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2018年艺术事件答客十一问
发表:2019-01-23 11:36阅读:105

2018艺术事件答客十一问

范美俊



:2018年12月中旬,笔者收到某友关于美术界几件该年度大事的书面点评邀约。我认为,美术界的事相较其他社会事件,根本就不是事。就业界内部来看,有的也只能勉强算是个事儿。新的2019年已经到来,为了怕忘掉曾经的过往,就放在这里留下一点雪泥鸿爪。



   问2018年即将结束,现想就今年国内的如下艺术事件,邀请您发表观点。还请支持,每个问题200字左右。


1.邵岩射墨风波

答:谈论射墨是不是书法,肯定会面临到很多具体问题?无论是书写工具、书写方式,还是作品呈现,都与书法传统八竿子打不着。尽管如此,对这种探索应以一种包容心态去看待,我也曾写过《包容心态看‘射墨’》一文,认为艺术的发展总是在规定中不断突破和矛盾前行的,*惯性审美会阻碍新的艺术探索,当年无人问津的梵·高,或许在学院派眼里是渣得不予置评的业余画家,但他却是后印象派的重要代表。现在有一个不太好的现象——非此即彼,很担心今天批射墨,明天批丑书,后天批江湖书法,多元多样的书法生态遭到严重破坏。说不定哪天,以“二王”并称的王羲之父子也只有被唐太宗封圣的王羲之才安全,因为李世民就有持“褒羲贬献”立场。更担心的是推而广之,今天批娘炮,明天骂女汉子,后天骂性格不明显者……


2.曹宝麟揭发李士杰贿选

答:这事儿闹得挺大,让人欣慰的事双方上了法庭,将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进行较量,而不是采用上不了台面的方式解决问题。在相关法条不是太明晰、中国传统人情世故成分很重的现实条件下,官司打下来也未必做到当事人与业界都心服口服。在实际生活中,一些专业水平不高但情商极高的社会能人,谋事与成事的能量巨大,他们八面玲珑擅长调配资源,正负面的作用皆大。类似的事不是第一次也不止发生在书协换届时,无论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吐槽引发热传,还是正式向法律机构举报,揭发都值得肯定,而舆论监督、民间监督、法律监督都不可或缺。西方国家的规则大多清楚,监督力量也趋于完备,个别政要因为一顿说不清楚的宴请、一趟没付费的旅行,甚至仅因公务餐多点了菜或搭乘了他人游艇等鸡毛蒜皮的事,也搞得舆论哗然而被弄得灰头土脸。


3.太原·故宫文物展

答:故宫文物外展的形式非常好。就观展者来说,可以方便山西或周边省市的观众不用远足就能看到故宫藏品;从展出方来看,故宫也存在着将大量珍藏文物盘活让更多的国人了解和欣赏的压力,而展览的传播渠道与地点选择就值得重视。在被戏称“五桶面”的太原博物馆,展出故宫的七项专题,还针对性地照顾当地举办了祖籍山西的书法家傅山及明末清初名家行草书特展,因此有回家之感。不过,因专业关系我仅对这次展览的书法及玺印稍感兴趣,而对有陈腐之气的各种宫廷饰物展品完全无感。


4.嘉德艺术中心开业

答:开业时,一位朋友曾采访过胡妍妍。经多年积累,公司终于有能力在北京王府井的地段置业,不再需要租借别人的场馆或办公地点。嘉德可谓走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化的前列,借助市场经济的东风而做大做强,打造了一个以书画拍卖为主的著名品牌,其近现代书画名家作品的征集、宣传与拍卖是亮点,成交如何也可谓是艺术市场走向的重要参考。拍卖已火爆多年,名家作品的价格坚挺,但艺术品行业在整体上还不尽如人意,有才华的青年艺术家要被被学术或市场认可,均异常困难。


5.玺鉴金融“艺术品P2P女王”孙星辰携款外逃

答:在我看来,今天的艺术市场并不健康,因为有着太多超越艺术品价值的经济功利,有一个挺能说明问题也无可厚非的一个观点,即:不能增值的艺术品,没啥收藏价值。但艺术品增值需要时间积淀,也有一些市场或人为的偶然因素,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目前把艺术作为普通消费品的意识是缺失的,更缺艺术审美眼光,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一些所谓高端人士或中产阶级,你和他谈书画或别的什么艺术时,会惊讶得下巴都会掉下来,他们对艺术的认知竟是如此无知,并不比买菜的大妈高明多少。他们特别看重作品的风水、寓意,宁愿花上万元去买一些俗不可耐的《大展宏图》《花开富贵》等江湖书画悬挂,也不会去花几百块买一件有点艺术水准的原创作品。

而普通百姓进入艺术市场,更不关心艺术。无论是书画的份额化交易,还是邮币卡期货,看重的是投资分红,每年能涨多少生出多少孳息的只赚不赔的回报,因此特别容易陷入P2P集资陷阱甚至是庞氏诈骗。崩盘后,操盘者大多携款潜逃,而留下一大堆堵在公司门口的大爷大妈。大众对艺术品增值的神话应有清醒认识,即便是如今值钱而且20余年来一涨再涨的商品房,也有户型设计、所处位置、年限折旧等因素,不可能永远都在涨,而艺术品也存在着更多的不确定性,比如艺术思潮的变迁与转移、艺术家的水平与影响,学术研究与作品判断、藏家趣味与市场追捧等等。天津文交所、玺鉴金融等暴露出的问题,本质上是一种艺术品的金融化,我觉得根基并不牢,作品的存世量、真伪、水平、影响等都均不能确定,《蒙娜丽莎》等博物馆重要藏品根本就没市场价值,因为不可能入市。孙星辰携款外逃并不太意外,只是以艺术品之名炒作的灰色金融,和艺术作品、社会审美没啥关系。


