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疆》节选
发表:2018-03-27 09:46阅读:256

《电影院和夜市》

 

小时候看电影,记得是很多很多人,维族和汉族的叔叔阿姨一起带着农科所院子里所有的孩子们,大家一起走路到二十一大队的电影院去看电影。

走过大路,然后穿过田野,在一个村庄里有一个露天电影院,一排排水泥长凳。电影的名字叫《神女峰迷雾》。还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我,还看不懂电影。

看完电影,天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叔叔们都打着手电筒,人们簇拥成一团往回家的方向走。越过田野,冬天休眠的田野里都是冻土,再走上大路,终于回到家。我在妈妈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莎车县城里还有两座电影院,一座是老的露天电影院。还记得小时候跟随整个农科所的叔叔阿姨们一起坐着大解放车去看《唐伯虎点秋香》。看完电影,路灯还是亮的,两辆大解放车在等着我们回家。小群姐姐一直拉着我的手,生怕我丢了。不记得电影里面的内容了,却记住了几句唱词:尊一声二奶奶,听我表一表,华安我本是块好材料。

昏黄的路灯,黑暗的夜,飞扬的尘土的味道,颠簸的路。

后来又有了一座室内电影院,可以开各种表彰大会用,也用来文艺演出用。在这座电影院里看的电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露天电影院是工人电影院,后来拆除建设了工人文化宫。

高大而白的影壁,一排排由低到高的地势上顺次一排排水泥长凳,电影结束满地瓜子皮。

出来电影院,是热闹的夜市,和不时有车辆进出的莎车汽车站。方便旅客暂住的旅馆,食堂一家挨着一家,抓饭铺最多,里面也卖拌面。烤羊肉也有。还有卖瓜子花生葡萄干的木车,几个摊位挨着,摊主们自己吃着瓜子,聊着天,不时停下来给顾客拿出一个报纸折叠的小纸包,然后拿铲子放满瓜子进去,笑眯眯地递给顾客手里,收了钱,继续嗑瓜子和旁边的摊主聊天。

傍晚的夜市上还增加了喷香扑鼻的蛐蛐,可不是昆虫是吃食,很小的包着羊肉的迷你小馄饨,撒了香叶的一大碗汤水,十分美味。

烤羊肉的烟熏火燎随着香味的飘散,吸引的不仅是爱吃的人,还有过路的旅客。每个摊位都有自己的灯,在夜色中光影闪动,美食的味道,烧烤的青烟,台球桌前热闹的撞球声,喝啤酒聊天的人们,夜晚的生活总是迷人。

五一室内影院前有一片大广场,傍晚时也是老城的夜市热闹地。广场沿街的地方都是各种烧烤摊,轻烟缭绕,烤熟的羊肉在炭火上吱吱作响,香味四溢,烤羊肝,烤羊腰,各种烤制法,还有几个摊位是专门烤鱼的,有烤鱼头的,也有一个是专门油炸大鱼的,还有烤小鱼的,烤鱼和烤羊肉的香味混杂在傍晚的夜色中,随着昏黄的路灯逐次亮起,晚饭后散步的人们也会走到摊前吃串烤肉或烤鱼,还有一些骑着摩托车或者自行车的人等着烧烤羊肉和鱼肉,买了打包带回去给家里人吃。

 

《缸子肉》

 

莎车汽车站门边的一家店,专门卖缸子肉。每天五十缸羊肉,买完就关门。

缸子肉是在白色带盖的喝水的搪瓷缸里有一块带骨羊肉和羊肉清汤,顾客进门时,缸子肉都一缸缸摆放在专门制作的铁皮炉子上,店面不大,有一张铺着地毯的大炕,墙上也象家里一样挂着红色的花地毯,炕边也有两张桌子,围着凳子,方便不上炕的顾客坐。

当顾客坐定之后,老板娘会端上一个缸子肉到你面前,再加一个小白瓷碟子,里面是盐。缸子里的羊肉和汤都是白煮的,未加任何佐料,吃时客人自己根据口味撒盐在肉上和汤里食用。温热的缸子肉非常鲜美,没有一点膻味。

