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讲座——侯会先生
发表:2019-03-14 15:27阅读:316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003913/?share_source=copy_link&p=9&ts=1552548136&share_medium=iphone&bbid=0e18d2a256e2e773eee9dc43649424d0



视频可能打不开,请到原网站去找。

共二十四集,听了几集,了解了水浒故事的流传情况,听到对宋江尤其林冲的分析,决定转发。还在听,稍后再讲。

水浒模拟史记,以人物立传串联起一副古代万恶旧社会生不逢时啸聚山林的荒野群像,是主流平庸的对照对映,对岸也,浒,水边,水浒,彼岸也。是中国最早以刻画人物见长的作品。宋江,一个好人,塑造的失败,林冲形象最初本来以张飞为原型,却写成今天看到的模样,真有可圈点的地方。是什么样的环境,让好人宋江虚伪,让张飞成了林冲?水浒作者慧眼独识。听了几集,随便想到的。

听完杨志的评价,很到位。恃才傲物过时的理想和时代的错位,作者厉害。

听完鲁智深的评价。看过一点儿金圣叹的评注,有些一般,有些不错,他说鲁智深是至人,一等一的人物。鲁智深莽撞近禅,也是水浒归宿最深刻的一个。水浒人物的意义就在于,格局大,开张自如,立意深站得稳。要说正能量,古代文学中水浒几乎是独一份,真正塑造出了一批写实的代表中国传统主流价值观和思想精神境界气度的典型人物,其他要么权诈要么脸谱,都很单薄。金瓶梅人物写实,要么近俗,要么入魔,又诲淫诲盗,不能说正能量,红楼梦也不能说是主流价值观提倡的。现代也不能再到这个水平。

听完武松的评价。说到武松就得说金瓶梅,后者是从武松这里分出来的。林冲武松是水浒里最接近近世的人,从年代讲,大概是元明市民社会的性格,是这个市民社会的英雄,他们身上侠义的成分少了一点,人的方面多了一点,因而形象更突出。金瓶梅作者看到了这一点,从武松的故事别出旁枝,为那个市民社会画了一副蝇营狗苟的画像,对他和那个社会来讲,水浒人物还有武松是过于理想化的,金瓶梅的写实功夫要更高,也就更贴近地面接了地气厌了世,这是由中国古代社会时代局限决定的。

将古代小说三部最重要的作品—水浒金瓶梅红楼梦—串联在一起的楔子就在这里。自北宋告别中古社会以后,中国进入了异常曲折的市民社会成长的阶段,就是以前说的程式化兴起的时代,而它的精神世界及其历程,它的路线图,为此时期著名的戏曲小说准确地把握住了,它们得益于那个跨越南宋元明清四朝的大时代,也从市井乡间勾栏瓦肆逐渐改变并造就了那个大时代的爱恨情仇以致中国人民的精神结构,从而决定着今天的文化特征和走向。五四前后中国能很快的抛弃传统,和这股动力培植已久有直接关系。这是一股预见到前进方向又盲目冲决踌躇徘徊的力量,破坏的冲动逐渐占据上风慢慢拖垮一个巨型的帝国,三部作品是对此概括最精准成就最高影响最巨大,而它们之间又有前后呼应相继的关系。

三国西游影响更大,成就稍差一些。

三国是中国长篇小说的开山奠基之作,气象宏伟,从此史诗一直占据魁首的位置,它虽然和历史没完全分开,但与三国志貌合神离,三国志肯定不能同意崇刘抑曹的,根本立意就相反,再讲别的还有用吗?以前讲过,三国演义是以刘备小集团为主线展现了三国乱世天道忠义的成长到毁灭的过程,这样的立意不是大多数历史学家的题目,他们总想要客观,所以司马迁不算标准的历史学家,他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对所谓客观历史这未免过于理想了。孔子著春秋有政治目的不算历史,古代春秋在经部不在史部。而对天道忠义的理解三国逊于这三部,三国人物的厚度没有完全出来。比如自比周公的曹操不会杀掉投奔他的刘备,白帝城托孤刘备说万不得已可以让国于诸葛亮是真心的,这些关节正是可发挥的地方。

