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母护”与“人性母爱”
发表:2018-05-10 18:50阅读:117

 

“本能母护”与“人性母爱”

——在母亲节的反思

吴味

 

每年母亲节来时总会掀起一阵歌颂“母爱”的文艺潮,这本身当然没什么不好。然而,很少有人对我们歌颂的所谓“母爱”到底是什么、与西方有什么区别、值不值得歌颂进行理性反思,我们的歌颂就像我们的“母爱”本身一样,都是一本糊涂账。

 

其实我们极力歌颂的所谓“母爱”主要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保护本能。而本能保护任何动物都有,它是无意识的本能表现,无所谓“爱”,它是一种“本能母护”,不能称为“母爱”。爱是对人性价值的自觉和呵护乃至捍卫,且爱因为人性价值而都有普世博爱的性质。真正具有“母爱”的母亲都崇尚独立自由平等的人格且具有博爱精神,而独立自由平等博爱等就是最深刻的人性价值。“母爱”的“爱”本质上是爱独立自由平等及爱本身等人性价值,这与其它的“爱”没有本质区别,它只是由于母子的血缘生物学紧密联系而更容易、更多地体现在子辈身上。所以真正的“母爱”主要是关注子女的人性价值观的培养,是一种“人性母爱”。

母(父)对子女的本能只有上升到人性价值的层面而又因为血缘生物学紧密联系而对子女投入更多的人性价值关注的时候,才称得上“母爱”(父爱也一样)。而我们的所谓“母爱”基本上只有一种血缘本能维度,而极为缺乏人性价值维度。所以,我们就有对子女小时候的动物式呵护的溺爱,以及子女长大后的“父(母)为子隐”和“子为父(母)隐”的反人性价值行为——这种深植于我们的民族根性的“亲亲相隐”的儒家观念正反映了我们文化的本能生物学局限,更不用说博爱——它是理性的人性价值对本能的超越。实际上我们的所谓“母爱”主要只是一种“本能母护”,而不是“人性母爱”,是把一种本能保护误认为是母爱,这样的所谓“母爱”有什么值得歌颂呢?我们的这种情况也很好理解,在一个本来就极度缺乏独立自由平等博爱人格的国度,怎么可能普遍存在具有独立自由博爱人格的母亲,又怎么可能具有以独立自由平等博爱为前提和内容的“母爱”呢?

而从基督教发展而来的西方现代文明早已通过来源于上帝的独立自由平等博爱精神而将“本能母护”提升到“人性母爱”。所以西方父母与子女的关系表面上并不像中国那样亲密,不过是法律意义上的抚养关系,但他们更内在关注子女的独立自由平等博爱……等“人”格的培养和保护,而这种培养和保护才是指向人性价值的真正的“母爱”,他们疏远的是本能的溺爱,紧密的是人性的真爱,这种“母爱”才真正值得歌颂。所以,西方人不存在我们普遍存在的所谓“溺爱”和“亲亲相隐”的问题(西方只是考虑到人性伦理的局限性而在法律上设置了“容隐权”——它是法律上的一种消极自由权利,可以隐,也可以不隐,不隐而不会受到道德谴责。而我们传统的“亲亲相隐”是一种道义,不隐会受到道德谴责。)而我们中国人很难看懂和接受西方那种表面(本能)疏远、实质(人性)紧密的父母子女关系。

 

所以,真正的“母爱”(父爱)是一种境界很高的人类理性价值,那些理性没有启蒙,独立自由博爱人格没有确立的人,是不存在“母爱”的。而中国本来还是一个根本上没有理性启蒙的国度,我们能有多少真正的“母爱”呢?我们多的是“本能母护”,缺的是“人性母爱”。

2017514日于深圳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