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
发表:2018-04-09 09:53阅读:383

苏坚

 

每值开学,亦是两会热议时。作为艺术院校里的教员,当然需要关注此之时事,更应该在课堂上结合适当的选题跟学生讨论,而首选的“议题”,当然就是跟艺术专业相关的。故每年两会期间,我都关注艺术专业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亦当然,由于主体、内容、条件(特别是法律性质上)等限制,主要是关注艺术委员们“更容易”呈现到媒体层面的提案。 

说是“更容易”,多年关注下来,我倒是有点贬义的。造成这个“容易”很复杂。比如说提案主体,委员个人、几人联名就可以提,不像代表们提议案涉及复杂的专业、跨专业人际关系互动,容易操作很多的;再如内容上,好像提案也较宽泛,基本不受限制;最关键是提案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没有写得是不是专业、是否对准点子的顾忌……总之就有点“提提意见想提就提”的自由。正由于此,可以说艺术委员们及其提案,就也是很容易照出这个行业面貌的一面镜子。 

但在我的理念里,当委员毕竟是参政议政,是在从事一项有担当的公共事务,其工作绝不是“爱说就说,爱理不理”这么简单,更不是浪费公共资源就罢了,甚而还以公谋私,但出“奇案”求关注,只想着多亮相、增名气、提身价,为自己的艺术产品推销铺路。所以,对于各种“打酱油”式不疼不痒的泛泛空谈和只求出位的奇谈怪论,咱坐台下的百姓也可以“审一审”、“议一议”,看看有些委员的知识、理论、实践认识等“综合素质”如何。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画院院长孔维克今年的提案《关于建立以中国价值观为核心的美术批评体系的建议》,内容大概:一下判断是中国的美术与政治、经济逐渐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相比照,还游离于舞台之外,亟需建立以中国自己的文化为参照的审美价值评判标准;二把现状为中国部分美术家盲目追捧西方艺术、混淆美丑善恶界限而使国家意识形态及文化安全受到威胁、模糊绘画与非绘画的界限;三爬因由乃受西方艺术批评的影响而使我国当代画坛判断失衡、市场经济环境中美术批评沦为美术作品的附庸、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创作倡导不足;四最后建议官方机构如中宣部、文化部、中国文联等在组织、引导、宣传中起到作用。

我很感兴趣孔委员提案内容的一点是,其目的在“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但很多措词、话语“很意识形态”,比如“已经由艺术上升到政治,由个人行为不端致使国家形象受污”、“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有的直接受他国所指使,利用经济手段与舆论导向相结合左右一些当代青年画家们的创作”、“这些艺术家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旗帜鲜明地反对架上艺术”、“这绝不应是我们的艺术发展方向,也不应让其有存在的环境和滋生的土壤”等。 

“似曾相识”的角度看,现有“美术批评体系”里已经有一些“代表”,最典型的就是河清先生,也许有些委员写提案、赴两会前应该请“河清代表”去给做个讲座、报告。 

在艺术行业中,“以……为主流”一直是一种“主流话语”,但什么是主流、谁是主流、为什么要主流、真能主流吗、主流了后又如何等具体问题,也一直语焉不详,或者说也多有各说各话、言不由衷的情况。比如说同是今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的提案就是《加强主流美术在引导社会风尚中的重要作用》,但通篇提案粗读下来,作为提案主题词的“主流美术”乃何指何物,竟一头雾水,光从写作文的技术最低要求看就不合格,提案的“议政功用”就是往空气里提去了罢? 

将这两个提案放到一起比对,还有“趣点横生”的味儿。如果按“卢案”偶爆的对“重大美术创作工程的实施”的肯定观点,或者可以推测因为承担这些“创作工程”的主人大多是画院“行政画家”,则,“两案惊奇”之处就在所谓“主流”这个关键认知上有重叠:官方(文化艺术)机构负责的、比如“咱们画院同行”搞着的、现实主义的。但是推测之外,若考察现实,又恰恰另有“拍案惊奇”的分歧:我暂不知道山东这个省级画院情况如何,但国级的国家画院,可是已经请进了当代艺术干将的,其创作恰好就是长期被吐槽、亦即“孔案”里意欲狠批的“歪曲丑化”人物形象和“恶炒自己甚至欺骗市场及藏家的大王”代表。至此,呜呼哉“主流”何人何物何意乎? 

其实,这些试图定义“主流”的话语中,不管重叠或分歧,除去颇为“维护自身利益”的“移情”不计,我认为其理念上看似是在套用“流行的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却是实质逆时的,这才是关键所在吧。比如说“卢案”开篇就引用“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但是对于艺术专业而言,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是相当多层次的,其主流、非主流的定性和界限很模糊,必须动员全社会成员通过辛勤的劳动、对于艺术而言特别通过创造性智慧取得成果去满足人民需要,绝不是单单以“官方机构”及其职员为“主流”、“主体”就能够满足的,而且,恰恰真正有效满足需求的路经就是“依靠市场无形手分配”而不是“依靠行政有形手指挥”,艺术创作活动中只认“行政订单”、“创作工程”而凡与市场关联都贬为“附庸”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今年春节贺岁片市场就证明了这个道理:理论上是“主流”的《红海行动》跟《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等各具特色、各分份额。实际上,有些发言委员“时刻瞅着市场”的现实、具体行为也在自抽嘴巴。 

*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建构一种“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虽然这个“关系”里主要是指民商、民企,但换到艺术行业来看,也可以说需要处理好一种“亲清新型政艺关系”,这种关系里肯定既包括官方的,更包括社会的、民间的!

 

(注:本文为最新一期《艺术市场》“无坚不批”专栏文章)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