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晚清词人文廷式之生平,文学诗词和书法艺术》徐琛               
发表:2018-04-05 09:14阅读:468




                         


题记  关于我外婆的记忆,留存在母亲的口述叙事之中。每每谈起外婆,母亲是骄傲的。我的亲外婆名字是文世贞。她出身显赫世家。其父是晚清翰林文廷式后人,在民国政府任要职。





外婆,早年在民国南京府求学。由于家族原因,嫁给联姻的世家子弟贺树恩公后人(其家族庞大),繁育我母舅家五兄弟,其中包括我的母亲芸芸(小名)。我的亲外婆与我的亲姑婆(名,贺国宜。我的博客小说中,20世纪70年代初,那个戴着白色眼镜,佝偻着背,不断咳嗽着的瘦高老人)是民国南京府求学时的同窗好友。


由于我的民国外婆早逝,我的姑婆承担起大家族里的抚育重任,将外侄视为己出,一一培养育成长,他们大都皆小有所成。谈起其先人,他们每每提及葬在杨岐山的文廷式,他的传说和他的历史故事,老辈子人和长辈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有人看见过他的墓碑,有人依据老人们的记忆,似乎可以说出他的相貌。

有些年,听说龙塘出土贺树恩公清朝供职的历史文物大墓碑,发现时,已经残断为两大截,被乡人在某处深山沟壑中发现,延请族人去辨识。


近些年,又听说三舅忙于和地方文化局的族兄,一起修志撰写家族族谱,他们繁文缛节地去考证来龙去脉,修缮家族墓地,修墓志铭,去篆刻碑文,去查访一些在世的历史老人,试图勾连和衔接起关于他们历史大家族的文脉传承。

后来,终于看见了红色漆皮本烫金的家族族谱。确实是有传说,来缘有绪,有其历史,有其来由,有其出处。其家族族谱,绵延几百年。据说历史上最古老的家族是拥有庞大氏族家族树谱系的,而我母舅家的族谱,则洋洋洒洒(包括六代,一百多人,数十个家庭),他们的后人,在东西南北,各有所成。


关于族裔先人,来源于道听途说,关于家族,也有依稀耳闻,不少故事传说在童年时候的清晰记忆之中,留下印痕斑斑。在历经求学成长的数十年间,择术业专攻,研究艺术与历史,研究分析阐述历史的来龙去脉,逐步摸清楚搞明白一些原来模糊的历史遗留脉络。

 

诚如传说之中的那样,果如传说之中的真实,其历史痕迹依旧留存着。只是许多是片段,是回忆,是岁月絮语,是情感寄托,是需要去依据可靠的研究资料文献,寻找历史缝隙之中的断裂碎片,来恢复其历史整体面貌,并在蛛丝马迹之中,松解其历史的遗痕之中的缠绕纠结之处。


无论是出于怎样的缘由,也许是姓氏原因,也许是血缘关系,也许还是一些与专业学术的关联。通过寻访历史,通过口述者的回忆,去记载家族历史的盛衰兴亡,比起纵横恣肆地俾横天下,驰骋万里,更有传统书斋的意味和旧时的书生意气吧


而研究整理文献,研究文脉承传,延续历史传统,也许是一个史家应有的历史态度吧


一,      文廷式生平

文廷式(1856—1904),字道希(亦作道羲,道溪),芸阁,号纯常人,罗霄山人,江西萍乡市城花苗前街(今属安源区八一街)人。


清咸丰六年丙辰十二月二十六日晨时(公元1856121日)生于广东潮州,成长于官宦家庭,为陈澧入室弟子。受业于陈澧门下,文华得以精进,为菊坡精舍高材生。光绪八年壬午,以附监生领顺天乡荐,中试举三名举人。


