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篱

从事写作,现就读于Uiniversité du Québec à Montréal当代艺术创作系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近作自述
发表:2018-10-24 04:00阅读:57








最近几年画的东西被很多人认为是情色作品近作自述看来我与世界之间的鸿沟已经不能用心碎来丈量了。

因为政治正确性,同性恋在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变成了一个几乎无法讨论的话题,一说就容易被炮轰。

猪大师生来叛逆,就喜欢做不被世俗允许的事情:

1,我认为同性恋的被接受与流行是各种各样的机器在人类生活中越来越普及引起的。并且,人类从潜意识深处崇拜着机器,暗自渴望把自己变得像机器那样,在这样一种集体的潜意思里,去性别化成为了暗藏的潮流(控制人类方向的其实并不是表面的潮流,而是这类暗藏的潮流:表面的潮流只是主体自我隐匿的手段,是幻象):因为机器是没有性别的,那种既能做男人的事情又能擅长女人的事情的人即是完美的人。

2,然后有一天同性恋就慢慢成为潮流,最后被认可。这是很荒诞的(不是被认可是荒诞的,而是下面这句话),也许我们没有意识到,在同性恋婚姻合法的背后,是同性恋基因——或者说,那种因无所不能而性别模糊的完美的人本身被巧妙的剥夺了遗传资格。那种非男非女同时拥有男女两性的智力的人,正在慢慢绝种,而人的类型已变得越来越单一。

加拿大是世界有名的认可同性婚姻的社会,然而在这里,同性恋甚至连献血资格都没有,因为据说不清楚这类血液是否会导致可怕的问题。天下事哪有非黑即白,资本主义民主社会倾向于将事情截然分成黑白(因为这样便于煽动传播获取选票)——好像又扯远了,我的意思是,根据我的分析,想想人类历史上那些推动进步的关键人物吧,据闻他们大多数性别不清,是同性恋,而这类人正在被资本主义民主社会天真又驱利的“善意”灭绝。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