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味//当代艺术的“问题社会学”——在“其他人·李一凡个展”论坛“社会转型与治理
发表:2018-04-20 19:49阅读:493

当代艺术的“问题社会学”

——在“其他人·李一凡个展”论坛“社会转型与治理”上的演讲

吴味 

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有机会跟大家一起交流,首先感谢陈锦梅女士的圈子艺术中心在深圳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思想交流的平台,不容易!再是感谢策展人和论坛主持王南溟先生邀请我来交流当代艺术的想法。我的这个讲题实际上与论坛的议题密切相关,当代艺术到底和社会学是什么关系?刚才主持人讲到了这个问题,确实这几年尤其是新世纪以来有两大的争议:一种从坚守艺术本体的角度探讨当代艺术的转型,以比较年轻的批评家为主;还有就是从艺术如何走向社会学的角度探讨当代艺术的转型?走向社会学的当代艺术应该怎么样?或者是如何走向社会学?这在当代艺术学术界确实有一些批评家在做。于是形成了“坚守艺术本体”和“艺术转向社会学”(突破艺术本体)两大阵营,我的批评属于后者。“问题社会学”是我提出的一个概念,与我的当代艺术学术建构密切相关。

先看看“问题社会学”到底是什么?所谓“问题社会学”是指通过综合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揭示社会问题中人的特定存在问题(存在的真相)以追问人的特定意义(自由)的当代艺术方法论。实际上“问题社会学”讲的是当代艺术的根本方法论,这个方法论与当代艺术要追问问题的根本观念密切相关。这里所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实际上“问题”有三个层面:社会问题、存在问题、自由问题。我们可以倒着来理解,就是说当代艺术在根本上是诉求自由(可能性)的,那么它本质上是追问“自由问题”;而“自由问题”是寓于人的“存在问题”中的,或者说是“存在问题”的本质;而“存在问题”又寓于“社会问题”中,或者说具体通过“社会问题”的形式表现出来。所以,当代艺术关注社会问题,其目的不在社会问题本身,而是追问社会问题背后的人的自由问题,通过这种追问,以揭示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

由于当代艺术是通过具体的社会问题切入的,那么,它追问的这个“自由问题”有它的特点,它是一种特定性的、非常具体性的问题,所谓“微观叙事”,不像以前的传统艺术,现代艺术,那时候也关注自由问题,但是那些自由问题都比较笼统、空泛、乃至玄虚,是一些带有哲学性的宏大问题,所谓“宏大叙事”。当代艺术学向社会学转型不是宏大叙事,它通过关注特定的、具体的问题而诉求的可能性的自由显得更加具体可感,更加接地气,更加让人身同感受,更加感动人心。比如说今天看的艺术家李一凡的“其他人”个展上的作品《10000000》,通过展示被官方没收的电动车以及出租屋墙上的广告,人们看到了深圳一千万外来人口的“权利问题”或“自由问题”,这种“问题”就非常具体。

这里还涉及到当代艺术追问问题的方法论问题。现在很多艺术家从现代主义走向当代后,他们很多人过于保留了现代主义艺术的方法论,结果做当代艺术的时候,过于现代主义的感觉化、乃至潜意识化。当代艺术追问社会问题及其背后的人的存在问题、自由问题,社会问题及其背后的东西不是随便可以想象的,艺术家必须要深入到社会,把问题及其内在关系搞清楚,再做准确的艺术表达,这显然用宏大叙事的现代主义和传统艺术的书斋式的笼统感觉、联想的艺术方法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需要一种针对具体社会问题的科学方法论——综合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即具体性的综合社会学调查,其核心是科学思维方式。这种方法论创作的当代艺术作品是符合基本的逻辑的,既有艺术语言表达的内在逻辑,也符合精神自由的内在逻辑。有的艺术家的作品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看不出艺术家自己的倾向性指涉,完全让人莫衷一是,这是没有力量的。当代艺术的力量不在于混沌模糊让人无边瞎联想,而在于通过人的自由问题的独特发现和准确揭示让人在观念上深受冲击。针对这种科学方法论,我提出了当代艺术的一个命题——即“艺术是一种社会科学”。这个命题争论比较大,这里不具体展开谈了。