西游记是神怪小说的巅峰,是以反讽的方式讲述了一部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史,一部人民的斗争史,是对北宋以后三家合流的改写。假托神怪,魑魅魍魉什么的,其实都是人间的故事,从佛教传入之前玉皇大帝西王母的时候到佛教兴起,但佛教不争气认不出妖怪人民认出了也犯了罪。取经之路不在西天就在我们身边,三千年没找着北。人民欢笑着迷茫着麻木着,总想机会主义。西游记仍然延续着中国古代长篇的特点,气象大立意深,表面看不出来,成为五大名著之一,但它是传统传奇小说,对立意的表达很松散模糊。

这三部是现实主义的代表,从义士强梁到士农工商到才子佳人,全是写实的,与程式化的面目差别很大,那个大时代的真情实况就可见一斑了。水浒传是三部曲的第一部,很奇怪的开端,因为任何社会都不能把这些人看成主流价值观的典型代表,这就预示了三部曲非主流的特点,就是说,一种精神出现了裂痕,分出一支,走出了这条路。这话的意思不是说它们就好的怎么着了,相反,其中的局限是巨大的,古今还有中外哪个我都不崇尚,谁对谁准谁就好,所以我同样追求着客观,只是有些人的客观我不同意,有些形客实主,有些是我询问理解争论的,比如五大名著的作者们的客观,我只是不想用所谓时代局限局限我们自己惯着我们的自恋情结。不能更好的理解其客观。欺世盗名在任何时候地方都是最多最主要的,而且并非完全无效,时代很大程度上在这里更有用。而他们终究在一个具体的时代地方,其中有个跳进跳出的关系,他们由此能为自己时代立像,讲他们的局限需要最高的标准,因为,他们没有别的时代天然的客观性和主观性,对此,我相信他们是清楚的,所以能成其大。

天道忠义的主题在那个时代是如何提出的,又经历了怎样的演变,是我一直感兴趣的问题。听着讲座了解了很多具体情况,想了很多,问题清楚了深入了,真是一副时代画卷。侯先生的讲解要而不繁简括精微,举例生动准确论述绵密得当,可惜最后对摩尼教的论述太少。中国不是自古就没有宗教,不然不会有中国佛教,是宗教和政治的关系扯不清楚,在中古上演了太多血的悲剧,后来佛道就入俗了,名曰合流,我们今天已无法想象合流之前佛教的壮观景象。宋元时期正是中国宗教由圣入凡接地气的转折时期,是个非常好的题目。

我们这么说不是为了鼓励一种功利地读古书古代文化遗产以致古代历史的态度,这在今天是很流行的,就是有用论,古代和今天的联系此时反而见不到。一大堆热情关注继承发展,看起来的确和破四旧相反,实则无异,还不如别关注继承发展,古代的东西都已经完成了,你还发展个什么?感觉不到事物之间的关系的确不能对事物产生兴趣,但这关系不是穿凿附会瞎蒙乱猜的结果,更无法补偿自卑自恋的人格缺陷。否则再好的文化遗产都会成为满是符号的大杂烩,讲个美妙的批判地继承,良好的愿望永远以天下乌鸦一般黑宣告胜利结束。说中国人不会讲故事,其实古代故事讲得很好,说中国人没有审美修养,其实古代审美修养非常高,就是看起来似乎缺乏的色彩修养,其实也不低。可见继承的结果。那么这时候我们就不能只想着反省古代,古代已经结束了反不反省没意义,而是要学会反省我们自己。

以史为鉴最难做到,最容易导致的两大误区是迷信和自恋,忘了历史这面镜子是个空无,如果你永远只能看见自己,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与历史无关。好像这面历史的镜子是天然的而迷信,因为镜面虚无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而自恋。所以,历史是陷阱。