整个店面的布置就像任何一个人的家里一样,每一个进去享用美食的客人都不会觉得你是一个客人,而只觉得是回到自己的家里。

记得那日去时见到给客人们端上缸子肉的年轻女人穿着一身素黑,表情忧伤却抑制着。只是默默地为每一位客人端上一份缸子肉和一小碟盐,然后到厨房去继续端出新的搪瓷缸子放在拿空的铁皮炉上。自始自终未见她一言一语。

出来之后,听一起享用美食的同伴说,缸子肉店铺的老板还年轻突然暴病身亡,只留妻子一个人守着这个店,连孩子都没有。还听说这家店从车站建成那天就开张做生意至今,几十年了,每天只卖五十缸羊肉就关门。

这样的美食享用就像一次奇遇。

 

《丽达》

 

丽达是我的同学,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

丽达的爷爷是解放新疆的解放军战士,当时她的爷爷娶了一位维族姑娘做妻子,在当地成家。丽达的父亲有一个汉族名字,说着流利的汉语和维语。丽达的母亲是维族姑娘,所以丽达和她的弟弟妹妹都是维族名字,上汉族学校。

丽达非常温和,对我也像对待她的弟弟妹妹一样,所以我常去她家玩。每个周末我家只吃两顿饭,晚饭总是下午就早早吃好,于是就去丽达家玩,看着她做晚饭,等他们家要开饭了,我就回家了。

丽达非常能干,她要做全家的饭,洗全家人的衣服。丽达很像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我很少见到她。

丽达的父亲因为工伤,一直休养在家。在单位做收发工作时,给一位教师送信到家里,被教师家里养的狗咬伤,当时那位教师竟然不赔礼不道歉也不赔付医药费,致使丽达的父亲落下残疾,多年后死于狂犬病毒感染。教育局勉强按照工伤给予丽达的父亲最低生活保障,然而丽达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母亲出去做临时工补贴家用,日子过得很清贫。

丽达一直是家里大姐的风范,任劳任怨,从不掉一滴眼泪,爱微笑,每次去她家,都见她在做拉面,或者做汤饭,有时我也会帮忙做揪面片。他们吃饭时,我就回家了,不是我客气,而是我每次都是吃过饭才去她家玩一会的。

丽达高中毕业后就早早结婚嫁人了,因为常来她家玩的一位阿姨看中她脾气温和能干,未想到她的儿子却并不喜欢丽达,还总是打骂丽达,于是丽达的父亲果断让女儿离婚了,不再受气。

有一次我在街上的一个拉面店看见丽达在和面准备做拉面,许久未见的我们高兴地寒暄几句,丽达就忙她的工作去了。后来在没有机会见到丽达。

我一直很想念丽达。

 

 

《黑子》

 

黑子是一条全身黑毛的狗,从小养大在我们家,每天晚上它都很尽职地帮助我们看家,守护我们。因为那时我们住在马路边未完全拆除的苏联式老建筑的旧房子里。虽然几户人家都住在那里,但是都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好几个单位的人临时住在那里,因此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样子。有了黑子,我们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每天早上的食物是父亲烧好的玉米面糊端给黑子吃,每天晚上黑子的晚饭都是我端给它吃,它总是哼哼唧唧地叫着,仿佛非常饿的样子。如果有骨头,我一靠近,黑子就会发出呼呼的警告声,好像我会跟它抢骨头一样,气的我跟它说,才不会跟你抢,慢慢吃。

放寒假时,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在院子里玩,黑子渴望的眼神注视着我们,于是我们就把黑子也算在内,跟它一起围个圈,皮球传过来传过去,传给黑子,它就不动,仍由皮球砸在它身上,于是我们只好自己传球,但是算它在内,似乎它就很愉快了。这时的黑子很温柔。

黑子见了陌生人简直是凶啊!叫地要冲上去咬人的样子。有客人来时,总是我去拉住它脖子上的绳子不让它靠近客人,但是有时要抱住它的脖子才行。春节时只有将黑子关起来才行。

有一年冬天非常冷,黑子都冻得受不了。父亲给它的窝里也盖上棉被才好些。但是尽职的黑子听见门口马路上有一点动静就拼命地叫,有人就扔进院子里一块包着肉的馒头,黑子没有吃。早上父亲还表扬了黑子。也给黑子煮了点肉吃,并且对黑子一再强调,外面扔进来的东西不能吃。

