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老虎来了》
发表:2019-03-13 22:54阅读:41

故事讲述一段‘老司机’一家悲欢离合的生命历程,围绕贵州文艺启蒙与交通源头水乳交融并进中,以轻喜剧的表达风格,展示一段由历史变迁造成的人身伤害,揭示人性中的善恶美丑、爱恨情仇`,以及情节的荒诞和矫情中折射出笔者试图彰显和表现弃恶扬善之人性终极主义理想。于人物细内心刻画上,采用漫画式处理手法,表达出地域底层人群乐观又自私慵懒而不失坚韧的某种市井人生状态。剧情发展又更像是一段述说边缘地区`老艺校“魔幻式小城芳华故事。


                  (第一部分)

剧情故事梗概:

开场播放一段《天道》的纪录片

贵州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这里自古以来曾有过无数次的奇迹发生,恐龙遗址的发现,证明贵州具有丰厚的土地和古植被资源。据传说明代以前的贵州,灵山虎啸人烟稀少,养虎训虎成为当地人的生活方式,训虎耕种更作为当地人特有的生存技能。

    该剧简讲述民国初年一段以贵州真实而离奇的历史为背景,通过一桩门当不对的爱情巧合,揭示那个动荡年代贪婪狡诈的官场腐败 ,黑暗而荒谬的社会现象。也对所畏夜郎自大的神秘古人国的陋俗,愚昧与善良并存的魔幻现实加以反讽和批判。与此同时更讴歌了贵州早期一代改革派勇于创新的成功案例并加以传颂。通过对梦的解析,一改世人历来对于“黔驴技穷”字意的误读。笔者试图彰显贵州人具备一种“黔驴熊!技无穷”多名族、多智慧的民族凝聚力。


方言剧:

某 当代雕塑家忙碌于他的大型雕塑《老虎来了》贵州第一辆汽抬入黔的泥稿创作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背景音乐《my way 》钢琴及乐队演奏……

                    第一章

作品主题围绕民国年间贵州第一辆汽车由一群民夫不畏艰辛抬进贵阳城的离奇故事展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泥人在雕塑家手里一气呵成,仿佛一堆泥土注入了生命与灵魂。突然,泥制的汽车和人物逐渐出现迸裂都着,然后整个作品开始灵移动起来,就连作者自己也被这一奇特现象惊呆了……

                  第二章


《老虎来了》刘海滨 影视作品


(背景音乐效:美国往事前段第一小节)

事件拉回到公元1927年的南方,神秘的贵州山峦起伏,云雾缭绕,灵山呼啸,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整个全然一副原始夜郎国古国的人文景象。

插曲……《侠客行》赵牧阳演唱

远方,一群人扛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器物沿着崎岖山路艰难地行走着,远远望去还以为是抬着一付棺材,颇有几分仪式感,地向着进城的方向缓缓行进。


在这个山坳间低洼的盆地中央竟隐藏着一座没落不堪却深不可测的一个名叫贵阳的小城,据说是贵州首府。


这里常年阴雨绵绵,崎岖淋漓的路面碾过一队运盐马帮,车夫和南方马一样矮小弱不禁风,雾气蒙蒙间老远就能看清那张白沾沾的脸上像因终日不见阳光,全然一般埋汰得灰头土脸的样子,显得十分滑稽。


摇摇晃晃的车队走过一段马路来到一座有一丁点光照的小楼前停了下来,这时吵吵嚷嚷地过来一群人卸下一代代盐包。其中一个驼背的小个头赶车人走进一个过巷道,在门楣挂着贵阳货运站站牌子的门户停下。


“才来呀!小斯儿!你狗日的是不是和这帮烂仔撩窑妹去了?”一位管家模样的老汉骂开来……!


“’路不好走,全是坡坡坎坎,马跑不起来呀幺哥!,一个叫福来的小个子不满地回答。”“去去去,日你勒妈,老子等你们两天咯,还不快去给老子结完账找你勒丕婆娘克”老汉嬉皮笑脸的推撑一把说到。小个子跌跌懂懂地跑开去。


来到账房,后面有人高声嚷到:“杨老伯……结账”。


哒哒哒!一阵算盘珠声响过后,接下来从窗洞台前拍出一摞大洋闪亮着银光。那个叫嚷的高个名叫杜老猫笑眯眯地抢先一步收好起银两。回头喊:下一个。小个子撇他一眼跟上去。账房关切地对小年轻说:“福来,你可不要跟老猫他们一样拿到钱就去鬼混哈,把钱盏起来,好好娶个婆娘”。他点了点头。哼!支几个+吊钱个卵。拉完支一趟,老子就带福来他们就返回去干背兜克,猫哥不满地接话。