李一凡《10000000》

那么,“问题社会学”方法论的作品有一些明显的文化特性:问题性、批判性、意义(价值)性、终极性等。看看下面艺术家李一凡个展的作品,它是从具体的社会问题切入的,问题性、批判性是显然的,所以以前学术界把他的作品界定为社会批判;还有意义价值性,涉及了人的生命的价值;还有终极性,这里的终极性不是宗教学或哲学谈的那种虚无缥缈的终极性,而是指人的自由问题,自由本身就是终极性的——即人的自由的背后再没有其它的目的,自由的目的是自由本身,所以,它有终极性,追问具体的自由问题就是以具体的方式追问终极问题。由于追求终极层面的意义(自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生活的真谛,所以我提出了另外一个当代艺术的命题——即“艺术是有意义的生活”。生活都是有意义的,不是只有艺术家发现的才叫意义,但艺术家发现的是生活的新的意义,而一般人的生活虽然也有意义,但那是在既定的意义系统中的意义,它恰恰是要被艺术家的创作所超越的,艺术家是探讨生活的新意义的可能性的。

我们看看艺术在当代的“问题社会学”转型是怎么来的。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艺术史清理。我把艺术发展史界定为:艺术史是人对自由的不断诉求在形式上表达的历史。那么不同艺术史阶段的艺术是如何诉求自由的呢?

传统艺术是一种现实主义能指(“能指”是借用语言学的概念,可以理解为艺术的形式关系),它通过社会现实状况的描述,抒发情感,笼统地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比如,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等都是描写一种现实状况,笼统地表达一种感情和思想。

现代艺术(如现代艺术极致的抽象画)是一种形式主义能指,与社会的关系非常间接,通过纯粹形式的新创造来表达某种情感和观念,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

波洛克抽象作品

历史前卫艺术是一种陌生语境化的能指,通过陌生化语境形式关系的新创造来表达一种神秘化的观念,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像杜尚的作品《泉》把一个小便器拿到博物馆里面,实际上把小便器陌生语境化了,人们搞不明白它到底要说什么,因为没有建立起新的特定的语境形式关系,它的语境形式关系是非特定的,不确定的,说不清楚的,所以,杜尚的“泉”的解释是五花八门的,这个和下面的展厅里面看到的李一凡的作品的明确指向是不一样的;包括博伊斯的作品,也是比较神秘化的东西,一些神秘观念的表达。

杜尚《泉》

后前卫艺术是泛社会(生活)语境化的能指,通过泛社会(生活)语境形式关系的新创造来表达一种表面化的泛泛的社会观念,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像安迪·沃霍尔的《可乐瓶子》等作品,都是生活中的物品,显然与生活建立比较多的关系,尽管会联想到某一些问题,但对社会问题的思考来说比较表面空泛笼统。

当代艺术是一种特定问题语境化的能指,通过特定问题语境形式关系的新创造来表达一种针对特定问题的特定观念,以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是一种“问题社会学”。特定问题语境化的能指,也就是你的作品形式关系深入到特定的问题语境中,通过作品可以追问到一种特定的问题(社会问题——存在问题——自由问题),表达一种特定的观念。国内外有许多艺术家,包括德国的汉斯·哈克,都在做这种“问题社会学”的艺术。比如说李一凡的《乡村档案》纪录片,他在那个乡村里面呆了两年,拍的都是一些非常细节的日常生活,涉及的东西比较广,但是认真看这个作品,实际上它针对了那种乡村人的生命非常不自觉、不觉悟的无意义状态,看了以后非常沉闷,全是琐碎的生活,包括宗教的生活都在那里,里面涉及的问题比较多,方式是在追问特定问题。李一凡的《淹没》纪录片,记录山峡工程移民遇到的冲突,也是表达一种针对特定问题的特定观念思考。都是通过对特定问题的追问,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