然而,另一个黑夜,又有人扔进一块夹着肉的馒头,黑子没有抵挡住诱惑,吃掉了。早上父亲起来看见的是已经冻僵的黑子躺在院子里。然后父亲就把黑子埋在旁边院子里的树下。

我和弟弟妹妹起来以后没有看见黑子,听父亲说黑子死了。我们都很难受。

不久我们就搬家了。搬进家属院居住,不再需要狗来保护我们的安全了。也就没再养狗。

 

 

《疯女人》

 

星期天的中午,我们坐在一排院子里的几个小孩子无所事事地在学校操场上转悠,看哪里好玩。发现远处菜地边有一片倒塌的旧房屋,于是去探险。

一间间没有屋顶的残垣断壁,阳光招进来,一点儿没有探险的气氛,忽然最里面一间房屋有人在呻吟。我们几个孩子蹑手蹑脚地循着声音,斗胆走过一看,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裹着一床破棉被躺在墙边,这间屋顶没有拆掉。

她问:你们是谁?

我们家住在这里。

她放心了,又问:你们见过我的孩子吗?

没有。你的孩子在哪儿?

她说:上小学了。她很乖很听话的。

我们问她:你小孩的爸爸呢?

她懊恼地说:他打我,不要我。他把我赶出来了。

我们面面相觑。

她哭起来:我饿了,我想我的孩子。

她就不管不顾地大哭起来。我们几个孩子都有点沮丧,束手无策。

我对她说:我回家拿饭给你吃。你等着啊!

 

转身我就跑回家,进门就跟母亲说:有个女人很饿,睡在菜地那边拆除的旧房子里,我想盛碗米饭和菜给她吃。行吗?

妈妈看了看我,没说话,去拿了碗,盛饭,加满菜和肉,加一双筷子,递给我。

我拿着饭,快步走去破房子那里,生怕那个女人走掉了。

去了,她还在,把饭端给她,她拿出自己的碗,让我把饭和菜倒进她的碗里,也没用我的筷子,她拿出自己的饭勺。

我拿着空碗和筷子,转身和小伙伴们一起走了,让她一个人安静地好好吃饭。

 

有一次在上学的路上,匆忙之间,看见这个女人跟在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后面拉住自行车不放手,自行车前面是坐个小女孩。男人在骂她,疯女人,走开。

我们忙着进学校,没有顾得上看,随着人群就进了校园。

 

后来在放学出来校门的小河边,又见到这个女人,依旧衣衫褴褛,她问:你看见我的孩子吗?

我答:没有。然后我发现她已经不记得我了。

她重复在说:我想见我的女儿。你看见我的孩子吗?

我看见她的眼神呆滞,漫无目的地朝前走去,拦住每一个她迎面看见的人,问:你看见我的孩子吗?被拦住的孩子都绕开跑走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身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到她走远了,我继续走回家。

回家后我告诉母亲又见到那个女人。母亲说是听说这样一个疯女人,丈夫跟她离婚带走了孩子。

那时我也只有十一岁,不知道这样的事是怎回事应该怎么办,只是希望她能找到她的女儿,让她能够不再流浪。

 

 

《1980年9月的一天》

 

那一天我刚上小学第一个月,班主任挑选了十名小朋友与全校其他同学去看话剧。而我未被选中。然而这天母亲安排临时来接我的张燕姐姐竟然因为认识人,她将我直接带去了剧场,坐在靠近门口位置,因为她说如果不好看我们随时就可以走。当班主任和同学经过走道时,他们看见我坐在那里非常惊讶,但是不断涌入的人群和队伍推动着他们向前走去,来不及问我。

舞台上穿着军装的叔叔阿姨们在演一出模仿哈姆雷特的话剧。当黑幕拉去,害人的凶手拿着毒药要倒进躺着睡觉的叔叔耳朵里时,我感到害怕,伴随着音箱里发出的雷雨天的轰鸣声,张燕姐姐带着我走出黑暗的剧场。

走进阳光灿烂的下午时光,冰凉的手脚开始逐渐恢复温度。

走在回家的路上,张燕姐姐骑着自行车,我坐在后座上紧紧抱住她的腰。

忽然张燕姐姐随着一声问候跳下自行车。

“张燕,你下班了?”另一个年轻的姐姐迎面停下自行车。

张燕姐姐高兴地和她寒暄起来:我已经连着加班三天没有回家,今天终于休息半天。你们医院真是太忙了!