顺手拍一下小个子的头:

你想咋个?杜老猫训斥着福来:跟老子干一年背兜,包你要到那个和梦雪一样漂亮的老婆。哪个是梦雪?账房问。这个厮儿相中南明区关家的聋子妹,你丕本事没得,搞错没得,赵局长家小妖妹,虽说是聋眉聋眼勒,那也算是南明河上的一丁子(超好看)哟!她可不可能嫁给一个种歪瓜裂枣勒,穷丕尿喀嘞人,做你妈黄粱梦咯喔,看你灰都得不到吃。老猫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福来被调侃后,尴尬地溜开去。

老猫撇了一眼说:

“老子看他哥儿疯咯……“


雨开始下大起来……

账房这时候一边关窗一边自言自语道:“贵阳这个逼卵地方真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 他妈还无三分银哟!”

一串远雷声……

一扇白门打开,一双白净而红晕显得十分性感的小姐的脚脱下雨鞋,光脚扭着臀轻快地上楼。


楼上是一户硕大的古乡古色的闺房碉楼,女孩扯上一块毛巾一边抹着湿润的头发一边疾步赶到窗桌前拉上窗户,发现钢琴键盘上的礼盒,打开是一幅印有汽车图样的月份牌。捧在胸前幸福地欣喜着,然后举着图片上的汽车转圈,好像开动了汽车一副很享受的状态……


抬大黑瞎匣子的人群来到平整地带,路过一排歇脚的背兜停了下来,这群人立马围了上来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说开了;哟!这他妈什么玩意哟!像个鸡巴棺材一样!。这是会冒烟的机器“是叫汽车“,一点见识也没得,我在报纸上见过,好厉害咯,这家伙跑起来飞快,叫一声会咬人,背兜甲绘声绘色第说着。是用驴拉吗?背兜乙又问。傻批,你就是只蠢驴,它自己会动勒嘛,喔!……


雕塑作品开始进入翻制,石膏倒膜淋漓于整个雕像本身,仿佛立矗于白雪皑皑的冬天.


                    第三章


这一年广州的冬季飘雪不多,街道仍然车水马龙,满大街通行着美国汽车,。


电信楼里满是打电话和发报,甚至有一些暗地做商业间谍交易的人,鬼鬼祟祟,嘈杂不堪。

致电贵州省运管局:汽车已入境广州码头,望火速派人员前往来梧州办理交接!


贵阳地方官员巡抚办公室的窗户为了防冻裂玻璃都贴有米字纸条,贵阳冬季的气温远比不了北方低,可湿冷的寒气可寝冻到骨头里,北方军大多受不了。

透过窗户,桌面上摆放着那份电报,围坐着一群有穿军服官员参与的辩论;”这下搞到事了咯,车到了,路没有,扎个办?“巡抚赵万里问到。一位秃头模样师爷的发话。支个好办,先用船运往广西到三河,再用驴拉人扛的办法要不了三个月就能到贵阳。有官员接话。用人抬呀?我看你们真勒想得出唷。师爷更急。这边有的是民工,让卢涛带上一帮人去接应,广州他熟。一位副官接话那么进贵阳怎么办?还是抬呀?师爷忙说到道:据我了解周主席主张的全民修路运动正热火朝天地进行中勒,就连中小学生都参与了。

巡抚一听便骂到:一哈建学校、一哈建电厂,这哈又事是买车修路,老子看他到底在做中国梦还是美国梦。贵阳巴掌大的地方,搞这么多洋玩意干啥哟。

这时,一旁的电话响起。赵局!马站长来电话说您为大小姐定购的自行车已经从上海运到贵阳了,副官放下电话对巡抚说。喔?!都多长时间了,现在才到,这俩自行车是去年女儿生日前随周主席为兴建电厂的电力物资一块办的托运啊。是的是的,可是您也知道,哪有通往贵阳的公路哟,都只能靠人力运送,副官感叹道。这帮运管都是帮蠢货!呵呵呵……大伙都笑他连自己也骂了。

李副官:你马上去找个民工,把自行车取了送我家去!

