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解艺术作品中的“真善美” ——以“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为例(文/王雷)
发表:2018-02-07 11:16阅读:43

新解艺术作品中的“真善美”

——以“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为例

 

/王雷

 

本文按:对于白骨精,孙悟空为什么不一次搞定?而非要三打呢。这三打分别打的又是什么?这个故事对于艺术作品(这里的艺术作品主要指美术作品)中“真善美”来说我们该怎样理解呢?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绝对是《西游记》这部书中最为经典的故事之一,这一剧目也得到了各种艺术形式的再现:如国画、油画、连环画、年画、戏剧、电影、电视剧、动画、剪纸、漫画、生活用具等,甚至还有日文版、英文版等。各类艺术家们为什么津津乐道地去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表现这个场景的呢?它的背后也一定隐藏有更多的解读性。


附图:各种版本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试看白骨精与孙悟空的【一借一还一打】

 

作品观念表达的准确性在于材料使用的准确性。如“纸”,如果在其前面加上一个相应的定语,意义则完全不同。纸→报纸→人民日报→10月1日的人民日报→1949年10月1日的人民日报→1949年10月1日阅读过的人民日报→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阅读过的人民日报……。

 

“白夫人”充分利用了“借尸还魂”的概念,她的高明在于更好的利用“尸”这一创作材料。

 

第一借:村姑。村姑的特征,一位漂亮的女人,在乡下长大的女子,涉世不深,当然不具备更狠毒的狡诈,且带着一篮子香喷喷的饭食。原著:“那女子生得: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也就是说第一次变化的结果是:美女、美食试想如果白骨精第一次使用的不是村姑形象,而是“蜘蛛精”形象,该如何?很显然,蜘蛛精与村姑都具备女人的物理(生理)属性——一个美的女人。但是如果蜘蛛精形象一出来,别说是老猪,就连唐僧也难以骗过,那么以后的再“打”也就没有了实际的意义。


第一还(魂):白骨夫人的目的是什么呢?瓦解取经团队,拉拢老猪,当孙悟空一棒下去,美女化为青烟,美食化为癞蛤蟆、石头之类,这时老猪的欲望被这一棒打没了。在师父非常生气之时,老猪于是就向师父告起了状。师父,这猴子真坏,快念他紧箍儿咒。原著:“怎禁猪八戒气不忿,在旁漏八分儿唆嘴道:“师父,说起这个女子,他是此间农妇,因为送饭下田,路遇我等,却怎么栽他是个妖怪?哥哥的棍重,走将来试手打他一下,不期就打杀了;怕你念甚么《紧箍儿咒》,故意的使个障眼法儿,变做这等样东西,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也就是说这时的八戒,已经站在了白骨夫人这边了。




第一打,打的是对美的贪念。也就是说,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对美的理解,很多艺术家及观众对作品的要求即是:“美是必须的”,那么看到第二打时,我们需要上升这种理念,对作品要重新认识。对美追求的艺术家:中国如:冷军、李贵军等。这些艺术家更多的是停留在对美的认识,过分的重视自己的技术所致。当然也是作者所崇拜的对象,因为绝无此功力。这一类追求的艺术家多是为利:这是养作品、养家的必备条件。这一类作品要求“美”,能卖,其实任何职业艺术家都不会避讳。




第二借:老妇人。老妇人的特征,首先她是妈妈,担负着传宗接代的重任。见女儿迟迟不归,老妈妈当然要去寻找,边哭边喊:“女儿女儿,你在哪里?”原著:“在那前山坡下,摇身一变,变作个老妇人,年满八旬,手拄着一根弯头竹杖,一步一声的哭着走来。也就说八十岁的老人就这一位18岁的女儿,那就更可想而知,老人对这女子的爱是多么深。原著:“行者道:兄弟莫要胡说!那女子十八岁,这老妇有八十岁,怎么六十多岁还生产?

