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凤创意思想与当代人文中国的思考和启示
发表:2019-05-08 14:11阅读:119

 

伍新凤创意思想与当代人文中国的思考和启示

 

文/冯楚

 

 

 

 

重启审美意识的时代先锋

 

这是一张天生就具有上封面人物的脸。既狂野又沉静,既高滔又睿智,既煞气又温情,既笨拙又机灵,这是野性的温柔,亦是人性的理志。

在贵阳高原的天海美术馆,与这里的主人、创始人伍新凤对谈时,我的第一感觉是,他就是当下所流传的真正的“大伽”形象了。如果说还有“大伽”的话。

 

在我所有的封面人物专访中,将徳国现代表现主义在中国玩得风声水起淋漓尽致的刘永刚教授,也有相似的这样一张脸。他的“文字雕塑”作品和“线相表现”理论,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转换中,树立了个人的旗帜。为当代城市生态增加了新的人文内涵。

只是,我今天所面对的这张脸不玩表现主义,他“玩”人文哲学,他“玩”思想创造,并将此转化为中国当下正在进行的一场新城市建造运动,推出中国未来的城市走向……

 

 

 

就当代艺术表现这一点,他与诸多当代艺术家在形式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如何在精神的转换中,寻求物质享受的最大化,是本世纪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主体文化精神体现。全民经商,发家致富。但是,在伍新凤介入当代艺术创造财富过程中,不只局限于艺术个体和局部精神的揭示。他关乎整个自然生态和人性种族之心灵抵达的“诗意栖居”问题。这是存在与虚无的生命哲学思考。他触及人之本质的价值。

构建艺术哲学王国与现实必然王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性和不同质量。这往往不是“乌托邦”破灭之后,就会停止或革命的,而是一种绝对精神上的意志和信仰使然。是悲剧的诞生之后,人性被荒诞的诗意所唤醒,并烛照未来之光。这是伍新凤非同一般艺术家的表现,只是为了自我存在的自由实现。他追求艺术家的终极价值。比如,当代物质的设计师,必然是艺术家而不是工程师。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的命运,天然地有所不同。真正的艺术创造,带着启示性和革新使命,天将此苦难屈辱和荣耀才华集于某个人一身,这人就得一辈子在灵魂之火中求得新生。此谓“凤凰涅槃”即如是。记得在《梵高传》里读到,伟大的梵高先生15岁时便下到煤矿井下传福音,与挖煤工(还有童工)一起劳作。那时,他顺应其父亲的指导,要当一名有地位的牧师。

但是,矿工童工们的命运呈现,却只给了他质疑上帝的勇气和才气,而没有给他以真理的优越。他没有在矿井下找到人生幸福的答案。后来,他在接近艺术的救赎过程中,几近疯狂和绝望的创作,也成就了近代世界绘画史上一场颠覆性革命,波及了二十世纪的整个文明走向。

 

 

 

 

 

 

梵高的艺术生命能量,在其死后一百年才喷发,就破碎了人类远古神话文明的石像,一个分裂的、异质化的和符号化的镜像社会来临。它构成我们当下所享受到的一切,包括物质和精神的碎片化。人的欲望和肉体、灵魂之分解与聚合,交易的消费和娱乐快感、物质欲望的焦虑和恐惧的不安,人性之所存在的大面积的复制,及地球生态的异化破坏,流浪的地球与流浪的星空之交织,使得人的自我意志,在认知的迷失和沦陷,也结束了梵高时代。

 

 

 

 

意志的梵高身上巨大的生命激情燃尽,也照亮了两个世纪的现代艺术及其衍生的科学和技术,只有物质的光芒,在及物商品社会,不具有生命意识的前驱的方向。后梵高时代成为资本制造的赚钱机器。艺术成为技术消费的泡沫。这是否意味着一种西方文明陷落的东方式现代寓言已经或正在发生。事实上,在东西方的文明博弈和融合中,历史上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普世的价值标准,让种族之间的优劣对比,成为后来的唯一文化。它们之间是互相渐进和并存的。我们体验了现代化的及物化狂热,但并没有体悟出现代性与之相随的人的公民自由意识。中国传统文明依然存于人性的内在意志中。 

                                                                                                                                                                                                                                                                                                                                                                                                                                                                     那么,“我是谁?从哪里?到哪里去?这样的存在思考,由西而东的“人本劳绩,应诗意栖居在大地上”又将向何处去?此在之前或更早,就有东方式的浩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这样的追问方式,也并不是早就落下的笑柄。与“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荒诞感。它仍然是一个严肃的人类命题。正是这种使命感,促成了人类的洪荒之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而我们又谁归?