光绪十五年(1889年),在保和殿大考翰林,巨得翁同龢与汪鸣鸾援手,年仅三十九岁,考取内阁中书第一名。次年春闹,由户部带引荐,复试一等第一名。殿试第一甲第二名(即榜眼),赐予进士及第,授职翰林院编修,旋充国史馆协修,会典馆纂修,本衙门撰文。


他是中国近代著名爱国诗人,文学家,词家,学者。在甲午战争时期,主战反和,并积极致力于戊戌维新变法运动,是晚清政治斗争中的关键人物之一。也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开拓者之一。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清光绪十六年(榜眼)。1895年康有为发起“公车上书”之后,“维新”成为一次全国性的运动。8月,在翁同龢的支持下,由康有为发起,侍读学士文廷式出面组织强学会。入会者数千人。陈炽为提调,梁启超为书记员,康有为作《强学会叙》,痛陈民族危机空前严重,号召发愤图强,学会每隔数日集会一次,每一次都有人发表演说。又附设“强学书局”,刊行《中外纪闻》,翻译西方和日本书籍,宣传维新主张,一些官僚见学会势力日盛,也纷纷表示出资赞助,想趁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1896年,慈禧太后,强迫光绪皇帝下令封闭了北京强学会。


“强学会”,是戊戌变法时期的政治团体。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民族危机严重。康有为等资产阶级改良派发动“公车上书”,号召“日以开会之义号之于同志”,认为“思开风气,开知识,非合大群不可”。“合群非开会不可”。



于是,创办《万国公报》(非西人所办《万国公报》),于1895817日创刊。“遍送士夫党人”,使之“渐知新法之益”。11月中旬,强学会成立,又称为“译书局”,或者强学书局。


列名会籍的有康有为,梁启超,沈曾植,文廷式,陈炽,丁立钧,杨锐等,李鸿藻,翁同龢等也予以支持,成为改良派和帝党相结合的政治团体。成立以后,“先以报事为主”,改《万国公报》为《中外纪闻》,于1216日出版,双日刊,有阁抄,新闻及“译印西国格致有用之书”诸栏。译印后有附论,专论不多。筹设之初,原定陈炽,文廷式,沈曾植,沈曾桐四人为总董事,都是“帝党”,后为李鸿藻亲信张孝谦所把持,内部矛盾日益增加。


“强学会”甫有成议,康有为又南下南京游说时任两江总督张之洞,拟在“南北之汇”的上海组织学会。11月上海强学会成立,拟定章程。说明“专为中国自强而立”,以通声气,聚汇图书,专讲专门,成人才,成“圣教”。1896112日刊行《强学报》采用孔子纪年,“托古以改今制”。倡导维新变法,提出开议院的政治主张,列入会籍的,有康有为,梁鼎芬,汪康年,张謇,黄遵宪等。


1896120日,后党御史杨崇伊上疏,弹劾强学会,请饬严禁。该会遂被改为官书局。专欲“译刻各国书籍”。不准议论时政,不准臧否人物,分学务,选书,局务,报务四门。“专为中国自强而立”的强学会,便违失原旨,北京强学会遭到封禁,上海强学会,也随之解散。


文廷式,其志在救世,遇事敢言,与黄绍箕,盛昱等列名“清流”,与汪鸣銮,张謇等被称为“翁(同龢)门六子”,是帝党(光绪帝)重要人物。中日甲午战争,他力主抗击,上疏请罢慈禧生日庆典,召恭亲王参议大政,奏劾李鸿章“昏庸骄蹇,丧心误国”,谏阻和议,以为“辱国病民,莫此为堪”。


光绪二十一年(1895)秋,与陈炽等出面赞助康有为,倡立“强学会”于京城。次年二月,遭致李鸿章姻亲御史杨崇伊参劾,被革职驱逐出京城。此一时期,文廷式潜心时务,其《琴风余谭》,《闻尘偶记》,记录甲午,乙未年间时事,人物,能言人所不能言不敢言。革职归里后,撰写有《罗霄山人醉语》,痛感“中国积弊极深”,“命在旦夕”,提出“变则存,不变则亡”,鼓吹“君民共主”,倾向“变法”,但以为不可急切。


