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 | 网络投票三问
发表:2018-06-06 19:22阅读:54


形形色色的网络投票页面

网络投票三问

范美俊

  借助发达的网络信息,现在的美术活动常搞些投票互动。这种超越地域的举措可以奖掖先进、积攒人气和扩大影响,既是社会美育的有益补充,也是过去的投票箱、意见簿的功能所无法比拟的。不过,某些投票似乎正在走向反面,这里不妨抛出三问。

  一问:对投票者进行过资格审查吗?这关涉参与者的代表性。

  一些重要会议往往会进行资格确认,审查与会代表是否符合规定条件并按照程序产生。美术活动的网络投票显然没这么复杂,但投票者的代表性也是一个问题。就我观察,不涉及公共利益的评奖评优,很难调动公众参与。特别是一些社会培训机构搞的青少年书画赛,旁人未必有兴趣,但对学生家长有杀伤力,似乎娃娃未来的成败在此一举。有些候选者也真是厉害,得票嗖嗖嗖就上千了;你厚着脸皮、喊破嗓子、亲朋好友都问候遍了,几天下来也不过百来票,还是被人家甩出几条街。这样的投票看似公开、公平和公正,其实只剩下公开了。因为不少投票拼的是家长的人脉,其实他们本应该回避的。我经常批评学生写论文,一个问卷的采样不到50人,即便数据不是作假,这样少的采样能有广泛性、代表性?就如一个差生班,怎么也能选出一定比例的优秀生,但又能算多大成就呢?不就是包下金色大厅唱卡拉OK,顺便给自己颁个奖“载誉归来”吗?

  二问:投票是负责的吗?这关涉投票后的结果公正。

  投票,是以负责任的态度反复权衡才投下庄严的一票吗?在我看来,更多的恐怕还是受到亲情、友情甚至是上下级关系的绑架,而且投了就撤,丝毫不会关心水平。毕竟,大家都忙。女儿所在的高一年级组队参加英语演讲比赛,家长群因为一个拉票链接兴奋至极,一天到晚“闹麻了”,有点像“非典”时期报感染人数那样及时统计票数。我夫人也挺上心,天天追着问。我没忍住,就说:“没投,没意义!”结果她“毛”起来了,说我不关心娃。几天后,群里抱怨:“咋投不起了呢?”技术派回复:“估计人多网塞,建议夜深人静时错峰投。”再两天,群里欢呼:“可以投了,雄起!”结果又没几天,页面打不开还弹出消息:“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经用户举报,发现此内容涉嫌诱导关注。”最后,各校的二十多支“战队”,赛没赛、谁得奖了完全不清楚,只记得那些天投票的兴奋与怄气了。如果单词都念不出几个,会因“自嗨”的高人气而得奖?大家也算明白了:逗你玩呢!说不定,人家看准的就是爱娃爱得自私的家长一定会为孩子打气。

  第三,投票的赢家是谁?这关涉到活动的组织目的。

  民间艺人耍猴,存在着只赚吆喝不赚钱的情况,而现在却是只要能够赚吆喝就能赚钱。网络时代的人气、流量可以变现。有些公众号喜欢弄一些耸人听闻的内容,打道德、法律的擦边球,目的就是圈粉营销。耍猴人爱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而美术活动的网络投票,捧钱场的赞助者不缺,捧人场的参与者更不缺。稍重要的评选,则可能成为贿选、寻租与灰色交易的温床。最简单的做法是找“水军”。某地评文化名人,有人退出且爆出助票有偿协议。怎样助票?或许是不再是人工投,而是机器人或后台操作。因此某些候选人一夜之间涨几万票也就不要大惊小怪了。如果投票还收集个人信息,链接博彩、春药等非法广告并暗含木马,则会陷投票者于危险。任何评选都难以保证绝对的公正,但某些评选本身也是问题,甚至会对大众产生误导。2015年,文化部整改文艺评奖过多、过滥,原各类全国性奖项41个取消25个,大大减少了暗箱操作与利益交换的可能。

喜欢看黄飞鸿的电影,不时冒出的“广东十大杰出青年”给人无厘头式的快乐,总像是在讽刺什么。看似民主的网络投票,在某些“聪明”人手中变得别有企图,变得没有代表性、公信力与专业性,不能选出真正的优秀,也不能考察到社会审美趣味之变。

(载《中国书画报》2018年5月30日,第21期,第5版“国画·言论&视界”)


分类:

艺术批评

标签: 投票 网络 三问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