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铭

本名王宝明,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发表:2019-04-18 21:42阅读:264


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首届秦皇岛当代国际艺术单年展简述!

 

 

文/江 铭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策划这次单年展,我们就面对着这样的提问: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面对未来这几个字说说很容易,而一旦认真思考起来,我却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从未来这个词汇的指向性来讲,它必然要与过去和现实密切相关,而且不可单独谈论。于是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面对未来,就不能不说起过去,更不能不正视当下。其实我们如果将过去谈清楚了,把当下想明白了,我们也许才能真正清晰地面向未来!

 

    作为展览的策划人,我想我只能在艺术历史的层面来回看一下过去,再正视一下当下。

 

   回顾过去,我们要回到哪里的过去?是回到宋元明清,还是回到民国,或者只是回到五十年前、三十年前?这个过去就需要指定它涵盖的时间界限,否则我们就说不清楚我们想谈论的问题!然而时间是连续性的,它是一个不可中断发生的概念,我们前三十年的历史,是接续前五十年、六十年演变而来的;我们新中国的历史又是接续民国而来的;民国的历史又是清明元宋再追溯上去才出现的,那么这个过去无论怎么确定时间界限又不得不与它的从前与此后发生关系,也不能不深受前后问题之影响。

 

   从东西方两条线索来看,中国画系统与西方绘画体系完全不同,这也是东西方文化、思维方式、哲学观念差异的视觉反映。中国画系统与书法、古体诗词等共同构筑了两千年中国皇权体系的文化象征以及它所固化的程序化模式,这个模式我们无须过多的评述!因为这个系统它所固化和封闭的文化形态是一个完全作茧自缚的系统,不可能再破茧而化,从事这个体系建设的中国画画家也不过是将这个茧越做越大,其自身若想变化而出,则必然会被这个系统视为异类而不予承认。这个系统成为我们这个东方对抗西方文化的一堵墙,而不是一个可以互通互化的语言,这是就中国画的视觉形式而言。西方绘画的古典主义也是一个自成系统的模式化系统,它是西方宗教、古典哲学演化而成的视觉经验系统,到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终于破茧而出,突破了样式主义的牢笼,进入到后现代语境的当代体系,这个突变也是以西方社会两次世界战争之后哲学价值观的彻底颠覆为思想根源才发生的突变。    

 

   自清末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这个自封的大茧壳之后,中西方的文化才开始寻找彼此的融合之路,从艺术的发展历史上看也是如此。这种融合与变化有三条线索:一、坚持中国画系统,坚决不改;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融合发展,但根本还是要坚持中国艺术的语言风格,形式做出的改变不能影响本质,根本还是不变;三、全盘西化,形式、材料、构图、语言、观念完全西化,彻底抛开中国画的纸墨笔砚,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艺术全面借鉴、替换本民族传统。将西方艺术所呈现的各种形式、观念全面借鉴、模仿、替换以及再创造。这三条线索从清末民初一直发展到现在,各种论述、争执一直存在,但都有着相当一批探索者和顽固倡导者!    

 

   而我们今天所谈论和面对的当代艺术系统,其实是遵循着西化的这个逻辑系统演变下来的,它是建立在西方艺术在形式上颠覆变化、推陈出新发展为思路的。这样一种思路与中国画继承演变,形式相对稳定的系统完全不同,也与西学为用,中学为体的民族化系统差异较大,只有理解了这一点,也才能够懂得我们今天所说的当代艺术的本质。  

 

   这个以西方颠覆革命为原则的中国艺术体系的建立,实际上并不是从民间建立起来的,而是由文化的主导部门以及学院体系建构起来的,这个建构的语言基础就是素描——油画体系,这个历史是从徐悲鸿主持中国艺术的权力系统开始建构并强大起来的,可以说今天我们的艺术体系是从学院的体系逐渐过渡到体制外的自由状态,是从徐悲鸿一代为起点的,虽然徐悲鸿所建立和倡导的体系局限在西方绘画的古典主义时期,并且形成了教条的中国顽固系统,但是这个起点是无法跳过的。没有中国素描——油画教育的体系,也就不会有中国社会到85时期以反学院为参照的全面启蒙以至到现在的当代艺术生态的大发展,因为西方社会的当代艺术体系的演变也是建立在整个西方绘画历史的基础之上的,它也是以后一阶段反叛前一阶段为逻辑起点的历史。

