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艺博会:你必须心生邪念 看不懂才有收获|高宏
发表:2018-06-20 22:46阅读:105

文/高宏

带着故乡,在巴塞尔寻找陌生,辨认自己

酒店的大厅里各种报纸上都印有大量的巴塞尔艺术作品的信息,还没有一睹巴塞尔的真容,就闻到气息,这种气息虽不及街头看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比赛那样热情洋溢,令人激荡,巴塞尔的人与德国人对比明显,这里的人在街道上大声地说话,大声地笑,德国街头的人都是沉静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在街道里喝酒,抽烟,聊天,生活悠闲,眼睛里的笑容不散,只取悦自己,满足世界。

巴塞尔的大公交车和这里建筑一样醒目,哥特式的教堂就在现代美术馆的旁边,那四块大钢板的雕塑醒目地标示这儿是中心的位置,因为一路在大巴上行走,到巴塞尔看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黄昏。

每个艺术家来巴塞尔不是观光客,都是带着自己,带着故乡,在巴塞尔辨认自己的。这不难理解,海德格尔有黑森林里的小木屋,本雅明之于柏林,博尔赫斯之于布衣诺思艾利斯,波德莱尔之于巴黎等,他们都有一个具体的地方释怀,对这个地方咬牙切齿过,然后行走天下,如一列火车穿过沿途的风景,短暂地停靠在各个站台上,我住进巴塞尔的酒店,也是在抵押过去的生活,追逐自己,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寻找陌生来的,得心怀感恩。

我的内心在这次远行中一直涌动着激情,尽情地找回热情,去除抱怨,去的几个城市都在不断地补充能量。一些河流是清澈的,一些河流是浑浊,但你一定要在这些镜子里看到自己。因为一些风往南吹,一些风往北吹,一些风是往自己身上吹的,都没有错,爱因斯坦说:万物之间,有一个稳定的常数,此刻我对自己说,往前走,试着赞美你看到的,不让它们损毁最好。

不论怎样看,怎样想,不忘初心地往前走是最好的自己。如此,如此,我想巴塞尔不会让我失望,渡自己走出过去,渡自己到新视觉领域是我所向往的。2018/6/16

艺术是思考者的残疾

赞其美而悯其痛

世界需要巴塞尔

莱茵河上漂流的人,将整条河水压在身下,是河水选择巴塞尔这座城市,还是巴塞尔这座城市选择了莱茵河,一个不大的城市有世界上最好展览会的地方,让人记住。

在我心里巴塞尔艺术展大于巴塞尔这座城市,当你真的目睹全世界艺术的真容时,震撼和丰富让人的眼睛应接不暇,人类现在拥有的艺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都有,艺术在这里把观者压在下面。某个时刻你会觉得头疼,绝望,问题是自己又享受了这种绝望,艺术在这里并不孤单,灿烂得如看天边的彩虹,当你把自己按回心里时,只是在看,视觉的营养太过充足,你不知如何叙述,只好一个一个地看,喜欢的面前站一站,不论吸不吸引都要继续往前走,每一件作品都有慧根,你不知应该注意那一件,结论是上帝的殿堂最大,菩萨的庙最小,你如尘埃的存在还要冷冷地叙述着。

巴塞尔至今为止这也是我看过最丰富多彩的展览了,你要的形式视觉都有,你不要的也都有,当天下视觉汇聚一堂的时候,选择就是创造力,自今日起你被艺术所劫,改变是你要做出的必然选择,只要改变就会知道昙花有多美,艺术有多么让人绝望,倘若你要自我囚禁,就不可能写下,画出高的规格。最少巴塞尔告诉你,一旦创作成了*惯,你一定是活在小情调之中,现在艺术不是什么善良的东西了,艺术是思考者的残疾,当代就是在生活的现实里发现抽取共性特征,你若没有敏锐的观察力,没有勇敢的头脑,你一定是被淘汰的对象,当代反应的是社会权力,人的心理状态,装置,影像作品占多数,不论怎样你还是能辨认出他们的背景文化,辨认出他们心里聚集的雨水,究竟能掀起多少波澜,要看你聚集下多少能量,二看你后面的财团的实力,这种实验性东西不一定是艺术,一旦加入资本一定是艺术的。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对我是一封迟到的信,但也不是太晚,你若想改变,一定要做好视觉和心理的问题,要清除*惯,必须要爬过这五十年的时差,必须把自己的心灵擦的锃亮,还要能指出世界的问题,把自己摁进水里呼吸活下来,只有从自己眼中一根一根拔出自己的时候,或许可以驾轻就熟。