是!李副官立即转身出去了。

今天是贵阳西门赶场的日子,集市热热闹闹。福来和一大帮背兜蹲在一个名叫金沙坡的巷子两侧接活。这里历来是当地的黑帮势力、流氓地痞、八七子弟等帮派们辉煌入世的天堂,亦是堕落出事的人间地狱。整条街充满着繁荣的假象,有做黑市交易的、卖淫嫖娼的、打铁的、二手货随处可见,甚至做烟土买卖也很猖獗。

“金沙坡”这一地名的由来也就不难猜出它的来历,至于坡上究竟有木有出过金子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背兜:来给我背东西哈!有人走过来叫喊一声,只听见哗啦一声所有背兜一轰而上……

唯独只剩下唯一一个软软地歇躺在背兜上睡大觉的那个人叫狗七子,生计对于他来说一向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活着就行。但狗七子还是很在意一点,就是背兜里躺着的那条名叫“龅牙”的小花狗与它不离不弃。

其实狗七并非是它的原主人。曾经附近一个开当铺的老板发现这只长着一对龅牙的流浪狗常常游离于店门外,于是好心放点吃的在门口,然而,这只并不被收留的小花狗却一厢情愿地常年蹲守在门口默默为他看家护院。后来由于国民政府拆除城墙时压塌了这家店,从此居无定所的小花狗由于身形难看,常遭人嫌弃,和在这里接活的民工混熟以后,狗七收留了它。

李副官过来埋头看了一眼后回头发现垂头丧气没能接上活儿的福来便喊了一声:你!-跟我走一趟。瞬间,福来被眼前的李副官镇住了,后退两部,张着嘴呆萌地望着这位带枪的人。

你傻站着搞拿样。跟我干活去晓不晓得! 俺?!喔:-喔:-于是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

一栋法式建筑的碉楼前,

一个背影,托着一辆乖巧的粉色女士单车进到门口。楼上传来《my way》优美的琴声由远而近渐渐清晰起来……就听李副官说了句:到了!放到屋里去就可以了。

福来一猫腰将自行车轻轻放下,环顾了一下四周,被这古色的气息吸引住,他胆怯怯地摸了一下旁边一副豪华壁炉,猛一抬眼发现墙上挂有一张妇人的遗像似曾相识,再一看,边上还有一张小照,天呀!这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梦雪姑娘吗?怎么这么巧?这是梦雪的家?福来差点叫出声来,于是情不自禁地上前又这一次小心翼翼地取下照片傻笑着。

这时候赵局长急切地赶回家门,一进院门便问:自行车送来了吗李副官?

报告局长已刚送到,于是一同上了台阶。

在门外等候多时的李副官不耐烦地朝里喊道:背兜你磨磨唧唧搞哪样?!

福来忽然听见有人叫他,就赶紧将照片挂了回去,由于心慌,相框没挂稳,更没接住,只听见“咣”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琴声止住。

怎么回事?副官进门大声问到。楼上“滴哒嘀哒”有人下楼的脚步声,福来一见是梦雪,再看看相框碎了一地,完了他恨不得瞬间钻进地缝。

梦雪见状停下了脚步,也被眼前的一切镇住了。低着头的福来急忙解释说道:老爷!对对不起,是我不不小心碰掉了,我赔。“赔”?你赔得起吗?老子一枪嘣了你,随即拔枪的李副官恶狠狠地嚷道。“且慢”就见赵局长摁住了李副官。

梦雪跑到撑着手杖的父亲跟前,仿佛看懂这一切的她摇了摇父亲的手。于是父亲只说了一句:放他走吧……

福来抬头看了一眼梦雪和李副官。

还不快滚!

福来这才敢侧身朝门外溜去。就见梦雪回里屋拿出几块大洋想追出去,被副官拦住。并示意地指了指自行车。

赵局长拾起女儿的镜框挂回原处。又顺便搽试着照片脸上的灰尘后疑视着。

女儿打量完自己的新车,试骑了一把后来到在母亲的遗像前慧心地搂住父亲。副官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第四章


雕塑家站在铸造车间疑视着作品的出炉,一道道焊光反射在他脸上,像是刚经历玩一场刀光剑影的生死搏斗,锐利的双目却掩饰不住身体的疲惫。

背景音乐:

(赵牧阳歌曲《忍着》 片段)

