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创作杂论:禁止调头
发表:2018-02-02 10:43阅读:87

                            文|钟德

 

 

 

绘画会上瘾,这是不争的事实。甚至可以说这一画,可至终老,但凡物极必反,画又有返童之感,在这一思考的轮回中求其所要。在年轻时总期待自己的作品能成熟点,再成熟点,例如画得跟某位老师那样那样啊,甚至赞叹:画之好像哦。那种是真正的熟了吗?不得于深层面知晓,总之绘事应是变化无常的,由此可见在每个时间段都期待着未来是何样境界。

 

 《位子之位》钟德 2017年 纸本水墨180 x 97cm

 

 

不可见,就有种可否见的心里期待。绘画一事,当应是值得绘画者所期待的,实际行动起来,无非也就是画了一幅接下一幅。曾记得自己儿时学画,是从老爹手中得来的最简单的一根白色粉笔开始:从篮球场这边到那边,一笔一画认真地去描绘自己那时所憧憬的画面来,感兴趣地,毫无保留地把内心所思的轨迹表露出来,再到有彩色笔在画纸上,从预见到可见,循环性地去试问,年复一年地试探在画纸上。从儿时的喜欢到后来走进绘画专业,逐步开始感到,还是要靠感觉去画,如此去画才有感觉,反之,一坐一站几小时,这恰恰不是件坚持的事情,到头来,一点感觉都没有。

 

 

 《子夜马六甲》钟德 2017年 纸本水墨180 x 97cm

 

 

高中时,曾记师说:“画色彩时尽量地少用黑色”。我就纳闷了,为何不能用黑,黑点不是挺好的嘛,说不能用我就偏偏用。去翻阅中国的美术史,都是由水墨所演绎成的,从“墨分五色”之论可见其墨色奥秘。后来再转校*画,又遇一师,课堂上还是老一套,上来就是“我之法”,面面俱到,我听后心烦,使其侧目相鄙视,后来我就很少去那种地方。哎,美术教育应是多棱镜的作用来启发,如何看待每一位学生所具有不同的潜质,是老老实实地按照教学大纲,是遵师嘱,还是“叛经离道”质疑之前所按照各种约定俗成的画法,进而去发现培养启发学生去画那些有思想有创见的作品来。总之,我是比较反感美术考班前那种僵化画法,一统的思想,是有局限性的,可说画之有理即可,反之有理即可,如果说,这都是应试所限,那么就有问题出来:很多同学考上之后,都洗手不画了,时过境迁,偶尔还怀念自己那时在高考班是多么多么勤奋画素描色彩,这又是悲,是哀,还是奈何?

 

 

 《位子》钟德 2017年 纸本水墨180 x 97cm

 

 

从当前各类美术速成高考培训和走创作的捷径等等现象来看,的确创作是件很复杂的行当,有时是绞尽脑计来找东西,并不一定才能找到一些新鲜玩意来。画画是门意识学科,也可以说是门手艺活儿,有别与其他学科,并不是某位说着算。我们期盼想看到有些新作,但是有时的创作必然会受外部环境影响,那时就看创作者如何在画面上处理。

 

 

 《海天盛宴》钟德 2017年 纸本水墨180 x 97cm

 

 

“禁止调头”,是我在西美求学时,那时中国的“当代艺术”正火热,才知道与中国当代艺术有关的一个事件标识,一个由通常的交通指向意义而转换至艺术发展,甚至是艺术战斗的一种号令。在1989年中国美术馆所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时,正是思想改革开放的高潮时刻,“美术史”曰:“89大展”是对85”新潮全面总结和检阅,是中国现代文化重要事件和转折点。我们从大展中抽离出其“展览标识”,“禁止调头”可以成为一个文化艺术的往前发展命题。“美术史”说是那么说,文化概念有点大,听之悲壮宏大。回归画面,其实创作出以往不同的作品才是对于“禁止掉头”最好的回复。

 

 

分类:
标签: 钟德 水墨 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