 

  然而我们这个当代体系与欧美之不同在于我们是横向借鉴了西方艺术史发展的全部落成经验,来反叛和改造我们的学院艺术的系统,这就使得我们的这段历史变得异常复杂,眼花缭乱,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就不会迷茫,也不会自大,我们仍然在他者所建立的历史系统之中,我们并不是独特的,我们只不过是借了人家的武器来完成了自己的改革。我们是拿来主义!但那个时期的历史拿来主义是最有效的捷径,因为我们没有必要在已经清晰的一条路上再闭上眼睛重新走一条。

  也正是这种拿来主义发展到今天才暴露出各种问题,这是由于其缘起之初的问题发生了改变。追溯原初的问题,我们就需要以时间为节点进行分析。清末民初,我们面临的是国家转型,问题的核心在于中西之争,所以重建中华传统、中西融合以及全盘西化的争执也从艺术的问题中反映出来;抗战以及1949年后当下中国建立以来,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是民族救亡以及社会主义改造,所以才会出现左翼文艺以及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毛**文艺思想,艺术的发展适应了这种环境;到文革结束,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社会问题面临的是改革开放,也就是向西方开放,我们所说的’85新潮启蒙运动本质上不过就是以西方文化哲学的引入来改变国民思想,在一些根本问题不能动摇的前提下,艺术的多元性,视觉化使得思想表达的局限性大大提高,成为这段历史的急先锋!

  对于此前整个三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我在《中国当代美术发展脉络分析》(〈黑白立场〉第12页,湖南美术出版社2010年出版,江铭 著)一文中有着详细的叙述,在这里不再重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阅读!

 

  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当代艺术的价值并不在于它具备多么了不起的原创性,恰恰相反,在那段历史的起点上,重要的问题是思想的启蒙,而不是形式的创造,既然西方文化有着现成的经验,拿来主义是最方便快捷而实用的东西,因为时代的需要,它急迫而焦虑,根本等不到自身的修炼成仙,它需要一个现成的佛像!而当代艺术的原初价值也正在于此,它是整个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价值,并不能因为三十年之后所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诸如抄袭、借鉴、模仿等等缺陷就能够被否定,相反也正是有无数在这个领域参与实验的艺术家才使得原来僵化的思维和学院体制得以恢复活力,激活了中国人的审美创造力和多元性感知!从这种意义上讲,当代艺术的历史价值也正在于它是对学院体制所代表的价值系统的革命,有新历史意义的艺术恰恰是学院之外的当代艺术,而被历史所抛弃的艺术恰恰是体制化的学院艺术,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近期出现了叶永青艺术的事件,也正是这一系列历史复杂性的一个反应,与其类似的一大批早期作品出现的抄袭或借鉴争议,并不能影响那些作品在当时封闭的中国艺术视野里完成了启蒙作用,因为那个时期所有借鉴乃至抄袭国外艺术家视觉经验的作品都给资料有限的国内艺术家带来了异样化的审美冲击以及观念的改变。这一点实际上就是启蒙的价值。当然我们仍然要表达出一种明确的立场,抄袭本身是不对了,特别是被商业化之后的作品,如果对原创者造成了伤害,是需要艺术家有勇气面对自己,并向原创者做出道歉的。至于抄袭的是否成立这是一个最终将由司法做出的技术裁定。但这是问题的不同方面,一个是当代艺术的整体价值,一个是艺术家的个人态度。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当代艺术的整体价值就是整个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价值,也就是整个三十年中国人从一元化的思维走向多元化思维的思想启蒙的价值,这种启蒙对所有的中国人都具有无法估量的意义!否定当代艺术的历史就等于否定了改革开放的历史作用,这个责任是什么人也背负不了的!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澄清,否则我们就会变成虚无主义,一些学院体系的食利者借机否定当代艺术的意义和价值是必须要批评的,其观点也是站不住脚的。实际上,在艺术这个领域,当面对当代艺术的开放视觉、多元观念、交互对话的可能性时,学院艺术所建立的僵化保守模式化的审美体制几十年没有改变,早已经不值一提,它成为保守落后的象征,已经丧失了推动历史进步的学术性价值!

