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的交流方式
发表:2018-10-11 10:43阅读:14

在中國的文化裏,琴是“獨坐幽篁裏,彈琴複長嘯”;“重簾未卷 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瑤琴”;典雅細膩、纏綿婉約。不止於此。還有 “琴心劍膽”、“書劍飄零”,文人善琴,但也是背負書囊,腰佩長劍, 行走天涯的。所謂“千古文人俠客夢”,這裏有豪邁,還有激越。   

我們習慣於《二泉映月》,習慣於琴弦上流淌的憂傷,習慣於沉 浸在一片迷離朦朧的情緒之中。一把琴,可以千軍萬馬嗎?可以千山 萬壑嗎?可以千古縱橫嗎?所有這些遼闊的概念,不是只有一個管弦 樂隊才能做到。

比如“魏晉風度”,彈琴要到山巔之上,“撫琴動操,欲令眾山 皆響”。一個人的琴弦響了還不夠,要讓千山萬壑隨之瞬間天籟合鳴—— 這才是最好的交響樂。所以,撥動琴弦的人其實是一位指揮家,將自 己的人間音樂注入天地大美,而不言。   

千年前,陶淵明不解音律,生活潦倒,還是給自己制了一把“素琴”。 “素”到什麼程度?一根琴弦也沒有。他把每天僅有的錢都拿來買酒, 呼朋喚友聽他撫琴,只彈得涕泗滂沱,萬千之念都傾注到了琴上。最後, 醉得不省人事,便說:“我醉欲眠卿可去。”我喝多了,你們都走吧。   

幾百年後,轉到李白,續寫了這段風雅。“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複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兩三好友,對 山喝酒,喝得天真,喝得自在。這才是陶淵明真正的知音啊。   

古人的琴是他們心中的一種生活方式,是和自然溝通的默契語言, 是他心遊萬仞的一雙翅膀。

山巒中聽琴,呼吸之間,滲進鳥鳴松峰,初夏的陽光灑下來,正 是天地大音。而當我們從琴聲上聽到一種優雅、浪漫,聽到一個人對 自然傾訴的情懷之時,所有的激蕩、低回、婉轉,在我們的心裏,就 喚醒了一種默契和懂得。

琴音,無所不在。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