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昌明: 鲨觥干、菜粥和三高
发表:2018-12-29 11:51阅读:36

 


个一个说


到我这不不痛不痒不上不下的年纪,麻烦,去煮碗馄饨,阿姨说老师傅煮好,碰到刚认识的朋友会叫一声,孟老好,我便一疙瘩,到了叫老的年纪,下面估计就会您老高寿之类慢走保重身体如此那般了。


我想您要是在老后面加个师,不也挺好?


可劲地,便有补药啊,医生忠告啊,偏方,枸杞,虫草,各种各样的参,阿胶,虎骨什么的,我对药不灵,从来都没有把一整瓶子服完的记录——三年前在美国,一阵子熬夜画画,去看私人医生,一个善良的好医生,到现在我不知道她是哪国人,叫doctor chu,脸严肃的,她告诉我米斯特孟,您血压已经148,要注意了,血脂也是.要吃素,锻炼,否则老了心脑血管出问题,我心里一紧,万一到118岁之后脸上嘴巴里插满管子,坐了轮椅什么的的确不方便,朋友研发器材治疗帕金森给我看病历视频,直抖不停,心里想过万一帕金了拳打不了字也写不成,病了总不是好事,于是点头,告诉医生,我一定认真听话——其实不可能,画画的是体力劳动者除了偶尔用脑子工作之外,面对丈二匹你画画不吃肉?可能吗?当然不。拳有一搭没一搭打着,今年十一月去见医生,一量血压,128~80,正常得不要不要的,心里暗自高兴,愣是一粒药没服,肉没少吃,苏州红汤焖肉,白汤羊肉,腌的不咸不淡的五花肉或者炖茨菇或者蒸百叶你说说怎么能戒肉,同事小彭从小上海生长,我便请她做了一锅腌笃鲜,小朋友说会做的,我分明看到她在厨房里打开手机按网上步骤按图索骥,记得有火腿,腌肉还有小排骨,冬笋和百叶结,医生的嘱咐忘九霄之外了,再则喝酒,朋友们辛辛苦苦把陪的全部喊到,代驾找好,站起来敬一杯,你说喝是不喝?就像南京华衣丁勇董事长,都喊我老孟来南京我三个月一滴没得喝今天陪你你看着办,我说那我就喝吐罢了,酒过十九巡一口喷外面草坪上,得,生命真不会因为这一次两次就让你早走不是?!


泼彩荷花 丈二 岩彩 日本金  2018年


画画的人,酒戒不了,全部戒了,也没劲,成弘一法师了。


一个人在一箭河画累了煮面条切切香肠如吃满汉全席一样津津有味,苏州大青菜上市我发现煮了菜粥那才叫好吃,经了霜冬的大青菜加剩饭熬得透彻,滴小磨香油出锅,云南辣豆腐乳,湖州咸鸭蛋,佐着。


最近在对面超市发现一个鲨觥鱼干儿,盐腌过晒得硬,小时候穷,炭炉子下面烘培好的鱼干下白米粥那个好吃,这个记忆五十年不忘,鲨觥我到今天不知道学名怎么写,09年联合国一个韩国裔美国人金姑娘随我访问小县城翻译没办法翻译鲨觥我即随口翻成jumping fish,却说超市发现这晒得如象牙白一般鱼儿便顺手买了半斤,美术馆内宜鈞火钵上竹炭烘脆了,这大青菜粥加鲨觥干,爽,就像镇江人喝他们的醋,像南京人吃他们的鸭脯,想湖南人吃他们辣椒炒腊肉,像苏州人吃酒酿小圆子,像内蒙人拿刀割煮全羊喝马奶子,像广东人吃顺德烧鹅,像云南人吃牛干巴和鸡枞再来一盘折耳根,我一口气大碗菜粥和着俩鲨觥鱼干儿完美地消灭,然后,泡了一杯酽茶,点了雪茄跑“闲人止步”的二楼画画去了。一撇窗外,柳树叶成了黄色,于是想起来俩月前写过的一副对子“花大如盘,柳高出户”,于是想到三高一高也不高的生活便怎么着都是个好。


孟昌明 冬天某日早上于姑苏一箭河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34x34cm  2018年




鱼乐图 34x34cm  2018年




户傍长江水  门对六朝松 137x17cm x2  2018年




莲语系列-47  68x138cm  2017年




公牛的形式之三 68x138cm   2018年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