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写书法描了吗?
发表:2018-08-02 11:27阅读:194

苏坚

 

   近日,中国书协主席、书法家苏士澍书法写作过程中写了还描的视频在界内被频繁“传阅”,应该颇让他旺人气的,只不过总体论调上判断,估计不会让身披“书法家”加“主席”外套的本人满意。很抱歉,因为不在书法行业“就业”、“从政”,对本家族这位书法家,我也是撰文要聊这件事才有所了解,所以我撰文观点跟这个“姓氏”无关——也就是说假如苏主席曾经说过或写过“师承苏东坡”、甚至“家传苏东坡”也跟我撰文观点无关,尽管我知道书法家那样“造势”比现在不小心暴露的“描写书法”更让自己在舆论上站得住脚。

 

我上面的话不只是在说客套话、写引子,恰恰说出了部分与“书法判断”有关的一些因素——确实比较复杂甚或说比较庞杂。比如说,无论是使书法学术、专业更纯粹也好或更不纯粹也好,书法行业的传统和流行风气,“就业”、“行政”、“姓氏”等因素就很值得探讨。为什么要有一个“书法家协会”?而且为什么最好要性质是“官方的”或“半官方的”?为什么要进这个会那个会而且最好要“从政”当上一官半职?为什么“官员书法家”、“书法家官员”那么多?为什么那么多行政官员要往书法协会“跑官”、“要官”?是不是有些书法家喜欢在自我宣传中标榜“师承XX家”、“XX家入室弟子”?……为什么人民群众会认为这些跟“书法水准”有关?

 

我马上理解大家要追问说:我们讨论的是专业规范、标准问题,不是说这些外在因素。是,书法美学、哲学理论中,可能确实有强调和讨论过内在、外在问题,对于写书法的人和欣赏书法的人都一样,而且,按道理、甚至统计学上亦可严格考证,更多的人会看重所谓内在的“书法精神”。但是,为什么“书法行会”只是外在问题呢?没有“书法精神”、“内在精髓”的人更容易入会吗?这是不是像当年讨论“内容与形式”关系那样不能简单化、二分法?

 

再回到具体“书法能不能描”这个书写程序、规范问题,也就是书法之所以“有法”、“成法”的某些因素问题。这一点,从正方的论证角度,很容易找到证据和论证的逻辑链条,特别是从传统承传的角度,这就像国画传统里总是有那么多“画法”并积累成为“程式”一样。但从反方的角度,这又恰恰成为同样的证据链条,不就是嘛,“国画穷途末路”、“国画等于零”等论调就在这么个基础上出台的。还有,从制作、欣赏的实际情况和心理因素等角度,情况更复杂。我举个例子,我读书时候听说的,据说是国画专业某个班的真事,也可能是刻意的反讽造事。一位很有名望的岭南国画名家教授工笔画,他非常看重“笔墨功底”,对“吊腕悬肘”的执笔功力,对书写的笔画是否笔直、挺拔要求很严格。班里有一位学生因为功力不够,赶作业的时候,趁教授不在,当着全班,拿直尺架起手来描画线条,特别是直线,有趣的是,为了“偷工减料”,有些灰线还直接用炭笔借助直尺画出来。评作业的时候,该名家竟然当着全班的面表扬这个同学作业“功夫到家”,线描功夫了得,全班尴尬忍笑。后来同行讲起这件事,还翻转版本嘲讽起这个名家来,因为这个名家的工笔画作品市场销路好,而自己年纪大画不动了,很多作品据称都是“家族产业”式制造,勾线、渲染都是家里孩子、媳妇等干的活,名家只是最后签名收货、售货。

 

毫无疑问,程式、规范一定带出“精神”含量问题,集中到一定程度的程式,也确实是很容易通过训练熟练、掌握的,但确实又像上面的例子一样带出雷同化、难判断的问题,专业人士都如此,更别说一般观众了。眼看市面上那么多“似曾相识”、“千篇一律”的书法、工笔、山水作品,你说哪个真好呢?