戊戌政变后,清廷密电访拿,遂出走日本。二十六年(1900)夏,回国,与容闳,严复,章太炎等沪上名流,参加唐才常在张园召开的“国会”。唐才常的“自立军”起义失败后,清廷复下令“严拿”。此后数年,文廷式往来于萍乡与上海,南京,长沙之间。寄情文酒,沉醉憔悴,以佛学自谴,同时从事著述。


此一时期,其所著杂记《纯常子枝语》40卷,为其平生精力所萃而生。

二,文廷式其文学诗词艺术

文廷式墓,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4年)建于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杨岐普通寺后的丹凤朝阳处。文廷式墓,高18米,直径35米,占地面积7469平方米。墓地坐北朝南,墓云顶刻有“文公廷式墓”五字。后碑左侧是文廷式后嗣的碑文,右侧是南昌知府沈曾植作的墓表。墓碑中行书“诰授中宪大夫日讲起居官翰林院侍读学士显考文公讳廷式府君之墓”,墓碑两旁是当时南昌知府沈增植撰书的对联:“青简尚新,宿草将列;鸱鸮东徙,松槚成行”。



文廷式,光绪乙丑钦取内阁中书第一名,庚寅恩科进士,复试一等第一名,殿试一甲第二名,授予翰林院编修,旋充国史馆协修会典馆纂修,江南乡试副主考官。甲午御试一等第一名,升任授予翰林院侍读学士兼日讲居注官,署大理寺正卿。


文廷式赞助光绪皇帝亲政,支持康有为发起“强学会”,为慈禧太后所嫉视,被革职。“百日维新”后东渡日本,后归国病逝于家乡。


文廷式是晚清著名学者,著述颇丰,著作有《补晋书艺文志》,《云起轩词钞》,《纯常子枝语》,《知过轩文稿》等。


其诗词文赋

文廷式15岁学词,晚年自言“三十年来,涉猎百家“,“志之所在,不尚苟同”。


他批评浙派“以玉田(张炎)为宗”,“意旨枯寂,后人继之”,“以二窗(吴文英号梦窗,周密号草窗)为祖祢”,视辛(弃疾)刘(过)若雎”,尤为“巨谬”(《云起轩钞序》)。


他曾有“百年词派属常州”(《缪小山前辈张季直撰郑苏龛同年招饮吴园别后却寄》诗其三)。


他强调比兴寄托,推尊词体,与常州词派相近,但又不为所囿,曾批评常州派推崇的词人周邦彦“柔靡特甚,虽极工致,而风人之旨尚微”(《纯常子枝语》卷十一)。



文廷式词选


《贺新郎》

别拟西洲曲,有佳人,高楼窈窕,靓妆幽独。楼上春云千万叠,楼底春波如毂。梳洗罢,卷帘游目。采采芙蓉愁日暮,又天涯,芳草江南绿。看对对,文鸳浴。侍儿料理裙腰幅,道带围,近日宽尽,眉峰长蹙。欲解明珰聊寄远,将解又还重束。须不羡,陈娇金屋。一瞬长门辞翠辇,怨君王已失苕华玉。为此意,更踯躅。



《临江仙 壬午广州作》

 

岭表寻春春色异,木棉处处开花。橹声人语共咿呀。蛮神依   ,水市足蚝虾。

一曲招郎才调好,闲听 女琵琶。剪风丝雨送归鸦。近来情性别,不吊素罄斜。


1)(注释)一曲招郎才调好,道光间招子容孝廉作《粤讴》,词甚凄丽。


《蝶恋花》 

 