年轻的姐姐说:是啊,从来没有这么忙过,你看从外单位借调来这么多人过来帮忙,还是不够。我大夜班,还不让我会去休息,忙到现在才让我走。

张燕姐姐说:早上我看见你了,但是忙的一转眼就找不到你了。

年轻的姐姐说:我在给新借调过来的人培训交代主要工作事项。

张燕姐姐左右看看空旷的四下里,压低声音问到:你说现在这样怎么回事啊?那么多的孩子一出生就塞进水桶里的福尔马林液体里,我去太平间送小孩都堆成山放不下了。

大姐姐说:是啊,你胆子真大,我已经不敢去那里了。以前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我跟医生说就帮着接生。

两个人开始嘀咕,这样是不是在杀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捂住耳朵,用脚拼命踢自行车,喊:张燕姐姐,我害怕,不要说,不要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张燕姐姐只好跟年轻的姐姐告别,骑上自行车,我紧紧抱住张燕姐姐的腰。我们回家了。

这一天太累了,听见看见那么可怖的事情。

 

《妹妹出生的时刻》

 

妹妹出生的那年在计划生育。1979年。凡是在家里已有两个孩子,第三个出生的孩子,若在医院待产,这个孩子一出生就被直接处死。因此母亲拖着笨重的身体去了医院,又回到家中,然后找来一个乡村赤脚医生来家中做接生婆,保住了妹妹的性命。

那一晚,母亲躺在家中零时搭出来的产床上,流了很多鲜血,又来了一个卫生员和其他关心的人。直到半夜里才听见大人们说:生了。于是我和弟弟看见父亲抱着刚出生的妹妹送到床上,包起来和我们一起睡觉。看着妹妹的样子,我和弟弟都学着父亲的样子亲她的小脚丫。我们都很喜欢这个小生命。

但是那一晚,我一直觉得床上湿漉漉都是母亲的鲜血濡湿的感觉。

出生之后的妹妹,做了一年的小黑户,不能报户口。等过了一年之后,已经一岁的妹妹才被父亲去派出所给报上户口。

那一年出生的当地孩子,只要有哥哥姐姐的,一定都是在家里出生的孩子。

一九七九年。

 

 

《一阳指和女子足球赛》

 

十岁那年每晚睡不着觉,想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死去,怎样能够长生不老,大象可以不怕老虎狮子但是小老鼠能爬进大象耳朵,做一棵大树可以活很多年但是雷电能击倒大树,等等没有终极答案的问题。于是每天对着木床头练*一灯法师的一阳指神功,开始手指敲木床头十下都疼,渐渐敲三十记,六十记,一百记,然后就睡着了。手指的感觉也越来越坚硬了。如果有铁砂锅大概我也练铁砂掌了。

体育老师在体育课上选了一些女同学训练足球,因为县里要举办校际联动女子足球比赛。我也被选中训练。每周四下午训练半天。

开始的基本训练没什么意思,后来在操场上踢足球了,开始变得好玩了。从个头和体能上教练分配我们各个不同的岗位,我一直被分配的就是后卫,最多踢中锋。踢前锋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的都是体型彪悍健步如飞的女生。精彩的都在前锋脚下,后卫就保护着守门员,根本不能跑开,有规定的位置,看着前面足球飞来飞去,既希望球飞过来,又担心保不住球门,就在矛盾中站着看来回走两步。中锋算是有跑着追球的资格了,可是球总在前锋脚下,且中锋不能过半场,活动范围也有限。最威风的就是前锋了,然而我没有希望。

训练了一个学期,第二学期就要去参加比赛了。终于在训练的某个下午接到通知,要去比赛了,教练带我们去比赛场看一下,差点晕倒,学校的操场只有球场的四分之一大,我有点庆幸不用踢前锋,会跑的肚子疼的。

