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篱

从事写作,现就读于Uiniversité du Québec à Montréal当代艺术创作系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从艺术的角度谈人工智能与自我意识异化
发表:2018-04-27 21:48阅读:80
文、图:朱篱


《对镜图之三》纸上彩铅 56 x 76 CM  


我今天将与大家分享我这些年在人工智能和新媒体方面的一些所思所想。所以第一个问题可能就是:作为⼀个艺术⼯作者,或者说你一个画画的,为什么会掺和到人工智能里去了?你是不是走错路了?其实不是,为什么呢?因为当代艺术的核⼼内涵不再是视觉样式的创新,TA不再是画得逼真⼀点还是抽象⼀点的问题,也不再是那种做雕塑还是做架上,或者做新媒体之类的载体选择问题,当代艺术对我来说是一种观念和存在⽅式的创造。
那么我作为一个艺术圈里混饭吃的工作者是如何注意到人工智能的呢?我刚才说了当代艺术对我来说是一种观念和存在方式的创造,所谓存在方式,举个具体的例子,也许就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这些东西。那么我就会花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去阅读相关书籍。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原始共产主义”。很久以前有部分人提出的“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是每个人所拥有的时间都是平等的”。如果能解决人类的死亡问题,让每个人都拥有一样多的时间,那么其他社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正是因为死亡问题带来的时间之有限性,才会出现货币这种东西,你想啊,货币实际上就是我们所存在的时间转化成的一种可以传给下一代的物证。有了货币,就有了私有制,然后就出现了贫富差距,乃至犯罪等等。所以假设人都不死了,那么所有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这里面就提到了一个永生社会的概念,即由不死的人组成的社会。TA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大家仔细想想,这也许是很恐怖的。


另外一方面,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一个中国人,我也会去关注当下的一些主要社会问题,你比如说中国为什么会成为世界工厂?因为我们都知道当下的环境污染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过度生产造成的。在尝试理解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我发现了问题背后牵涉到的全球产业链和西方信息技术的大发展。而前两年在中国很火的的一个美国未来主义科学家库兹韦尔,他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就是技术奇点。他认为到2040年,AI的智能就能达到我们人类的水平,那时候人类的寿命将会大大延长。你比方说人也许就可能活到400岁了,进而甚至实现永生。
然后我就发现,我关注的这两条问题线索最后都归结到了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永生幻想,而人工智能可以说是人类迄今为止找到的实现永生幻想的最靠谱的手段。



《对镜图之三》纸上彩铅 56 x 76 CM  局部
人工智能说到底是一种技术革新。从我一个艺术工作者的角度去看,我认为⼀切技术⾰命的根本都是⼈对⾃⾝的⾰命。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切技术⾰命的⽬的都是为了解决⼈⾃⾝的不⾜,TA都是⼈解决⾃⾝不⾜的一个具体⽅案。所以⼈本⾝才是真正被⾰新的对象。那么人是什么?我想说得时髦一点,就是⼀⼤堆传感器加上中央处理器。除此之外,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自我意识。后者使我们能跳出肉身的限制,跳出去反观自我。这是很了不起的。海德格尔将人类称之为“此在”,此时此刻的存在。而他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理性跳出来反观自身的存在现象,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有着自我意识的能够思考的强大的人。我想,正是自我意识将人与其他物种区分开来。如果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正确的,那么我相信自我意识就是人类能够战胜其他物种,进而统治地球的根本原因。所以自我意识可谓是既不强壮也不长寿的人类的唯一王座。
那么问题来了,自我意识是什么?很抱歉,答案欠奉。有一个比较浪漫的参考答案来自近年来大红大紫的一位MIT的宇宙学家,他提出自我意识是一种“态”,是传感器-即我们的身体发肤,五感等等达到一定数量级并稳定在这个级别之上时形成的一种“态”。说得形象一点,就如同湖面上的水蒸气。但这仅仅是参考答案而已。就我个人有限的认知来讲,我必须承认我完全不理解自我意识来自哪里,又为什么存在。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如果人类身上真的有什么东西是高于其他物种的,那就是我们的自我意识。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今天讨论的主角,人工智能,TA会不会进化出或者甚至已经有自我意识了?



《对镜图之二》布上丙烯
“ Can Machines Think? ” 这是计算机之父,数学家图灵(Alan TURING)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便提出的问题,为此图灵甚至专门设计了一套测试想要去判断机器是否能思考。这就是著名的图灵测试(TURING TEST)。这个测试将AI分为四个级别。根据该测试,今天我们所谓的机器人,智能手机乃至ALPHA围棋,最多只能算是图灵测试的初级水平,即智能玩具。那种科幻电影里的无论外观或者内在都与人类一样甚至超过人类的强AI还远远没有到来。但近些年突然大放光芒的机器深度学*让强AI出现的可能性变得明朗起来。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产生的大数据喂养出来的所谓监督下的机器学*似乎产生出了某种与人类的思考雷同的现象。关于什么是机器深度学*,我们今天有幸请到了一位计算机科学家,待会儿他也许会和大家详细解释这个东西。
那么就算是机器具有了某种类似思考的能力,TA是否能够进化出自我意识?