九十韶光如梦里。寸寸关河,寸寸销魂地。落日野田黄蝶起,古槐丛荻摇深翠。

惆怅玉箫催别意。慧些兰骚,未是伤心事。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


2)(注释)韶光,多指美好时光,多指春光。也指,青春年华


3)(注释)销魂魂魄消灭。多以名(描述)悲伤愁苦之状。江淹《别赋》有“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4)(注释)些, 音思过反,古楚方言句末助词。


5)(注释)慧些兰骚 用《楚辞招魂》句“光风转蕙,汜崇兰些”。谓之微风于阳光下吹转蕙兰,苑中小沟充溢兰香。此以蕙兰喻忠贞之心。


苏幕遮


研生尘,琴结网。一枕新凉,心坠沧江上。斗柄低垂天宇旷。耿耿秋河,不隔蓬莱仗。

掩银屏,迴玉帐。约略年时,环佩传清响。和梦和愁闲自想。落叶声铮,误听黄鸡唱。


点绛唇


惜别经年,偣偣长忆卿在否。近偎罗袖,密意花房逗。

借看钗鸾,私掐纤纤手。端相久,眉痕依旧,祗是梨涡瘦。


好事近


一片碧云西,梦里瑶姬宛在。整顿平生心事,向婵娟低拜。

鲛绡别泪凝红冰,犹忆旧时态。道是不曾销售,但频拈罗带。


浪淘沙


寒气袭重衾,似睡还醒。镥香静热夜沉沉。起视阶前明月影,云合如冰。

岁序使人惊,染尽缁尘。寂寥空草太玄经。别有苍茫千古意,独坐观星。


踏莎行》为人题照


舞蝶姣春,啼莺促曙。玉溪曾赋销魂句。嫦娥衣薄不禁寒,宓妃腰细巉胜露。

香印成灰,云涡螣缕。红签好共盈盈语。落花难伴绮罗春,劝君休向阳台住。


6)(注释)末二句用玉山诗,见《夷坚志巳集》上


其文学成就

文廷式诗存150首,大部分是中年以后的作品。感时忧世,沉痛悲哀。其高阳台﹞“灵鹊填河”,﹝风流子﹞“倦书抛短枕”等,于慨叹国势衰微颓废之中,流露出对慈禧专权的极大不满,对当道权臣的误国误家的愤慨。

 

如﹝木兰花慢﹞“听秦淮落叶”书写男儿请缨挥剑龙庭的壮怀,﹝翠楼吟﹞《闻德占胶州湾而作》以三国时的陈登自比,寄托其报国救世之志,激荡着爱国的豪情。晚期词作,凸显飘零之感,表现忧患世道之情交织着流露出避世的情绪。﹝清平乐﹞“春人婀娜”更加曲折地表明了他不想参加反清革命的态度和趋向。

 

文廷式的一些艳词,风格接近花间词,其抚世感事,言志抒怀之作,则以苏轼,辛弃疾为宗,或慷慨激越,抑郁幽愤,或神似飘逸,清远旷朗,大都借景言情,托物鸣志,兼有豪放俊迈,婉约深微的特点。﹝祝英台近﹞“翦鲛绡”,﹝摸鱼儿﹞“恁啼鹃苦催春去”,﹝永遇乐﹞“落日幽州”,﹝鹧鸪天﹞“万感中年不自由”,﹝鹧鸪天﹞“璧满花秾世已更”,﹝水龙吟﹞“落花飞絮茫茫”诸多作品,皆被誉为神似东坡,逼肖稼轩之作。在近代词坛上,文廷式自成一家,朱孝臧称其“拔戟异军成特起”,“兀傲故难双”(《强村语业》卷三)

 

文廷式词赋,有门人(弟子)徐乃昌刊本《云起轩词钞》和江宁王氏娱生轩影印家藏手稿本,龙榆生重新点校集评《云起轩词》后出,并附录《文芸阁先生词话》等。

 

其词尚有散见者,﹝卜算子﹞“午枕怯轻寒”,见于夏敬观《映庵词话》,﹝金缕曲﹞“生小瑶宫住”,见于郭则缊《清词玉屑》。

 

其藏书,校本抄本极多,曾藏有《永乐大典》10数册,彭兆荪《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手稿,《范石湖诗集》,《素问释义》,《四书考典》等10数种罕见之册。

 

藏书楼有“思简楼”,“知过轩”,“云起轩”等,编撰有《知过轩目录》,著录图书26种。著有《云起轩词抄》,《文道希先生遗诗》,《云起轩文录》《纯常子枝语》《闻尘偶记》《春秋学术考》等50余种.

