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工作需要开创精神
发表:2018-07-05 15:17阅读:32

  前人所建立起的学术体系,一方面为目前研究工作提供诸多便捷。另一方面,如果对其过于依赖,又极易造成思维束缚。当代的理论家,更应该努力冲破前人成就的藩篱,去构建探索更适合于当代文明和未来发展的学术体系和研究方法。

前些日子我还写过一篇文章《学术研究不能只朝后看》,指出艺术理论家的职责不应只是注解过去,还需面向未来,承担更多的创造探索与文化引领责任。当然,任何创造性工作,都不能完全脱离于丰厚传统沉淀而另起炉灶。在美术理论领域,对历史资料进行整理与注解,便是创作不可缺失的前提条件。但是,如果理论研究只停留于前人的思维框架之下,不敢以全新的视角与思考方法审视问题,就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不妨先弄明白美术理论研究的宗旨和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前人成果做注脚吗?或者仅仅以背书的方式倒腾术语词汇来显示自己学问高深?当然不是,从事任何一项文化事业,都应该先有积极开拓进取的心态,应担当起一份推动文明进程的使命与责任,美术理论工作更应如此。即便美术史研究的重点是对古代遗存图像、文献资料的注解,也应该用创见性的思考切入实践,而不是受制于前人预设好的思维模式。即使诸多第一手资料遗失,不得不借助于古人研究成果,也不应失去以批判视角展开独立思考的勇气。

美术理论和美术史研究虽然主要是回望过去,但最终目的却是服务当下。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漫长人类文明进程中遗存下来的大量图画、实物和文献碎片,但由于文化环境发生剧烈变化,再加上诸多背景资料丢失,普通人很难通过与这些遗留物直接对话,建立起和往昔文明世界的精神联系。这时,就需要专业理论工作者利用自身的知识和职业素养,承担起注释、解码工作,重新构建当代文明与远古世界的完整延续。必须认识清楚的是,在今天这个社会主体文化向大众化、平民化转向的时代,理论家的工作不再是象牙塔之巅的孤芳自赏,而应该是紧跟时代步伐服务于社会公众。在此情形下,如果还以与当下文化语境脱节的过时语言和思维方式从事研究和展示成果,岂不是违背本来初衷么?

从历史发展规律来看,任何一种文化事业都必须面向未来、开拓创新,才有可能更好地延续传统、将人类文明推向新的发展高度。正是因为前辈学者经过艰苦努力奠定的学术基石,才成就今日世界的文明兴盛。同理,今天的理论研究工作并不仅是服务当下,而更是在为明日世界打基础。如果当下的理论家们躺在前人的成果上安享其成,只愿做一些无足轻重的注脚工作,又怎能担负起引领和开启未来的重任呢?很显然,不思进取就意味着倒退,如果不能取得突破进展,必然会导致文明进程停滞不前,到时又何颜去面对历代先贤呢?

当今的理论家之所以无需白手起家,是因前辈学人留下系统的研究成果,这就如同取之不尽的知识宝库。然而,无论是东方的书画史学、金石学还是源于西方的美学、艺术史学,均存在诸多文化视角和历史局限性。任何一位前代学者,都不能拥有我们今天这样广阔的文化视野,缺少当今社会特有的便捷通讯、海量信息资源、高新科技手段和考古发现成果。事实上,前人所建立起的学术体系,一方面为目前研究工作提供诸多便捷。另一方面,如果对其过于依赖,又极易造成思维束缚。当代的理论家,更应该努力冲破前人成就的藩篱,去构建探索更适合于当代文明和未来发展的学术体系和研究方法。

就当下中国艺术界的现状而言,表面看上去繁荣兴盛,但实际上面临诸多困境。创作疲软、创新乏力的责任并不只在艺术实践者身上,更深层次因素是理论建设的无力、知识系统的陈旧。比如,在中国书画领域,理论家们只会反反复复得倒腾古人画论,写论文旁征博引无所不谈却看不到几点新意;而在“当代艺术”方面,始终无法摆脱西方话语模式,没有人能建立起独立自主的当代美学理论系统。追本求源,正是因为理论家们没能担当起时代所需的文化引导责任,才导致眼下艺术创作的种种困扰。

在这张扬个性、崇尚独立人格精神的时代,理论工作者更应该从前人成果中吸取养分、获得启示,努力建构属于自己时代的学术高度,而不是受其束缚。今日社会科学、经济的飞速发展,本身就为思维创新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条件。生活于斯的美术理论工作者必须与时俱进,充分利用技术进步带来的诸多便捷,带着一个现代学者应有的文化使命走向探索之旅!只有如此,才有指望在未来开创一个全新艺术和文化盛世!

本文发表于2018年6月16日《美术报》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