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篱

从事写作,现就读于Uiniversité du Québec à Montréal当代艺术创作系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下雨的时候你骑牛扮演牧童路过我的面前
发表:2018-10-30 21:17阅读:36

有一阵不知道咋回事,我的家乡四川省南江县突然流行起一样活动:上山挖兰花。我们那里大约是秦岭南麓,连绵的群山。山里出的兰花实在说不上好看,色彩寡淡,叶片固然修长但并不像古画上那样舒展。从山里挖到的野兰花,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下山草。那阵儿菜市场上常有卖下山草的人。有传闻说某某挖到一株罕见的,卖了好几万,这就更加地激越了大家伙人上山挖兰的积极性。

彼时我客居上海,逢年节回家,第一爱好就是陪我妈上山采兰。

对我来说,采兰之趣,并不在采,而是上山。不过上山这两个字,这世界上大约只有极小一拨人能理解其中的滋味。

世界很大,但而今绝大多数人类都生活在越来越雷同的城市里。这是很奇怪的,不是么?你看,作为一个人来到地球上——地球是多大的物件儿啊,地球上可以说啥都有,所以其实我们有一万种新奇有趣的生活之地与生活方式,但最后我们竟然都进了城,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无论我们怎么玩,怎么企图变身上帝,变身潮人,内里都是庸俗油腻的城里人。这事不荒诞?不可笑?我觉得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然而这样的不可理喻背后,似乎藏着宇宙机密。

城市是世界之内的另一个人造的世界。不信你看看围绕你的东西,你的同事脸上的妆容,头发的颜色,以及沙发,天花板,你吃的午餐盒,你穿的衣服,你脚下的路,你要去坐的车,甚至天上的雾霾——有哪一样不是人造的呢?其实并没有。所谓多重宇宙,其实并不是科幻小说,因为这另一重已经诞生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们人造了这个世界,住在里面,并且偶尔也想要再回到原来那个宇宙。这个大约也可以叫做乡愁。人类对于来处的眷恋之愁。


所谓诗意的栖居,指的到底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古人,还是我们这些城里人?

这个问题恐怕绝大多数年轻人都会误以为是买了楼的城里人。

除此之外,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世界吗?





分类:

散文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前一篇:这挺有意思
后一篇:近作自述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