 

其书法艺术

 

清代书学,以咸丰为界。咸丰之前,为帖学期。咸丰之后,为碑学期。正如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所说,“国朝书法,凡有四变。康雍之世,专仿香光。乾隆之代,竞讲子昂。率更贵盛于嘉道之间,北碑萌芽于咸同之际。”,,,,

 

文廷式身处碑学兴盛时期,其书法虽受时代和师友的影响,而能自出机枢。文廷式论书,崇尚未尽“飘逸之气”与明人的“生趣逸气”,这是他追求解放思想,个性表现的一种表现。

 

文廷式书法馆阁体书水平甚高,手稿则体现出其文人情调,大字行书,可视为其代表作,充分展现了他的学识和人品。

 



 

其书法取自颜,柳,欧,赵法帖,结字舒展,气机生动,大有正气浩然之气,毫无董书之软媚之病。

 

文廷式崇尚晋唐宋诸多贤能的书法,不主张以董其昌的书法作为楷模。他指出“董思伯书软媚,正如古人所谓散花空中,流徽自得者耳,不知何以主持本朝一代风气,然人材时势亦因此可见。翰墨小事,而亦与文章同关气运也。”“本朝试事,乡会场外皆重书法,故士大夫作字亦合规矩者多,而生趣逸气转不及明人也。道光以来,益复挑剔偏旁,苛责笔误,虽略合《说文》,唐宋以来相传之书益尽失矣。”此言切中时弊,并指出书法离开古法渐貌的事实。

 

文廷式身体力行,言行一致。从无聊斋藏其小楷《读《三国志》小乐府》便可见一二。绢本,纵横厘米,钤刻“雁门”白文印章一枚。内文“燕南赵北际,不合大如砺。滔滔黄河流,从此不可济。”“九龙吐华火,双凤衔明珠。高杨欲奏事,先付女尚书。”“孙郎提一旅,天下遂三分。移书责公蹈,叱咤起风云。”“惨惨豆萁咏,悽悽塘上篇。弯了将射麛,入梦但磨钱。”“将旗出国门,诸将尽班师。呜呼姜将军,有愧李昭仪。”

 

三,关于文廷式“词学”理论阐述

大王风。长剑几时天外倚,直上崆峒。----《浪淘沙  赤壁怀古》万感中年不自由,角声吹彻古梁州。荒台满地成秋苑,细雨轻寒闭小楼。诗漫,与酒新,醉来世事一浮沤。凭君莫过荆高市,滹水无言也解愁。---《鹧鸪天 赠友》

前一首词,洒脱宏伟如苏轼,后一首词,郁悒顿挫似稼轩。《云起轩词》中神似苏轼辛弃疾的力作颇多,如《八声甘州 送志伯愚》,《贺新郎 赠黄公度》等词。文廷式,才情超人,不会简单摹拟苏辛,东坡词清雄超旷,傲,沉郁,然其晚,较稼轩尤其甚也。

 

“我是长安倦客,二十年来,软红尘里。无言独对,青灯一点,神游天际。海水浮空。空中楼阁,万重苍翠。待骖鸾归去,层霄回首,又西风起。”---------这首词作于光绪十九年(1893)萍乡家中。

 

