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物馆《心灵的风景;十八至二十世纪英国风景画》
发表:2018-06-07 19:54阅读:305

 

 

 

康斯太勃尔的那张画,并没有画完,树和近景的地面还没有画完。但是却并不影响整个画面,因为远处的细节与光影已经非常完整。

 

透纳的水节全部是白色,模糊的几个人影,现代感极强。在那个时代,他已经做到了。

 

惠斯勒的烟火,也是极其现代感,在那个时代,真的是被评论家批评“对公众品味的侮辱”。

 

那棵英国橡树,很喜欢,看见风景画,我就想起上学时学*油画风景时,那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师,看着我的写生树,说画得像白菜一样,然后就是不教我怎么画。于是从此每到画展看见欧洲油画的树,我都会仔细的看,当看见风景画家科罗的画以后,我就明白树要怎样画了。

那个女教师不教我画树的原因是,她说:你以后是可以画出来的。

我对能不能够画出来,根本不在意。人的志向不同。

 

跟我一个导师的师兄启明微信叫我去看展《心灵的风景:十八至二十世纪英国风景绘画》,当我看着一张风景画时忽然想到喜欢的俄罗斯画家列维坦的画,结果师兄说春节期间展过了,我差点吐血。他赶紧拿了展览画册给我,好在,只有克拉姆斯柯依的《无名女郎》和列宾的《托尔斯泰》,希施金的森林和列维坦的风景都不是我最喜欢的那几张。师兄说,别难过,直接去俄罗斯看。好吧,找个机会去莫斯科。

 

 

分类:

文字

标签:
@通知:
前一篇:
后一篇:端午修禊仪式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