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中的真实---说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发表:2018-06-23 14:03阅读:74


——罗伯特-雷曼的白之极简艺术

我们的《道德经》里说虚室生白,难道说的雷曼(Robert Ryman)的白之艺术,或者说大象无形,大音稀声说的是这种高冷而不容易被常人接受的艺术,或者是曲高和寡的艺术样式,我们想到的陶潜是会南山寄空琴的,无弦琴是什么的声音,有多奇妙,至高的音乐是无声吗,象贝多芬那样无声的情形下谱出的曲调是无上的,充满生命的感受,或者是温馨至爱的心声吗,至上的艺术是无形甚至是无色吗。我们又想到的是此时无声胜有声,那么伸延开来,可以无色胜有色吗,在我们通常的看来,黑色还算得上色,白色可能被看着无色,我们东方的空间色彩理念中有计白当黑,而这些东方原本固有的理念,在西方的艺术者手中,似乎玩得有点心跳,罗伯特-雷曼的白之极简,自是不同一般的。

但是我们能够理解一个常人不容易理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的奇妙之处,其实不完全是在虚空中的真实,而是有着西方有自来矣的技法与思维理念,他们的哲思所构成原理。重要的是如何画,或者是如何弄,每个个体的性格,特征,独特之处,还有他的与时代相合拍的因素,就象陶潜说的“独树众乃奇”,雷曼正是在他人不曾到之处,或者是在他人不曾着力的色域之处下功夫,而且成绩斐然。

马克-罗斯科用的杂色,罗伯特-雷曼用的纯色,当然,他们在主要的作派下,会变化,雷曼虽然主用白色,其实其它色也是在辅助中,或者成为暗色,潜沉在白色之底,当然其它色素会露出,会浮上,甚至成为一个耀眼的区域,比如一块绿色,似乎象是一块雪中之碧玉,一切联想是可以存在的,关键的是作品的形式的解读的灵性,虚性,空性,伸延性,而不是实性,限制性。

雷曼是保安出身而成长的画者,艺术家,首先他作保安的目的是为了艺术,所作的保安之地,其实是艺术场所,这使得我想起我曾经混迹过的大芬村,那些保安多半是画画的,只不过他们不入公司或自开画室,而是一边干与艺术无关的活,一边想着干艺术的活,而他们这类的人干这种艺术活往往自由潇洒些,不拘于商人购买者的要求限制,这种作风正是美国雷曼成功的原因。

现代艺术不仅有与早年的现代艺术的关联性,也与印象主义的风格息息相关,当我们观看雷曼的作品时,不仅可以追源到康定斯基,马列维奇等人的某些白色艺术风格,亦可以从他的笔触形状溯源到凡高的那些曲线的笔触,比如凡高的柏树作品的天空的那种云象的笔触,仿佛又出现在雷曼的作品的中,雷曼只是没有现实生活中过多的具象,但他确实是在表现真实,以他的理解与情境的感觉。

单色是可以联想伸延的,在中国的东方色彩理解上,墨(黑)虽为一色,却分五色解,五色是多色之意,并无实数,黑色的对立面的白色也能够分出五色,联想与调和皆是如此,这也是雷曼艺术理念的高明之处。一旦有个性有方向的艺术理念确立,知道怎么做,余下的就在这种单一的体系内变幻运用,产出风格同一而多姿的作品,成为一个经典的系列。

雷曼的白色系列里包含了一种源自凡高等人的笔触的曲线的浮雕感,厚度,聚合感,堆叠,交织,排列,复盖,继承者的笔触的底面,与现实的真实没有距离,只是隔着不同的探索层,他们总是所知结合所见(关于贡布里斯的知与见的问题),而不是分裂成知与见不能融合在一个运用中。

与一些主黑色的艺术家比如基弗不同,雷曼主白色,某种原因是画者所处的生活境遇相关,虽然美国参加二战,所有战争在外地进行,美国是世外桃源般,其国人总是在轻快而温馨的境遇中生活着,这种生活经历的人,内心里是浓郁的不多,飘逸的多些,而白色是主飘逸而轻快的,而且我们看到雷曼的作品里,白为主色外,绿色的小块,温馨的黄,朱,纯正的蓝,也是如金子般的少含量地存在在他的作品中。

难道人们观看总是要来点沉郁吗?其实凡高的画,在后期是灿烂明亮而轻快的,黄是他的主色,充满的张力,向上力,也总有少含的其它色,包括黑色的含入,增添一点沉着,这种风格同样出现在雷曼的作品里,边缘的灰,黑的线框,底面的杂色,皆在加重色的重量,不使画面过于轻飘,浮化。但是雷曼这种色的选择奠定的是张扬,上升,明快,温馨,生命感的作品主调,与其国家境遇,人们的心理语调是相合拍的。

至大至伟的东西皆在有分寸的极处,这个当然在于画人的高妙的想法,还有笔法的高妙的运用,不是乱弹琴可以做到的,无弦琴是雅人的专利,平庸者是不可能用的,高冷的艺术形式也是这个境地,画者的心灵的理性,灵性,聪慧的意味,皆会对他的作品增色,关键是人的问题,然后是的手的问题,而他处的时代与境地也在起作用,艺术的土壤,老一点的艺术理论比如丹纳在《艺术哲学》中也表述的非常清楚,而且对于现代艺术来说同样有用处。

雷曼知道寻找自己的艺术栖息地,并找到自己的主色,在那里成就自己。

说他的画能卖上亿是方便的说法,事实上是在引导我们注意他,探寻他的艺术的奥妙!

若观看纯白的作品有联想处,那么是白雪满天的世界,喜马拉雅山脉的风情,还有那首唐人的《白雪歌》,早梅,樱树,冰山雪莲,两极,---一切皆有可能,因为抽象的真实艺术,没有准确的限定,这正是艺术观看的奇妙之所在。


分类:

艺术随笔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