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境”李心沫歌德学院人工智能艺术项目发言
发表:2018-05-16 10:09阅读:524


                     “白日梦境”李心沫歌德学院人工智能艺术项目发言


                                                    李心沫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200X110cm   2018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与人工智能相关的艺术创作。我一直以来的艺术创作主要是绘画,行为与影像等等,刚才我在屏幕上看到“图灵”的名字,才了解图灵是人工智能的创始人。使我想起我从13年开始画的一系列的关于探讨无意识的梦境与想象的绘画作品,同时我开始写一部探讨潜在意识与图像的小说,这个小说的名字就叫《图灵手迹》,当时在我给小说取名字的时候,“图灵”两个字忽然从脑海里冒出来,因为这两个字正好能够概括这部小说的内容。我一直有一种非常真实的幻觉,就是我会感觉到图像是有生命和灵魂的,当我在一张白纸上画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感觉那个人是有生命和意识的,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不喜欢写生,也很少写生,我喜欢画我从我的内心生成的形象,他们来自于我的想象。可以说我创造了他们,但很多时候我觉得没有创造什么,那些生命形式本来就存在,他们只是借助我的画笔现身在纸上,来到我的面前。那些想象出来的一切生命体是如此真实,甚至真实得有些可怕的程度。这部小说是由文字和图像一起构成的,小说由记忆,想象,梦境,魔幻,灵异等等结构而成的,充满了死亡意识和无处不在的恐惧,每个章节都有一张图,在这里图画不是文字的辅助,而是文字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可以说这部小说是围绕这些图像展开的。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200X110cm   2018     李心沫& Roland von der Emden


从2013到2015这三年的时间里,我就像写日记一样每天将自己所梦见和幻想出来的形象画出来,绝大部分都是关于人的变异的。在这些变异中,画了很多人与动物的变体。我早年很喜欢神话,古希腊神话中有许多人和动物的转化的,比如丽达的故事等。在古埃及,具有强大的力量的守护神也都是人与兽的合体,比如外形幻化成山犬的死神阿努比斯;外形为鹰的法老守护神荷鲁斯。我还看过早期的欧洲版画插图版的欧洲人写的游记,由于航海技术的发明欧洲人得以探访不同的国家和地域,书里以写实的方式描述了所见所闻,我记忆最深的是记载一个地方的人,他们是没有头的,他们的眼睛都长在胸前。那些奇异的画面令我深深着迷。还有小时看过的山海经,里面的很多形象也是动物和人的结合体。


15年正好是研发出DeepDream 的一年。DeepDream  在人工神经网络算法的基础上,将人类输入的图像转化为机器识别的图像。它结合了神经网络深度学*与系统所创造的如同梦境般的超现实画面。神经网络是有栈层中的人工神经元组成,深处的网络有接近20个神经层。在视觉系统中,研究员会用不停地输入并修正输出训练NNs, 当这些图像经过网络,每一个层都会进一步进行分析,整合所有它看到的东西。在图像层层分析后,经过对于猜测的精确度的反馈,网络会自己调整参数,以正确的鉴别不同的目标。最后的神经层,即输出层,可以熟练地决定它所知道的对象。DeepDream 的实验所表现的,神经网络可以看见我们无法看见的东西。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200X110cm   2018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偶然的一次把我的一些作品照片上传到DeepDream, 经过计算机的梦境般的再造后,生成了一些超出我想象的更加噩梦般的图像,画面中出现了许多动物的头和人的眼睛等等,我被那些诡异而具有黑暗气质的画面惊呆了,没想到机器可以以如此的方式看世界,这些画面与我所看到的世界有诸多的关联和相似之处。尤为相通的就是我们都将这个世界解读为动物性的。那些特异的形象就像从我的梦境中延伸出来的,一个晦涩,隐蔽而黑暗的精神象征世界。我隐约地感觉到我和这个名为“深梦”的程序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和感应。这个名字也让我深深地为之着迷。


是因为这次歌德学院的人工智能艺术的项目,使我联想到DeepDream, 是否可以通过它来实现一些想法。于是我把之前包括《图灵手迹》的插画以及相关的绘画都拿出来,我重新打量这些来自于潜意识的绘画,我想看看我的梦境经由计算机的梦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结果是令我惊讶的,超出我的预期和想象的,计算机按照它的理解,解读了我的绘画,我的视觉语言加上DeepDream 视觉语言,构成了一种另类的视觉图像,其实最后的图像是我和计算机一起工作的结果。这些图像又和随便输入的照片完全依靠计算机的解读不同,也与艺术家的绘画形式大相径庭,经过计算机的梦境之后,我的梦境得到了完善和深化,他们看上去具有了一种未来性。我一直认为这些作品是对过去发生的事情的一种追述,但经过“深梦”之后,我发现这些指向过去的图像忽然朝向了未来。于此同时存在于画作中的压抑和恐惧似乎被转换成为了一种奇幻与超脱。


当我把我的画作上传到“深梦”后,心中还是充满着期待的,当我最终看到输出的图像时,完全超出想象,计算机运用它的感知系统和视觉经验非常恰切地解读了我的作品,尤其对眼睛的处理,非常敏感和到位,还有赋予人物以及画面的纹理也都充满质感,特别是赋予给画面的那种情绪,正是我所理想却未能实现的。


