工作当成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部分,我是比较贪心的人,我想多体会各种各样美好的生活,我还有大把的时间,需要花费在我喜欢做的很多很多事儿上面,我得留下这个享受的时间呢。

 

Q:你希望传达给别人你是什么样的人?

 

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这一百年,特别是最近五十年,艺术融入生活,融入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将来呢,生活和艺术的这个界限会越来越小,这是我做行为艺术所要表达的一个目的。我想给大家传递的一个概念就是,我热爱生活,每天醒来之后很快乐。所以,当你看到是一个艺术家的时候,那实际上指的就是热爱生活,用艺术家、用艺术的眼睛来看待生活的方方面面。

 

Q:说说你眼中的幸福?

 

每个人都追求幸福,而幸福具体一点就是快乐,一个是眼前的快乐,一个是将来的快乐。然后呢,你把它极小化,极小化之后你会看到哪些是必要的,哪些是不必要,然后你把所有的事做到极简。比如说我,身心健康、人际关系、工作,这三项是不能再少了。但我现在觉得,工作我还可以再简化,人际关系我还可以再简化。那我就剩下大把的时间,我就可以做自己更喜欢的、享受的事儿,这就是我对幸福的理解。

 

Q:分享一件让你觉得遗憾并难以忘怀的事?

 

我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曾经做过一台手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她有非常漂亮的胸部,D罩杯,非常完美,但是她男朋友非得让她做缩小,然后我给她改成了C,或者还要再小一点。我是用垂直双蒂法做的,留下两个大疤。如果是现在,我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不仅纠正松垂,而且可以纠正巨乳,因为我这个方法可以收缩减少乳腺的血运,让乳房的体积减少。当然,放到现在这个时候再来看,我觉得她也许不会再要求缩胸,每个时代有不同的审美观,现在可能还希望能够再大一些。但是,这个事情我比较遗憾。


一个不需要动手术的“整形”建议

 



Q:能不能给广大求美者一个贴心的变美建议?

 

绝大多数使用右手的人,他的右侧面部往往不好看,比较衰老,因为惯用右手的人左侧大脑发达,而同侧大脑支配同侧的面部肌肉,所以,左侧的面部肌肉表情丰富,更好看。当你觉得你的两侧脸不对称的时候,换成左手来运动,运动一年就不用做手术了。

通过手术纠正的是我们客观上看到的这种静态表情,但是通过我说的方法练出来的,是一种动态表情。动态表情在你的美感上面要占七成,静态的只有三成。而且生动,生动就是魅力就是趣味啊,就是风采!这是我把人文词语转化为医学词语。你不要小看自己身体的潜能,人的这个身体潜能远超过我们整形外科医生技术。

 

(采访撰文/阿木,视频/温天皓,李海东)

 

分类:

我的作品评论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