 

第二还(魂):白骨夫人的目的是表达“慈善”,感情上拉拢沙僧。八旬的老妈妈寻找小女,这里边表达有寻找时的万分焦虑,看见女儿遇害时的万分心痛,这一老一少的差距,无不让观众看后心酸。老婆婆在电视剧中、及原著中话语很少,沙僧也是如此。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沙僧就这一句的台词(玩笑话):“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当然在电视剧中,沙僧在白骨精第一次变化中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师父,大师兄火眼真睛不会弄错的”,但是在老妈妈再次被大师兄打死时,原著无话,从电视剧中可以细看出沙僧这时的怀疑:“难道大师兄真的错了,我们又看不出真假”。其实这时的唐僧、悟空,都更需要沙僧的话语支持。结果这一次悟空被师父足足念了20遍紧箍儿咒。


也就说第二棒打下去,打的是“善”,虽然故事交代很短,甚至原著无交代沙僧任何话语。但是在这个团队中仅存的一点善意也被打没了。那么这一段告诉了我们什么呢?沙僧在电视剧中负责挑担的重任和老妇人负责传宗接待在一定意义上是一样的功能,都是为了“传”。如:杜尚的《泉》、曼佐尼《艺术家大便、黄永砯《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搅拌了两分钟,张洹的《12平方米》等。这一类的艺术家作品不仅放弃了“美”,也许是“恶心”,但是这些艺术史上的作品艺术家想给我们什么启示呢?他们追求了一个“善”字,就是想着这个作品能让后人知道点什么,这一类的艺术家多数追求的是名:这是立足于此界的根本,为美术馆、博物馆甚至美术史而作,为流传。这类作品要求“善”,至始至终,倾其所能。其实这一类作品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也可能是无数艺术家的终极追求,但是看完第三打,也许会明白在艺术界还有至高无上的境界。




第三借:老丈。老丈左手拿龙头拐杖,右手捻佛珠。精神抖擞,也即是说,这一次准备事必成。原著:“变成一个老公公,真个是:白发如彭祖,苍髯赛寿星,耳中鸣玉磬,眼里幌金星。手拄龙头拐,身穿鹤氅轻。数珠掐在手,口诵南无经。这一段是故事的高潮部分,显然着里面的对话非常精彩。情节跌宕起伏,老丈的花言巧语,师父、八戒的误解,孙悟空的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高潮中,老丈得知自己的老婆孩子已死,哭说:长老啊,我老汉祖居此地,一生好善斋僧,看经念佛。没想到家人都死于佛祖之手啊!随即天空飘来 个字:恶徒不除,难取真经。把故事情节推向顶峰。

备注:彭祖,活了800岁,长寿之意。在道学典藏中的三尸虫分别指:上尸名彭琚,好宝物,中尸名彭瓒,好五味,下尸名彭矫,好色欲。三尸常居在人体,是欲望产生的根源,是毒害人体的邪魔。就是说,打掉了三尸虫,其实就是打掉了人的欲望,这时人才健康。孙悟空要打掉的,就是三尸欲望。也不知彭琚、彭瓒、彭矫这仨姓彭的哥们,与彭祖有啥关系?。

第三还(魂):这一还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冲破唐僧的最后底线——“信仰”。与这一次相比前面那两次也许都属误伤,可这一次,打到了唐僧最后的心理防线,这就动了唐僧的“真理”。所以不管你如何解释,我也一定把你撵走。也就发了毒誓:递于行者道:“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



这一打,悟空打到了人家的“信仰”,真理即将破灭,所以不管怎么说可能带来的是最为严重的灾难。那在艺术作品中我们该如何看这一事件呢?|也就是我要说的艺术的第三境界——“真”,这一境界是为了己,所以在美术史上留下的作品少得很,可能也没有相关记载。这一类作品的特点是要求去名利!放弃了名利,制作也就相对容易了。于是,作品中的技术、材料、观念、形式、大小等等看似重要的东西做起来也随心所欲。当我们在创作上无所要求时,便达到了一时之乐,完成了“真”的表现。孩子之所以好玩(可爱),是因为“真”,就是因为真,孩子才一直好玩(玩耍)。小孩玩,大人为何不能玩?也许“玩”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杜尚最后放弃艺术时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归为艺术,包括博伊斯提出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论,也就相应成立了!




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孙悟空的三打分别打的是:美、善、真三个心理层次,逐渐把故事推向高潮。三棒也分别打的这个团队中的八戒、沙僧、唐僧三人,也可以说打的是自己心里的种种欲念。克服了这些欲念,“悟空”在这里也就成全佛家的“空无”。这就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那句话的意思了。最后孙悟空的结局是:噙泪叩头辞长老,含悲留意嘱沙僧。 “走为上”!



