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 | 故宫灯光秀及其启示
发表:2019-03-02 23:12阅读:38


故宫灯光秀及其启示

范美俊

 

故宫博物院曾举办《清明上河图》等名作的展览,曾引发“故宫跑”。现在,不但可以跑,还可以跳,因为最近举办的“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动的灯光秀,合着音乐跳舞也挺合适,比如那首《摇啊摇》:“深夜里寂寞将我围绕,不知道去哪里好……,让我们一起摇啊摇啊摇啊摇,从此世界不再有烦恼。

建院94周年的首次灯光秀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比如抢票导致软件崩溃、灯光秀的水平与格调。评论也是两边倒,怒赞、狂骂、高级黑皆有。某些文章口吐莲花,连题目都带劲,比如:绝美、刷屏、美轮美奂、惊艳全世界、全国人民都亢奋了;再如:故宫亮了、美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批评也不少:射灯乱扫,滚灯炫目,用色浓艳,庄严大气的紫禁城被诡异的蓝光、绿光所淹没,与古朴婉约的建筑风格毫不搭调,本来去故宫寻找情怀,却看了场灯光大秧歌,感叹这是“乾隆亲自操刀的农家乐审美”,毫无细腻婉约的古典之美,堪比西红柿炒鸡蛋为基调的某晚会。甚至搬出俄罗斯冬宫、日本浅草寺、巴黎圣母院的灯光秀来证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些话也特难听,如“故宫首开夜场、秒变蹦迪现场。”“农家乐的审美,土豪金的奢华,乾隆爷的权力,广场舞的狂欢……”看这评论,似乎乾隆爷戴墨镜上了T台,以抖音调子感谢大家捧场:今晚俺请客,大家喝好、吃好、玩好!……

面对如此不和谐言论,当然有反击,网友“腰间盘突出”说:“人家不改变,你说故宫跟不上时代。改变了,你说轻浮。”有的认为过年就图个热闹,没必要都跟国外比,“你弄个牛逼的,再上来BB。让我们看看你们以为的牛逼审美都是啥!”看这架势,似乎就是传说中的评价个冰箱,自己还得会制冷。

一次灯光秀,为何就引起那么大动静呢?显然,是灯光秀带来的惊喜与失望,以及皇宫高贵庄重的IP形象与灯光的浓妆艳抹形成的反差,这和自己关起门来看场电影还真不同。再是,在这样一个体量巨大的明清皇宫搞活动,会对文物造成损坏吗?比如,灯具总得固定一下吧,能像在家里随便牵根电线钉几颗钉子?如果现在还有人敢在故宫写“到此一游”,以今之形势很快就可以在大家的口水里游泳了,如果胆敢在九龙椅等重要文物上刻字,依照法律“进去”几年也是妥妥的。

故宫已有错字门、会所门等“十重门”,这次会是新的“门”吗?就我看来,没这么严重,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决定开放夜场与筹备时间太过仓促,前后仅5-10天时间,而且制作方没收费。不过,问题既然暴露出来,也可以有一些启示。

一、北京故宫要倍加珍惜这个独一无二的场馆


尽管中国叫“故宫”还有南京故宫,沈阳故宫、台北故宫。但是,南京故宫遭兵火与扒砖拆瓦,今仅存柱础等遗物几类废墟;沈阳故宫作为清宫的时间短,规模也小;而台北故宫系新造,无法比拟近600岁的北京故宫。此次活动引发争议,恐怕也与国人渐渐苏醒的文物保护意识有关。毕竟,当年的“梁陈方案”被否老北京的围墙及城门没保住,而近年来胡同也多被清理,人们似乎渴望能留住一些古朴的真文物而不是假古董。估计,去过欧洲见过原汁原味古建筑的人体会尤深,尽管它们曾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

这年来的故宫,是首都保护得很好最拿得出手也最受欢迎的景点,门票也堪称业界良心。但是,也面临一些问题,因场地无法拆建展览条件相对差,拥上百万藏品而修缮费用不足,穷则思变,这些年的故宫变革与网红形象风生水起,2017年仅文创营业额就达15亿。尽管,在故宫开“皇家”字样的火锅店、烧烤摊、咖啡馆、棋牌室,可能会挣更多,但与其“世界遗产”身份不符,也与前苏联专家见到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想跪下来文化形象不符。也因此,即便是举办文艺活动也得细细思量,哪怕是放场电影,影片质量也总得审查一下吧!花十天准备一顿年夜饭足够了,但对一场灯光秀似乎太短。有网友认为:“大过年的,热闹点不好吗?大概,这位是刚去小卖部买了冲天炮、啤酒以及卤好的大猪蹄的主了,但请注意——这里要过几道安检。