 

 

伍新凤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历史文化阵痛中,接近了更为严谨的存在主义和诗意哲学的中国现实问题思考,交织着他的个体沉浮的生死命运,也天然地携带了悲剧性种子及其审美的血性,去寻找不可知的理性精神的力量。面对此在的生存现实,人类栖居需要重新规划和设计。过去的所有模式及行动路径,时间已证明不再具有人的栖居的指向性。新的道路在哪里?谁是新的设计师?上天从不掉馅饼,也从不给予现成的答案。审美时代的重新出发,我们只看到成功的喜悦和物质的满足,而从不去关注开拓者背后,那个巨大的灵魂之痛和奋起之难。

 

 

 

 

 

 

现代化与现代人格塑造

 

一个世纪以来,寻找中国人的现代化,几乎是三代人的梦想,即救亡图存,以科学救国之信念,成为当代民族精英的共识。从孙中山到毛**,或者至***和*近平,政治强人中的中国现代化之梦,今日似乎已经实现。然而,人类文明的博弈,并没有按人类自身的预设走向新的文明性,而是在异化的路径中离人的设想更为陌生和遥远。科学技术的特性及其大面积使用,缩短了人类往来的生存时空,但并没有缩小人性之间的统一性和同质化。

当代世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中国近四十年的经济崛起而言,中国让西方人眼红了。他们始终没搞明白为什么一个还没有现代人格的民族,为什么一下子实现了现代化?这个现代化还有现代性可言吗?如果人的观念还停留在半封建半殖民半官僚社会,现代化强国如何体现真实的进步?物质的现代化与精神的现化性应是互相依存和促进的。当代艺术家的人格体现其文明的程度,与人类的整体精神生活之品质息息相关。如何在艺术创作过程中,塑造民族的现代性人格及灵魂提升,是伍新凤从事艺术价值创造和教育人才事业的双向思考。可谓既是适时代社会现实而进取,又为历史和未来之理想深谋远虑。

 

 

 

 

 

 

现在他来了。他要重塑现代人格,接近商道智慧。伍新凤应是第一个放弃铁饭碗而下海,承包创办手工艺品厂的个体户艺术家。这个形同梵高一样献身艺术与追问的中国湖南凤凰人,在中国贵州大山的深处国营汞矿井之下,悟出了诗人之死的红色少年童工,注定带着自我深埋的理想主义激情,迎接和挑战他的自我拯救的世界。这必然的命运让他无法拒绝。那时接无产阶级工人队伍的班,成为一名下井工人,是一项相当光荣正确的事。相比于山里的农民,已具有某种超前的优越感了。

 

 

 

 

 

 

但是,在井下的真实生活之好坏,只有真正下过矿井劳动过的人,才明白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就是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这恐怕在现当代艺术家的体验中很少有。著名编剧导演周梅森也是下个矿井的工人,他的经验成为他写作纪实小说的必要条件。这当然与某一类的组织艺术家去采风是不一样的活计。对于伍新凤来说,是一个深怀生命悲剧审美担当的艺术家,与二百年前的梵高传奇经历,再度发生在世纪之交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大变局中。新时代发出了召唤,他亦在其中。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从老三届的文革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一代人后来值得荣耀的恐怕只有文学诗歌了。从食指的《相信未来》到北岛的《回答》,从路遥的《人生》、叶辛的《蹉跎岁月》和白桦的《苦恋》,再到后来的王小波《黄金三部曲》、梁晓声的《今夜有暴风雪》等等,曾经被称为文学诗歌的黄金时代。而伍新凤却有着不一样的感知和思考。他并没有沉溺于那一代人的过度的自我精神诉求,即谓之反思或忏悔文革,特别是以文学艺术的方式,如张抗抗就直接地喊出了“老三届”是无耻的一代人。陈丹青则沉醉于重归民国的知识分子范式,他们在文学和艺术的另一种虚妄中,享受着关乎精神贵族的精英情趣。事实上还是停止在观念的革命和行动的保守中,他们并没有摆脱忏悔本身的消极革命意识。

