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街头的偶遇
发表:2018-09-18 21:38阅读:78


     很多年以前,几乎每年都会去参加纽约的艺术大展。三月初的纽约经常还是积雪未融,春寒料峭。那一天的晚上,一如既往的歩出万豪酒店的大厅,去看看大街上众多的街头画家。

    时代广场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游人如织,在曼哈顿高楼大厦中穿梭着的寒风还带着刮起的絲絲残雪,瑟瑟凉意。

     夜晚的大街上摆摊的街头画家很多,一条長蛇阵依次排开。艺术家们大多坐在一张小小的折叠椅上,有些类似儿时走街穿巷修鞋师傅的座椅。留给未知客人的座椅舒适而又结实,看上去承重三百磅应无问题。一个画架,上面放着二幅精美的肖像铅笔素描速写,招揽游客兼作广告。有生意的摊位总是围着一堆人品头论足、指指点点……NYPD的警察站在一边,懒散的扫视着一片嘈杂。

     街头画家的肖像速写大部分是用铅笔和炭笔来完成,也有极少数用彩色笔来画的,诙谐可爱的漫画速写。肖像速写一般收费十美元一张,绘制过程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左右。画得较好的会索价十五美元,大部分的客人总会多给几块钱的小费,纽约是一个小费社会。

     驻足在一堆人群的边缘,目睹一幅接将完成的肖像速写。画得真好,真帅。造型构图人物特征唯妙唯肖,众口一致的赞叹声中,我也由衷的赞了一句:画得真好。那位貌似欧洲游客的中年男子,满意的拿着速写肖像,呵呵直笑,从皮夹子里掏出二十美金递给了画家。人圈子散去了,留下的是纷纷赞语和感佩。街头艺术家从他的低矮的小凳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象是成功演出以后谢幕的演员,充满了自信和得意。

     中国画家,三十岁左右,高瘦身材,一条厚围巾把耳朵和颈子围得严严实实,头上再盖着一顶不搭调的扁呢帽,带有象辣椒把子那样的小滴滴。他弯下腰把手中的二十美金塞进了脚踝处的厚袜子中,转向我笑问:“游客”?显然,我刚才的那句中文赞语他听得非常实在。

     “正好吃了晚饭,,出来看看。我笑着说。从哪里来,第一次来纽约吗?他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噢,近几年每年都来。” “来纽约做生意吗?”“开画展。很明显我的回答使他有些吃惊,他用怀疑的目光再次认真的扫视了一遍我这个不太象画家的人。是的,他身边的人,有的留着披肩长发、有的蓄着满脸的鬍辫、有的把刺青纹在脸颊,鼻翼两侧挂着不锈钢珠、....... 街头的画家几乎每个人都把艺术家的标签贴在外表上,倒没见到光头的,可能天太冷把头部捂起来了,不然就冻成冰疙瘩了。

     他热情地把豪华客人座椅拉给我,坐,请坐。反正现在没生意,和你好好聊一聊。自己一屁股坐在矮凳上。闲着没事,他乡遇同行,顺其自然就聊开了。我告诉他我从洛杉矶来,来参加NY ART EXPO . 他第一个问题很直接了当,很贵,开销很大吧?”  “蛮贵的,还能接受吧。”  “在国内你是哪一家美院毕业的?”  “在国内没有接受过任何美术培训,自费留学到美国学的。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诧异和好奇。

      “我们这一代人哪有好好的读书机会啊,在'史无前例'中,学校全部关闭了,十六、七岁还没发育好就被遣去了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茅草屋、小油灯,酷暑严寒,农耕劳作,一去就是八年。”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哇!真不容易,能来美国读书,上艺术学院,你肯定有不错的家庭背景吧?”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好不到哪儿去,家中原有若大的宅院大部分在解放初期就献给了国家,经过历次运动淬练,家,早就一穷二白了。

     我苦笑了一下,来美国的时候,我只带了一个小皮箱,兜里装着二十美金,在当时是用我作为一名教师,三个半月的工资去兑换的。

     "读书全靠勤工俭学吗?” “是的,我曾在中餐馆打杂做洗碗工,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几乎没有一分钟闲息,衣服湿透到能拧出水来,但是有二十五美元薪水。当时还挺高兴的,一天挣了'三个月'的工资呢。”“洗碗也能洗来纽约。他喃喃自语,低头沉思了一会。噢,不光是在餐馆打杂冼碗,还在仓库里当搬运工,给大货柜车卸货。白天打工,晚上去上学,一路走来,还挺充实的。”“唉,都是挺不容易的,你比我们早出来几年,路子已经拓开了。我们一家三口,孩子在上学,太太接一些画床单画花布的活,我还始终在做着自己的艺术梦。

     艺术梦!这个话题,艺术教育背景绝然不同的我们俩有着很大的差异和认知。为之我们展开了半个多小时的寒夜热聊。

     我说你绘画功力这么棒,一定得找个画廊,成为职业画家。可是他说,那些画廊都是商业画廊,自己的作品追求的是纯艺术,绝不想轻易掺和。我和他讲了我对艺术和商业关系的理解,讲了我在美国美术学院接受的的教育和艺训,均以不培养一个会饿死的艺术家为宗旨。他则讲了自己的艺术追求之路是如何的不易,决不轻言放弃,而且他正在创作一批宏伟而不朽的作品,只有在美术馆才能展出。他的言语充满了自信,略带几分孤傲。我觉得我不认同他的一些想法和思路,但我被他的固执和自信所感佩。

     我给了他几张艺展的VIP票,邀他有空去看一看大展。他接过票,在掌心中拍打了两下,淡淡的和我说,他有空会去看看,同时不忘加了一句,听说蛮商业的。

     以后,再去纽约开画展,再去时报广场转悠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他。东西两岸的中国穷艺术家在追寻艺术之梦的路上,一次偶然的邂逅,没有互留联系方式,甚至也没有问对方的姓名,似乎只是擦肩而过。美式教学的现实和中国艺术教育的一次碰撞。

   (多少年以后,在艺术国际上看到了专文,介绍一位从美国海龟回国的纽约画家,为了追求艺术,不惜离婚归国,创作出一批很棒作品在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举行了个展,他是黑龙江阿城的艺术家,名叫张鹏野。  不知道他是不是我在时报广场偶遇的那位艺术家?如果是的,那他也用他对艺术执着的追求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