此词,笔势矫健,抒发平生雄心壮志,悲叹感慨之中有着昂扬之气。词的下篇,“神游天际”至结尾一句,于苏轼《水调歌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辛稼轩《木兰花慢》(可怜今夕月)词中,也有类似飞腾景象。但,“海水浮空,空中楼阁,万重苍翠”,这种迤逦奇幻的境界,实则不多见。难怪,叶恭绰《广筪中词》称其“胸襟兴象,超越凡庸”。

 

在立意上,文廷式强调立意高远,还有楚辞之韵律,同时不否认词体功能的多样性。文廷式认为“词者,远继风骚,近沿乐府,岂小道矣”(《云起轩词》)这一词学观念,可以说是对苏轼“词为诗裔”的继承和发展。苏轼只是将“词赋”看作是诗的分支,并没有将其两者明确分开,树立“词学”的独立抒情性,以致于李清照批评他的词是“句读,不萁之诗耳”(李清照《词论》),而苏轼在“词”的创作上,虽然大大地开拓了词境,丰富了题材,但是,对待“词”的态度,确实“游戏而为之”。故其,苏词显得豪放清旷,但是缺乏厚重。

 

文廷式则不然。他认为,词,应该是继风骚乐府之后的一种独立抒情文体,所以,他的词,自写胸襟,驰骋才情,创造出雄阔而深邃的意境,表现出卓尔不凡的气概。如《永遇乐 秋草》“凭高望处,秋思何限。候雁哀鸣,一片风蓬卷。------千秋,闻道胡。风霜未改,关河。惊心是,南山射虎,岁。”此词借古伤今,以苍劲悲凉的意象,抒发壮志未酬的愤懑,寄予无穷感慨。

文廷式的身世遭遇,于精神品格颇似屈原,其作品也每每承袭《离骚》之遗韵,运用香草美人式的表现手法,书写钟爱缠绵之情。典型之作如《祝英台近》“剪鲛绡,传燕语,黯黯碧云暮。愁望春归,春到更无绪。园林红紫千千,放教狼藉,休但怨连番风雨。谢桥路,十载重约钿车,惊心旧游误。玉佩尘生,此恨奈何许?倚楼极目天涯,天涯尽处,算只有蒙蒙风絮。”此词借助男女离合,寄托家国身世之感,婉约有致低传递出一个维新志士的感情波澜。

 

关于文学技法,文廷式反对蹈袭前人,提倡创新。创新是一切艺术的生命。那种“如有戒律”不敢稍有出入焉的创作,必然会走向死胡同。对于朱彝尊《词综》,以玉田为宗,以示“家法”的做法,文廷式表示反对。他指出“二百年来,不为笼绊者,盖亦仅矣”(《云起轩词》),文廷式痛惜“迩来作者虽众,然论韵遵律,辙胜前人而照天腾渊之才,溯古涵今之思,磅礴八极之志,甄综百代之怀,非窘若囚拘者所可语也。”(《云起轩词》)文廷式自创新意,推陈出新,成功地继承了苏辛“以诗为词”“以文为词”的中国传统,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格。

 

 

 

结语

 

按照周颐的说法“词学极盛于两宋,读宋人词当于体格,神致间求之,而体格尤重于神致。以浑成之一境为学人必赴之程境,更有进于浑成者,要非可躐而至,此关系学力者也。”(7)

 

古代词学往往讲究的是“体格”和“神致”,讲求艺术境界近于天然浑成。这些其实与每一个人自身的学力有关联。也与一个时代的文化提倡有关联,与上层社会的审美品味和欣赏*惯有关联。当一种文化潜流,是否被尊崇和是否被倡导成为社会风尚,往往取决于社会主流对于文化清风的导向作用和引领作用。

 

“神致由性灵出,即体格之至美,积发而为清晕芳气而不可掩者也。近世以小慧侧艳为词,致斯道为之不尊,往往涂抹半生,未窥宋贤门径,何论堂奥!未闻有人焉,以神明与古会,而搜集择其至精。”(8)每一个时代的风尚大致不同,每一个时代的文明也约略地体现为各异的时代风格,每一个个体的性灵和至美的体格,将经过时间的积累散发出清香和芬芳之气。