            看不惯的太多  

            听不惯的 别说

            向前走哎漆黑一片

            回头看哎 荒无人烟

            歇歇脚哎 问一问天

            现实已然这般 俅样

            我只是对自己说

             忍着……嗨! 我忍着


一排窝棚前

  福来 !福来!天都亮咯,你哥儿还不起来是不是,又梦见梦雪啦?哈哈哈快起床,来大活了,老猫推门嚷道。什么大活,快说来听听,福来从迷糊中惊醒后回答。

运管局出了份告示,说是招募几百个干背兜的去三河接车,不少钱勒。老猫信誓旦旦地说。


接什么车?是不是有四个轮子的那一种汽车?福来怀疑地问。就是那种,还说要招几名好把式的赶马哥送到广州学开车哟,奥哟!福来,你哥儿马车赶得好,一定是得去咯。怕是以后你个狗日的真能干着洋车去迎娶梦雪勒,福来顿时羞涩起来说:广州?好像那边说是在打仗嘞。乱说,打仗那是云南和贵州边境上打,我们黔军打败了颠军,据听说还死了不少人。福来听便说,猫哥走,带我去看看告示,我要看清楚他们到低说些什么。哈哈你他妈大字不认识得几个,还搞得正二斤八勒。猫哥,带我看看热闹嘛。

狗七子!你也克,杜老猫顺手抄起一支鞋朝着一旁超着”葛优躺’的人扔了过去。狗七子吱了一声说:不去,我、我“软“!汪!汪!汪!‘龅牙’也在一旁帮忙吼叫。

软你妈个俅,死没有出息的玩意,老猫恶狠狠地说完后伙同福来离开。


运管站门口围观告示的人群越来越多,熙熙攘攘议论纷纷, go away! go away !ko!!一位大个子的印度警察前来维持次序。

好容易有个晴天,他妈好多人哟!猫哥说了句。此时迎面走来两个用手试交流的姑娘,猫哥拍拍正在研读告示的福来肩膀,看到没有反应。就急了,你妈喔!老子喊你看!谁来了。福来一转头,周围顿时像凝固了空气似的。果真是梦雪正穿着婚纱缓步迈向了自己“驾驶”的雪佛莱轿车,发现自己一手托缰绳,一手挥舞着马鞭,汽车慢慢飞向了空中,梦雪福来相拥在云雾山间翱翔,发现雕塑家做着他俩的雕像……

猛然间,一位传教士从福来旁边搽过。不远处教堂的钟响起,街头一些缴掉鞭子的行人停下来祷告,这时候福来才反应过来这一切只是个幻觉,再一看,梦雪早已消失到人群中。


梦雪的家

滴答滴答……梦雪从楼上跑下来,发现父亲在祷告,于是猫步跳到父亲身后,一下蒙住他的眼睛。父亲微笑着慢慢转过身来,抚摸一下女儿头,用手语和女儿交流起来。

门外的电铃响起,父亲用食指在自己嘴上示意了一下,转身去开院门。梦雪有些疑惑地站在那里。

喔!是卢涛贤弟,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托付你一件事。喔?不久我就去广州,您能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真是感激不尽,今天特意来向您告别。哪里哪里,人选那都是周主席钦定了的,我只是推荐和转达而已。呵呵呵,您说嘛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勒?卢涛问。

唉!还是我女儿的事呀,自从当年在上海的那次车祸后,说话不请,听力受到一定影响。我是痛定思痛啊,一提到车我腿就发软。可是女儿却还是那么迷恋汽车。还有我担心她的婚事还没有着落,一直是我一桩心病,哪个会看上她喔,她母亲也在那场车祸中离开了,说到此时,老眼湿润起来……嗨!不说了!不说了。我是想这次你去广州接车能不能带上梦雪,让她也开开眼界,长点见识。随便看看有什么机会。这孩子又聋又哑,真是不省心啊。

这时的梦雪虽然插不上话,却也在旁陪着,手里不停翻看一本美国汽车广告画册还并在画页上自己开车的模样。

当然可以,这次我还要去看看广州方面培训的驾驶员怎么样了,会多呆一些时间,卢涛满口答应。起身对梦雪大声说:梦雪!和卢叔叔一道去广州接车愿意吗?梦雪见状顿时合上画册绷在胸前,一副害羞的样子点点头。父亲在一旁比划手语。