 

  再说一下,我们策划这次秦皇岛单年展的意义。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无论出现怎样的问题,其对中国三十年历史的价值都是如影随形,如阴抱阳,互为其根的!没有当代艺术,我们实际上也就不可能理解中国人的思想到底改变了多少,也就不能够知道我们的世界里存在着怎么的可能。我们作为人不可能只是经济动物,欲望的行尸走肉,我们的世界在精神上仍然是形而上的,我们需要文化和思想的自由表达,这样我们才能看到生存的意义和历史的价值。这也就是托马斯•潘恩《常识》所表达的意思:自由传递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利之一。当代艺术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获得了这种人类宝贵的权利,这是历史的进步,否定当代艺术在这种意义上讲也就等同于否定了国人的这种权利,也是在否定我们这三十年历史的进步意义。我们不能够认为我们所吃的这盘菜上爬过几个苍蝇就将这盘菜倒掉,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的一盘菜,此外我们没有其他!因为三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唯一留下了当代艺术这盘能够代表这个时代风尚的文化,我们无法重新做!

 

   当代艺术在其发展的三十年里是以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中心城市的艺术圈为根据地不断影响中国艺术历史的,在如今已经深入人心的时期,正在走出中心城市,向全国各地蔓延,在这样的一种新历史的过程中,二三线城市当代艺术的活动必然将成为新的热点话题,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当代艺术,当代艺术这个特指的概念都将改变无数人的审美和价值观,这是历史的必然。我们在秦皇岛北戴河这个北方重镇,著名的旅游胜地举办当代艺术的单年展活动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对于本次展览我再做一点说明,计划中的单元主题,根据所征集的作品整体情况来看,很多作品介于两者之间,我们感觉到硬性分类并不能准确传递出明确的信息,所以最终我们还是决定不进行概念化的人为分类,仍做总体展出,根据作品视觉效果和尺寸以及展厅结构进行布展,参展艺术家按照姓氏拼音字母顺序排列,不分重点,以免误读。本次大展组织比较仓促,作品采取公开征集数量较多,最终我们决定控制作品数量。这其中的作品由于各种原因,包括人情因素影响,其水平高低起伏,并不能尽如人意,这一点需要做出说明,读者的眼睛也自然雪亮。

 

   另外,本次活动取名单年展,是为了与国内外双年展、三年展区分,开当代艺术单年展先例!这是首届,我们也希望有识之士参与,为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共同努力,开创未来新的时代!

 

   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当代艺术是自由思想的表达。当代艺术的发展就是中国人不断增长的自由度的扩大,是幸福指数提高的关键,是和谐社会的重要指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代艺术是中国文化正能量的集中体现!任何否定中国当代艺术的偏见都是狭隘、僵化和保守的,是与时代的进步背道而驰的!没有当代艺术的时代不会是一个好的时代!

 

   我相信我们所面对的未来,应该是一个更好的时代!这应该是所有人的希望!

                                                     2019年4月5日清明写于秦皇岛

                                                             2019年4月16日修改


部分作品选发:

缪晓春 陀螺舞  多媒体影像  视频截图 2017

何云昌  海饮  行为影像  视频截图  2009年

郭工  拂尘  120X90cm 装置 2017年

何崇岳 终点 80200cm 艺术微喷 2010年

杨坚  常·无常之二  综合材料 100x100cm 2018年

祁志龙作品  《装扮成护士的女孩》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9年

李由  蜻蜓  99×109cm  油画

李路明   画马的人  100x80cm 布上油彩.丙稀  2015年

沈敬东  100x12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侯庆  竹立庭风   180x60cm  布面丙烯   2019年

程伟作品

陈剑锋 《魂塔》 焦墨 特种厚宣纸 150x500cm  2015年

殷阳 生气的矿工 油画

傅文伟  square-16 2018年

郭春亭 一朵红花 布面油画 100cm-100cm 2013 (1) 拷贝

姚立志 飘系列一迷宗 100x80CM 拷贝

尚春作品

爻一一作品  乐园  80x60cm  布面丙烯  2009年

苏梓寒 《目光》-16,100x80cm,布面油画,2017

王德柱作品





分类:

重要展览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