于是我萌生一种想法,我是否可以和计算机一起工作,来更多地了解意识是怎样产生的和运行的。之前我一直在研究图像,我对图像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和理解,我是希望通过图像来探知自我潜在的意识是怎样建构和生成的,希望了解记忆和想象是怎样工作的,以及它们和图像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由此,我才更多地关注到AI 的概念,即人工智能。了解得越多,我感受也就越强烈,我发现我们的世界正在经历着一个巨大的社会变革,世界正迅速拆解,并在重新聚合。科学在资本的推动下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新的发明和研究不断刷新着人们的认识与观念。互联网,数字化现在已经不再是限于理论而是成为了我们的生活,数据主义的时代的确已经到来了。


大家通常认为机器是人制造的,是附属于人,服务于人的。并且都会认为机器就是机器,是没有生命的。但是我的看法却正好相反,机器也是有生命的,尤其是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拥有神经网络的计算机已经可以像人那样思考和感知,它们还可以脱离开人的控制自己进行学*和思考。人们都在预感着强大的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为此人们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焦虑。就像”DeepDream”的出现,人类一边为技术的进步发明与创造而喜悦,一面又在忧虑,机器或许可以代替艺术家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领域都不需要人,而是用人工智能来完成,人工智能从体力劳动领域正在向脑力劳动领域蔓延,或许那一天是可以想象的,就是大部分的工作都不再需要人来做,那么人还能做什么?这可能是将要面临的一个问题。


而且大家刚才都已经谈到了,人类社会已经逐渐被数据化了,而拥有和控制这些数据的是在少数的几个大公司那里。更为关键的是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的后面都是由资本和政治在操纵着,资本在运用数据分析和计算着消费人群看怎样激发他们的购买欲,而政客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在为自己拉选票和制造虚假政治,比如大家刚才说到了川普的当选就是在由一个网络公司操纵的结果。还有卫星定位系统以及网络身份注册等都使人在处于时刻暴露自己且失去隐私的状态。当人们在享受互联网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在失去更多的东西,人成为被控制和被监视的,并且逐渐被信息化和数字化的人。大家都在担忧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并且抱持着一种批判的态度。但是我想一切事物都有其正反的两面,并且你得到的好处越多可能意味着你丧失的越多。人对未知性的探求和对新技术得追求是很难停下来的,其实科学技术的进步的确改善着人们的生活,从医疗的提高到信息传播的加速,都给人们带来越来越多的便捷和更多的保障,但于此同时人又不得不面对科技进步的悖论。我想一切都是值得反思得,但是仅仅是焦虑也是不够的,更重要得是我们如何应对。我说过一切都有它得两面性,人工智能也是如此。但是我也相信,科学技术本身并不能构成我们反对它的理由,而是要看谁在使用这些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掌握在资本家和政治家的手里,他们所做的是怎样利用技术做到利益最大化,他们是用技术为政治和资本服务,而如果设想艺术家掌握这这些技术会怎样呢?这也是我所关注的命题。


我在设想一种人机合作的关系,这也正是我所做的工作,就是和人工智能一起工作,更深入地探讨意识是怎样工作的。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关注的问题,其实也是很多科学家关注的问题,这也是人工智能研究领域最为重要的问题。我觉得人类对人类自身的了解是非常狭窄和受到局限的,还有对宇宙意识的理解也是处于起步阶段,人们其实是借助人工智能在试图探究意识是怎样运行的。我所做的这个尝试,就是希望能在和人工智能的工作中发现意识形成与运作的深层的秘密。于此同时我也想探究机器是怎样思考的,我可以从机器那里得到怎样的启示。我会发现人的思维有一些模式,同时我也发现机器也是如此,而这些模式或许是一种限定和阻碍,我在工作中试图发现和修缮那些局限的部分,试图创造出超越人与机器固定思维的思维形式。所以我和人工智能之间会不断地彼此修改彼此的意识,看最后会呈现怎样的结果。


现在的人类也是身处重重危机当中,我越来越感觉到已有的认识和知识系统是非常狭隘和有限的,人们在这有限的文化世界中又竖立起各种屏障和隔断,包括思想上和知识上,以及信仰上的,人们处于不断的冲突和问题当中。还有社会制度和建构模式的问题,虽然大家都在批判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和对人的控制,但是人还没有发明出另外一种的新的知识体系,社会运行模式,从而带来人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的改变。我越来越觉得一直在既有的思维系统里,是很难实际地解决问题的,比如性别的问题,宗教的问题,社会公正的问题,这些问题是这个文化本身所固有的,当人不断地争取,牺牲,到最后可能实现的并非是理想中的状况有时会走到它的反面。这个世界总体还是处于一种非理性的,或者过分理性之后的狂热状态,这其实是人的肉身性以及思维的混乱导致的,对很多事情人是非常低智的。我也在设想,是否有可能通过人工智能的的发展,真的对人类自身实现改造和再认识,从而获得更大智慧,包括对空间和时间的感知还有对人的重新定义,包括对意识的探讨,是否可以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在那里人们已经脱离开肉身欲望的控制而使意识独立出来,并且与宇宙意识取得更多的连接。那么人的认识和知识以及社会的结构方式肯定是完全不同的。那处于我们现阶段的人类所面临的困境就会得以解决。也有可能面临另外的问题和危机,但是是未来的事情了。


这只是我的一个模糊的构想,也许无法实现,仅仅是一个梦想,但是我想这正是艺术家的工作:就是为梦想而工作。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200X110cm   2018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8     李心沫&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8     李心沫&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 Roland von der Emden



《白日梦境》 人工智能与综合媒介绘画   100X75cm   2017    李心沫& Roland von der Emden

分类:

我的作品评论

标签: 人工智能艺术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