李一凡《乡村档案》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当代艺术要这样的“问题社会学”方式呢?我只能回答,因为这样“问题社会学”方式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力度更大,诉求的可能性的自由显得更加具体可感,更加接地气,更加让人身同感受,更加感动人心。当有诉求自由的力度比“问题社会学”更大的方式出现,艺术就会出现根本方式的转型(艺术的根本观念与方法论的转型)。

经常有人问我,问题社会学好像跟审美没有关系,当代艺术要不要情感的审美?当代艺术的“问题社会学”既然是一种在艺术史上超越方式,当然它与审美是有关系的,也是需要审美的,但它的审美没有独立的意义,它是把审美纳入到特定问题针对性的特定观念的表达中,你可以有情感审美,但这种审美是为了强化观念的表达,它增加了观念的强度、力度;它也很讲究形式,但它强调形式为了把观念的力度更好的凸显出来。它是围绕这些在做审美。

这样一种切入特定问题的艺术创作方式,自然会影响到艺术的存在方式:艺术不再是审美的,而是观念的;不再是愉悦的,而是意义的;不再是感性的,而是理性或“感性的理性”的;不再是情感抒发的,而是问题反思的;不再是心理学审美的,而是社会学提问的;不再是笼统提问的,而是具体提问的;不再是在画室中的审美想象或社会学联想,而是针对社会问题的社会学调查,艺术就在大街上、在田野上、在工厂中、在学校中……在社会生活中存在问题的每一个角落。艺术不再是艺术的,而是生活——有意义的生活或科学的有意义的生活的。艺术不再是艺术学科的独角戏,而是众多学科(包括艺术学、哲学、人类学、历史学、宗教学、社会学、心理学、生态学等)的大合唱,所以跨学科的问题讨论就是必然的,艺术作品形式具有无限可能性。总之,艺术的创作、批评、理论、展示、传播、教育等等不再是为了审美,而是为了人的问题反思,在问题反思中追问人的意义,艺术从一种新的方式回到了人的更根本所在。没有艺术,只有生活;没有艺术家,只有人。

当代艺术的这种“问题社会学”方法论也即是我一直建构是当代艺术“问题主义”方法论,两个概念本质一样,是不同侧重的说法。

这样的“问题社会学”导致了今天的艺术是一种完全开放、自由的状态,也就是今天的当代艺术实际上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好像今天的当代艺术怎样都行。不过应该注意的是,从艺术史超越的角度看,并不是什么艺术方式都是有意义的。刚才罗岗教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谈到新工人美学,新工人美学诗歌如果仅仅是呈现自己的一种苦难悲情的话,可能在当代艺术语境中是远远不够的。我一直认为当代诗歌与当代艺术没有根本区别,关键是诗切入了什么问题?显然一些工人写的对自己生活的表面表达的诗歌,可能作为当代艺术的话,我认为在问题社会学的角度不够,没有什么超越性(当然罗教授只是在谈新工人美学诗歌的状况,不是在谈它与当代艺术的关系)。

再比如说今天这个论坛,王海溟先生取的论坛主题是“社会转型与治理”,但今天我们是不是真的谈社会治理呢?不是的,他是希望谈谈艺术如何切入到社会问题中,这些问题怎样在艺术中表达,当代艺术与社会学的关系怎样,这个跨领域的艺术研讨就非常有意思,它导致博物馆讨论艺术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今天把某种特定的社会问题纳入到博物馆,纳入到艺术空间做特定的讨论,通过这种讨论以期既拓展艺术的可能性,又拓展自由的可能性,后者就可能成为社会治理的可能性价值支撑和触发点或起点,随着问题情景的变化,可能衍生出下一次讨论的新命题,艺术活动成为社会命题的持续演绎。实际上这些才是这个论坛的目的,不是说真的要当代艺术去搞社会治理,或把社会治理当做当代艺术。所以,当代艺术的超越是有艺术史针对性的,今天的当代艺术创作是有边界的,上述所说的当代艺术存在方式的改变不是没有限制的。