 

散伙!取经团队的散伙是为了下一集更加团结的相聚。在艺术创作中,特别是最有价值的艺术批评,我们有时接受不了非常尖锐的艺术批评,往往以抵制而结束。但是一定要记住,它可能就是你的艺术发展中最为有利的良药。

 

王雷

2018.2.3日于洛阳


延展阅读(来自百度):

,即艺术的真实性,指作品是否正确地反映了生活的本质,以及作者对所反映的生活有无正确的感受和认识。

,即艺术的倾向性,也就是作品所描绘的形象对于社会具有什么意义和影响。

,即艺术的完美性,指作品的形式与内容是否和谐统一,是否有艺术个性,是否有创新和发展。

哲学定义为:真善美是指价值率高差大于零的思维、行为、生理性价值事物。

 

16世纪初,在划破中世纪黑暗的黎明之时,被人们称之为永恒的美学标准——《蒙娜丽莎》在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笔下横空出世。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冷军的《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在中国美术馆惊艳全场。无数排队争相观看作品的人找到了关于《蒙娜丽莎》给自己带来困惑的答案。站在这幅作品面前,即使你不懂油画,也能感觉到一种扣人心弦的力量。透过几乎看不见的笔触和层层油彩,它带给我们的不再是一副如同经典图式的“画”,而是画框对面的“人”。然而,“画得如照片一样”这样的赞美虽然是绝大多数观众对此画在技术层面登峰造极的肯定,却不是冷军所追求的。

 

李贵君的艺术创作中看到的,只有写实绘画才能传达的那种微妙的美,在今天是少见的,但又是中国艺术中比较持久也容易被弄脏的部分。(常磊)李贵君作品展现出了某种非同一般的和谐美感:形象单纯洗练,形式富有变化,语言在统一中多样丰富,画面呈现了艺术家极强的控制力和想象力。(赵力)

 

1961年,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Piero Manzoni),号称将自己的大便装到90个罐头里面,并且将罐头都密封,等到将来出售。每个罐头都有皮耶罗·曼佐尼字样的亲笔签名,以及独一无二的编号。而且,他还给这些惊世骇俗的作品取了个很直接的标题:“艺术家的大便”。 2005年,编号57号的“艺术家的大便”罐头成功拍卖了11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20多万。2007年, 编号18号的“艺术家的大便”罐头,在意大利米兰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卖了12万4000欧元,大概是当时的人民币150多万。

 

1987年,黄永砯把浙美学生所谓的艺术圣经《现代绘画简史》与《中国绘画史》一起丢进洗衣机,中西艺术经搅拌两分钟后变成了一堆纸浆。黄永砯让洗衣机充当思考者的角色。而思考的结果则是“一堆纸浆”被放在一块碎玻璃上,进而碎玻璃放在一个纸箱上。对于这件作品,黄永砯的解释是:“在中国,一提到中西两种文化,传统与现代的关系,经常会讨论哪一个对,哪一个错,或者如何把二者结合在一起。在我看来,把两本书放在洗衣机里洗两分钟,意味着比设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更有效,比无休止的争论更恰当。”

 

张洹是一位十分重要的行为艺术家。在《十二平方米》这件著名的作品中,浑身涂满鱼油和蜂蜜的他坐在北京东村一个肮脏公厕中达1小时,不仅使蜂拥的苍蝇贪婪地围绕在他身上,也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甚至恶心的感觉。实际上,艺术家是以极为夸张的方式强调了一些底层人的生活状态。

 

杜尚是国际达达主义的领袖,在他的艺术事业如日中天时,他却一度放弃艺术创造,转而投入于下象棋。杜尚对象棋的喜爱让他把象棋比喻成他生命中的毒品,从小到老,象棋填补了他绘画之余的大量时间。

 

约瑟夫·博伊斯,1921年5月12日-1986年1月23日,是著名的德国行为艺术家,其作品包括各种雕塑、行为艺术,信奉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的观点。代表作如《如何向死兔子讲解图画》《油脂椅》等。



分类:

艺术随笔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