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 - 是否应该把一件普通长袍整成艺术品?
发表:2018-09-06 14:06阅读:112

如果它只是一件普通长袍,策展人是否应该把它整成艺术品?  

Hyperallergic-Jeremy Woolsey 编译:W艺术巴巴


”funzoe”


2018年7月6日,日本宗教团体奥姆真理教的首脑麻原彰晃被执行了死刑。7月26日,其下属有六名成员因涉嫌参与各种犯罪而被处决,其中包括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袭击造成1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位成员-Kazuaki Miyamae-参加过“边缘艺术:死亡囚犯的图画”展,策展人是Nobumasa Kushino。


Kazuaki Miyamae的参展作品是”funzoe”,是一种佛陀门徒穿的长袍。(佛陀鼓励他的门徒穿这种简朴的长袍,并用这种方式宣称他们对欲望的否定)。据说Kazuaki在监狱内一直坚持对”funzoe”进行修补,但它最初并不是打算被视为艺术,而只是想表达他的宗教信仰。后来他通过日本一个反对死刑的组织,将”funzoe”提交给了死亡囚犯表达展览。策展人Kushino认为,”funzoe”可以被视为艺术品,是”对死亡的非人道性质的抗议惩罚”。


这种重新语境化的行为是策展人Kushino的特征,他一直在为当代日本社会中的边缘化创作者代言,如2013年的Fringes艺术展,2014年的Yankii青年亚文化展。在Kushino的职业生涯中,一直保持不变的是他希望将社会边缘的那些人表达为“局外人艺术”。



策展人Nobumasa Kushino


2014年的Yankii展。yankii年轻人喜欢穿着垃圾衣服,抽烟,喝酒,yankii女孩结婚很早。


Kushino说的“局外人艺术”,和日本人使用的术语“艺术家”是不同的。关于“局外人艺术”,

法国艺术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最早提出了” Art Brut”的概念,指向非艺术领域的人们创造出来的艺术作品,特别指向未受训练的人或精神病患者(包括囚犯)那些粗糙、不熟练,甚至粗鄙的作品,这些作品都会排除在日本术语“艺术家”之外。


Kushino寻求各种方式来展示和记录他自己的“局外人艺术”。但他也有怀疑和不满,如果一个东西它不是艺术品,策展人是否应该把它整成艺术品?特别是各种各样的把局内和局外混合在一起的多元“艺术”展览趋势,他认为这样会忽略这种展览中参与者截然不同的社会现实。



the Transgression博物馆的海报


他目前正在做的the Transgression博物馆展览(2018.7.14 - 2018.12.16),就是对这种趋势的批评,不是将所谓的”艺术家”与”外来艺术家”混合在一起,而是分别独立展出,Kushino Terrace展示沃霍尔和受欢迎的艺术团体Chim-Pom等,而S-House则展示了Kushino系列的一部分 - 当地的外来艺术家,其中许多人来自策展人的家乡。


那么问题是:最初不打算被视为艺术的东西应该如何变成艺术?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成为艺术品吗?



艺术家Takuma在他的工作室



与Kushino有关的一些艺术家有意识地作为艺术家工作,并希望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其中一位艺术家Takuma是奥姆真理教的前成员,他通过将盆栽作为自画像来描绘重新融入社会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可以公平地说,Kushino支持Takuma的努力在策展的背景下是相当传统的。


Kimiko Nishimoto拍摄的自拍照


然而Kushino发现的西本喜美子Kimiko Nishimoto则完全是另一回事。Nishimoto采取挑衅性的自拍,挑战老年人在快速变老的日本中的感受方式。Kushino作为一个局外人艺术家将她介绍给艺术界,但她完全走向另一个方向: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并在Instagram上累积了157,000名粉丝。Kushino认为她的作品是更广泛的文化现象的一部分,这种现象已经不能包含在艺术范畴中。


Kimiko Nishimoto拍摄的自拍照





W艺术巴巴Wartbaba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