那我就告辞了,说完两人同时起身,卢涛顺便问一句:其实赵局长您怎么不一同去看看?其实汽车也是未来发展的趋势。赵万里摇摇头:我可不能走。为什么?目前;贵阳上上下下插贪腐,被周主席搞得鸡犬不宁。那些曾经发过誓言的地方官员们当初对周上任时候的三把火不以为然,理解为作秀。现在可好,周可是真给办啦。据说是按本人成若的因果处理的勒,就是咯。弄得我们人人自危,您应该没事吧,卢涛担心地问,这一点我可以为您证明。

我那点小银两算个屁。就是!现在的官员,但凡有个职位,有哪个不捞点嘛。就是上供也要钱财呀。

关!关键是,我!我拿的是我女儿的性命做的担保!天啦!这可使不得喔。可不是嘛!这才正是老夫拜托你的真正目的,让女儿跟你去避避风头。

赵局,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

哼! 真到那个地步的话,老夫就鱼 死 网 破……!!


嘣!嘣!嘣!……捶捶砸在每一个雕塑人的头上,崩裂的粉尘四处飞扬,雕塑进入了铸造阶段……


                   第五章

(背景音乐:青青的野葡萄瞿 小松作词作曲)

两岸袁声涕不断 轻舟已过万重山

一搜载有汽车的货船缓步游来,岸边一队纤夫汗流浃背发出低沉的号子:嘿左!嘿左!……

`噗`!一股镁光闪过,白烟虐过一张张笑脸,一群抬车的民工甲板上围着汽车前照相。

唉!你们快看呀~千户苗寨快到咯,有人喊了一嗓。船上二十几人欢呼跳跃着涌向船头观望。前方一排排苗家吊脚楼炊烟袅袅层层叠叠地印如眼帘,画卷般展开

一女子双手还扶着车门一言不发,忧郁的眼神地望着相反大方向。长者见状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一下前方。哑女这才恍然大悟微笑地挥动手里的白手绢……

老猫箭步走到车前一手拉开后车门向车里喊话:狗七!你苗家到了也不出来看哈呀!成天只晓得躺起。嗯!算罗?我软得很。老猫一听鬼火冒:软你妈个俅,连家都不要咯,?什么人喔!随手关上车门。转向一旁的的警卫队长叫嚷道:魏队长你把赵小姐领回车内,前面快到三河了哟!这一带要千万小心“共匪”偷袭哈。此刻,所有人蹲了下来,船头站立的那位长者只缓缓地侧了一下身,而后疑视着远方……!

天色气开始阴郁下来,货船继续缓慢地行驶……

河面死一样地沉静,空气很像是粘稠了似的,货船缓缓滑行着。天色也越来越昏暗……


咚咚!哒哒哒!一连串剧烈的炸响,云贵边界又一次猛烈交火。此战由于黔军补给和装备丰厚,和士气高昂等优势下,还在使用冷兵器作战的颠军显然不是黔军的对手,便节节败退告终。

咚!嚓嚓!货船发出一阵巨响,随即船身开始出现摆晃,眼看汽车出现倾斜,险些滑向河中。“糟糕!有暗礁!赶紧靠岸,大船不能再往前走了`,卢涛果断作出靠岸的决定。船头这才转向岸边。

第二天清晨,货船上的汽车已转移到了由两艘小船拼接而成的夹板上继续前行。

可是一路上又下起了小雨,加之河道越来越狭窄而湍急。卢涛再次决定在中途一个叫拉揽村的码头休整一晚。

历尽艰辛的弟兄们终于可以松弛下了来。”哈哈老子今天非睡上两个妹子不可”,杜老猫狂言到。

你妈吹牛皮哟!等明早上起来,怕你龟儿会像狗七子那个小厮儿一样只会说句~我!我“好软喔!!”;全体异口同声到。哈哈哈……

尴尬的狗七和队友们打闹起来。船被荡得摇摇晃晃。唯有船头站立的卢涛依然不动声色地微微转一下头悯笑着,不时从怀里掏出怀表瞄上一眼。

船舶向码头方向飘去, 老远就能看听见排在岸边的`花柳`摇“旗”呐喊声。还没等船靠岸,一个个背兜犹如饿狼捕食一般扑了过去。

哑女梦雪由卢涛搀扶着也下了船后一个人开心地在水边玩耍。

一位老妇花枝招展迎面走向卢涛,问道;哟! 这位老板!大老远来的,也不见老板去找个漂亮妹子陪陪啦?卢涛弹了弹身上的尘土说;呵呵!老夫是有家室的人,出门在外怎能让家人担心呢?