像三国人物为什么写不好,去古太远,孔子都讲三代以上他也不清楚,这已经多少代了,你能清楚个什么?说刘备不行,你都看出来了,为什么当时的曹操没看出来?说刘备虚伪,关张诸葛亮为什么死保他,他大半生倒霉,而三国文武第一流人才居然在他这儿,什么原因让当时如此多的群雄人才居然没认出刘备虚伪,那乱世奸雄应该是曹操还是刘备?可见后世吹捧到什么程度,完全歪曲了历史。刘备虚伪的前提是关张诸葛亮之才之义是后世吹捧的结果,曹操也是言过其实眼力不行,至少不如我们今天的人。

看资料,陈寿(好像)说三国用人,曹操以权术驭人,刘备以性情契人,孙权以意气聚人。这话的真实度多高,该不该听?这个性情什么意思?今天很多人号称性情中人,那么应该能判断出刘备是否真性情。杨修为什么见杀,聪明太小而且多,正与此误区类似。

三国人物为什么写不好,事件人物太复杂。乱世都是最复杂的时候,不然不会乱,乱世中的人自然就复杂,为升平之世的人不可理喻。像文革时候一味简化解放前的各种复杂的事件人物,制造出那么多所谓的历史问题,造了那么多口号标签,一个万恶的旧社会水深火热的图版一目了然地摆在全国人民面前,让人奇怪,这么简单的事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就是承平不能理解乱世,一味穿凿的恶果,其影响至今不衰,致使现代中国精神伤了元气失去方向。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只是举个例子。具体到三国,又是历史上最复杂的乱世之一,几近亡族灭种,其难度超出了传统史学观念可理喻的范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根本不叫理解,所谓历史循环论就是理解不了的理解。中国传统史学观念对现实的解释力只能到西汉末年,之后考据与现实无关,再以后基本上就事论事,有具体没全体。史学观念都这样,何况话本小说。三国演义能标举天道忠义将近百年的历史凝聚为一部史诗已经相当不错了,有开创之功,它粗糙的质地有自身的特色,和那种口号标签绝然不同。从文学和历史的关系上讲,鉴于古代史学观念长期停滞不前,三国演义的水平不次于三国志。

中国叙事文学偏弱的主要问题是缺乏处理复杂事件人物的手段意识,这是三国及古代话本戏曲以致今天都存在的问题,所谓大更多是规模上量上的,一讲深度和质就麻烦了。三国写不好刘备诸葛亮曹操,水浒写不好宋江,对复杂人物的理解只够到武松,林冲只能理解一半,鲁智深大而化之。在这个意义上,三国演义和水浒伟大就在于它们是开创时期的作品,等再深化拔高了,就走了金瓶梅红楼梦一路,还想要气象的一律重复三国水浒,没一个超过的。幸运在于金瓶梅红楼梦仍然保留着全景式的格局,又有一个天才的曹雪芹赋予了一种绝无仅有的精神,将传统话本水平生往上拔了几个档次,否则,以红楼梦的故事到不了今天我们以为的水平,不会有红学。今天又有一种要把红楼梦扽回到故事平面上的趋势,讲中国人就爱听故事,文学式微,可见这个问题解决无期。

到现代,有鲁迅曹禺,能写出复杂事件人物,鲁迅可惜没长篇,后来就少了。看三国水浒的立意框架不能不佩服,真想隔空投送给莎士比亚,他能写出来。复杂有深度的人物事件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问题,文学是人学,很大程度是针对这方面讲的。古代认为这种复杂只属于神,就是神话,后来又认为是神人,就是英雄史诗,后来依次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现代爱说是知识分子也不全是,然后就是劳动人民普通人也有权利复杂了。所以文学中的复杂涉及到民主的问题,就是说,在古代把普通人写成悲剧人物就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在这个意义上,就知道,我们今天无所谓的,在当时有多困难,那些人,刘关张,失败者,能成主人公吗?宋江三十六人,流贼,能成主人公吗?还有一猴儿和一群动物要护法,成何体统?这些在今天都不假思索地认为该是喜剧人物的,在那个古代万恶的旧社会居然一律写成了史诗悲剧人物,流传数百年不衰成了今天优秀的文化遗产,足见古代人民的斗争意志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说古代已经尽了全力,今天都做不到的那时候做到了。那种天道忠义不能认为是外在的,那么容易提出的,粗糙的质地不能证明忠义是假的,这和道学先生的忠义是两回事。

