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看见光”---- 视觉文化之中的人本主义研究》 徐 琛
发表:2018-05-04 14:54阅读:839

               

                                                                              (二零一七年春天)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100029




 

引言

 

-------“为了看见光”,是西方基督教文化之中普泛的信仰者的一句话。如何看待失去方向的世俗之中可怜的羔羊们的迷途,如何看待失去了理想国俗世间人们的追寻和诉求,如何来寻找世纪末之后沦落于泥潭的普通人之向往,似乎真的成为了一个始终无法摆脱的人生谜局。


 

正文

 

 

西方文化在三百年的演进之中获得了技术理性的支持,也获得了宗教变革的主张,更加承担了对落后于西方技术世界的东方社会的文化启蒙者的角色。盲目低追随,热烈低跟风,虔诚低崇拜,宗教般低诋毁,都给现代中国社会带来了困惑和灾难。世纪末的时段,理论意义上的后现代之后,雾霾,地震,海啸和汶川灾后重建,美洲大陆的新“筑墙”计划都给生灵涂炭之后,带来了或多或少的思考和道德警醒吧!

 

是迷途知返,回归历史的鼎盛时期的唐宋年代?还是追随西方世界中世纪末的警世箴言?是忘却内心的灵魂苦难,往返流连于山水之间,还是在混乱嚣张和血腥冲突之中,寻找心理平衡和宣泄通道呢?----迷途知返的人,忘怀于旧事落寞岁月之中的人,或者还是守望家园的人,都是在思考和寻找一种试图解决内心灵魂寄托,关乎文化信仰之困惑的途径吧?

 

进行视觉图像文化研究的人,则试图在中国传统文化图像和西方文化图景(愿景)之中寻找到一种信仰差异,文化根源的差异,根源性文化鉴别,文化显性因子的比较,文化本源性的对比,然后进行文化历史性分析和文化脉络之梳理,以便于明确东西方文化整体系统各自的缺憾和欣赏其根源文化之处的优良,以化解文化文明冲突和激烈之处的因子蜕变与歧义丛生,或者还似乎能够寻找到一种潜在于东西方文化观念中的文明冲突之外的异化文明之“和谐共生”,以寻求不同历史语境之中的文化冲突与碰撞,以求化解文化观念之根源的契机转合,扭转和以期修正世纪末文明危机之深处的那些本源所在,寻找漫长的东西文化裂缝之间鸿沟差异之外的融合共处之道吧?

 

一,    “景观”和“形体”(或者说“个体空间”)-----中国画的题材

 

中国传统绘画始终恪守中国的古典文化传统和精神。在浩如烟海的中国文化系统,诸如中国古典诗词和古典绘画之中,水墨山水画始终占据着较为重要的文化历史地位,而涉及神仙佛祖道教人物和山神水怪的中国人物画,最初常常只是作为气势磅礴的巨幅山水画中的人物点缀,出现在大画面的某个局部微小之处,也就是处于被阅读者常常忽视或者一眼带过的心理位置上。

人物显现得其小其弱,其微不足道,或者是置放在画面的边角处,或者是放置在画面之中某个树杈丛林的边角处,常常是处于被人们忽略的画面位置上。被画面经营者精心地放置于隐匿之处。或者山林树杈间,或者道路曲径处。其渺小的人物,简单粗略的笔墨,画者“点到为止”的粗率用笔用墨,使得画面上的人物显得隐秘和私密感甚强。

 

在南宋范宽的巨幅《溪山行旅图》之中,可以看到在一幅高度在2米左右的巨幅山水画面之中,几乎寻找不到各种人物。而西方绘画诸如《蒙娜丽莎》之中,人物的面部几乎占据画面的五分之四比例。以突出强调人物为主体,强调人物情绪和面部细腻的变化和生动的表情为主体。

在西方绘画之中,肖像人物画和历史风俗画是占据西方绘画史的核心位置上的。所谓对“核心”的理解,在人本主义的西方世界文化之中,“人”是被强调的社会主体。肖像画,以家族志和族谱的方式,记录一个家族政治生涯或者贵为皇族亲友的身份地位。人物肖像画,多半在构图上是指的人物在整体画面之中所占据的比例和位置。其次,是指的人物画,在各种绘画题材之中所占据的比例和份额之大。

 

以西方人物画为核心,西方绘画注重强调“个人”主义的人文主义传统,以个体和个人出发点的差异,视觉观察角度和所采用的描摹手法,在西方文化中有着种种的突出表现。在西方绘画之中,强调科学精准度,人物形体的科学准确,透视的合乎比例,画面之谐调,人物之间的科学关系和空间结构之透视关系,是西方自近代以来的实证主义理论和科学主义精神的历史传统在绘画实践之中的运用和显现。

 

而强调人与自然之关系,探究自然秩序的中国“儒释道”传统,则是明确地确认,人在自然界之中的渺小和微弱,人对自然的妥协和崇拜,人与社会的化解与和谐相处。正如苏轼所说“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宋元如此,唐宋如此,明清亦如此。明清时期,绘画小品更是以花鸟鱼虫为主,一是强调以传统文人士大夫的寄情山水,自然为怀的普世价值观为上。二是,临摹和借鉴古人的笔法笔迹,强化师古人,师造化,师法自然为旨归。

由此可见,自然主义和“本位”主义在中国文化传统之中是显而易见,也是被“道统”文化体系所强化的。中国画理解强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似乎往往不重视艺术的结构和逻辑,不重视艺术的科学和自然的真谛,而注重模糊和暧昧含混的意念传达,在不清晰和用意揣测,意念模糊之间,寻求一种所谓的东方意蕴和东方情调。

