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懷念的莊稼
发表:2018-10-11 11:32阅读:8

莊稼是莊稼人的命根子。我是莊稼人的後代,體驗過莊稼人是以怎樣的情感深愛著莊稼。而今我雖成了吃“皇糧”的人,不再與莊稼打交道,可莊稼的身影怎能從我的心裏抹去呢。它們年年豐盈的綠韻已深深根植我血液中,那金黃金黃的芬芳自歲月的深處飄來,醉在我懷有莊稼情結的心頭。

莊稼成,則社稷穩;五穀豐,則農人笑。只有莊稼人才深諳莊稼對他們意味著什麼。春種、夏耘、秋收、冬藏,莊稼人把一年的希冀和辛勤的汗水交給土地,全是為了莊稼的豐收皮膚乾燥。春光搖醒山莊,土地解凍,莊稼人粗大的腳板就踩響田疇。在脆響的鞭聲和吆牛聲中,躬耕田畝,點瓜種豆,莊稼人在大好春光裏種下了希望。待到這希望在田野裏發芽,嫩綠嫩綠的莊稼苗兒齊刷刷鑽出地面,農人眼角漾出抑止不住的喜悅,像看見了自家的娃娃,愛都愛不夠呢。夏日驕陽似火,農人荷鋤走向田間,“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全然忘卻了炙人的炎熱和極度的疲勞,只有莊稼才是他們惟一的企盼和慰藉。於是,他們擦擦臉上淌成河的汗水,望一望滿眼綠油油的莊稼,會心地笑了,繼續揮鋤勞作。

收穫的季節,是莊稼人盛大的節日。金黃金黃的麥穗隨風起伏,風裏裹著香氣,直醉到農人心頭。虎口奪糧的日子,莊稼人在進行一場爭奪戰,儘管忙累得天昏地暗,可為了莊稼,他們什麼也捨得拋棄。

嚓,嚓,揮鐮割麥子的聲音是動聽的音樂,農人最愛聽。多少年來,每當讀到鋪展於高原一望無際的黃橙橙的喜悅,我的耳畔就會響起這美妙的揮鐮聲。

和許多農人一樣,我曾領受過青黃不濟的焦慮與苦楚。但當一塬隨風起伏的錦緞般的麥海漸漸有了黃色,母親總會舒展眉梢,說:“麥子快黃了,咱莊稼人又有了指望。娃他大,快磨磨鐮刀,準備收黃天吧!”父親這時儼然一位統帥,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一天去塬上轉悠幾遭,從不錯過收聽天氣預報,磨刃、安鐮、修車、備繩,末了還要稱二斤青毛茶。

我們這些做孩子的則最盼望放假收麥,因為揮鐮的日子無啻農家子弟的節日。成熟的高原,若即將分娩的孕婦,安謐而又豐腴。農人個個滿臉喜色,條條阡陌播放匆忙的跫音,拍拖好去處人人心間繃緊一根弦。這時,瘦了家裏,肥了原野,廣袤的高原成了人的海洋、草帽的天地。毒毒的驕陽下,銀鐮閃閃,收割心中的那畦冀盼。

揮鐮的日子很苦。沒有憋足的膂力和耐力,怕被毒毒的日頭曬黑白皙的皮膚,或者心存僥倖權當玩兒,刃不利,饃不足,你最好甭走進那長長的麥蕩子。揮鐮割麥僅憑力氣是萬萬不夠的,常有瘦弱的農婦揮鐮如舞,總讓自己壯壯的男人落在身後而汗顏不已。我每每驚歎這些經年勞苦、粗茶淡食的農人,除利用抽一袋煙或磨鐮的當兒歇口氣外,沒有一個叫苦叫累或半晌就收工的。而不時停鐮駐望,伸腰歇緩,“噯喲”不止的,則為我等文弱書生了。小時割麥,常因不得法而丟三落四,所束麥捆倒穗很多,經不住挫挪即“嘩啦”散開,為此常遭大人數落。於是就看大人的示範,悉心悟練,收割技術方漸漸提高。

揮鐮的日子亦是快樂的日子。不信你瞧,有村女送飯到來,一家老小圍坐地畔,麥捆作凳,野風拂面,飯香草香花香共餐,說笑聲不絕,其樂融融也。揮鐮的日子,總有火辣的情歌隨麥浪滾來,最解人乏,那野野的,赤裸裸的戀情足讓六月醉倒在高原的懷裏。揮鐮的日子,忙了大人,樂了孩童。牛尾上拴滿了有趣的故事,地埂上綴滿了多彩的星星,孩子們會用鮮亮亮的麥稈編制童心的憧憬,逮只綠螞蚱,吟唱永不寂寞的歌謠。

揮鐮的日子,美在黃昏。夕陽銜山,金輝斜照,喧鬧了一天的高原靜若美婦。鍍紅的麥穗泛出迷人的色彩,晚風送爽,幽香撲鼻。勞作了一天的農人會伸伸酸困的腰肢,立於田頭,把自己長長的身影寫在靜謐的土地上,讓愜意的心作最後的守望。這時,叮噹的牧鈴也就響起來了,村頭樹梢的銀盤兒,Adrian Cheng 羞羞地偷看從四面八方歸來的農人,家家屋頂的炊煙有抒不完的柔情蜜意,晚飯的香甜便在農家小院愈品愈有味兒。