 

 

 

 

 

伍新凤没有卷入文学诗歌浪潮,而是直接进入了艺术生活本身,若写出这些生活来,就是一部更为接近新现实主义或者魔幻主义的惊天小说,一部扩展开来的***时代的人生传奇。只是这部传奇所透出的价值和意义,不是历史文学和诗歌的回忆和回味,而是关乎当下和未来的人类思想意识和民族人格的重构重塑。他深入实践在其中,让他成为一个“后文革时代”思考个体人生意义的坚实的行动者。即王阳明的“致良知”和“知行合一”,是伍新凤抵达精神和物质合一世界的新的基石。贵阳正是王阳明悟道和得道的心学发源地重要源地。这在伍新凤后来的个人美学设计谱系中更为明显地体现出来。这也是我们今天要重新估价他的艺术家价值的主要出发点。

 

 

 

 

 

 

在古代中国社会,一个人的名字总是代表某种生命图腾和符号寓意。在现代社会虽不重视古代意义,但新时代亦有新命名。取“伍新凤”这个名字,源于他出生的年代和生活经历,结合了新的和古的特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中华民族是个神族,乐于造神和自修为神。佛即是我,我即是佛,在“儒、释、道”三界来回穿插,表演着一部三维时空的人鬼神活剧。这亦是中国精英知识分子有幸和不幸的地方。幸者有其名,不幸者来去无踪影。入世或出世,归隐与功名,各有其表述。在感觉层的悟道中,完成个体的生命升华。有时苦难就是诗意的幸福。

 

 

 

 

 

 

在伍新凤的童年和青年是不幸的,同时却又是有幸的。不幸的是他失去了当时世俗方面的快乐。比如政治优越感,权世的地位,个人安全感和不被集体接纳,这些都因父亲被划分为右派分子而丧失了。有幸的是他得到了“自然之道”的眷顾。在少年时代即全身心地回归与大自然的天性生存,像一个野孩子一样生活,如电影《狮子王》里的小王子辛波,更是一只独立的小猴王,他全凭内心的自然感觉,而为父亲找回他的内在情感和尊严。就是与成年人的世界格格不入地玩恶作剧。原生态的大自然完全地融入了他的少年狂想曲。后来的诸多命运交织,这些自然之道的情感历炼,为他在悲剧的艺术审美中,接近了真正的生命幸福观。即儒、释、道的合一。伍新凤这个名就是见证。

 

 

 

 

 

从这个名字展开诗意之旅,新凤传奇获得了从审美的时代意义和历史传承性,与东西方的文化象征,乃我们这个民族永恒的图腾和记忆。新凤的命名就更具有了某种神性的召唤和启示。在母亲生下的她的时候,中国社会正是以工人和农民为主体的民族国家,完成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改朝换代,亦是人的灵魂和肉体不断蜕变的过程。人性的无私化集约化和体制化,对知识分子及一切个体存在的拒绝,是归入国家民族新生的改造和再革命。新凤却地降生了。

伍新凤的祖籍是湖南新化县,其父亲在当地一家国营集体农场担任领导,后被调往贵州铜仁组建汞矿,其母亲在临分娩前十多天,一个人赶往在矿井当场长的父亲单位准备分娩孩子,行走至湖南凤凰县境内,孩子提前降生。于是,其父高兴地就地取名,一个新字代表新化,一个凤字代表凤凰,合成伍新凤。在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大师谱系中,终于诞生了一个“新凤派表现主义”。终至延伸为后来的“民族现代化,现代民族化”之主体建筑设计当代美学思想。

 

 

 

 

 

 

相比于黄永玉派、沈从文派和黄苗子派,这些来自近代中国历史文化变革的文学艺术大家,是否与凤凰城有,伍新凤个人并不以为然,虽然他对古代风水学和易经八字有一定研究。并将此融入到他的美学创作表现中。凤凰城的古建筑是古人生活自然智慧的结晶。这对伍新凤或许有一定的启发性。民族特色的栖居和生活生产方式,是体现自然之道的重要传承。

 

 

 

 

 

 

伍新凤在小学至初中的时期,接受的是全天候的自然之道的教育,在他的人生启蒙阶段,显得犹为重要。伍新凤每每回忆这个时期的经历,充满的诗意和自豪感。苦难的人生,金色的童年。这种审美启蒙经验完成了一个人的内心的纯粹性和无限可能性。自然之美洞开了少年心中的好奇心和想象力。而且也直接修造了人格中的独立性格与自然的积极相处。即“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是伍新凤的生命意志充满了山一样的坚忍,水一样的柔情和天一般的高远。