举几个“问题社会学”的例子。

一是李一凡个体艺术家的“艺术专题调查”方式。针对某种社会文化问题进行深入的针对性“专题调查”,从凸显生活的内在关系的角度,呈现自己对人的存在问题(自由问题)的思考。前面讲到李一凡的《10000000》作品,它涉及深圳外来人口的权利问题,权利背后就是自由问题,从“问题社会学”角度看,还可以更加专题化,问题结合可以更紧一些,作品不一定要很庞大,可能某一个方面的问题,可以做体量不一定大、但精神格局很大的作品。富士康的跳楼事件他也做了一个作品,针对这个事件有很多艺术家做作品,但要做得很有新意确实不容易,你要去做深入的调查,从而找到独特的角度,我个人认为他这个作品没有《10000000》好,尤其没有《乡村档案》好。

李一凡针对“富士康跳楼事件”作品

李一凡《淹没》

二是艺术家卯丁团队的“艺术田野调查”方式。针对某个现代转型的特定地区的人的生存状态,进行全方位的“田野调查”,从哲学、人类学的角度,呈现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冲突,表达对人的存在问题(自由问题)的思考。卯丁的团队针对湘西凤凰做了一个艺术田野调查,想将其中的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冲突全方位表达出来。这个工程量很大,有20几人的团队,花了几百万元,折腾了2、3年了,做成了一个艺术及文献展。里面有一些好作品,如卯丁的《权利交换的空间》装置是将湘西凤凰县苗乡普遍存在的地下性交易场所(两间屋)中的脏乱的物品搬到展厅予以重新组装成两间模拟性的简陋性交易场所,通过这个作品可以看到当地人的生存状况,存在的真相在这里面;还有很多有关维稳、计划生育、性别鉴定、拜神求雨等的作品,我也写过批评文章,希望他们更从“问题社会学”的角度展开田野调查。

卯丁的《权利交换的空间》

三是策展人满宇倡导的“艺术社会实践”方式。艺术家介入社会底层,进行居民权益与居民生存空间的微观政治考察,并参与和改变底层人的生活,从政治学等角度,表达对人的存在问题(自由问题)的思考。满宇策划了一个“居民”项目,吸引一些艺术家参与到他的项目中。这是一种艺术社会实践方式。前面两种方式仅仅是调查,发现问题,通过艺术把问题揭示出来,“居民”项目的方式是艺术家参与社会改造实践中。例如广美艺术家喻旭东等人的“夕阳为民理发点”,艺术家们直接参与到梁伯夕阳为民理发点的空间改进中,在与社会发生各种关系的改进过程中凸显了各种问题(社会—存在问题—自由问题)。还有武琼作品《死亡身份证》,我觉得蛮好的,艺术家关注的是无名死亡的人,这些人都不知道是谁,有网站把无名尸编号,艺术家全部下载下来,除了写上死者在网站仅有的性别、年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因信息以外,还尽量调查增加死者的其它信息,并在网上发布,而做成这个永不结束的不断延伸的作品。这个作品让我们看到这个社会这么多人的生死跟大家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命比狗还不如。我家养了一条狗,不晓得有多宝贝,但是那么多人死了却没有人在意,生命多么无意义。作品旨在审视我们在社会转型过程中生命价值是怎样迷失的。“居民”项目全部以录像和文字的形式呈现,很有意思。

武琼《死亡身份证》

当代艺术和社会学如何结合?通过追问社会问题如何创作好的当代艺术作品?以上三种“问题社会学”方式可资借鉴,但具体问题是无限的,追问问题的具体方式就是无限的,艺术家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

谢谢大家!

(论坛时间:2017年04月01日,地点:深圳·圈子艺术中心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