正如“天青”是描述一种颜色,实际上又是一种釉色,也是来自自然景观中的东方色彩观,似乎是对自然界现象和景观的描摹,也是一种来自传统的古代文化观念,在“似是而非”之中代表着一种属于东方文化的价值观和审美观。

但是,在西方科学的色彩分析和色谱谱系之中,则成为代表东方色彩韵味的一种暗含着描述文学诗意和哲学意味的东方色系和色彩判断。

 

传统中国画,强调采用大面积的画面空白,或者是着意的画面“留白”,来表达一种对自然空间的无尽想象,采用多视域的画面构图,绘画长卷和短画轴的统合,将自然描摹之中的各种自然景象,采用一种散点透视来组合画面之中的内在统一,似乎缺乏深度和透视的画面层次感,仰赖一种特殊散点透视法则与统合一体的综括角度,由此衍生和延伸出一种来自东方世界的自然视觉图像观念。

中国人或者说东方人,强调追求永恒和人类精神的升华,但是,忽略“自然物”和“社会物”之间的关系,诸如人与马,人与自然,人与屏风或者和人与帷幕等对自然空间的限制,则隔绝了人与社会的关系之存在,人与客观的对应,人与心性的抒发。人在自然面前,成为一种显然的故意被忽视的对象,被放置于一旁的不主宰精神的抽象形体。而自然,则成为人与社会被隔绝的抒发情怀和抒怀胸臆的客体“对象”之物,成为人与社会之中间的“隔绝”之物,成为自然与人的被“隔绝”之物,也成为人与人之间的再造的“隔绝”之物。不强调认识自然的本质与属性,不强调对自然的认知度和接纳度,而强化人的妥协,人的被动,人的渺小,强化自然的伟岸高拔挺立,是强化人的心性的妥协,人的渺小和在自然面前关于“人的被动”所处之位置。强调人的“认识”和“体悟”,在某种定义上看,似乎经常性地表达不准确和含糊不清,也经常显现得主观,而非客观。文辞话语之中,显得含混和辞不达意,或者情感言不由衷,曲折晦涩难懂,或者逻辑含糊混乱。

传统文人在诗词歌赋之间的曲折晦涩曲意表达,常常使得,人不能够直接来获得一种确认和明确的认同,经常在名词的“偷换”概念和价值判断的“借用”和“转移”之间,需要借助古文献的查考,在历史记载和文字记录的漫漶之间,来寻找其留下的文化信息的蛛丝马迹。

 

东方人的曲折晦涩,曲意奉承,文字批评与绝无表情之间毫无内在的逻辑关系和内在的关联之处,在曲折晦涩的文字之间,在曲折的画面,与晦涩的文字题跋之间,让后来者获得一种难以阅读和想象的空间。似乎,试图以此来解释和接受绘画语言和绘画的寓意,总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同时,在书画鉴定历史上遗留下许多的难题和困惑之处。

 

对自然万物“相生相灭”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惯常文化观念和价值理解,使得千古文化留下许多令人疑惑和难以解答之处。而西方人则在各级各项事物之间,存在着不容忽视和不可以被轻慢对待的各层级的“数理关系”和“数量关系”。一切造型,强调依据“数与数”的和谐比例存在。西方文化之中经典雕塑和古典绘画所强调的,是人体的精妙与和谐的节奏比例。强调艺术之美,在于对“数理”关系的恰如其分的把握和运用。完全有异于东方的“度物象,取其真”。而中国人强调认识和感知的“真”,在西方则强调客观的“真实”。

 

尽管中世纪基督教,强调艺术之美属于“上帝的光辉”,但是,西方绘画美学仍然认为,需要把握事物的必然规律将它表现成为客观的自然摹本,将主体意识上升到自觉理性的高度。而中国文化之中,强调绘画的“重神似”即把客观物象,当作情感释放的投射对象,或者将思维情感的媒介作为精神介质来对待,通过艺术语言,通过程式化的艺术手段,将再造的主观意识纳入艺术的“意境”范围之中。

 

所谓用笔墨表达的物体,已然是被改造的物体与“物象”,更多地带有创作者的主观意识和想象情感。“笔墨”实则不是客观的“笔”与“墨”,而是主观的“笔墨”行走痕迹和文化意象,已经极大限度地改变了客观自然物象,更多地带有主观的意象色彩。

一幅画可以从山前到山后,从山脚到山顶,一幅长卷可以容纳下一年四季阴晴雨雪,所谓“俯仰自得,心游太空,心融融于玄境,意飘飘于白云,忘情勿我之表,纵志于有无之间。”一幅绘画不是画的特定的山,也不是特定的水,而是有灵性,有表情有阴晴圆缺,使得观赏者与之发生情感共鸣和交融。这种“心与景”,“情感”与“意象”之间的接受理解和升华,则进一步将中国哲学之中的文化内涵彰显出来。这是在西方绘画之中无法显现的东方哲学观和价值观。

对人类自身的认识,源自古希腊。古希腊人钟情于人体的表现,他们对于人体结构的精妙,体积空间的塑造,完全得益于解剖学,光学,色彩学等各门科学知识,在对健康的人体讴歌表现之中,饱含着对人类生命的赞颂,对人性的一种自然赞美的流露。从文艺复兴开始,人物画和人体描写比重日增,除去“文艺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