 

 

 

 

 

 

伍新凤人生第一桶金是从制作设计具有民族特色的工艺品并承包工艺品厂开始的。从文革结束之***复出国家领导人后,79年农民生产承包到户开始全面推行,各个行业也进行产权改革,产业工人开始卷入民营化浪潮。伍新凤在结束了上山下乡之后,即回到其父亲的汞矿里当工人。在下井劳动两年,经历诸多生死瞬间的,死里逃生的和大难不死的惊险剌激之后,才被招入矿里子弟学校当老师。此时,考大学的热潮展开,成为成千上万沉迷于文学臆想的知青新生代之首要选择。伍新凤深感知识的不足及新的时代,机遇与挑战并存。他开始如饥似渴地读书和寻找命运的突破口。最终他从艺术这道上找到了方向,仿佛在冥冥之中,有艺术之神的昭示。伍新凤从一个矿井工人变成了当代艺术的献身者追随者。通过他的不懈努力又争取到读大学的机会,成为一名油画专业的学生。

 

 

 

 

 

 

 

他创作了不少以人物为主的油画作品,但这些作品并不被当时的现实主义所接受。在当代艺术先锋浪潮中,他并不完全跟从当时的玩世主义及波普艺术和抽象表现。在他的画作里,以表现现代政治人格和民族精神品质的人物肖像更为突出一些。如***消肖像,在同类题材里,他的刻画更体现了***复杂而矛盾,务实而坚毅,精妙而深谋的精神世界。艺术之路并不是人人通向财富王国。如何在创作中持续保持一颗纯粹的心灵,对艺术家来说,可能是一个难题。这一点比生死选择,更让艺术家人感到力不从心。因为,就艺术本身价值而言,它不保证艺术家的物质生活同艺术创作成正比。

 

 

 

 

 

 

在同样带来的当代艺术的困惑中,伍新凤面临生存的挑战,是否改变艺术家的社会价值实现?或者从整体艺术的表现上,他可能更在于精神与财富的双重压迫。而要解决这些问题,艺术家只能接近一种商业的功利智慧,并在实现自我的价值中,完成创作的全过程。伍新凤选择了另一种模式,即从制作工艺品的消费生产中,找到艺术家的综合表现能力。

 

 

 

 

 

伍新凤开始下海了。艺术打工仔其身份是都市的时髦青年、披头式和艺人。在北上广,他沉迷于同各种公司老板和生意人交往,混迹于各式娱乐场所和官场,他不再是一个单一的油画艺术家,而是一个艺术综合家。在这里,商道与艺道的相提并举,伍新凤面临着更多观念上和人格上的蜕变。他开始外出单位承包设厂,担任艺术品总设计师,他的设计更具有自然之道和心灵之巧,并在全国重要的旅游城市开设了个的专柜展示。伍新凤成为贵州乃至全国有名的工艺美术大师。

 

 

 

 

 

 

具体的实践行动,来自具体现实的压力。从商的过程,对一个极具理想主义色彩的艺术家来说,是相当灵魂阵痛的经历。在艺术价值上没有世俗经验上的成败之说,只有唯一之说。伍新凤从设计手工艺品出手,受到市场的热烈欢迎。其产品远销东南亚和欧美诸国。但伍新凤的手工艺术品,依然是个体艺术的呈现。而不是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扩大再生产及占领市场,不是一个艺术家的最终使命。但伍新凤对个体人格的现代性人物塑造,给人们提供了真实的启示。 

 

 

 

 

 

 

在对民族民间手工艺品的创新和传承中,伍新凤把视野放大到世界的平台上,通过现代观念的时尚表现和本土原生态之结合,来提升手工艺品的时效性、适用性及美观性。其中,现代性的表现形式和个人的情感表达,凝聚在他的工艺品设计中,视觉感和当代造型审美,使得他的作品去除了传统的俗气和匠气,成为完整的艺术原创作品。这种能力亦是他个人情感与现代主义精神的深度融会贯通,同时,他天生的对原生态事物的深切感受,对天工造物的体验观察,都是成就一个现代工艺大师的必然条件。