比赛很快开始了。两个学校对垒,胜者继续跟另两所学校比赛的胜出者比赛,我们提到了第三场比赛,教练说即使冲不到决赛也已经很不错。就这样我们踢到第五场比赛。

看着那些飞奔前进的前锋,我做后卫和中锋也变得很危险了,我们的守门员女生是个维族女孩,她穿着裤子上还有一条裙子,于是球被踢进我们的球门时,守门员坐在足球上,裙子罩住了足球,对方的球员拼命踢也没有办法,裁判吹哨了,零比零。我们也没有输,士气大振。

我们进入决赛了。

我们英勇的主力前锋终于因为受伤,换人休息了。教练临时换我去踢前锋了。跑得真是吃力啊,接到队友传过来的球时,我们已经从人家的球门口传到了中场界限处,大概她们都累了,也没有人来追我,于是我看看了对方的球门,站在中场界线处,狠狠地将足球踢上了天空,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看那只飞在天上的足球,没有人会相信球会进门。我也看着球在天上飞,落下,又飞起来,所有的人都看着,没有人相信球会进门。于是那只足球没有任何阻拦地奇迹般地撞进对方球门弹进球网。一比零。我们赢了一分。

最后一场决赛里,对方球队更加厉害了,各个勇猛精进,当我方队员发球时,对方前锋就与球和我们纠缠在一起,在争抢足球的过程中,有个女孩抓住我不放,我的手本能地伸出去就碰到了她软绵绵的肚子,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而我们在紧张地抢球,没有顾上再看她。球好不容易传出去到对方的地界了,裁判员吹哨了。对方球队的教练和女孩与裁判一起朝我走来,我们的教练赶紧过来,翻译之后说:女孩说我用针刺她。我伸出手,很讶异。怎么可能呢?裁判看一看,只好无奈的走了。但是女孩捂着肚子,教练给她换人上场。比赛又开始了。继续踢球。

最后比赛我们获得女子足球比赛第三名。晚上回家累得早早睡去,我想着女孩捂着肚子的样子,忽然想起是不是我的一阳指练成了,所以碰到她的肚子弄疼了她。于是再也不练一阳指了,省的无意中再伤到别人。

 

 

《狐狸精》

 

十岁那年的一个周末,县电视台播放了一个动画电影《天书奇谭》。狐狸精母子三人来到县城寻找天书想修道成仙。虽然他们想方设法打听天书的下落,但是懦弱的弟弟不小心露出了狐狸尾巴,暴露了行踪,三只狐狸只好仓皇逃跑。

虽然狐狸精在这里是坏人的形象代言人,可是狐狸精姐姐着实漂亮,狐狸精弟弟胆小懦弱,令人同情,我不恨他们也不讨厌他们。当看见人人喊打时,我会想到狐狸精母子来到人间,怎么谋生?怎么生活啊?为什么还要人人喊打?还有那个狐狸精妈妈怎么让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去嫁给那个丑陋贪婪的县官老爷呢?

看见狐狸精一家逃跑时,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被抓住,都想冲进电视里去帮助他们。

狐狸精姐姐真的好漂亮。看电视的时候,弟弟悄悄附在我耳朵边上说:姐姐,你的眼睛长得跟她的有点像啊!嘿嘿!我心里想,狐狸精姐姐可真漂亮啊!她又没有害谁啊!为什么人们这么容不下他们?我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

星期一课间操休息时,我做好作业经过操场准备去上厕所,结果听见有个人大喊:快看,那个女孩的眼睛长得真像狐狸精啊!瞬间我就被人群包围起来,有人不停地在说:抬起头来给我们看看你的眼睛!我倔强地闭上眼睛,将头埋进自己环起的手臂中,人越来越多,拥挤到我只好蹲下来。他们不停地在喊:给我们看看你的眼睛撒!

上课铃响了,围着我的人群散去。我才能回到教室去。这一天我就没敢出教室,直到放学以后,校园里人少了,我才去上了厕所,然后回家。

 

 

《亚琴同学》

 

亚琴同学年龄比我们大很多,她上学很晚,个子也很高大。在我眼中,她就像一个大人似的。

大概因为我们都很小的缘故,亚琴同学待我们都像对待弟弟妹妹一样。她会自觉地爱护我们,常说:看你们小不点点的,会做什么,让我来吧!

嘴甜的小女孩会撒娇,说些好听话,亚琴同学也暖心地接受。

一年级时,我喜欢一个人站在大树下看着同学们玩耍。另一个站在大树下的同学就是亚琴。

她会问我:你怎么不跟她们去玩啊?