6.央视揭书画造假

答:书画造假历来都有,如今的造假已呈现集团化、规模化、专业化及产业化特点,因此央视的揭露值得肯定,对维护正常的艺术市场生态起到了舆论监督作用。有意思的是,书画造假往往是冲着热点名家,这反映出市场不健全导致的“赢家通吃”的社会审美固化,非名家及青年艺术家基本没市场。个别艺术水平不俗的书画家,甚至也参与了造假,真是有些可悲。因为他们的作品社会不认可,即便价钱很低也无人过问。


7.美术界反腐

答:关于这个话题,我认为是有歧义。究竟是美术界的哪个行业、哪个官方机构抑或是哪一个官员因为腐败而东窗事发?还是国家某个部门或美术界某个机构出台了反腐规定或自律条例?再或者是,国家近年制定的八项规定及反四风,间接打压了艺术市场的雅贿渠道?我不是太清楚这个问题的具体所指,因此无法回答,


8.文旅合并

答:关于文化部和国家旅游局合并,我认为挺好。既能整合政策与执法力量,避免多头管理,还能够精兵简政,减少耗费纳税人的钱财去养人与公务开支,也符合近四十年国务院机构改革的大部制方向。至于为什么合并的是这两个部门,而不是文化部和国防部合并、旅游局和财政部合并?我没能力建言也无研究,所以不得其详。这里做一个无边猜度:是不是要在旅游项目中推出文化产品、或是在文化产品中推出旅游项目?……


9.京东艺术频道上线

答:尽管我也是京东会员,但是对京东艺术频道的上线完全无感。因为,卖艺术品的电商平台够多了,如淘宝专卖艺术品的店铺就不少,我也与朋友开了一个。至于画廊网站、微博、微店,以及微信朋友圈的微商,他们卖画、拍卖等渠道也非常非常多。让我好奇的是,他与今日美术馆、雅昌文化集团、艺术北京博览会三家艺术机构合作,让人联想到当代艺术、传统艺术及市场指数、拍卖图录等形象。该平台能够引领艺术创作抑或是市场价格,甚至会引导大众文化的方向吗?我登录其官网后,有些失望,里面卖的有仿制西画,也有艺术家尺寸可变的复制版画、丝网印刷品,更让人吃惊的是,推荐作品居然是某些价不廉物不美的江湖性的烂牡丹及山水画!在我看来,如果是否原创、是否原件、作品是否有艺术性、作品是否唯一等等都值得怀疑,自然就不会有如奢侈品牌专卖店那样的可信度。



  附加问题: 

1.您认为今年哪些艺术事件(不局限于上边所谈)对艺术界有深远影响,请简短陈述理由。

 :这些事件就我看来,都与艺术市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当然,不仅仅是经济层面,还有艺术审美、艺术交融、艺术生态、艺术收藏与文化消费等层面。

其中,我认为孙星辰携款外逃较为重要,因为近年这样与艺术品有关的金融骗局越来越多,社会影响也很恶劣。艺术品金融化面临很多问题,如艺术品能不能够金融化?哪些艺术品可以金融化?能够为艺术创作及产业的良性发展贡献力量吗?如何监管及出了问题如何保证投资者的利益?……


2.在国际艺术界的大背景下,这些事件的发生折射出当下国内艺术界和社会何种问题?

:艺术及艺术市场,在社会中究竟应该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才算正常?这恐怕涉及到太多的问题而无法入手,诸如对艺术功能的认识、文化产业政策的导向、艺术教育的水平、社会大众的艺术审美、艺术作品的版权保护、艺术市场的法律法规……

仅就社会大众的艺术审美来看,我觉得问题非常大。我赞同薛永年《面向大众的美育,离不开鉴赏、批评》一文中“整个教育最薄弱的就是美育环节”、“不赞成把艺术作品当金融”等观点。我曾经考察了美国十余个重要美术馆,发现无论什么馆常常人满为患,在这样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因此显得特别扎眼。让人大开眼界的不仅仅是馆藏作品多而精,更让人感动的还是那些白发苍苍甚至坐着轮椅参观的老人,他们未必是专业从业者但骨子里喜欢而非常专注。在美国期间,我们通过民宿预订软件住在普通家庭,发现没一个家庭是四壁空白的,多半挂了绘画、挂毯、装饰铁艺、摄影作品等,有一家居然挂有出自中国的人物与书法的石刻拓片。首都华盛顿的一个家庭,墙面上挂了不少画,卫生间里也居然有四张原作的小画,其中一张白人小孩的背影彩铅速写,画得非常生动。而国内的家庭甚至是大公司,墙面上要么啥都没有,要么是俗不可耐的菜画,让人觉得非常无语。目前中国从幼儿园到博士后的美术教育,虽然是如此发达而且体系完整,也有大量的从业人员和专业毕业生,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改变中国人整体的艺术审美。

那咋办呢?至少,可以通过教育、展览、市场及公共艺术等平台,把一些符合学术发展逻辑、有艺术价值而且成熟的作品推向社会陶养民众。尽管,这个任务也非常艰巨。


2018年12月16日

简答于成都西郊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