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只有“阶分”
发表:2018-06-15 11:06阅读:254

苏坚

 

近日读到批评家杨小彦先生的一篇短文(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75173),他谈了一个“趣味专政”的话题,我很有同感,也基本认同文章的立意、文意。估计大多数读者跟我有一样的读后感,因为这个问题对于大多数人的成长背景而言,既有历史感,也有现实感——放眼当下你甚至就已经是一个不知不觉中的趣味受损者乃至趣味被剥夺者。

 

所以我一直坚持说,文化艺术领域中即使阴谋、阳谋可以成为一种“论”,也要具体考究“立论”社会之制度形态及实质,因为,这涉及到趣味的“专”和“允”之间的空间、幅员宽窄,也就是“自由度”问题,既涉及“元理论”研究、接纳,也涉及“小技术”研发、实施。就此,我近期恰恰就也写过相关专栏文章,比如发于本刊的专栏文章《审美是一种权利》是“元”话题,发表于中国美术报网的专栏文章《“审美问丑”也是技术活》乃“技”话题。

 

先放下“技术”不说吧,从“权利”的角度,理想的状态是人人平等,如果加上“人人都是艺术家”成立,艺术领域的理想状态就是“人人都是平等的艺术家”。但很遗憾,非常非常地遗憾,即使技术上已经基本解决“世界是平的”的新时代,从“专政”的角度看,我们还是处于阶级社会,西那边叫资本主义社会,东这边叫社会主义社会。

 

说到此,不得不说,我有不完全认同杨小彦先生文意的地方,比如文中这一句:“其实,趣味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尚或不那么高尚之分。艺术也一样,只有不太好的艺术,却没有错的艺术。”

 

“趣味没有对错之分”,我举手同意,但接着又说“只有高尚或不那么高尚之分”就前后矛盾、起码是立说含混,在汉语语境中,高尚、不高尚显然含有对、错的判断之意;同样,“没有错的艺术”我举手同意,但“不太好”就是“有点错”嘛。不知道杨小彦先生真实意思如何,我希望只是他一时表达的笔误或是想得太过婉转反而说不清楚,因为按我对他既往的“阅读”理解,他该是只说到“(艺术)趣味没有对错”就说完了意思。到底何意,很想看到他的下回分解。

 

高尚和不高尚,是一种“道德评议”,对和错,看严重程度,部分可以归到“道德评议”,部分可以归到“法律审判”,这两者我一直都关心,乃至对于后者有过用具体打官司行为进行辨识的尝试,而对于前者,我打笔仗也不少了,但事实证明笔仗就是笔仗,自己可上瘾,却基本无碍艺术及其趣味。

 

我们知道,相当长时期甚或一直知道,关于趣味问题,阶级和专政联系起来,本质上就可能会导致一个广义地以“道德评议”、狭义地以“法律审判”为依据上升为阶级专政乃至阶级掠夺的后果。所以在趣味问题上人们——任何阶级——才有对民主、平等、公平社会之假想。而抛开假想、空想社会,现实中即使相对满意的民主、发达社会,用高尚或不高尚之褒贬进行“道德评议”也是行不通的,只能说诉诸狭义的“法律审判”之标准更理性、恒定、可靠一些而已。

 

当然,以现时社会状况观察,“阶级斗争”的观念早已薄弱,阶级社会里,“阶级”的概念也跟着薄弱了,社会学研究中,阶层、分层的概念更合适一些。

 

也就是说,我认为:艺术只有“阶分”。也可以说,艺术只有喜厌之分,甚至喜厌都谈不上,只有需求之分——因为有些阶层、阶级连谈喜厌的基本条件都没有,只是最低层面的消费需求乃至免费需求。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强调“审美是一种权利”:一审美往往总是无罪的;二首先要保证基本权利得到满足。

 

这个分法很有现实依据,更有现实意义。无论阶级也好、阶层也好,就算抛开“政治权利”这层太浓的意识形态不说,从资本的角度,比如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的“趣味专横”可能性更大于无产阶级。

 

就我个人的体验、体会,关于趣味的喜厌、标准问题,肯定涉及:第一,“专政”因素,但这是可遇不可求的问题,干脆先免下不说;第二,艺术史标准因素,就是个人读书、工作经历以来一直自觉不自觉地知照着的所谓“艺术史内在逻辑”标准,这个很复杂也撇下不议,而且我认为严重地也跟我接着要强调说的第三有关,即,我恰恰就是一直怀疑权力专政和资本专横的人,这就包括对“艺术史标准”的怀疑,如果说旧时代权力专政严重影响艺术史标准,现当代则资本专横严重影响艺术史标准——富豪、明星、大藏家们主宰乃至操作“艺术趣味”已经不只停留于潜规则了。所以,巴塞尔已经坐落我脚边的香港好几年了,我一直没兴趣去观光这场豪华的“装修艺术”大博览,相反,我给新民周刊专为此事写专栏时,还写了一篇唱反调的《艺术去了富豪榜》。

 

作为一位大学里的艺术从教工作者,我遇到学生关心最多、也是我本人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是“什么是好艺术”,底下之意就是杨小彦先生提出的“趣味高下”问题,换为更多人关心的话题就是“艺术可不可教”,更令我尴尬的一点是,很多学生提这样的问题其实还没想得那么高尚、高远,他们可能只是想探测“怎么样做”能让我打个高分。对这个问题,如果意会到学生用意不良,我会不好气地回应说:你们要是说拍卖行、博览会里高标价的就是好艺术,我要早知道,还呆在课室这傻傻陪着你们闲聊干啥哈。不过,由于职责和责任,尽管深知现在非常实际、精致的很多学生并不感兴趣进而有感知力去理解,我仍然会展开说一说在对艺术及其趣味的理解上,我如何看重阶层平等并愿意用更多的开放姿态与同理心去尊重底层、弱势、边缘群体趣味的信念和主张艺术应该诚实面对身上、当下生活的理念……

 

(注:本文为《艺术市场》专栏“无坚不批”最新文章)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