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
发表:2019-04-19 00:22阅读:13

郭盖史诗16:油画

我的史诗《代笔》昨天在微信上发表后
一些当事人反映是很激烈的,
最激烈的,当属于建嵘本人
他干脆不承认《母亲》是一幅油画
这样一来,他的朋友文化学者吴祚来
的雄文《罗中立到于建嵘——中国油画人物的精神》一文,便成了子虚乌有的
无稽之谈,下面是于建嵘给我发来的短信:
这是一幅由我拍的照片喷在画布上填色的
彩喷画,我曾经喷过多幅,请许多艺术家
填色,由于不是很满意,有些经过我修改送人了。现在这幅,我先喷在画布上,由
周永阳为主填色后,多人参与修改,最后
由我定稿,现存东书房。

在于建嵘先生的短信中,对油画《母亲》
的绘画类型做了颠覆性改变,首先不承认
先用喷绘手法把影像资料喷在油画布上,
然后请他人在此基础上完善画面的作品为
油画,而杜撰了一个画种——彩喷画
其次将在彩喷图像上进行绘画完善工作的
画家行为贬称为填色。

这种先在油画布上喷绘出画稿大样
然后手工完成最终描绘的作品能不能称
之为油画,我在这里请教专家

下面是曾参与此事的业余画家胡月朋先生
回忆此事:
2009年于建嵘邀请我做他的
欧州巡展策展人
老于觉得展览要有代表作
他提出了要用他自已手上的访民素材
自已画出油画《母亲》
(请注意这里说油画《母亲》)
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
加上周永阳主动说鼎力支持老于
帮助老于完成这个作品
就这样发生了老周执笔,而非代笔

油画《母亲》的初衷是于建嵘提出来的
因老周主动包揽而执笔的
于建嵘起初对他人执笔觉得疑惑
咨询过一些人
大家觉得如果这个作品是共同署名的
那也没有问题
至于之后是否共同署名
因为欧州展一事没成
我又离开了宋庄,就不甚了了了
胡月朋:我刚刚跟老于通了个电话
又纠正了我刚刚说的执笔
于建嵘说这个作品不是油画,是彩喷画
喷出来之后他最开始请了一些画家
来填点颜色,这其中就包括周永阳
于建嵘对媒体介绍这幅作品《母亲》是彩喷画,因此不存在代笔、执笔、合作、署名等一切问题。
老郭这事你这么写不是探讨,探讨是私下里和我聊,这是公开行文,文责要自负的
老于现在很生气,不过他应该不会起诉你
怕你一下子因此走红。

对于建嵘等人的说法,老画家周永阳说:
他(指于建嵘)正好说反了,是我画了以后他才打印了很多张五十左右的小稿送人,一开始他自已打印只画了些油画,他要他们(指一些画家)帮他用笔改些笔触,一起十多张呢,就是只要有几笔就行,给一千块钱,后来我就给他画了这后来的十多张
他的助手还不高兴,说是油彩多(用)少了,说是在背面透光一看就能知道,我没给他再画,才一千元,十多张画,再说他事先自已说好的只要画几笔油彩就行,他自已在后面再用颜料遮盖也是可以的,他现在把原创和后来的那十多张小画混为一谈,那就无耻了。
不是他(指于建嵘)先创意,是我和申云创意后才在大稿(指最终的作品)上找印(指深入描绘),胡月朋还想用乱画来现代派呢,跟你说吧,既使打印,(指最初在画布上起稿)一般水平的人这么大也是画不好的
申云和我一起创意后才开始画的,不是什么他(指于建嵘)先创作才打印,你想可能吗?他以前从来没画(过)画,自已突然要画起来了,这个人很无耻
从客观上说,《母亲》这张油画应当是集体创作,由我具体绘画的,于建嵘现在是财大气粗了,有人说他是两头靠,海外有人说他是蝙蝠,又不象鸟又不象哺乳动物

我赞同老画家周永阳的看法
认为《母亲》这幅作品是油画
而不是于建嵘所说的彩喷画,
彩喷仅仅是个起稿过程
最终是老画家周永阳手绘完成的
这种手绘不象于建嵘说的填色那么简单
从2009年开始,油画《母亲》与作者
于建嵘这个概念在公众社会中整整传播了
十年,于建嵘现在突然改口说是彩喷画
这种改口是想证明这件作品的所有权署
归于建嵘一个人所有,与他人无关
于建嵘律师考虑的是很周到的。

2019年4月16日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前一篇:看画
后一篇:代笔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