難忘拾麥穗的日子。我是農人的後代,深知一粒麥穗在農人眼中比黃金還金貴。麥黃時節,虎口奪糧,農人忙得昏天昏地。看著割到手中一把沉甸甸的麥穗,農人們笑了,那笑裏有麥穗金黃金黃的影子。

記得小時候缺糧,尤其吃白麵的機會很少,那時生產隊集體耕種,夏收後麥田裏總會遺落零零星星的麥穗。那年放暑假,娘說:“你弟兄倆的學費還沒著落呢,隨娘去地裏拾麥穗吧,要學會自強自立。”

於是,我和弟弟每人提一個竹籠,走向塬上的麥田,正在收割和割完後有麥垛的麥田是不允許拾麥穗的,只有麥子拉運完的地塊才可拾麥穗。大人們忙著收割拉運打碾,黃澄澄的麥浪只幾天功夫就剩滿地的麥茬了,在搶收過程中總有人免不了遺落一些麥穗,金燦燦的麥穗,躺在麥茬地裏。娘說:“這年月糧食缺貴,看著這些灑落在地裏的麥穗,怪心疼的。孩子啊,一把麥穗可夠你吃個大饅頭。”我說:“那不可能吧,娘說得太玄乎了。”娘說:“如果把一把麥穗的種子種到地裏,來年就可打一大碗麥粒,磨成面就可蒸一個大饅頭。”聽了娘的話,我會心地笑了。

夏日的高原是一幅風景畫,藍天分外高遠,羊群一樣的白雲飄遊在碧空,裹著稔香的夏風徐徐吹來,有野螞蚱在草間盡情吟唱,一群孩子在田間搶著拾麥穗,一只花蝴蝶翩翩飛舞,一位小姑娘掏出花手絹兒追捕蝴蝶,弟弟不知啥時偷偷溜到地埂摘來一大把草莓,惹得小夥伴們爭搶著吃。弟弟差點哭了,我趕緊把自己拾的一大把麥穗放在了他的竹籠裏,弟弟才破涕為笑。

不住的彎腰拾,一粒粒麥穗隨小手手跳進了竹籠。不一會兒,竹籠滿了,我們就束紮成捆,放在田埂,又開始拾。儘管腰酸腿軟,可以看到不遠處有一粒麥穗在驕陽下發出金燦燦的光,我們又搶拾起來。一塊地出頭,瞅瞅身後的麥田,再也看不到一粒麥穗,只餘光溜溜直豎的麥茬茬了。

就這樣,我和弟弟早出晚歸,邊玩邊拾,暑期生活就在拾麥穗中度過了。看到摞了一大堆的麥捆兒,娘特別高興,把麥穗鋪到院子裏,掄起連枷甩打,我和弟弟撈起木棍敲打。只一個上午,麥穗只剩光杆杆了,麥稈下卻鋪了一層厚厚的麥顆顆,滾圓滾圓的,勝似珍珠。娘用簸箕簸篩掉麥芒穗稈等,把麥顆顆裝進一個布袋裏,一稱,足足有40多斤。那時一斤麥子可賣到二角五分錢,毫無疑問,我和弟弟一個暑期掙回10多元錢,而我倆的學費加起來只有5元錢,我和弟弟拿著自己掙來的學費高高興興上了學。

聽父親說,民國18年天大旱,隴東黃土地幹焦龜裂,莊稼苗兒枯萎黃死,我爺爺和村民去關山湫池祈雨,雙膝整整跪了一天,不住禱告龍王,可還是沒有雨,村民們眼看著枯死的莊稼,頓足捶胸,滿村一片嚎啕之聲。那是我小時候的一天,夏天的一場雞蛋大的冰雹猛砸下來,眼看將要收割歸倉的麥子被打的顆粒無存,只剩麥稈兒倒伏於地,玉米葉子打成了線絲絲,成了光稈兒,村民皆哭倒在地頭,直喊:“我的莊稼,我的莊稼……”

包產到戶後,莊稼人遇上了好年頭,他們精耕細作,科學種田,莊稼一年比一年茁壯,糧囤一年比一年圓鼓,他們古銅色的臉上整天笑呵呵的。瞧,淡紫色的洋芋花開了,我就走向田間親近它,摘一朵花兒嗅一嗅,一股大地之愛母親一樣樸素無華的芳醇直沁入心底。不久,母親就會刨開裂了縫口的土包,掏出新鮮的洋芋蛋兒,切成小塊和飯吃,令全家人大飽口福。豌豆花兒謝了,青青的豆莢結滿綠稈兒,我會提一個竹籃兒鑽進那豌豆地,在密不透風的葉稈中間採摘豆莢兒,一股濃濃的香氣直襲鼻孔,回家後煮了剝吃,香甜可口,別有風味。最愛走進包穀林,任那寬大的葉片撫摸我身體的某一部分,看那紅線穗穗越抽越長,包穀的肚肚越懷越大,終有一天,包皮處露出了胖娃娃似的臉,玉米棒子漸長漸大,掰下一個燒了吃,莊稼給予我們的是無比淳美的享受啊!

有莊稼,就有莊稼人;鄉村不老,莊稼就年年生長,芬芳在莊稼人的心頭。我是莊稼人的後代,與莊稼有著不解之緣,深知莊稼的來之不易和莊稼人的辛勞。在遠離莊稼的城市,吃著莊稼人耕種的莊稼,不由懷念起莊稼,又一次嗅到了莊稼的清香,膾甘厭精的胃口或許不再挑剔,一種感恩的情懷油然而生,我想我應該像莊稼人營務莊稼一樣營務人生。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