 

 

 

 

 

 

 

从油画人物的色彩表现,到手工艺品的造型设计,再到当代人物的灵魂雕塑,这个过程是一个当代艺术家的现代及物人格及现代性精神的诉求和创造的过程。也就是“民族现代化和现代民族化”审美理念,在创作过程中的具体体现。这一时期,伍新凤创作了一批具有前瞻性和中西表现的共融的作品。是当代造型艺术的杰作。比如苗家神女《仰阿莎》,这一主体公园景观的银雕作品,通过现代造型语言的自由表达,将苗族女神进行了传统基础上的再创作,使其在民族化的精神气质上,与当代女性的自由诉求相一致,高度地体现和讴歌了现代人格的苗族女神,美丽勇敢聪慧和奉献精神。将过去的民间民俗苗家女性形象,提升为民族精神的高度凝聚力的爱神形象。让整个苗族的人文历史地位提升到了现代主体价值。让世界人民震撼了。这是苗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这部造型作品被联合国世界教科文组织评为全球第一大银雕塑杰出作品。

 

 

 

 

 

 

 

伍新凤在后期艺术生涯中,不再以一个艺术家的单一形象出现在当代艺术的论战中。他的转换之快令人瞠目结舌,让人眼花缭乱。但其本质的体现还是艺术家的气质和气味,依然那么的深,那么的浓。有时比艺术家还艺术家。他在先前所提出的审美观念和标准,现在一一地兑现在他的宏观视野和各种超前的设计图中。而一场新的造城运动正在其眼前展开。伍新凤成为当代最为创意的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大师。一连串的城市公共文化项目和房地产开发项目,成为伍新凤的当代艺术创意的经典个案。亦是现代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晴雨表。伍新凤本人亦被推上公众视野看台上的瞩目的明星人物。

 

 

 

 

 

 

公共艺术家的使命感

 

如果说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因其人类的自由初心和对美好人性的智慧之呼求,成就了一批大师级的人物,如达芬奇和梵高并举的时代,创造了十八、十九世纪的人类人文高峰。那么,在现代物化社会进入了人类文明尾声的中国,为何不能出现象伍新凤这样的综合型表现大师?他的艺术诉求与动力,在于这个时代正需要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敢于破父沉舟,勇于担当责任,并忍辱负重地进行力体力行的改革和创新。否则无法理解和认同今天中国所取得的巨大进步。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社会集体。中国史无前例的时代改革,更需史无前例的时代人才。这是历史的必然。我们也不难理解现在那些成功者们,有的还被置疑于各种政治经济风险的考验和审察之中。

 

 

 

 

 

伍新凤的个人成功,亦说明了这个时代的成功。没有一个人是孤立地存在于成功的谱系中,而是与整个时代的进步或退化息息相关。伍新凤深知这一点。他因此更懂得感恩和宽大为怀,以道家的智慧,佛家的慈悲,儒家的伦理,来指导创作和实践。这是他之所以能博采众长,补已之短,在中国文化语境中,获得一个自由独立艺术家的整体共识。伍新凤在一边创造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同时,一边在接受艺术本身和来自社会的挑战。因为当代艺术价值和社会本身亦存在诸多陷阱和问题。只有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在发展中完善缺点。这是伍新凤在实施城市规划设计时的重要信仰。他是一个大写的行动者。

 

 

 

 

 

 

 

伍新凤创业的过程亦是受难的过程,曾在某官员的官司案牵连受限的七年刚完结,又与贵阳某艺术名家知识产权案发生纠葛,至今官司还未曾完全明了。就道义和责任而言,胜诉方肯定是伍新凤一方。为了不必要将对方至于死地,伍新凤一直在退让之中。在一个饱受磨难和争议以及诽谤中的艺术家和设计大师,从未就此放弃努力和丧失良知的底气。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的卓越品质在于在困境中奋起,创造了他人生诸多艺术奇迹和经典业绩。一座一座带着伍新凤标志性的人文生态城和艺术生活旅游区,不断地出现在贵州大地上。改变着城乡的落后和贫穷的生活方式,造福于一方的水土人文生态形成。

 

 

 

 

 