以上这些都是科学家们的思考角度,也是当下关于人工智能的主流思想。
那么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能做什么?我掺和到这里面来到底是来打酱油的还是来要饭的?其实都不是。在我的演讲之初,我就提到了当代艺术已经不再是视觉形式的研究——这当然是因为视觉形式研究在线性时间观下已经终结了。我们能想出来的视觉形式过去的艺术家们都已经做出来了。关于这一点,相信但凡是玩命搞过视觉艺术的人都清楚,我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一些自以为是视觉新形式总是会撞车过去的某位艺术家。这就是所谓的艺术的终结。所以当代艺术现在变成了这样一个东西:TA成为了观念和存在方式的发明创造者。当然这也有可能只是我们这些搞艺术的人的理想乃至幻想。那么要去发明观念,创造新的存在方式,首要的就是理解观念,并对之保持高度的敏感性——这就像过去的艺术家对色彩和形体的理解力和感知力。所以当下的艺术学院,特别是西方的主流艺术学院致力于培养的,其实是一种对现象流背后的观念和存在方式极其敏感的人类个体。这种敏感性,我想,在人类与人工智能对弈或者想象中的对弈过程中,将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对镜图之三》纸上彩铅 56 x 76 CM  局部
假如关于人工智能的思想是一个正方体,那么当下主流的思考方式就是这个正方体的受光面,而艺术家能研究的,也许是这个正方体的背光面,那些隐藏在现象流下面的观念和自我意识的异化。如果AI真的威胁到了人类,那么在我看来,这个威胁恐怕还不是没有影儿的AI军团,而是我们没有很好的关注自身当下的变化,即人与各种智能设备长时间相处后,我们的自我意识正在发生的变化乃至异化。因为说到底,假设机器有失控的危险,那么,那个我们有而TA现在看起来还没有的东西,就是人的自我意识。所以关注自我意识的细节状态在我看来是很重要的,而当代艺术家显然是做这件事情的最佳人选。
这样说似乎有点抽象,也许不太好理解。所以在这里我也希望跟大家分享我个人在这个思考框架下的几个小的探索发现。这也是我这次展览《我思》的主要内容之一。


第一个我把TA称之为朋友圈里的“怪人”。我想我们大家的朋友圈里都会有这样的人。TA们看起来时而非常自大,时而又非常矫情。有时候会突然发一大串没头没脑的细枝末叶的东西,或者没玩没了的发自拍。其实我坦白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那么这些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或者是没有公德心的?那么你们看我,我是不是其实勉强还能算一个正常人?至少我自己觉得我还挺正常的。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朋友圈里那个具有怪异社交行为的人呢?我对这个问题一直很感兴趣。我找到的答案是:人在与各种智能设备长期共处的过程中,已经进化出了一个新的自我,这就是虚拟数字自我。那些朋友圈里的怪人,他们不但从意识深处接受了这个数字虚拟自我,并且还不断地想要去丰满TA,强化TA。所以TA们才会时时刻刻地把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最真实的情绪毫无顾忌的“发泄”到朋友圈里,以求壮大这个虚拟数字自我。这个现象,在我看来算是典型的自我意识在智能设备影响下的异化案例。
另外一个我观察到的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拿摄像头当镜子用。大家听到这里也许会觉得,呀,这不是很正常么?其实不是。为什么呢?我读的多媒体艺术学院,所以在我上学的时候,有大量的拿着摄像机去拍各种人的经历。我拍过各个种族各类肤色的人。在摄像头面前,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自然的。TA们都表现出一种怀疑的扭捏的焦虑。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拿摄影机的人时常常问自己的问题。那么我想出来的答案是这样的:被拍摄的人其实非常清楚,这个拍进去的东西,TA将是极其逼真的,任何人看了都知道这是某某。那么这个像自己的拷贝一样的这个东西,TA究竟是什么?这也许就是人在被拍摄时,我们的自我意识感觉到的失控焦虑。举个简单的例子,照相机发明之初,老人们很害怕拍照片,说是会把魂儿摄进去。这其实就是这种焦虑的最直接表达。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拿着手机摄像头当镜子使,我当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那是两年前在蒙特利尔的一节地铁车厢里,一个黑人大妈在我旁边坐下,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就开始对着手机化妆。慢慢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开始拿手机摄像头当镜子用。新出的华为手机甚至自带一个镜子功能。
这个拿着摄像头,对着虚拟的数码化的自己化妆的人类,模仿虚拟自我的人类,乃至沉迷于美拍,通过整容用真实自我去模拟虚拟美拍的人类,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否处在一个不断弱化的过程中?



《对镜图之四》 纸上水墨
第三个是中性化大行其道背后可能的原因。近两个世纪以来中性化的装扮、行为越来越成为时髦。长久以来受到压制和不公平对待的同性恋婚姻也在很多国家合法化了。其实同性恋一直都有,《红楼梦》里就有关于同性恋的描写,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被认可呢?这背后也许有很多原因,但我可能发现了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即对机器的膜拜造成人类的中性化崇拜。因为机器是没有性别的,不是么?在与机器长期共处的过程中,无论我们如何掩饰,人类实际上从内心深处是崇拜机器的。所以人类会膜拜和模仿机器的无性别。图灵测试——在我看来,TA最大的问题也许在于尝试用人类的思维模式和自我意识作为标准去判断机器是否有自我意识。但照我的理解,如果机器有自我意识,TA也应该是迥异于人类所有的,不是么?



《对镜图之三》纸上彩铅 56 x 76 CM  局部
以上三个例子就是我所谓的现象流下掩藏的自我意识的异化,也即是关于人工智能的思维立方体的背光面——那些在技术至上聚光灯下不被注意到的我们的观念和存在方式发生的细枝末节的异化。而这个异化正是由于人工智能的广泛运用带来的。
谢谢大家。
----------
*本文是广州LIDO艺术中心2017年驻地艺术家朱篱个展《我思》闭幕式讨论会上朱篱的发言整理稿


分类:

批评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