二、重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新精神文化需求


过去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其实,这一矛盾永远都在。就文化艺术而言,是否面临着升级换代?过去重视文学、连年宣、电影电视,现在似乎轮到新媒体艺术了。艺术无所谓高贵低贱,但是有强弱之分,清代中叶的绘画审美是“金脸银花卉。要讨饭,画山水。”但并非凡是画脸者,都能名利兼收。同理,灯光秀没有比较,也就没有伤害。这次公益性的故宫灯光秀,可以看出人们对新艺术的热情。比如,2月19日放出的3000张门票10分钟被秒完,20日出门票则导致软件瘫痪,还演变成黄牛党的商机,“上元之夜”秒变“上千元之夜”。今年堪称美术界大事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也能这么热吗?据说,还有人愿意出10万元求一票,那大概不是格格就是阿哥了,我被其豪气震出了内伤:“土豪,交个朋友吧!下次我办画展请您,没门票,还管饭!”

人们对灯光及其艺术的渴望,也是有传统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曾是社会主义理想,20世纪60年代,不少技术家兼艺术家使用各种装备,试图创造各种光艺术,拙著《新媒体文艺》中曾爬梳过这些新艺术。当时,电子机械的、电子的、热的、水力的和磁性的运动出现在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中,他们通过制作各种发光物用于新媒体艺术创作,如弧灯、舞台聚光灯、幻灯机、荧光管、填充了氖、钠、汞等元素而成为或白色或彩色的灯泡,其后在逐渐强大的计算机技术条件下,形成了电子屏幕壁画、动力雕塑、光反应雕塑等艺术形式,而激光艺术是后起之秀,既可以用于美化城市环境,也可以在狭小的舞台或壮观的多媒体环境表演。2010年9月18日,美国宇航局马里兰州戈达德航天中心向月球发射了两束激光,当壮观而绚丽的两支光束射向苍穹的时候,甚至给人与外星人对话的科幻玄想。现在,国外已有专司灯光的新媒体艺术家,不过因涉技术性国内鲜有这样的艺术家。

三、搞文艺活动也得慎重而且要保证艺术水准


就传统的灯笼而言,有花灯、宫灯之别,我国曾发行过两套邮票。宫灯即宫廷花灯,除具有照明功能,用料考究、装饰复杂、图案吉祥,因为雍容华贵而充满宫廷气派。以后,会有宫廷、民间的灯光秀之别吗?此次灯光秀因颜色太过艳俗而被批评,某些高价购票者看后也觉得不值。因为这是故宫,任何文化举措哪怕是小闪失,也会被放大舆论。看来,文艺服务也得服好务。似乎,这事也无法怪谁,因为国内灯光秀还没有成熟的艺术创作及评价机制,而且时间又如此仓促,即便找负责过奥运会开幕式的张艺谋或世界顶级灯光秀设计师担纲也未必会让人满意。比如,要在白天闭馆后才能入场工作,既不能打孔上钉,还得根据故宫的地形及文化进行设计……

近年来,随着我国对民俗文化的重视与旅游开发,自贡灯会、哈尔滨冰灯等已成为固定的文化菜单。我曾在自贡任教11年,发现不大的彩灯公园内的灯组、声音、娱乐、交通、消防等都经过慎重规划,而且年年有进步。我也看过香港壮观的音乐灯光汇演“幻彩咏香江”,维多利亚港湾两岸的47座建筑,结合各种灯照与背景音乐,形成了天空、高楼、海浪的交相辉映,而经过编排富有磁性的背景音乐也真是好听,他们没随便弄几首与香港有关的歌曲如张学友的《吻别》、许冠杰的《沧海一声笑》轮流播放。就灯光秀活动看,并非在古老的故宫就不能引进现代声光电,贝聿铭当年在卢浮宫弄一个钢构玻璃金字塔也反对声一片,而事实证明它与古典主义建筑相得益彰,如同戎装的女特警特别漂亮一样。不过,任何文艺演出,都得坚持文保为先、审美克制与适度等原则。

 

 


总之,灯光秀引发争议并非坏事。有些批评虽尖刻,但也要理解其善意与爱意,故宫是国人的甚至是世界的文化遗产,管理者责任很重。说难听点,他们不关心你,难道去关心古巴、斐济有无灯光秀和农不农家乐?

(原载《大河美术》2019年2月28日,第4版“热点”,总第82期,CN41-0041



分类:

美术杂谈

标签: 故宫 灯光秀 启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