这就是传说中的伍新凤,总是以不断刷新的面孔回答着人们的争议和疑问。他的时代情怀,始终关注着给他艺术灵感的多彩贵州的山山水水,他的灵魂涅槃,总也忘不了父老乡亲们曾经献身的故国神游。在他创作的油画作品和雕塑工艺品里,每一次的完成和展示,都是他接收故乡人文洗礼的过程。他对自然地理和历史人文的每一个节点都了如指掌。这也是他为什么还能在如此困绕的处境,能力排各种势力和不利因素,而抵达心静如水的精神高度,完成一件件别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在当代社会因利而趋的巨大动力推动中,如何不被完全的个人欲望所驱使,而理性地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双赢和平衡,是一个社会能构成和平秩序和审美创造能力的关键。一个民族的现代性人格形成,除了先天性的本土文化之影响,还有后天的个人努力进取并接受新文化的洗礼。才能保证在一个融合而多元的生态中,不至于被保守和激进左右,是理性精神的品格结晶。伍新凤正是在这样的双重经验中完成了现代人格的塑造。从艺术家到设计大师,在平静的规划蓝图上疯狂地舞蹈。而高精确密度的设计图不差分毫。这是伍新凤在当代创意生活中,一种独特的现代人格为公民意识中的中国精神提供了新的内涵。在当代艺术家的阵列中,伍新凤这样的既有现代公民意识,又有传统式家国情怀的人是不多见的。

 

 

 

 

 

 

 

国家现代化的实现,更急需一批国民的现代性精神确立,而且在这过程中,现代性人格不以现有的西方模式而成为唯一标准。伍新凤提出的“民族现代化和现代民族化”这一理念,正是对此过去一种完全西化模式和拿来就用的矫枉过正。他的及时提出亦证明了他的前瞻性是经过理性经验思考了的。民族现代化我们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而且充满了曲折和艰辛。现代民族化不能再走老路,要站在世界的视野上看中国,同时,也站在中国看世界。这些国家现代化与民族现代性人格之审美观念形成,是当代中国主体文化走向世界性融合主体。伍新凤的创意思想和设计理念是与时代并行的和超前的行动。

 

 

 

 

 

 

 

为了实施这一行动而创办了天海规划设公司和天海美术馆。天海美术馆是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私人美术馆。物质现代化了而精神还没有抵达现代性。国家现代化就无法完全实现,现代民族人格也不能确立起来。为了解决这个巨大的根本的茅盾,伍新凤创立了一整套全新的中国发展规划设计和解决方案。他的所有艺术创意及其审美情怀在此也得到了全面的释放。也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历史使命感、时代责任感和现实的担当精神。

 

 

 

 

 

 

诗意栖居与天海之梦

 

最近,在天海举行的贵州礼物-当代艺术作品展,在天海美术馆举行。集结了一批北上广深的艺术家、诗人作家和导演编剧设计师等,就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发表评论,思想活跃,争论激烈,艺术风气浓郁。吸引了大批的大中学生及艺术爱好者观展。这个现象出现在天海美术馆,据说是很正常的。如此类型的艺术家展亦经常举行。这说明了美术馆已产生了艺术磁场效应。这也是伍新凤的初衷。以当代艺术的新观念新思维新视野,通过作品的生动展示,让观众的民族化产生现代化碰撞,因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省区,古老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俗,形成了他们固有的思维审美模式。而当代艺术作品,对他们的视觉是一个新触动,以带动他们的新想法新思维。

 

 

 

 

 

 

同样,在天海美术馆外部造型装置及天海规划设计公司总部企业文化中,生态论坛及原生少数民族的文化工艺,无不体现了“现代民族化”的特点。这种互动的视觉效果,让人的思维观念发生强烈的对比和互为融合在独自的精神世界。一种艺术的审美能力不断地在变化中,产生新的能量和新的可能性。可见伍新凤在创办天海美术馆综合体时,他的良苦用心和巧夺天工了。他是在用一颗大地的赤子之心做艺术设计,而且是在做一种让人类“诗意栖居”的伟大事业。 我们深深感受到一个伟大艺术家的全部梦想,就在天海美术馆所承载的全部行动计划中。

 

 

 

 

 

 

 

走出迷雾,迎接太阳。伍新凤不只是一般的创意设计师或者职业艺术家,这些只是他抵达艺术王国的过程。他的艺术王国也不只独有艺术,而是更大的思想的宇宙。他的视野从具体微观的分子结构,到宏观的太阳星球体系,都是他在艺术创造中的审美对像。翻开他的当代世界的城市生态栖居规划图谱,让我们惊心动魄,让我们兴奋狂欢,让我们愉悦亦然。他的那些已经实现和正在实现的如梦如幻的童话花园、民族园林、村民小居、天堂小镇、水乡人居、天上街市等,是伍新凤在创意生命中的美好见证。

