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画
发表:2019-04-19 00:24阅读:24

郭盖史诗18:看画

昨天我的史诗《油画》
在微信上发表后
当事人于建嵘发短信给我:
郭盖兄有些事可以说清的
你问一下那些所谓提出创意的人
这幅画的尺寸为什么是这个尺寸
有什么讲究
另外,你自已来看
最为重要的是白头发和眼泪
是一个人笔法还不是?
因为这些照片上没有
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4月15日3:06

于建嵘发来短信时
我正在雕塑室做纪念碑
《天问》的泥塑小稿
边做雕塑边看了于建嵘的短信
过了一会,于建嵘又打来电话
再次解释《母亲》这幅油画
左边的一缕头发和下眼皮的泪痕
是他自已画上去的
因为不专业,所以和雇用的画家
笔法有很大区别
完成一幅画要成千上万笔
于建嵘先生自已加了这么几笔
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电话中于建嵘先生一再邀我去宋庄
他那里看看那幅油画
于建嵘先生过去和我是熟人
还加过微信好友
前些年还有雕塑合作过
后来我发微信留言批评他有些观点
他把我拉黑了

这次油画《母亲》一事
我又开始了一个文化批评者的批评
所以拉黑了我的于建嵘先生只能
发短信给我
这次打电话邀我去他那里看看画
我想正好仔细观察一下
这幅经过多人之手描绘的油画

我放下手头的雕塑
驱车前往宋庄会见于建嵘
同时想会见一下老画家周永阳

5点多钟到了宋庄小堡村
把车停在村委会对面停车场
沿南街西行百米
到了于建嵘的东书房
紧挨着东书房的是
于建嵘的儿子开的公司
门口工作人员正往车里装画
人来人往甚是繁忙

东书房大门永远开着一半
进了东书房,客厅无人
我边叫边往里走,穿过走廓
进了于建嵘画室
画室无人,迎面墙上挂着那幅《母亲》
大约1米2X2米的样子
诡异的是这幅画没有作者签名和年代记载
我看了一会这幅模仿罗中立的粗糙油画
心中对于建嵘的朋友
文化学者吴祚来充满了鄙视

我走出东书房在门口给于建嵘打电话
反复两遍无人接听
我决定先到潮白河畔小杨庄
会见周永阳
刚刚开车上路,于建嵘打来电话
问到了吗,我说没看见你呀
他说在楼下,我于是驱车返回
走到东书房门口,见人艺演员方子哥
带一个妆容甚浓的女子进了东书房
我跟了进去,于建嵘从门外跟了进来
于好象与方子哥不熟
他让方先在客厅坐,说一会一块吃饭
然后领着我到后面画室去了

他先让我看看《母亲》头上的一缕白发
后让我看下眼皮上一些泪痕
说都是他画的,说完这两处细节
他说创意也是他自已完成
他把我领到储藏室
指着墙上的一幅横构图小油画
说这是他最早画的《母亲》
其实未见到这幅画之前
上午画家杨文胜就告诉我
他曾在朱日坤为于建嵘举行的
一个活动上见过这幅素人风格的油画
于建嵘认为母亲的形象来自于他拍的照片
而最终完成的大幅作品之前
他已经画了横构图的小幅油画
所以创意者是他于建嵘
老画家周永阳说申云谈到这幅油画
与罗中立的油画相对应的想法
才是创意
我以为是很有道理的
竖构图大尺度的领袖像模式
来表现普通人
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创意
它决定了这幅画的根本品质
形式不是内容,形式就是内容
这种旨趣,非于建嵘所能领悟

该了解的已然了解
送了于建嵘几本我的书
就此告辞

驱车到了小杨庄周永阳处
几年未来,他的家还是又脏又乱
没有下脚的地方
所不同的是他老伴已逝
如今77岁的他守着这么个家度日

说的周永阳已说的很清楚了
这次见他,又听到一个新消息
他为于建嵘画了不止《母亲》一幅画
还为于建嵘画了另外一些访民的画
后来于建嵘不让他画了
为了工钱他与于建嵘还发生了争执

这次见面,周永阳甚是激动
他让我住下,好好聊聊
可是我不想听他啰嗦
也不想住下
就提出请他吃饭
然后开车到了小堡米娜餐厅
请周永阳便饭,周永阳兀自在饭桌上
滔滔不绝,让我每每把他的高声摁下去
饭后送周永阳回家
一路上周永阳聒噪不止
害我把车开出了北京地界
到了河北燕郊
兜了半个圈子回到返京路上
迎面碰上公安检查站
警察要去身份证放到仪器上
仪器立即发出报警的尖叫声
两个警察立即警觉,让我下车检查
一个警察看看车里的周永阳
另一个警察叮着我瞅了一会
把身份证递给我说没事了
我就开车把周永阳送回家了
我心里骂了一句:这老丧门星
然后开车回小汤山

2019年4月17日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前一篇:撒尿
后一篇:油画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