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圈子还真不大?
发表:2018-07-13 10:19阅读:363

苏坚

 

【按:本文以《艺术奖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为题发表于《艺术市场》最新一期“无坚不批”专栏,本博原文。】

 

刚不久,有个含“AC”字母的中国当代艺术奖项颁布过了……普及一下,所谓含“A”或者含“AA”者,不是说某奖档次有多么地“A档次”,或者重复两下就“A档上的A档”啦。关注当代艺术这么些年,说实话,一年一度也好,两年一度也好,“鳞次栉比”的奖项一“排比”开来,你不麻木都不行的,更何况——最关键——看下来你不得不感慨:这个圈子还真不大!

 

艺术史都说得明明白白了,艺术的质量成色,不在于是否获奖或是否在皇宫里走过场、是否在大会堂墙上高高挂着、是否跟大企肥资(本家)千联万姻……等等所谓“豪秀”。所有试图标榜自己“最”的,其实是自己最不厚道:你说的是艺术呢不是称肉呢……以为把那些有明码标价的、显要位子上坐着的拎过来排排坐分糖糖就“最”了啊?

 

本来,我向来的态度,一般只对行政权力过度插手人民大众的文化艺术生活的作法比较排斥,觉得基本上人的文化生活都处于“思想福利”层面,应该以自由放松充分享受为最佳状态,好的思想分享状态才有利于创新和扩散,进而赐福全社会全人类,这样的好事就应该适用不但“法不禁止即可为”、而且应该权力的手主动抽离越远越好。

 

但是,这些年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展露的事实和提示的问题是,有越来越多的私有大企、媒体打造的平台,其对民众生活的牵扯面和影响力越来越大,提出了一个“平台越大社会责任越大”的问题。这就要求大平台所作所为要有高标准,给社会公众传递正能量价值观,而不是仗着我是私人钱爱怎么样、能怎么样就怎么样,甚至还背后故意埋着潜规则玩“圈子游戏”。

 

“AC奖”就留有这种嫌疑。浏览了一下各奖项提名、奖名,总有似曾相识、哥朋弟友的感觉:有些人不就是这个艺术奖各届曾经的评委会主席、评委、委员什么的吗?这些人之间有的不是诸如你“策”我呀我“展”你的紧密合作、频繁互惠的关系吗?岂可公然在台上过去我奖你、今天你奖我、明天你我相互捧场共乐乐其乐融融也?

 

最坏的、当然也“最理想的”解释是:规则里没有这些规避项嘛。所以,我不得不猜测“背后故意”——这是最坍塌的“人设”!

 

若除去这些,要找唯一合理的事实依据,我只能说:圈子还真不大,找来找去、看来看去无可选……就这些,总得上菜哈。可我的原则问题仍然有:若一场预设着要响亮开台的“盛宴”最后只能碍视听、伤观瞻地撕下价值观不管不问,这饭桌不“围圈而坐”也罢罢罢啦!

 

听说,香港电影圈现在陷入了低谷,前不久的金像奖活动,还因为围绕着成龙“大哥”——呵呵这大哥现在也跑大陆大发展来着——的一句“现在没有香港或台湾电影,只有一种电影叫中国电影”大闹舆论风波。看着这热闹,我心想:香港哈,这山头一目了然看着那山头,有啥好关起门来争个不休的,卧底、警匪总是要拍腻的嘛,你以为全世界处处都是小圈子人人都关心黑帮老大大哥大啊,哪有哪里的电影影行业最终不是靠内容、人才创新布局的,大陆影界这几年小有起色正是打破所谓几大国师几大金刚小圈垄断才立新题材、拓新类型、推新人辈而使得新画面频繁靓丽展映的……

 

也听说,有调弹的是中国当代艺术这些年创新乏后劲、后继缺新人、内容手法失味道……总之这信不信由你。问题是,也许当代艺术这个圈子还真不大吧,但另外的事实却是比起这山头看尽那山头,这个大陆真的足够大,人才嘛,起码每年各高校门口的艺术毕业生也是千万大军滚滚出,咋就不见说当代艺术的景观像他们秀的毕业照那么华丽炫目呢?

 

圈子、江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潜规则——让我也谐音着创造一个词来指认的话可称“亲规则”,就是这种规则通常都在“亲辈”、“亲缘”、“亲近”、“亲情”的基础上和范围内发挥作用。根据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乃至畅销书作家的考究,这恰恰是“中国人”、“华人”最亲好的游戏规则。所以,你看,一个队伍里,无论有从美国跑回来的、加拿大跑回来的、什么发达国家跑回来的,无论什么规则潜得多深,只要人站到台上亮个相,你就摸不着却仍看得见,难怪台湾柏杨那本书要畅销这么多年啦。

 

这些年来,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一定如何和如何要“拥有中国人的脸”的论调,我总是没那么感冒,原因很多一言难尽。但怎么说吧,一个奖项——无论什么形式的奖掖,尽管面相上是奖给“中国人”、“华人”,我认为最核心的价值应该是“奖挹未来”、“奖挹世界”,不是像总奖给小圈子那些“温故而不知新”而是要向全世界展现新人、新艺术、新价值……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