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尊重艺术及其教育的“发展规律”
发表:2019-01-08 15:56阅读:196

 苏坚 大河美术  2018年12月31日 

近期,为配合在上海举行的“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举办方组织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中国美术教育大家谈”,参加此演讲和对话活动的都是美术教育界的名家,比如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等。这些人曾经的身份级别,多是院长级、老教授级的,只是“退居二线”多年而已。毫无疑问,放在时间和历史的维度里,他们是成功者,他们已经在自己“执政”和“执教”的年代,通过艺术创作活动和教育组织活动证实了这一点。但时间和历史也是有“时刻进程”的,这或许意味着对于艺术及其教育,他们有着自己的经验和认识,但是事实上又存在一个“时差”问题。

   

这场“大家谈”受到媒体关注,以这些名家的主观点《不要专业模糊,要尊重艺术规律》为题作了报道,名家们的具体发言内容,我认为恰好一定程度证实了“时差”的存在。比如说“专业模糊”这一点,在靳尚谊先生看来“是现在学院管理者和教师所要思考的问题”,他对此规劝“不要”,还以不太确凿的论证批评“所有专业都在搞装置,也就是说专业特点开始模糊了”,批评推介“观念艺术”过多,建议要反过来多推介现实的、具象的、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等的绘画。

   

靳先生的这些言论,抛去他去过几次西方某些展览馆和博物馆见闻,很难通过具体事实和数据坐实的“很多油画家还是在画现代主义、古典主义等各类油画”的判断不计,仅就他眼中的“装置艺术”“观念艺术”等当代艺术在我们目前教学活动的具体而复杂的情状,我认为他这一代人未必看得、想得那么清晰,其言论未必对新一代有说服力。

   靳尚谊 《晚年黄宾虹》


是的,相对于理论中的定义和艺术史论述中的定性、归档,现实中的艺术教育、教学面对的情状确实要复杂很多,绝不是简单的“要”或“不要”之态度、姿态和行动可以“定夺”的,若依此进行简单粗暴的“教育执政”,或会造成严重后果和前景影响,对此,靳先生这一代人应不缺乏见证。关于复杂性,我试说两点:

   

第一,概念、知识理解的多歧性和传播的衍生化,使“装置艺术”“观念艺术”等品类传递到庞杂的教师和学生群体时,可能已经不是一般概念、知识的原样,更何况其本身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比如靳先生去看毕业作品展出现的“所有专业都在搞装置”的认知困惑,可能更多的是概念和品类“固守”的困惑,因为在实际教学中,比如“装置艺术”,其更像是泛化为对“空间中的艺术”的理解和指认,各种艺术形式、品类被放置到空间中去制造、展现、传递,是当下师生广泛认可的,现在没有人会认为油画、国画、版画、雕塑等被放置到各种性质的空间(包括虚拟空间)中展现是行不通的,所以各专业(包括设计)出现各种“占有空间”“媒介搭配”的作品形式,不能简单以“装置艺术”定性乃至臧否。也就是说,跨界、模糊也正好反映的是这个时代艺术教育的一个显著特点。

   

第二,现实需求和追逼。作为第一线绘画基础教学教师,我亲眼看见多年来学生对“纯绘画”的迷茫,这与其说是“绘画灭亡”“学画无用”这样标题党式的绝望检视,不如说是复杂、残酷的“时刻进程”追逼。比如上课的时候,面对肉眼可见之“现实”,人、物、景,思想传统的教师很容易陷入对学生“依赖手机”“依靠电脑”进行“绘画”写生或创作的不解和迷惑,若再细化,对学生遵循此“学*路径”而类似故意走偏、误入歧途地玩起虚拟世界游戏来,还会火冒三丈。可是,当你气过冷静之后,却不得不承认这是欲阻不能的现实。所以,在课堂上面对学生“表态”,我*惯上会持三种有递进关系的态度:1.绘画还是有用的,包括“手工绘画”,其除了正常“练手”,更还会“练脑”;2.你要是觉得直接的手工绘画、架上绘画没用处或没前途,完全可以尝试其他绘画形式并努力用在“多媒体”上;3.有些绘画样式,比如写实、超写实,你的技艺可能真比不上“机器人”了,大家已经见识过高交会上生产机构展示的“绘画机器人”,你用一周干的活,可能机器人几分钟就干好了,同学们一定要想想自己的未来怎么办。

郅敏《天象四神-白虎》320x120x270cm 陶瓷、金属 2017


由此对比着看,我们不得不承认艺术及其教育有自身的“发展规律”,而“发展”的事实本身,可以说正是此规律中的“最大规律”。正如靳先生自言的“和我上学时期的1950-1960年不一样”,他对艺术、教育的看法和想法再不会直接套在当下仍生效。比如作为同辈人,此次发言中全山石先生也感叹说:“我们现在从事的美术创作往往背离了艺术规律,在做绘画做不到的事,也就是艺术规律不该做的事我们都在做。而且油画领域也是这样,很多学生都在死抠,努力使自己尽可能地表现得细致,有的甚至想把毛孔也画出来,头发一根一根画出来,这就是一种不清楚艺术规律的做法,所以‘巴巴展’的作品会对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启发。”是的,你个人欣赏继而赞赏罗马尼亚油画大师巴巴的艺术标准和成就是可以的,但反过来用世界艺术史标准和“当下一代”眼光去套,结论可能又是另一样。

   

1950-1960年的学生和艺术家,确实有自己一套“艺术规律”,比如比较注重色彩的冷暖变化、对比规律和讲造型的虚实、强弱规律等,甚至还相当长时期地自限、自陷为“苏派规律”,于是看不惯“死抠”“把毛孔也画出来,头发一根一根画出来”,这样的“代差”很容易理解。但是,打个比方,1950-1960年人不玩游戏不看动漫,动漫作品中别说毛孔、发根都画出来了,细致到泪腺、细胞、“表情包”等都要画出来也不稀奇。现在学生学油画的,以后能纯粹以油画谋生的人肯定不多,面对未来出路,教师能要求、压制学生去堵死“动漫生路”吗?更何况,我认为“做绘画做不到的事”正是艺术及其教育的“规律”,否则代代更递的新艺术、新教育怎么出现呢?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NTQ0NzU4MA==&mid=2649873335&idx=2&sn=d4d84ad2f48ac4b424d14e63b08ddaf8&chksm=87d2bd44b0a5345254883c0766c75d9cdf77f4f876fa2ee35f4adb64818f35b0e3c2debf8b35&mpshare=1&scene=23&srcid=0107yWGR9YzcZnDYmQYs4EOm#rd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后一篇:2018说事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