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

四川美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美术理论家、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学术与江湖的分野——张强行为书写与杂耍书法本质差异
发表:2019-03-19 19:40阅读:52

学术与江湖的分野

   ——张强行为书写与杂耍书法本质差异

11月,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馆举办了名为“张强踪迹学报告”个人艺术展,在展览现场他实施了水墨行为艺术作品。作品的创作过程是这样的:张强坐在地上,右手持毛笔在身体右侧一张长长的宣纸上书写汉字,但眼睛不看宣纸,而宣纸则由一位女子控制。由于女子或快或慢不停地拉动宣纸,他的书写不成字形,留在宣纸上的只是一些凌乱和破碎的笔迹。

“我在艺术中最感兴趣的是如何放弃控制性,追寻纯粹的书写。传统书法是一种个体意志的表达,所以书法艺术才成立,那么书法在当代如何表达主体意志,仅仅靠个人表现已经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在作品中引进了他者(它者)。对我来讲最大的幸运就是找到这个契机,进入了一种开放的创作状态。我在书写时放弃对纸面的注视,由引进的‘她者’按照自身的主体意志和审美趣味来移动纸面,这样就使书写一方的主体陷入一种茫然状态,另外一个主体凸显出来,使双方互为主体,作品本身的踪迹消解了个人对图式的特别性建构。”

“踪迹学报告”水墨行为艺术不断演变,从在宣纸上书写,到后来在身体裹丝绢的女子身体上书写,最后再裸露的女人体上书写。按照一开始设定的规则,即使是在人体上书写,他在书写时仍然不看对方。书写的条件和过程由对方控制,譬如毛笔的大小、墨的浓淡、书写的部位和服装设计由合作者决定,合作者的姿态、动作及其变化也由她自己来把握,张强完全看不到书写的结果。在该水墨行为艺术作品的创作中,张强先后与100为不同种族、身份、职业和国籍的年轻女性合作过。由于“人体书写”的出现,张强的水墨行为艺术创作一度饱受社会争议和攻击。

“我努力把我从他人的支配中解放出来,反过来力图控制他人,而他人也力图控制我。”张强的水墨行为艺术超越了水墨本体范畴,这是它与上述艺术家的创作的差异,也是它的独特价值之所在。

“写字”为目的,就不能算作观念艺术。这类书写与其说是对正统书法的反叛,不如说是江湖艺人的杂耍;它既没有对书法本体的改造,又无艺术精神层面的拓展,因此没有任何学术意义。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