女人斜视一下周围,压低嗓门说:今晚“庆丰”楼 找凤姐。

卢涛微微点一下头后散去。

夜晚,小镇上一个叫拉揽村的一栋歪七八扭的二层小楼灯火闪烁,花天酒地。四处可见神魂颠倒纸醉金迷的男女。

卢涛接近一位站姿呈标准S线的蛇形腰、丰满而高挑的妖娆”女神”面前问到:你是!~凤姐?S女立马收起自己灿烂的笑容后说:不!老娘是`芙蓉姐’。然后拧过脸去。卢涛又问:那么请问谁是 凤姐?

芙蓉姐姐几不耐烦地噜噜嘴指向楼道口的一位矮头土脑,留有长发,嘴里不停说着`喔克哦克!卡摸伯伯`的血红大嘴女说道:看见没得,啊便那位飚洋腔的就是!说完扭臀走开。

卢涛移到矮女身后低头问道:你好凤姐!我是`犀利哥’派来嘞。凤姐一听立即停止她的‘外语’,回头打量眼前这位不速之客,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跟我来!

卢涛尾随她上楼。

此时,角落里有人一直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庆丰楼外,黑暗处有两个人影鬼狐狐地窃窃私语:大不了,你先进去!不行的话,我再上,。不!!不!!我!不敢!!。有那样不敢嘞?你个狗日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软吗”?!是不是,老子给你说:芙蓉姐姐那可是天底下网红明星,是千载难逢的抢手货,大不了我埋单。是杜老猫和狗旗子在对话。

狗七子一听便说道:要得!那就一言为定,等我的信号,你一见到灯亮就上来接替我哈。


贵州省巡抚运输局局长赵万里办公室,放下电话的赵局长失魂落魄地 搽试着满头汗珠,疲软地瘫坐在沙发上,一会儿又围着办公桌不停滴走动。过了一会,他走到窗前一边浇花一边往外望去……

(背景音乐响起《美国往事中一段》)……

窗外阴雨绵绵,不远处的操场上,两个军阀士兵正搀扶一辆载人的粉色自行车缓慢推行,前座上身着白色连衣裙学骑车的少女东倒西歪那欢心架势,看得出一脸的笑容却听不见她的笑声。


庆丰楼里任欢声笑语,楼下,焦急等待上楼的杜老猫困兽般来回走动,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望二楼一处窗户何时点亮。然而迫不及待他还是捡起一块石头扔了上去,咬牙切齿地骂完离去:狗日的还说他“软”,“软“个俅‘软’!……


这时候的卢涛坐在庆丰楼另一间一张破烂不堪的双人床上,正和对面梳妆台前化着妆的凤姐说着话:我们可不能见死不救,这回赵万里倾吞电力物资和公路建设资金的事,东窗事发了,并且还徇私舞弊贼喊捉贼,目前已人赃俱获,周西城绝不会放过这条老狗的。“该死,这条个老鞭子给我占了便宜还卖乖,哼!还说要娶我做正房给老子买洋房,喽!法克!老狗日的丕嘴不长牙,信口开河,死有余辜,凤姐透过镜子里雾蒙蒙的卢涛说。

好了!好了!一切要以大局为重!按照薛建白先生的话说:要以仁爱之心待人嘛!你是西p我是西y, 卢涛劝说着。

那么犀利哥的意思是?!……凤姐问。

卢起身说: 犀利哥有个大胆的想法……!!

嘘!凤姐忽然意识到门外有人似的摆了一下手。便装腔作势地嚎叫起来:嗯!法克!法克!买嘎!噢耶!~噢耶!……窗外电闪雷鸣……

ok!ok !一个美国佬站到贵阳城内环城公路的牌坊前,观察参与修路的中小学生后,向一旁的周西城主席伸出大拇指。一个假洋鬼子模样的人在一旁作翻译。多谢美国朋友大力支持,才有如此高效率。要不是颠匪不断骚扰的话,我的路,早就开通了。小个头将军说完转身道:下我的令;凡驻守边界的部队一定要加强防守,尤其是镇林黄果树一带的官兵,给他们增加武器装备方面的供给,餐桌上全部配备茅台酒。如果颠匪胆敢再次捣乱,老子就亲自上阵,杀他个片甲不留!……


                   第六章


(背景音乐:《教父》

分类:

我的日志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实名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