我不说话。

她会再问:哦,我知道了,你不爱玩。

我依然站着不言语。

她自言自语地说:连话都不说,不会是哑巴吧?

我笑一笑。

她笑了,脸红着说:哦,会说话的是吧?不合群。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有不响了。因为我没有上过幼儿园,不知道怎样跟陌生的小朋友交往。

亚琴同学有点尴尬,也有点生气,说了一句:怪孩子。

一段时间之后,经常就是我和亚琴同学站在树下看其他同学们在玩耍。

等到二年级时,我和同学们都熟悉认识了之后,亚琴同学大跌眼镜,因为我和同学们会满校园跑着玩游戏。

当校园里被春汛的米夏河水倒灌成泽国时,亚琴同学像个巨人一样将我们这些同学都一个一个背进教室里,全然不顾自己的双脚泡在冰冷的河水里。

亚琴同学也是全班最好说话的一个,谁有事找她帮忙,只要她能做都义不容辞。三年级时有一天,亚琴同学却生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发火了,扔下手中的工具,哭了。

冬天早晨每天都是亚琴同学早到给班级的炉子生火加煤,等第一节上课时,我们班级已经是热乎乎暖和和的了。然而有一天班主任发现教室里卫生没有打扫,就问是哪一组没有值日。结果那组同学理直气壮地说是亚琴同学没有打扫。亚琴同学生气地说,不是我值日。那组同学说,昨天跟你让你打扫的。亚琴气急了说:不是我的值日,帮你们帮成应该的了吗?说着就哭了。把手中加煤的铲子重重地扔在地上。

老师没有说什么,只是边给我们听写生字,边自己拿着扫地。然后班会课时,班主任要求大家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允许同学再去麻烦亚琴同学帮忙做事。

再也没有同学去让亚琴同学帮忙值日了。亚琴同学放学也能按时回家了。

 

那天我记得,亚琴同学雪白的皮肤因为激动和生气变得通红。

小学四年级全体同学被重新编班,亚琴同学不知被编在那个班级。后来听说,亚琴同学退学在家里的裁缝店帮忙。

 

 

《校长的奖励》

 

小学三年级时我被评为三好学生,去全校大会上登台领奖。这光荣的领奖时刻对于我却是有点仓皇。

因为家里没有老人帮我做棉鞋,母亲将自己的棉皮鞋给我穿,鞋子有点大,母亲帮我在鞋头塞了棉花,一个冬天就这么快要过去。当我听见广播里叫到我的名字,跑步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奖状和奖品时,有个同学在队伍中大声喊:那个女孩穿高跟鞋哎!校长也低头看我的鞋子。窘迫的我接过奖状和奖品,向校长鞠躬,然后迅速跑回自己班级的队伍。

憧憬了很久的上讲台领奖的光荣时刻就这么被轻松击破了。

校长对全体获奖的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们说,星期日来学校开会,有特殊礼物。

真神秘啊!

周日我们获奖学生都早早来到学校,校长召集我们到一间会议室,点名之后让我们坐下,然后他不慌不忙地用钥匙打开一个木头柜子,扳动按钮,给我们看电视。

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小鹿纯子,她的飞起一跃,扣球,太棒啦、、、、、、

看到下午,结束。

校长进来,问我们看了之后的感受。胆大的同学开始举手回答,谈论自己的感受。我还在第一次看彩色电视的奇异感受中,顾不上有其他感受,小鹿纯子的排球训练,以及她的母亲生下纯子之后的悄然逃离,都是我幼小的心灵当时所无法理解的。

不过这是校长的奖励,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第一本书》

 

童年时我拥有的第一本书,是母亲推着自行车,她不会骑,带着我和弟弟,三个人走了几个小时从农科所到县城的新华书店买的一本儿童画书。

一只母鸡下了一只大大的鸡蛋。它满世界炫耀:咕咕蛋,咕咕蛋,我下了一个蛋,大家都来看。结果老鼠乘母鸡睡觉时,偷走了它的蛋。于是母鸡开始寻找鸡蛋。最后找到了鸡蛋,啄跑了老鼠。

最有趣的是母亲教会了我那首儿歌。

 

