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昌明:把艺术穿在身上
发表:2019-04-17 16:50阅读:23

 

 


把艺术穿在身上


 


去年南京我个人画展《水墨赋格》上,策展人丁大军先生说,这个展览我个人目的不是弘扬,不是卖画,是希望两个人真正认识,磨合,最终,联手做出几件大事——其中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在画展开幕时出现,华衣集团的董事长丁勇先生,据说,策展人給正在美国访问的丁勇先生打了电话发了微信,请他一定回来,也一定有故事发生。


结果画展开幕,我们俩躲在犄角旮旯聊了起来,丁勇告诉我他的想法,在全世界寻找、耕耘的抱负,还有就是他一直坚持的扶持教育的理念与梦想。

我被丁的视野和远见感动,做事情的人碰到一块,虚无的客套其实没有必要,我更加直截了当,华衣良好的平台应该放手让我做一个市场化的实践,这个基地应该让我成为中国的山本耀司、三宅一生、藤原浩和草间弥生,理由是,我有五十年中国文化良好的锤炼,在欧美二十多年的学*研究,在全世界做过一百次个人画展,包括在日本高岛屋、坂急、大丸这样国家级的画廊做过三十二次个人画展,在东瀛一地便有近三百位藏家,知道日本艺术和艺术家的路数,也知道两地文化的本质差异,日本有良工传统,加上资本主义的商业规则,在技术精良的层面上全世界也名列前茅,但多是工巧之明而没有中国文化高古博大的精神气质,而中国艺术家要么在体制的交椅上用权利的话语去指点艺术文化的江山,要么在自我表现的感性口号下做十九世纪梵高式的艺术春梦,社会审美的担当,文化素养的推陈依然缺少一个国际大观,当这东方两个民族内质的互相蒙养则可能在当下digital的一统天下中再度挖掘出人性和情感的温泉。


当年的德国包豪斯率先推出艺术和产业合作的新模式,而美国的安迪沃豪和奇斯哈林在第五大道开启个人艺术商店,瑞士的Swatch则敏锐地把握当代艺术的脉象,不断在小小的表面上让世界惊艳。艺术不应该仅仅是画室和案头的游戏,也不应该仅仅是画廊的商品,它应该是社会文化的一个活生生的Hapenning。


彼此认同如一,互相都喝醉过两次,于是联手合作,丁的胆识、理性态度和企业家的稳健都给我一个深刻印象,而我亦不含糊,在背后推动,希望把华衣推向日本,推向埃及,推向非洲和欧洲——坚信你的产品,把持你的信仰,马斯洛一开始就教会我们永远在最高的点上起步。

设计师默默地耕耘着,从面料,款式,质地,手感这些细节上估计没有少熬夜,我则更关心一个服装文化的重新确立,当代社会已经更趋向尊重个人审美的特性,趋向人格精神的自由和个性化,私人订制正是在这个基础上的借口和风向标。


衣服已经一件件做出来,我去过华衣南京总部两次和设计师开会商讨,和丁勇饮酒畅谈,说了要给我定制衣服,其实大伙都知道,美国不讲究服饰的牌子,我多少年因为方便也就翻来覆去几个牌子,阿玛尼,Gap内衣  Mk的羽绒衫,鞋子不管春夏秋冬则是Timberland的忠实消费者,这次华衣为我定制衣服,将我的绘画元素附上去,由华衣的两位大牌设计王芳和潘明珠操刀剪裁,于是我一下子有了三套酷酷的行头!而华衣即将上市的夏款女装更漂亮,有一款衬衣以我写的书法牡丹亭为因由,让我这个老爷们都想买,麻布质感既细腻又朴实;“如此骄傲的公牛”寥寥几根细线却登上女款长裙,委婉中不失野性的本真,荷花,红鱼这次都有经典作品推出,连我去年非洲游历归来的《北非印象》最终也变成女款长裙,炫丽的色彩有我对卡萨布兰卡的一点点个人的美学敬意,而华衣这次几十款夏季时装的推出,我相信大街上会呈现一道道服饰和艺术互动的美丽风景线,而艺术和产业的结合最终是我和丁勇先生相识和合作的共同愿望,我们乐于看到一个新时代艺术的新面貌。


四月十二于苏州一箭河 孟昌明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