而生命关怀也不是没有,在金瓶梅里就有,红楼梦则到了一个高度。对生命关怀的理解要宽一些,三国水浒能一反成王败寇的主流价值观,又没有感伤主义,同样是生命关怀。水浒里滥杀的情节,首先不一定是作者本人也赞成的,有些滥杀场面是跟着人物和情景走的,再有是对人物展现不充分,感觉到了理解不到位,还有古代恶劣的生存环境轻视生命,还有古代对生命的理解和今天不同。例如,今天认为是脑子想事儿,大脑过分发育而聪明,古人则认为是心在想事,所以有心经没有脑经,跟今天有点儿南辕北辙。我们今天对生命的理解照样有局限,有很多伪的方面,不见得比古代更少甚至更多,在没有上帝引领下启蒙,不一定是解放有可能是迷人的深渊。所以生命关怀不是概念一成不变,那样,最生命的就是最反生命的。这种生命的辩证性可悲的是在金瓶梅里涉及到了,给我感觉,正是水浒里某些血腥场面给它的启发。写这本书的绝对是神人,半疯状态。红楼梦的高度是哲学的。这是更深刻的话题,这种生命的辩证性能毁掉很多人,不好讲,以免误导公众。不过我们要知道,在古代的中国曾经够到过这个已然空气稀薄的高度,绝不像很多人让我们相信的古代只有意蕴才情。

三国水浒西游同样有生命关怀,而且比后世到今天的大多数作品大得多,只是我们已经越来越难以理解了。天道忠义和生命关怀,天理人欲也。二者并不决然对立分成两块,与现代相比,古代作品表现更充分。有些作品只有豪迈,有些只有悲悯,今天的类型片就这样,我们*惯了这么简单明了的看待问题,它决定着我们的理解范围,包括对与今天完全异质的古代的理解。换句话,类型对今天不是外在的个别的。我们*惯了简单明了的事情,*惯了说明书*惯了做选择题而不是自己选择,如果不分类将无法理解任何事情和问题。这是人欲吗?其实是今天的天理,我们是在以人欲的方式重复着今天的天理。我们可以说古代也这样,人无法体验抽象。的确,但问题是我们今天的体验本身就是抽象的,我们只是以为自己在体验在感受在理解,其实是在重复复制规定好的体验感受和理解模式,这种模式不单来自各种思想文化文艺作品或产品提供的面面俱到的类型样板,更来自今天社会基本的存在方式生产方式。