巴塞尔让语言失语,你看不明白,你也不可能看明白,总之这里的艺术肯定不是花鸟鱼虫,不是写实的古典主义,这里的艺术是思考的,观念,社会人文关怀的,观察,发现,心理分析,批判等精神大于艺术本身,社会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这里都有,世界需要巴塞尔,巴塞尔也需要世界,巴塞尔艺术展就在莱茵河畔,背景是瑞士银行,巴塞尔不会无所依存,这视觉的盛宴正在丰富世界,编写世界,反复打量着世界,爱就是赞其美而悯其痛,巴塞尔艺术展览会责无旁贷。要感谢的是朋友能带我来巴塞尔看看。2018/6/17

巴塞尔艺博会:

你必须心生邪念 看不懂才有收获

在巴塞尔我要靠近了什么,最明显的就是艺术,我很知足,和朋友一起散落在大厅里,手捻念珠一边看,一边想,两边有时对应,有时联系不起来,我怀疑自己是不是长歪了,眼睛一直在感叹岁月,如这巴塞尔天空乌鸦的叫声,每一件艺术品都在得罪着现实,不知乌鸦的叫声是!还是?巴塞尔艺术展会明显为你打开了天窗,但你还没有学会把西边的太阳搬到东边。

我在大厅里看艺术,如同翻经卷,一页一页地翻,一页一页地看,每一件作品规则不规则地摆放在你的面前晾晒,我不是读经的和尚,心也不是心如止水的人,更不是眉清目秀的尼姑。我是用心的裁缝,用心的农夫,是田边勤劳的毛驴,莱茵河桥头上牵马的妇女雕像见证下我的想法,我不想做莱茵河河水里觅食的野鸭,愿做天空翱翔的燕子,飞的时高时地,知道什么时间返回家乡。我在展厅里专注,在莱茵河河畔遥望远方入神。

艺术这东西今天不在脚下,也不在天堂,在罪恶的脑门里,心里犯罪但眼睛还不能瞎,谁在十八层地狱救赎谁,谁在罪恶的天堂救赎谁,艺术里跪不下合十的众生,要把欲望放大,要么像火山一样爆发,要么如天空的惊雷大雨滂沱。总而言之你的前世今生是干事的,造反的。

艺术的事情在这个时代是谎言,但艺术是真诚的,我的能力为巴塞尔号不准脉,看巴塞尔的艺术你不能心静如水,必须心生邪念,要有看见不一样的天空和地狱的能力,方可渡得自己和普渡众生。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博览会,已经是当代艺术的一盏明灯,年年都在擦洗世界的心灵,年年让一些艺术家的近视度加深,艺术是各种各样的,做人的做人,做鬼的做鬼,艺术家不能把自己的船划的太远,苦海无边,艺术就在身边的事物里,找到的叫悟性,找不到叫愚人,两者都可渡自己上岸,时间问题。

让我再看一眼巴塞尔,明天就没有了,艺术是金,是天边的太阳,月亮,要学会舍得,舍不得不成,如果你要祥云,就不能得流水,在巴塞尔艺术是赤裸的,披上袈裟超度不了当下的灵魂,让莱茵河的水再翻翻这些艺术的经卷,让巴塞尔教堂的钟声超渡超渡远方,在雨水下淋一淋,晒一晒现实,在2018.6.17日,你用一整天时间在整理整理展厅里的艺术,从什么地方来,还是要回到什么地方去。

把艺术的事还给艺术,离开巴塞尔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那几块消化不良的石头慢慢消化,看不懂才有收获,当下观念难获得,对应物更难获得,不审判自己,不放逐自己,不卑不亢地往前走最好,莱茵河不撕裂两岸悠闲自得,来巴塞尔不是惩罚自己的,背负金文走向回家的路,能做出一些调整不迂腐最好。

此行获得太多,信息量太大,待来日慢慢消化,最后要说的还是感谢,感谢,要有太多的感谢。2018/6/18

(文中图片均为高宏手机摄于巴塞尔)

- END -

高宏

1970年生于陕西横山县沙沟村,独立艺术家,现居于北京宋庄画家村。

重要个展:

2010年,“爸爸的大油画”高宏大型十年油画作品展(今日美术馆);

2012年,大地—高宏2012油画展(中国美术馆)。

2017年, 生命·状态——高宏水墨精品展(中国画院香山美术馆)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