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老五:我所寻者近了——尼采
发表:2018-08-16 16:12阅读:94


邝老五:我所寻者近了——尼采


!你来这里了?”

是的.”

我有些急促的回答,

白晃晃的阳光缠绕着一切,寻找着问我话的人.周围空无一人.


口干舌燥,我步行了很长的距离,脚上已起了泡,锥心的疼痛竟有些莫名其妙的惬意.

我就这样默默的站立在尼采的墓地前,采了一把野花献给您!


尼采墓地


这是我的一次回访,履行曾经对自己的愿望.


或承诺

对你我皆成千金


我来到了尼采的墓地前,这里的一切使我想起过去,再次看到了过去已消逝了的时间与地点,一种折叠亦或是展开.




在西藏罗扎与不丹交界处,赛卡古托寺山上,卓沃隆寺山洞里的一滴泉水掉落了,我竟在万里之外尼采墓地前听见了.那个光滑异常的洞窟是大成就者米拉日巴坐出来的,哈达布满了苦修者洞窟外的山坡,像雪一样的瀑布.那甘甜的泉水啊,把饥渴者给喂饱了?




2011年的某个冬日寒夜.

我邀请尼采,来我居住的在拉萨色拉寺山上的山洞中与我论道,酥油灯光亮溢满山洞,半瓶青稞酒彻底驱逐了我与尼采的人性,太人性的”,那一夜,山下拉萨城被烟花笼罩,寂寞的开放.


1330075884351.png

色拉乌孜山洞里与尼采"对话"


又譬如08年在北京的798时态空间,我为何要实施一件与尼采有关的行为艺术作品,竟然想不起动因了?但这件作品确实存在过,用一把梳子梳理尼采的著作,并且又是英文版的.难道那把匕首是刺向北京文艺圈名利场上伪善面孔?亦或是刺向自己的一片虚无?这也许真不重要,存在的东西才会消失.在生命的幻像中,尼采确实影响了我,是我生命中的过客.


照片 076_副本.jpg

行为  梳理尼采  邝老五  2008  798时态空间


这都是我的如是说,是生生不息的互为投射.成了我需要实践的一次回访,来到了尼采的墓地前.这也不是我的遐思,我以为的交流不过是自我意淫与游戏他人的一种活性状态.尼采躺在地下,我可以自由的以自己的方式与偶像的黄昏交谈,!我这个人!


IMG_5368_副本.jpg

在尼采墓地前   2018.8.13


米拉日巴,尼采与我构筑的剧场容不得出现半点差错.稍有差池,零零碎碎的东西会压迫我不能呼吸,剧场本来应该设计成空无,应该给煞有介事者留出一条裂缝.尼采墓地周围树叶声响就是瓦格纳的音乐.我的旅行箱被狂风吹到在尼采墓地前发出的声音就是我在此地留下的痕迹.米拉日巴正从空中飞过.


荒凉

顿悟之荒凉

可又有几人会与荒凉为伍?那匹都灵的老马,鞭子是他的最爱,身上的鞭痕是被虐的荣光.瘦骨嶙峋的米拉日巴托钵的碗被人摔碎,我穿过的荆棘未见鲜花.道德群众们又投来虚情假意的怜悯与喝彩,悲剧的诞生与身后的荣耀皆成人类自以为是的注解.说了也白说和没有人懂才是真相.


我所寻者近了(尼采)


我其实是走过了太远,又得折返.


尼采的出生地在接近莱比锡的洛肯小镇,寂静的地方,指示牌毫不起眼.


有一碎石铺成的小径尽头伫立着一栋老屋,房子的周围是老树,房后就是尼采的墓地,孤寂者就在地下.树叶们好吵,把阳光劈成了碎片.



尼采出生时的房屋


我离开尼采墓地,等待巴士的那段时间,有着尼采胡须般的一老头径直向我走来,嘴里嘟哝了两句离开了,又一少女踩着野草野花消逝在那座尼采家老屋的拐角处.


我所寻者近了,却又远了.





德累斯顿



每个人心中的德累斯顿是不一样的,像我这样的匆匆过客更是如此.在那里驻足的两天,我相信我的直觉,她是看得见也看不见的城市,没有一个人可以准确描述这座城市,即使是本地人.


但就是在这不经意的一瞥,城市已有的厚度和过去历史的遭际宛如微光,逐渐亮堂起来,我初来,我观看,我离开,我回忆,德累斯顿也就在我脑海里有多种样貌和我确定的感觉一样,想要的答案不动声色的散布在城市空间形态里.


一栋墙面上的大型壁画突兀的钻进我的眼眸,一看就是社会主义现实题材内容.我的问题油然而生,很快的联想到了德国过去的一段历史,果不其然,这里亦曾经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座城市,在较短的时间内也和老大哥一样,热火朝天的干革命.此幅大型壁画仿佛就是一段此城历史线束存证一样,你不能视若无睹.



但这绝不是德累斯顿这座老城形象的代表,也不能轻易抹去,她有那么些怪异的气息和虚假而正常的复合体.城市也有迷失的历史,传奇就会在此中生成,历史造成的裂痕至今也潜藏在东西德人的意识深处,隐藏着欲望与反面的恐惧.


德累斯顿的城市荣光与堕落就是在绵长历史中犬牙交错的拉锯战中不断被书写陈述.


萨克森首府  德累斯顿


那些过去古老的侯爵与国王在征服与被统治中利用手中的权力制造着迥异面貌的城市梦想,大火,战争不断的摧毁又重建,荒谬与秘密充斥其中.那一段的指称只能是德累斯顿那一段的面貌.


二战被轰炸后在艺术家画笔下的德累斯顿


对于我这样的旅人来说,德累斯顿历史上的这个人物必须说说,他就是号称强者的奥古斯特及家族.他在德累斯顿建成了不少的世界级建筑,特别是他身体力行的收集了不少重要的艺术珍品,这一富有前瞻性的思想与举动也给后来者权力者种植了收藏艺术作品的种子,使德累斯顿成为文化名都,对于每一个个体旅者而言,你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是这座城市与自己有了某种特殊联系的一瞬间,意义也就此展开.


强者奥古斯特萨克森选帝侯及波兰国王


这次很幸运的观看了从15世纪到当下的诸多艺术史上的重要作品,对我的冲击前所未有,这就是我与此地的殊胜之缘!闲话不多说了,我贴出一些来,与大家共赏.




我是从高原荒野下来的人,我渴望看到一座梦中的城市,德累斯顿无疑是位列其中的.










我穿行于德累斯顿城,那个靠在城墙边打盹的老人,那个在行色匆匆行人中矗立不动的青年,教堂里祈祷的人群,传来的悠扬钟声,满地找食不怕生人的麻雀,街道两旁悠然自得的餐饮席位,是这座城池的全部?我的漫游毫无目的,邂逅与生起当下点滴可能都与德累斯顿的城市气息有了交集与排斥,是只属于自己的漫谈,没有一座城是可以被准确定义.











过易北河的桥上,排外的标语与符号醒目的立在那里,风也会左右一座城市的.




我和杨佩老师在一餐饮店吃晚餐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在城堡上空,在黑夜里成群自由飞行的鸽子可能才是这座城市的真正主人吧.



杨佩老师与我在教堂广场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