类型的目的就是将人的七情六欲和所有精神活动切开分别对待,相互之间只有并列的关系,可以一目了然便于理解。但人是人,不是作为一种关系存在的七情六欲的载体,所以,在如此醒目纷乱的七情六欲当中,人是不在的,除非你坚持哲学地认为,你是自己的形式,另当别论。载体就是形式。这么看,类型是解析的结果,理智的产物。人的所有情感活动精神活动和日常行为此时是分解的对象化的,就像电影二十四格画面,它在动同时在静止,你可以看见画面上的二十四个自己,其实是二十五个,因为你在电影画面之外,你在看,确切地说此时的你不是你,而是观看的功能。多好理解,你可以由此像收拾大衣柜一样理解二十五个自己,将他们分门别类并按一种理想模型规划的你的形象和你的生活,再将那二十五捏成一个你自己。类型化就是对象化就是现代化,是一种观看的功能,因为只有在对象化的关照(看)中,人的七情六欲所有活动才能成为活动,而每一种情感类型自身是没有动力的,它只是具有二十五道工序的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只有在关系的推动下,你的喜怒哀乐爱恶欲才获得一种现实性,而且你不能保证它们是你的喜怒哀乐爱恶欲,因为,此时具有意识的只有你的观看功能,判断不是它的责任,否则,你的喜怒哀乐爱恶欲因何而起你就说不清楚了,人不会平白无故地七情六欲,就是说,七情六欲是判断的结果,而它们又是分解的,作为一个环节无法说明整体,这意味着,在解析的二十五个自己中没有判断。没有判断就没有行动,我们看到的是外在的行为活动,它按照名曰规律规范的社会运行机制轨迹运营着,由理、欲、事、情的*见支配而不自觉,不是你选择的结果,所以,类型化对象化现代化是一种静止的观看方式。虽然你在活着,但你无法证明活着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三部作品题材立意已经包含着最大的情怀,只不过这种情怀不是物质化情感化的,相反是排斥情和欲,是对一种精神的坚守和捍卫,偏理性。不是说那时候就有理性精神,而是包含着合理内核和趋势。没有哪种精神会起于书本,任何造就一个时代一种文化的精神都是从生命的土壤里萌芽成长起来的,学说思想是其果实。这三部作品所预示的正是一种精神的萌芽,它当然是粗糙模糊需要再造的,或者,正是它们起于民间带着唐宋元明各个时期最朴素的愿望追求和盲目的冲动汇聚到一起才具有一种天然的不可替代无法重复的粗糙性,让我们相信这精神这萌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永远在那儿,永远用无望肯定着自己的意志,用一片一片高亢的呼喊将它所经历的所有时代深深地埋进昏沉沉的看不到人影的巨大沉默里。这萌芽始终在蔓延,却不成长,它痛恨所有长成的东西,不断凝固,成为最坚硬的。就是曹雪芹说的石头。看看小说开始贾雨村对冷子兴说的一番话就清楚了。

所谓说者本无心,听者常有意。我是懒散长期虚无的人,至少猛然见到我的无意的人会这么以为,何况有意的。兴趣多是我的特点,你可以说人之兴趣无所不备,那是夸人也是骂人,我说嫉妒是你的动力,你说我在夸你还是骂你,就是这个道理。我不喜欢这种口气说话,面对异己,从来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面对质疑,从来讲,你别管我是干嘛的,听我说的对不对,对就听不对就别听,哪儿那么多咸淡可扯?因为兴趣多往往纵横开张海阔天空而无意中打碎了太多不知是哪儿的大堆醋坛子是我几年来经历的一个意外,不然不会说这些话败坏我和很多好人的心情。为此,我一再申明,我本懒散凡事不求甚解之人,无意文学戏剧历史思想学术,无非偶得之见抒发己意而已,比如看到水浒说水浒看到三国说三国,永远三言两语借此练练文笔陶冶情操遥望正能量,怎么了?不对吗?你说,你说的我们都知道,以前谁谁谁好像说过云云。我说,废话,我无非陶冶情操打发日子坚持正能量不动摇,你或你们倒跟我争起了聪明,谁让你听的,我又不是写论文争先进,你别听啊,谁让你听的?肯定不是我。散漫无章东一句西一句,兴趣,倒有人因此给说服了全副武装的来嫉妒较劲不已,大笑之余自然知道此地诉求之所指。我都明言无意文学学术,还是唯恐较劲不用力醋味儿不到位,是否我之所好是人之所恶,有时候我不能不问出这个问题。

水浒传的枢纽地位,我笨拙地表述的差不多了,再深入展开论证就更有要学术争锋之嫌,就此打住。一种精神经过千年走出了古代万恶的旧社会,就迎来了新的时代,五四以后的新文学正是此精神的新生,其影响当然不可能只是文学。这更是大家知道的,就是有兴趣也没必要讲了。古代是有局限的,不然不会现代,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走出了这个局限,又在什么意义上,我们说今天是现代。这是一个思考题,与其较劲不如好好想想。另外,我从来不认为我讲的是别人没讲过的,这不可能,前人的成就是我们的起点,所以我经常讲文明是一场接力赛,每代人都有自己的二百米要跑,关键在于有接力棒再跑,没接力棒白跑。是否有接力棒成为每一代人行动的最主要工作,因此有学术思想,所以,我们就停在这里,让学术思想解决这个接力棒的问题。写完了。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