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抄袭、剽窃的一种同情
发表:2019-02-27 21:35阅读:484

对抄袭、剽窃的一种同情


二十多年前住在北京,几个朋友在一起看电视新闻,正好报道国家查获一起走私案件,除了房间里的一个老外,我们几乎一致同情那倒霉的家伙,画家老马说:“中国人穷,挣点钱不容易!”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一大早,画家朋友发来老叶抄袭艺术作业曝光一案,在帖子后面留言:“九十年代实在穷,不得已而为之。”我旁边的老外闻悉故事的前因后果则说:“大师不仅卓越在艺术,人品也要以身作则。”此老外会汉语,但且不管他,他也管不着中国人,我在为老叶的抄袭和剽窃难为情的同时也同情,一种仿佛对自家人无边的同情。

过去几十年发生的好多事情让国人的文明脸面已经消费罄尽,各个领域,各行各业,精英凡俗,不得已而为之的阴暗事比比皆是,然而无丝毫后悔莫及之心也是普遍现象,中国人在道德方面的反其道而行之,着实全方位让世界目瞪口呆。真是赚足了风头。

说回来,借用他人艺术语言、艺术风格、甚至具体的艺术造型样式,来表达艺术家的主观内心,这在东方、西方一直是传统,师承是公开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界,学*和借鉴造型语言简直是一大荣耀(只有米开朗基罗公开鄙夷雷同),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如全才达·芬奇之于他的老师维罗丘,他的老师发现弟子画得比自己好时,发誓不再摸画笔!当柯勒乔模仿达·芬奇画风而名扬整个欧洲大陆时,他毫不犹豫地说自己遵循并模仿了达·芬奇,虽然他都没见过大师一面!伦勃朗的弟子尽量画得跟师父“极像”,甚至努力比师父“画得好”,他们的画卖得比伦勃朗好,日子当然过得更好,但师父以为能够被弟子“抄袭”而高兴还来不及。其间的巴洛克、古典主义、乃至现实主义绘画,虽然没有千篇一律,但画面、题材相似,也是互相“抄”来“抄”去,完全合法,也是时代精神的状态;还比如印象派初期,莫奈、毕沙罗、西斯莱等也是互相抄互相借用造型语言,大家一鼓作气朝着一个方向画,看谁坚持到最后,谁就享有那面大旗——流派领袖。但没有谁站出来说抄袭怎么了。大家做一样反而是常情,好比毕沙罗,自己的画风都成熟了还回头去重抄修拉的点彩。集体意识和行为是一种古风,要到了现代派、当代艺术流行的时候,抄袭和模仿才被嗤之以鼻!大师毕加索,甚至不要跟自己一样!短暂或漫长一生,风格递变不断,这是新时代的个体精神。连自己也不要抄,何况抄别人!

告别十九世纪,其实是告别了古代和中世纪的集体意识,进入凸显个体的时代,个人主义逐渐成为个体的烙印,当然,注重个体也是发明创造、技术、工业文明的前提。个人主义可以说是进步的先决条件。中国在远古时也经历过这样鲜活、自由、奔放的时期,那时的华夏完成了大部分今天依然伟大的发明,后来进入整体划一的一元化儒家思维型态,发明创造逐渐消失,文化也从维持到保守再到抱残守缺,几乎是每况愈下,直到二十世纪初西方文明介入,暂时截住了这一持续的下滑。中国丢掉裹脚布,西方脱下紧身衣,个体身材亮相,文化开始日新月异,文明逐渐繁花似锦。每一个文明圈的复兴都是这样开始的,除了无法、无力复兴的那些文化……。

西方法制逐渐建全,维护个人的权益和利益是法律的首要任务,尊重!尊重个人以及个人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和成果,这也是现代新人文主义的一大特征,是当代西方最大的时代特征之一,而且,对个人精神财富的尊重,这一理念在西方社会已经相当成熟和相当普及。抄袭、剽窃是违法行为,被发现时不仅会受到法律制裁,个人的名誉也随之扫地。不过,在一个法制不健全、良心被严重透支的国家里,在一个以牟利为主要追求的社会中,在一个还未完全脱离中世纪思维型态的制度内,在急功近利心态的剧烈趋势下,在对贫穷极端厌恶和惧怕的文化氛围内,不择手段地摄取成功和财富,几乎是难以避免的,渴望成功,渴望财富,渴望成为大师、成为领袖,这一切虽然都在人性之中,然而没有法律的约束和良心的监督,泛滥在所难免。因为整体文化和主流心态的影响和唆使,就会在所难免地发生抄袭、剽窃事件。但是,因为熟悉,就难免有了一种同情。


2019.2.26 wien



分类:

艺术 感念

标签: 艺术抄袭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