 

每一个人的才华也是不可遮掩的,每一言每一举往往独自散发出每一个人的清新和芳华光芒。近世提倡的“小慧”,确是小聪明的一类,无法成就出大气磅礴的气势。往往每一个个体的精神与神明相会,则发古之幽情,窥得宋人贤能之门径,而能择其至为精粹的部分,得以阐发和释放。在层级累进的文化转换之中,获得一种隔代相传的认同和褒扬,受到文化尊重和首肯,被主流社会提倡和宣扬。在时代的转换当中,在文明的历次迭代更替之中,演化为时代风气,则显得蔚为大观,成为一种文化大气候,也使得对文明深层底蕴的体验,玩味和书写抒怀,成为一种文化的重新光大,也使得一种流传有续的历史光华得以再现与复现。

 

“疆村先生尝试《宋词三百首》,为小阮逸南馨诵*之资。大要求之体格,神致,一浑成为主旨。夫浑成未遂旨极也,能循涂守辙于三百首之中,必能取精用闳于三百首之外,益神明变化于词外求之,则夫体格,神致间尤有无形之沂合,自然之妙造,即更进于浑成,要亦未为止境。夫无止境之学,可不有以端其始基乎”。(9)-----

《宋词三百首》原序,上疆村民编写,张晓玲点校,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11月第一版

 

也许对于宋代的词赋学家,一切如同顺手拈来。古人读诗颂词,望月咏叹,吟诗作画,研*传统笔墨书法,书写碑帖法书,如同现代人穿衣吃饭听现代音乐,进行世界旅行一样寻常普通。古人借望穿秋水的古典诗意情怀,发怀古之幽思,如同古代行吟诗人遍走天涯,行走他乡,一般寻常。而古代诗词格律的严格对仗和工整讲究,古人严肃端正的礼仪姿态,弹奏古琴的大气磅礴,气势恢宏,则如同现代人弹奏钢琴一样,犹如古琵琶演奏,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的朗朗上口,顺畅流利。而如古琴谱曲一样,古奥难懂的古文字,其书写理解与阅读,则伴随时代的语言*惯的转换,运用和体验,被视作为专门化的学问,谨慎郑重对待和考古考据研究。

 

但是,“何为中国”,“何为文化”,“何为传承”,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大问题。古典文化,则如同古音韵古音律一样,有其特殊的音韵,显得有节奏,有韵律,有内涵,有文化厚重的底蕴,有文化力量的时空穿透感,如同醇厚的老酒,令人回味无穷,如饮深山里的山泉,甘甜可口,令人酣畅淋漓。古典文化在一个后现代的社会里,被重新提出,被重新认真对待,被系统化低提倡,是一个新时代的伟大文化复兴现象。在确立以传统文化为核心的中国新时代文化传统里,文化核心价值观和文化核心伦理价值系统,被重新提出来对待和研究,这是怎样的一种历史文化态度呢





注释:


1)一曲招郎才调好:道光间,招子容孝廉作《粤讴》,词甚凄丽。

2)韶光:古人指美好时光,多指春光。也指,青春年华

3)销魂魂魄消灭。多以名(描述)悲伤愁苦之状。江淹《别赋》有“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4)些,音思过反,古楚方言句末助词。

5)慧些兰骚: 用《楚辞招魂》句“光风转蕙,汜崇兰些”。谓之微风于阳光下吹转蕙兰,苑中小沟充溢兰香。此以“蕙兰”,喻忠贞之心。

6)末二句用玉山诗,见《夷坚志巳集》上


7)(8)(9《宋词三百首》原序,上疆村民编写,张晓玲点校,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11月第一版







                                                             

                                                                2017年9月--2018年4月间匆草写就

                                                                查考勘正补遗若干细节爬梳古文字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