 

于是,程式化、雷同化难题的另一端,又必须带出一个改变、变化的问题和难题。现在正值毕业季,凡是看过毕业展的专业人士和观众,对国画专业、书法专业的“变脸”应该不陌生了,那位岭南名家的“高要求”对现在这代学生、观众早已不能当笑话听,因为“装置书法”、“多媒体国画”等等挂上现当代旗号的制作法早已上市。拍卖市场上标榜拍价过亿的国画名家,也号称自己不用毛笔画、仅是“指画”也是一流,如果有宣称脚趾画、胡子画、鼻子画也一流的,现在也不值得惊讶,因为当代艺术这头,生殖器书写、作画已是事实嘛。

 

大家应该理解我并没有写偏话题。一般情况下,真正的书法家,因为经年程式化、规范化书写磨练,应该是能达到“一笔而就”、“逸笔草草”书写“胸中意气”境界的,你让一个书法家把一气呵成的书写动作间断下来,通过描画、填墨的方式写书法,还真不容易,既浪费时间、劳力,也憋气憋得慌,这等于要求一个能正常行走奔跑的人突然“精神气”全没了装也装不出来。若反过来,一个书法家如果通过描画、填墨、填补、积痕的方式写出作品,却连行家和观众都辨认不出、只能通过视频看明地认为好,这样的书法家可以认为“独具一格”,起码可以认为是“当代书法”、“行为书法”,现在高等专业院校中已有书法博导级的人在玩反复书写,也有教授专立“书法踪迹学”当学问方向。遗憾的是苏主席不是这一号书法家,不明白或不愿意这样的创作及其意义。

 

所以,我只能推断,“描画”只是苏主席一种练字、写字*惯乃至“一家主张”,而非书写、运笔熟练问题,事实上视频里也只是有时、某处不满意要进行修修补补,其他视频里他公开写自己拿手的隶书也是多有“描画”,而且描画运笔也是正常的书写动作,这就像一个人一次性利索穿戴好出门也行、照个镜子整理整齐美观再出门也行,如果别人认真、负责整装一番,有什么好有意见的呢?若人家这样“在乎美”,既是自我负责的态度,也是社交场合中对公众的负责,是不是应该还要赞赏呢?苏主席的表演视频是在公开场合拍摄的,还是做关爱下一代的“书法进校园”题字,查考其发言,也很主张书法练*者要做到握笔、运笔等书写规范……大家抓住一个“描”字不放,实属本末倒置。

 

查阅舆论,更值得考究的、非本末倒置的问题是什么呢?应该是很多网友关注、质疑的“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的书法学术水平如何”这个问题。我非书法专业从业者,不好做出系统的学术考究,但仅凭欣赏者的身份,我认为苏主席走的是一条“书山有路为径”的成就路数——这已经不是本篇的讨论范围。

 

当然,对于整个这事的判断,无论看内在美或外在美,学术共同体和观众这头,就要好好问问自身的内在认知功力和外在标准积累怎么做好,要好好行使同行集体和个体的“主人翁精神”,要问问面对的是哪一种玩法、哪一号人物、哪一层分档,偶尔或总是描画书写的人,是或不是书法、书法家,甚至该不该给入会、任职、命官进而后续地为之高价“买单”,要把好真实、准确的需求。

 

书圣王羲之当年写《兰亭序》,都留有多处涂涂改改之迹,反而显出书法的“残缺美”和显露书写的“自由意”。想象一下,历史上的多少书法名家,如果计上关在自己“陋室”中的私密书写,多少传世名篇是经“描涂改”而得的?……在时间和历史的流淌中,书法的涵养、学问、功力,总是能被“看得见”、“悟于心”的!


(注:本文发表于2018年8月2日《大河美术报》:https://www.baidu.com/link?url=iMfZm5L7sHv_3AGsBUOM-PmoB29MmJlyBymhnZZGW1H0hQMOiW_QlIy6LAtZm2WR2FYWZCC62ed8IxdOYD_Az_&wd=&eqid=de82f0b00000d2bd000000065b6275fd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