小学一年级时一直在学*拼音和字。二年级组词造句。三年级背唐诗写作文。三年级我开始了阅读。

暑假里,做完作业的我无聊,就翻开母亲的书柜,找书看。太厚的不好拿,就找了一本比较小比较薄的书,名字叫《强盗》。外国小说,内页有插图,作者是匈牙利人。

这个强盗从小陪伴伯爵的儿子一起读书,因此他不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在他成年后回到村庄之后带领农民们为争取应得的利益而起义。

这个强盗像侠盗罗宾汉一样劫富济贫,然而在一次抢劫过程中他爱上了一位失去双亲的贵族孤女,于是他大胆地给她写情书,并且要她一起私奔,并且寄给她一张火车票,也准备为之金盆洗手。然而在约定的地点和时间强盗没有等到她,而是看见了报上刊登出的新闻,贵族孤女吞金自杀。

九岁的我实在想象不出那个女子为什么要自杀,我和强盗的想法一样,他们可以一起去葡萄牙生活,买一座庄园,种植葡萄,养几个孩子过普通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吞金自杀呢?并且我真心为强盗感到难过,和他一样的难受,理想中的生活被毁灭了,无法实现。

 

之后在那年暑假里还看见过杂志上刊登出的一篇电影儿童剧本《盲女与狐狸》。讲一个盲女听说如果狐狸能够舔一下她的眼睛,她就能恢复视力。于是她一个人来到绿色的原野,在草丛中真的有一只狐狸,并且狐狸舔了盲女的眼睛,然后狐狸怕被她看见快速跑掉了,于是失明的盲女能够看见了。

看过《强盗》之后的我对于这个盲女与狐狸的剧本,觉得莫名其妙不能理解这种故事,虽然剧本中文词优美,尽管我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但是这个电影剧本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想象和思考了。

 

上中师时,我又找出这本《强盗》带到学校去看了一遍,我仍然同情强盗,对于贵族孤女的选择不能理解。然后书被一个学姐借去,她上课时看地入神,被爱看书的逻辑课教师没收了。

 

 

《第一张画》

 

小学一年级放寒假在家的一天下午,父亲的同学来我家玩,父亲说叔叔画画非常好。我说我也会画画。叔叔说你会画什么?我说会画乌鸦。于是叔叔拿出自己的圆珠笔给我用,我拿出自己的作业本纸,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画了一只在上学路上看见过的乌鸦。

叔叔惊讶地对爸爸说,这孩子真的会画画,画得真好!

爸爸说小孩子不会画,乱画的。

叔叔让我在画一只鸡。可是我有点害怕叔叔那种激动地神情,并且我家的鸡有十只,我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它们的样子,于是没有画出来。

叔叔的激动熄灭了。我也舒了口气。

 

初中三年级时,美术老师要求我们去校园里写生,完成最后一张毕业作业。我在校园里转了半节课,终于发现了想画的地方。

昔日繁忙热闹的食堂现在已经废弃。食堂的木门和锁链上落了很多灰还结了蛛网,食堂门口的水房也废弃了,野草丛生已过膝,关住的龙头被大锁链栓了好几圈,一滴一滴的水珠在滴落,小小的水流从水房里钻过草丛流出来,被野草覆盖着。

想到以前这座食堂门口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住校的学生以及学校教师都在这里打饭,欢声笑语仿佛昨日。食堂房顶上粗黑的大烟囱已开始破旧欲倒。

我仿佛听见食堂与水房的叹息声。于是拿出纸笔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开始画。

我想画出自己的感慨,那种变迁的感觉,夹杂着我少年的伤感。

画水房边食堂门前的白杨树时,我束手无策,只有用涂黑一团来代表那些树叶的绿色。

到那时为止,我还没有学*过素描,虽然我们在上美术课。

但其实我已经掌握了绘画的要义,从乌鸦到废弃的食堂与水房,我已经开始画了第一张画。

也因为这张期末作业,美术教师张德法老师推荐我报考喀什师范美术班,促使我走上了绘画这条路。一条没有终点,需要终生努力的路。我喜欢这条路。

 

 

 

节选自《我的南疆》书稿  张怡  2018年3月27日

分类:

原创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后一篇:继续创作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