 

 

 

 

 

 

 

 

 

伍新凤从一个半路出家的油画爱好者、美术教师、手工艺品店的主管、老板、校办工艺厂厂长等,不断地突破抽离和转身,成为建筑规划设计专家学者和大师,直至成为一个完全的创意思想家,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创造活力。这是一个凤凰人的传奇,而构成这个传奇的仍然是他受难的内心火一样的激情和大爱。由激情到大爱,是一个艺术家最终的最好的诠释。爱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正如梵高和莫奈一样,印象之火与水的交汇,创造人间奇景。艺术家贡献了他的良知和真诚的世界。就是他的作品。

 

 

 

 

 

 

 

 

而伍新凤的艺术之心,更能体现对生命的终极关怀。他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将艺术大爱化为具体的行动,他几乎颠覆了当下城市建筑行业的设计的原有体系,而重新建立了他的艺术创意设计王国。他打破一切旧的常规的束缚,用艺术家的审美情感表达对建筑设计的全心投入,而不是用技术化手段和逻辑,将城市化变成千城一面的地狱。他的规划设计具有不可替代的可行性,从时空管理到速度到执行到完成整个工程,几乎一步到位全功能实现零容忍。他的规划及设计是艺术的延伸,而不是技术的操控,尽管技术也很重,那只能是艺术的科学。不是科学的艺术。所以,在伍新凤的天海之梦里,所有的规划设计不是乌托帮,不是空中楼阁,而是真实可行的可实现的具体的行动。

 

 

 

 

 

 

 

 

显然,在今天看来,伍新凤仍然不足以代表一个商人的角色,他不是商人,只是有商业的智慧和商道的悟性,他接受现代商业规则的守诚。但他心灵的指引还是关乎艺术,关乎爱。他强调未来的建筑设计师必须是艺术家。未来的商人必然是爱人。未来的政治家必然是佛家。这种远见卓识不是一个商人所能想到的。有人称他是思想家和预言家。伍新凤守住了艺术家的底线而执着地回到人的具体担当。实现人类的“诗意栖居”梦想。不妨在这里引用*近平主席最近的一句话“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也正是此时我们这个时代对一个公共艺术家所持有的艺术至诚。可见,伍新凤的天海之梦也是中华民族及人类的文明共同体的复兴梦。

 

 

 

 

 

注:


五月的大地,最是一年创造和生长的生命佳期。万物生态的阳光与雨水及催生每一个个体彼此之间的萌动和勃发。而人类思想与艺术正是此间的发现和反馈。

本文是针对艺术生态与综合表现艺术的一个个案的思考和反思,得出这样的一个生态呈现。伍新凤在其不懈的艺术努力和创造中,将思想观念的变革,同具体的经验和实践结合起来,付诸他的创作过程和日常生活,创建了他的艺术生态规划理论及指导思想纲领。即:民族的现代化,现代的民族化。

在这一指导纲领下,他构建了诸多当代规划的成功个案及审美标准。推动整个西南地区艺术生态的丰富多元及社会效益的提升。他的创意思想和著作,曾受到当时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的大力推崇,并在贵州省全面发展高峰论坛上,向县一级主管领导推荐,成为必读书目。一时伍新凤洛阳纸贵。

本文意在抛砖引玉,为研究和推出伍新凤的艺术规划综合表现美学及人文现代性时代指向性意义,反思当下现代性及传统性,在主体文化上的得失。解决生存发展提高的中国现实民生精神问题。为下一步的天海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专题天海高峰论坛做准备。

冯楚5月8日好日子于路上

 

伍新凤:当代创意思想家、艺术生态综合表现艺术开拓者、天海美术馆创始人、中国建筑业规划设计未来城市生态审美体系标准之创建者和践行者、工艺美术大师和跨界创意大师。其提出的“民族现代化,现代民族化”之观念,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创建之指导性思想。

 

冯楚:当代人文学者和思想者、诗人、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全国田野调查行动之发起人。(以上图片资料均来自天海美术馆 冯楚拍摄)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